第1章: 小黑与大猫/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小黑,快点,那里有一只大老鼠!”

桃源村的角落里,一个七八岁模样的男孩,拿着一根干枯的小树枝,蹲着身子,趴在一个似狗洞边上,不断的朝着狗洞的小黑大喊大叫道。

小黑就是林月兰以前在自家蓄水池塘抓回来的那只大黑蛇。

后来,被林月兰喂了灵泉水,而开了灵智。

两年时间,当初那只大碗粗的蛇,在这灵泉水及桃源村精细食物喂养之下,已经变成盘子大小的大黑蟒蛇了。

像这样的狗洞,让它去钻,已经显得有些勉强了。

但偏偏小绿就要大黑蛇去抓老鼠。

小黑仿佛没有听到男孩子的话,慢腾腾的朝着洞里滑滑啊,脑袋里的带着锋利的小眼睛朝着大老鼠方向看去,保持着警惕,等待时机,随时逮捕。

只是小男孩似乎等待的有些不耐烦了,他大声的质问道,“小黑,你行不行啊,你不行的话,我让大猫过来!”

老鼠最怕猫了!

小男孩口中的大猫,确实是一只猫。

不过,这只猫浑身冒黑,散发着一股邪气般。

这在普通家里,哦,就是那些皇家贵族里,也不会养这种黑猫。

因为黑猫有个传说,就是凡是谁家里有黑猫出现,就代表这个家里有邪性,即将大祸临头了。

所以,很多人养白猫,黄猫,斑纹猫,就是不养黑猫,不吉利!

可偏偏,桃源村林家苑养了一只黑猫。

“小绿,你又在欺负小黑了吗?”一只清脆悦耳的女声传来。

一眼望去,一个穿着白衣胜雪的女子,站在前头说话。

只见女子,身材高挑,亭亭玉立。青丝随风舞动,发出青香,腰脚纤细,四肢修长,犹如仙子般的脱俗气质。

双眸如星似月,却又带着淡淡的冰冷,仿佛为能看透一切,十指纤纤,肤如凝脂,雪白中透着粉红,一双朱唇,语笑间犹若嫣然。

好一个绝色女子。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林月兰似也。

此刻的林月兰,比起两年前,更加成熟,气质更加冷然凌厉,有一种睥睨天下群雄之气势。

听到姐姐的声音,小绿立马放下手中的小树枝,站了起来,拍了拍膝盖,然后,咧着嘴,对着来人摇了摇头说道,“姐姐,我可没有欺负小黑!我……”

他看了一眼还卷缩在狗洞里的小黑,立即辩解道,“我……我在教小黑抓老鼠,是吧,小黑!”

他这话一说完,小黑就口里咬着一只大老鼠,慢腾腾的从洞口中滑了出来。

小绿顿时乐了,“姐姐,你看,小黑不是已经把老鼠给抓回来了吗?”

林月兰走了过来,陪在林月兰身边的蒋振南,瞄了一眼,抓了老鼠很是高冷的小黑,对着小绿,冷哼一声道,“哼,我看小绿就是在欺负小黑!”

小绿顿时不服气了,他质问道,“我怎么就欺负了小黑!”

蒋振南指着狗洞,振振有词的说道,“你还说没有欺负小黑。这狗洞如此之小,你让如盘粗,四米长的小黑去抓老鼠,你不是在欺负小黑,是在做什么?”

随即,他又指向趴在一旁的大猫说道,“这个才是抓老鼠的!”

猫与老鼠是天敌!

小绿确实是欺负小黑的嫌疑,可小绿绝对不能承认!

他说道,“小黑真是太懒了。整天吃了睡,睡了吃,一点活都不干,就是一头猪,哦,比猪还不如!”

林月兰,“……”

蒋振南,“……”

把一头大蟒蛇比成猪,除了小绿,也没有谁了。

小绿对小黑很是不屑的瞄了一眼道,“哼,我是要对它加强训练,让它做一只有用的蛇!”

估计你是嫉恨小黑偷吃了你藏起来的红烧肉吧,所以,找到机会,就要报复回去。

这是林月兰和蒋振南两人同时的想法。

当然了,两人也不会指出来。

现在说出来,不是火上浇油嘛。

到时,小绿可能会更加“折磨”着小黑呢。

小黑听到小绿的话,圆圆的小眼很是高冷又不屑的翻了一个白眼。

它对此很是不满,随即,滑动了一个蛇身,离着小绿近处,头一伸,把抓到老鼠,放在了小绿的脚边,还没有死,却奄奄一息的老鼠,眦了眦牙。

小绿整个人,都跳了起,对着小黑就是一阵怒吼,“小黑,你这是什么态度?”

小黑根根本不理发怒的小绿,丢上大老鼠,就悠哉游哉的挪动蛇尾,滑走了。

气得小绿看着脚下的大老鼠,只能躲开跺脚。

说出来,实在好笑。

天不怕,地不怕的小绿,就是怕那老鼠。

这个事实,让蒋振南和林家苑里所有人,都笑抽了。

要知道,小绿从出现以来,白胖可爱,聪明伶俐,很是让人喜欢,可是,这个孩子,就是一个熊孩子,成天上墙揭瓦。

可是真正的上墙揭瓦,所有骂舍不得骂,打更是舍不得。

所以,只要小绿把哪个围墙砸了个洞,或是上房顶,揭了瓦片什么的,先是摇头笑笑,随后,就只能把洞补好,把瓦片重新盖上。

当然,一开始是不让小绿作,是担心他在玩时,让自己受伤,后来,见林月兰并不阻止他去玩,而且还让人不要去阻止,后来,连林德山和张大夫两位老人家,也睁一眼,闭一眼,由着小绿去玩了。

当然了,小绿玩也是有分寸的。

不会玩得太过火,让人有修补的可能。

否则,推倒一座墙容易,可要建起来,要耗费财力人力不说,还耗费时间。

对于桃源村人来说,时间就是金钱。

除了干活的时间,有多余的时间,就会用来学习!

桃源村已经陆续住进来很多人了,而桃源村也是越来越大,人越来越多。

林月兰随即在村里办了学堂,凡里到了六岁以上的孩子,无论是奴仆或桃源村村民,只要愿意,都可以到学堂读书认字。

这让在林家苑奴仆和桃源村村民,对林月兰特别感恩!

因为字典的出现,而且字典是由朝廷印发,落实到龙宴国每个村落,每个村落至少两本字典,再有里正代为保管。

在前期,朝廷再会派读书识字,会使用字典之人,到每个县郡教会每个村子代表来使用字典。

且每个村落,按着村落大小,至少派两名以上之人来学习,且学会之后,必须要教会那些七岁以上,十六岁以下的孩子,且,在三个月后,朝廷会派人,到每个村落验收成果。

凡是玩忽职守,消极懈怠者,被抓住必定严惩不贷!

时间一晃,两年时间已经过去。

这收到的效果,有着显著的成效。

因为识字,很多人都不会睁眼瞎看告示——两眼墨黑了。

因为识字,也甚少被人骗,胡乱按手印,自己把自己卖了都不知道。

……

反正因为识字,龙宴国以人看着的速度在发展。

而且,因为林月兰提供的农作物种植改良方法,现在已经让整个龙宴国没有饥民了。

哦就算有饥民,那也是因为懒惰的原因,却怪不了朝廷制度了。

不过,对于这些饥民,如果是四肢健全的青壮年,那么,就算是饿死,官府朝廷也不会理会。

也就是说,饿死活该!

当然了,除了家里只剩下老幼,没有劳动力除外,官府每个月会按人头进行补助,每人每月两斤大米,八斤粗粮!

两年时间,龙宴国百姓无不在感恩圣上的英明。

因为有当今圣上,才有今天的生活安康,能吃饱,能穿暖的好日子。

为此,他们相信,以后,他们的日子会越来越好。

两年时间,龙宴国算是真正走上了国富民强之路。

而这里面,根本就是林月兰的功劳。

但是,林月兰并不想担这些功劳。

这是她与皇帝陛下的约定!

而且不止这些,林月兰作为现代而来之人,很是清楚一个国家商来发展的重要性。

只有商业发展了,经济才能上去。

经济上去了,国家自然就富了起来。

既然整个国家都富了起来,哪会有兵不强,马不壮之理?

林月兰针对商业这一块,提出了很多针对性的建议,其中一条,就是要重视商人地位,其次商人必须纳商业税收,最后,开放商籍之人,也可科举。

以前商人也会纳税,但比起农业税简直是轻得太多了,就如一千两银子和一两银子的区别。

因此,商人的地位虽比农民低下,可是,人家却越过越好,除了商人不能走仕途之外,还是能享受荣华富贵一般。

相反,农民的地位比商人高,但是,因为农业各种税收严重,虽种了很多农田,可有时连温饱都解决不了,这日子反而越过越差。

所以,农民唯一脱贫致富的法子,就只有走仕途,进官场,享受荣华富贵。

但是,对于农民来说,供出一个书生何其艰难,可能需要全家,甚至全族倾力培养,还不一定有多大的希望。当然了,一个村子,就算出了一个秀才,也是全村的荣幸,这就导致了越多越穷的穷尽。

针对这样的情况,林月兰都跟皇帝提出了弊端,及改进的建议性意见。

好在,皇帝宇文珑焱是全面相信林月兰,林月兰所提出的各种建议,只要有利于国之根本,他都会力排众议的全力支持!

时间就是最好检验师。

两年时间,国家每日蒸蒸日上,一天比一天好。

宇文珑焱这个老皇帝,表示很欣慰。

不过,老皇帝虽有心再给林月兰添加这些功劳,都被林月兰拒绝了。

她已经是最高荣誉固国公主的封号,不需要再多功劳。

否则,就会有功高震主的嫌疑。

现在这皇帝在还好,但如果换了君主呢,他的眼底可以容许一个功高震主之人,及时这人是个女人?

为了以后不必要的麻烦,林月兰是果断了拒绝这些功劳。

除了少数几人知道,两年时间,龙宴国发展如此之快,林月兰功不可没。

哦,说远了,扯回话题吧。

话说,小绿看到小黑鄙视的眼神,及就这么悠哉游哉的滑走了,心里很是生气。

随即看到旁边的大猫时,顿时发泄般的踢了踢它的身子,骂道,

“臭大猫!你这个懒虫,让你去捉大老鼠,你不去,现在好了,你被小黑给鄙视了吧!”

大猫听着小绿的话,也很有个性的翻了一下他的绿眼,随即不满的“喵喵”了几声。

他仿佛在抗议说,“明明是你不让我去捉大老鼠的,现在还怪我喽?还有,小黑不是鄙视的我,明明鄙视的是你!”

不过,大猫就是有再大意见,它也不敢说出来。

要知道,在桃源村,上至大人大物,下到小虫小草,可都是视小绿为老大。

桃源村除了主子和姑爷知道小绿能够与动植物沟通之外,也就没人了。

所以,就算被小绿老大欺负了,他们也没法伸冤啊。

因为,能为他们伸冤的人,根本就听不懂他们要说什么,这样一来,导致的后果,就是他们是罪上加罪,小绿老大又狠狠的处罚他们。

这真是没得天理得说。

蒋振南似乎有些看不去了,他很是鄙视一般的说道,“你就知道成天欺负这些可怜的动物!”

小绿狠狠的反驳过去,“哼,难道不欺负它们,难道是欺负人吗?”

林月兰,“……”把欺负动物做得如此光明正大光明磊落,也就只有小绿了。

蒋振南,“……”好吧,他投降!

林月兰在旁边看着听着,摇了摇头,随后笑道,“行了,小绿,你给姐姐一个面子,放过可怜的大猫一次好不好?”

大猫顿时对主人感激极了,一双猫着绿光的猫眼,绿光更加灼耀。

小绿看罢,又用脚踢了踢,然后狠狠的说道,“既然姐姐给你求情,我我今天就在饶过你一次。滚吧!”

大猫对着三个“喵喵”几声,然后感恩戴德的离开了。

林月兰有些好笑的对着小绿说道,“你这孩子,你今天是不是忘记什么事儿了?害姐姐和你姐夫找了好一通?”

小绿有些糊涂了,他摇了摇头道,“到底什么事啊,姐姐,我想不起来了!”

林月兰笑着道,“今天刚好是明清哥哥,考中举人,举办宴席的日子。让我们一起去!”

小绿惊呼道,“哦,姐姐,我忘记了!”

“行了,走吧!”蒋振南说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