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林家村现状/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近两年来,最让林家村高兴之事,非里正家小儿子林明清中举人莫属!

林明清中举人,过着两年憋屈日子的林家村人,总算扬眉吐气一回。

为何?

这话就要说到两年前,林家村的一些人,因为利益熏心,为了些金钱,在有心人怂恿之下,竟然与林老三一家人去往京城状告已经成为固国公主的林月兰了。

结果,他们状告不成,反而遭到了天谴报应,一道雷下来,把林老三一家人都给霹成了焦炭死了,而另没有被霹死的林家村人,则是被当今圣上一道圣旨下来,以诽谤污蔑固国公主,侵犯皇家威严之罪,全部以斩首以处之。

当初,包括林老三一家人及林家村其他人,总三十多口人,全部有去无回。

可最让人吁嘘的则是,那些亲人,连他们的尸首,都无法运回。

因为没钱啊!

他们斩首之后,被京城刑部之人,丢到专门葬那些没有人收拾的乱葬岗。

只是,听说这些京城状告林月兰的这些人,并不是被斩头的,而是关在牢房之中,就被人给杀了。

这事一出,顿时惹了其他村村民的讥笑和讽刺!

林家村,对于这周遭十里八村来说,可谓是一个大村了。

而且,这个村还有些名望的,为其他村民所羡慕。

因为,这个村,不仅出过几个秀才,还出过举人的。

真可谓光耀整个林家村。

只是或许林家村因为这些荣耀,过于高傲了,而导致一些人心性比较自私与贪心。

即使林家村里正是个好的,但是耐不住人心的贪婪与自私啊。

这不,在里正不知情的情况之下,有人被怂恿就上了去京城状告林月兰。

只是这一去,谁都没有想到,所有人都丢了性命。

就算里正想要赶去京城救人,也来不及了啊。

况且,林月兰因为看在里正的面子上,已经一而再,再而三的放过那些人。

可这些人倒好,自己没本事,倒是嫉妒人家有本事的来了。

这不,这嫉妒,再加上贪婪,终归把自己给害了。

但这事从京城传到各个村子之后,林家村着实成了其他村的笑柄。

笑林家村的这些人,真是不知所谓。

林家村好不容易,出了一个公主,不好好巴结不说,还想着去害她。

他们一个普通老百姓,能斗得过一个公主吗?

斗不过不说,还把性命都给斗没了。

林家村虽是大村,但人口也不是很多,总体下来,也才三四百口人,且一下子,就失去几十口,本来就极其没有面子,而加上皇上钦定的罪名,一下子,林家村就成犯罪之村了。

这两年,凡是林家村的人,去赶集去外头,都被人指指点点,退避三舍,甚至镇上连东西都不愿意卖给他们。

因为,安定县郡人都知道,林家村这是得罪了固国公主不说,还得罪了圣上呢。

天下人谁不知,固国公主林月兰已经被圣上收为了义女。

得罪了皇帝义女,不就是得罪了皇上吗?

因此,这两年来,林家村村民日子特别难过,以致以见到外人,都要以掩面而行,很是没有底气,更是丢人!

不过,在林月兰回来后,里正林亦为率领林家村所有男男女女,老老少少,上至八十岁老人,下至嗷嗷待哺的婴儿,全部上阵,跪在林家苑门口,对着林月兰磕头道歉及谢罪。

里正对于林月兰的恩情,一次次求情之中,已经磨完。

因此,里正带本村所有人上前赔罪之时,林月兰毫无愧疚的收下了。

并且告诫林家村所有人,她这是最后一次看在里正面子上,对于林家村人,不予追究责任。

但是凡是参与告状的家属,见到她,必须绕路而走,且那些人不能参与读书认字,不能使用朝廷颁布的农作物种植方法等等。

这就是侧面杜绝了这些人有机会考举,同时,也杜绝了他们脱贫致富的可能。

所以,别人的日子,可能会越过越好,而他们只会越过越差!

这样的条件一出来,当然遭到了一部分人反对,当然了,这一部分人实际上就是那些家属。

林月兰看着他们直接冷笑一声道,“有意见啊。那行,本公主就直接以参与诽谤污蔑本公主之罪名,把你们所有人押入牢狱,再斩首示众,看有没有意见!”

她可不会这么好心,他们有意见,就放过他们。

因此,那些有意见之人,立即闭嘴!

他们可知道,现在的林月兰权利可大着呢。

如果真要把他们砍头,他们或许连申诉的机会都没有。

林月兰接受整个村子人上门道歉之后,直接表明说道,“里正伯伯,看在你的面子上,本公主最后一次放过他们。如果再有一次,本公主就不是直接对罪魁祸首斩首,而是株连全族了!”

听到林月兰口中“株连全族”四个字,个个吓得面色灰白,更有害怕者,则是浑身哆嗦。

因为,他们从没有想过,杀头株连全族的罪名,会有一天落到他们头上。

在他们认知里,他们只是一个农民,一个普通的老百姓而已。

林月兰继续说道,“而今我的身份可是龙宴国固国公主,对本公主辱骂、诽谤、污蔑、陷害等等,就是对皇朝,对陛下威权的挑衅及藐视,对于这样的罪名,株连全族,并不为过!”

她虽不喜欢加注在自己身上的“固国公主”封号,但既然已经封了,她肯定会好好利用。

有权不用,到时过废!

这可是现代官场最为通俗的一句话,现在用在她身上,也是最适合不过。

林月兰既然已经讲了条件,也放过了他们,之后,林家村人,都回去了。

每一个人心中都害怕不已。

尤其是那些去京城,却变得有去无回的那些人。

此时此刻,他们却不能有任何反抗意见!

他们现在可不想再被那死鬼连累了,他们还需要生活下去!

林亦为等人从林月兰那回去之后,当即开了一个全村会议,当着全村人的面,把里正这位置卸任下来。

因为,他发现有他这个里正在护着他们,有林月兰的人情欠着,这些执迷不悟之人,就想着靠他这个里正,一次次去开罪林月兰。

这次更是过分,瞒着他,与林老三一家子狼狈为奸,上京城以“不敬不孝不忠不义”罪名,状告林月兰,这样的作为让人何其震怒。

这可不是小事一桩。

要告的可是皇朝公主啊!

这事,如果陛下一旦追究下来,林家村都可能会被灭。

因为,整个村子都是攀亲带故的,任何人都逃脱不了。

他相信,如果不是因为有他这个里正及一家人对林月兰有着大人情,林月兰根本没可能手下留情。

林亦为对着本村人说道,“公主已经看在我的面上,对你们的错误,在我的求情之下,原谅了一次又一次。但是,经过这事之后,我已经没有脸在当这个里正了。因为,”

说到这,他停顿了一下,声音表情很是严厉道,“因为有我这个里正在,让你们一次次错误,而心存侥幸!这一次,林长治,顾三娘等就是一个深刻的教训!他们以为,他们这样的一只蚂蚁,可以撬动大象吗?谁给他们的勇气,和这样的自信!简直不知所谓!”

“这样惨痛事件的发生,我这个里正难辞其咎。所以,为免这样不知所谓的事件再一次发生,我今天就不当里正这个职位了。不止是我,我林亦为的子孙也不会再接任这样一个位置了!”

当天,林亦为的卸任,同样犹如一个晴天霹雳。

就如里正所说,林家村某些人对林月兰做了一次次过分行为,都只是口头上的警告,结果下来,根本就平安无事。

这其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有里正一次次厚着脸皮给林月兰求情。

可现在,林亦为不当里正了,不说犯事错误什么的,就连桃源村的好处,连一点边都沾不到了。

那他们是不是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其他村越来越富,而他们出了公主的林家村,反而越过越差。

其实,现在部分林家村人已经暗暗后悔了,当初那样对待林月兰。

可世上没有后悔药啊。

“里正,你……你不能丢下我们这些村民不管啊?”有人迅速反应过来道。

林亦为看向说话的林冲,冷哼一声道,“哼,林冲,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有着什么打算。之前林长治他们上京城状告公主之事,你明明知道,为何不过来跟我说一声?”

“我……我……”林冲在里正冷厉的质问声,根本就无法回答。

那次上京城,其实他也是想去的,毕竟去一趟京城,不但有钱,还有可能真的把林月兰给拉下来,到时候,他或许也能在林月兰巨大财富之中,分一杯羹。

但是,这消息被他老娘得知之后,以死相逼,不准他跟着一起上京城。

她老娘语重心长的道,“冲儿,你还不明白吗?我们根本就斗不过林月兰,去京城就等于去寻死!所以,娘就是死,也要把你给拦住!省得让你丢了性命!”

他现在很是庆幸,他老娘把他给拦住了。

不然,可能不能回家,被丢到他异乡的乱葬岗中,也有一份他的地儿呢。

不过,他虽被他老娘拦住了,却没有上告给里正。

他们心里还是有一个期盼,那就是林老三一伙儿真能把林月兰给告倒,到时,他同样可以分一杯羹。

然而,真是人算不如天算!

谁也不会想到,就是一个雷,完全把这些人打入十八层地狱,再也没有回来过。

林冲心里那是既后怕又是庆幸。

但是,人说秋后算账,就像如此吧!

被林亦为算账,林冲的脸色也很是不好,但却又不能拒绝里正的问题。

他僵硬的笑了笑道,“那个……那个,里正,我……我也不知道他们上京城是去状告林……固国公主啊。”

林亦为当然不相信他所说的话,他黑沉着脸,厉声的质问道,“那他们上京城之事,你总知道吧?那你又为何不来告诉我一声?”

林冲的表情有些兜不住了。

他委屈似的说道,“我以为他们上京城,只是因为私事,所以就没有给告诉你啊!”

林亦为冷笑一声道,“呵呵,私事?有什么重大私事需要上京城的?还有以他们的条件,你认为可以走到京城吗?林老三一家子和顾三娘母女也就算了,毕竟他们已经离开林家村,他们是好是歹,我们管不着。

可是林长治等人呢,他们可是我林家村人,上京城这么大一个事,都没有向我汇报一声,眼里也根本就没有我这个里正,还有林冲,知情不报,眼里同样没有我这个里正。

既然大家眼里都不把我这个里正放在眼里,那我这个里正当着也没有任何意义。那我就不当这个里正,做一个老老实实的种田人,多好!”

林亦为话一出口,很多人满是惭愧。

以前,他们对林亦为这个里正心存不满,完全是因为以前里正对林月兰偏心太过。

明明以他的身份地位可以把林月兰手中的财富和田产夺过来,然后分给大伙儿,以林月兰手中偌大的财富来说,林家村每户人家,至少可以得到一二十亩田地,上千两白银,这样一笔天大财富,都可以让他们过上几辈子的好日子了。

偏偏林亦为就是不肯这样做。

可现在他们回头想想,里正所做的决定是多么正确。

好在,他们没有强抢林月兰的财产,否则,以林月兰一跃而上,成为拥有巨大权势的公主,再要把这些财产收回去,轻而易举不说,还有可能对全村之人展开强烈报复,他们林家村能不能再保住,他们能不能活下来,还很难说。

现在他们得罪了公主,除了少数作死之人,大部分还是安然无事的活着,很大的功劳就归功于里正。

“不行啊。里正,你不当里正,谁来当啊?”很多人强烈反对道,“这样吧。以后,我们大伙都听里正的,可好?”

有人迅速反应过来点头道,“对,对,以后我们都听里正你的,你不要再生气了,好不?”

“里正,你不能把里正位置卸下来啊。现在林家村,全靠你了!”

……

整个林家村村民,都是你一言,我一语的一致要林亦为当他们的里正。

只是,此时的里正,已经死心了。

他摆了摆手说道,“我及我家人都不当里正了,你们重选一个里正吧!我呀,虽对林家村没有多做多大的贡献,但我自认为无愧于心。不过么,我现在累了,不想再操心这些事了。”

“明亮,我累了,你扶我回去吧!”林亦为已经不想跟他们争辩什么了,直接说离开。

这让林家村村民,很是不安与惊恐。

“里正……”他们在后面喊着,想要让里正停下脚步。

“里正,你不能丢下我们不管啊?”有人出言道。

他们一直都知道,林月兰其实想要里正一家子入户桃源村。

只是前两年,里正拒绝了,而且还一如既往的担任着他们的里正。

可现在,林家村出大事了,林亦为又不想当里正了,且想迁入桃源村,根本就不想管林家村是死是活了,那怎么行啊。

听到这样说,里正蹒跚的脚步停了下来,他回头道,“你们放心吧。我只是不当里正,我还是林家村村民!这一次,公主看在我的薄面上,饶过了整个林家村。但,却没有下次了,你们好自为之吧!”

这话在表明,他们一家子不会迁入隔壁桃源村。

里正说完这一句话,又转身离开了。

人性都是贪的,希望林家村人,有着深刻的教训,不要再惹是非了。

否则,天皇老子也救不了他们了。

众人看着林亦为去意已决,脸上满是悲伤与哀痛。

经过了,林家村这么多人一去不回的教训,所有人已经对林月兰产生了深深的敬畏与恐惧,对她手中的财富,再也不敢觊觎了。

他们只有老老实实,本本分分在林家村做好自己的事。

否则,谁没有脑子,再一次去惹怒林月兰这个固国公主,那就等着灭族吧!

林月兰听说这件事后,也只是笑了笑。

对于林亦为不当里正,撒手不管林家村时,心里也确实松了一口气。

因为,只要是林亦为还当林家村里正,她想要对付林家村,总感觉有些缩手缩脚的。

毕竟,她说不看林亦为面子,难道就真不看他的面子,到时,反而成了忘恩负义之人。

她,林月兰做不到!

所以,只要给林家村那些犯事之人,一个教训和警告就行。

但如果真正惹到了她,那掌握他们的生死,也是轻而易举的,不是吗?

就像上次闹进京城之人,一个不留,全部身亡!

从林亦为一家子不当里正以来,林家村村民的日子是真的越过越不好。

他们现在可以说是心惊胆战的过着日子。

那些死去之人教训,就犹如一把尖锐之刀,悬在他们头上。

他们只有安安份份又屈辱的过着自己日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