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中举!/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明清考中了举人。

这是一件很值得庆祝的大喜事。

这不仅是针对林亦为一家,更是对整个林家村而言。

所以,既然要庆祝,就要大摆宴席。

林亦为从两年前卸任了林家村里正以来,心里感觉轻松多了。

他不用每天为林家村的致富之路而奔走了,也不用每天为林家村村民而操心。

他们一家现在只是林家村一户普通村民而已。

而他有时间,也会去桃源村林家苑那边走动走动,与两位老爷子唠嗑唠嗑。

至于家里其他人,除了小儿子需要读书之外,其他人,都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悠闲日子。

况且,这两年,因为朝廷颁布的农作物种植改良方法,要求村民强制性使用,而取得了巨大收获。

每亩良田,可产五石粮食,也有勤快精心管理农作物的,可亩产六七石。

相比以前,现在每亩可是增加了一至三石。

要知道,以前就算人家农作物做得再好,也就亩产四五石而已,这还是最高记录,一般亩产三四石,差点的,也就不到一石。

这样一来,交了农税之后,根本就没有余粮,温饱都没有,只能有一顿没一顿的饿着肚子。

现在好了,这两年,全国粮食大丰收,税收不变,即使如此,大部分农民交了税之后,还有大半余粮,这温饱问题自然就解决了。

有粮食,就可以卖出去得钱了。

这两年粮食如盐一样,朝廷官府把控了商人收购农民的粮价,并非商人说这粮价低就低,高就高。

这根本就有利于农民不在被商人欺宰了,而且商人作粮食生意的话,必须去官府申请,粮食收购证!

至于商人收到粮食之后,又怎么卖出去,就有商人自行定价了。

龙宴国农民对此举措,真可谓欢腾激动不已啊。

因此,农民的日子是越过越好。

除了吃饱穿暖外,还能有些余钱,全家人买一两套新衣裳,这样的好日子,可是以前他们想也不敢想啊。

但,除林家村部分农家之外。

因为,他们已经被林月兰限制了种田。

不能使用改良后的农作物种植法子,就等于他们的收成,少了一大半,除了交各种税之外,别说余粮,连温饱就解决不了。

他们就只能看着别人的日子越过越好,就成天只能坐在门槛上唉声叹气,心里不断怨恨去上京城的人。

他们心里大骂道,“你想要去告就是告啊,怎么就连累了他们呢?”

只是他们再怎么唉声叹气,再怎么埋怨,也改变不了他们越过越穷的事实。

最后,他们实在忍不住,去哀求里正,哦不,现在只是无事一身轻的林亦为,结果当然是被林亦为言辞拒绝了。

他说道,“我已经不当里正了。就算求我也没有用。”

那些人哭诉的道,“不,只要里正去向林……公主求求情,公主一定不会再计较了。不然,我们的日子可怎么过下去啊?”

林亦为脸一黑,厉声的说道,“让我去向公主求情,还不如你们自己去求情,还更真诚,说不定,公主大发慈悲,就真的饶过了你们!”

林长治他娘表情一怔,随即弱弱的道,“可是,我们害怕啊!”他们真的害怕已经成公主的林月兰。

林亦为先是冷笑一声,随后,又很不屑的说道,“你们害怕,难道我就不害怕吗?想要别人原谅获得利益,又不想去真诚道歉,天下哪有这般好事!还有,你们家人做出那样的事,公主已经宽宏大量,只是对你们小小惩罚而已,竟然还有脸去求公主赦免?我看你们真是太愚蠢了!”

“里正,你怎么可以这么说?”参与诬陷的另外一名家属说道。

林亦为看向很是气愤的妇人,眼神犀利,他淡淡的道,“林今家的,我说了我不是里正!还有,难道我说的错了吗?如果不是公主宽宏大量,对你们只是小小的惩戒一翻,凭着林今的罪责,你们一家人,都必须关进牢狱,不要关个一二十年,要不就是直接斩首!要知道,如今的公主,身份可是非同一般!”

林亦为还刻意提醒了一下林月兰如今身份。

被林亦为反怼的妇人,听着林亦为的话,脸色吓得苍白,脊骨阵阵发凉,可是,她很是不满的对着林亦为说道,“所以,你就看着我们的日子越过越苦吗?”

林亦为瞧着他们不思悔改的态度,这心真是凉了,随即厉声的道,“我说了已经不是里正了,没有办法为你们解决问题!”

说着,就踏进自己屋子,随手关门,在关门之前,他又有些不忍心的提醒他们道,“我说了,与其来求我,还如真诚的去向公主道歉求情!”

说完,就“怦”的一声,把大门关上,留在外面的那些人,真是又气又恼。

心里不断埋怨,这个林亦为明明有能力为他们解决问题,却偏偏装作视而不见,总是拿话来敷衍他们,真是太过分了。

还说去带着真诚去向林月兰道歉。

哼,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林月兰有这么好说话,她也就不会杀人了。

再说了,他们现在这种贫困局面,是谁造成的,还不就是林月兰。

这些人心里是怨恨的林月兰这样的冷酷无情。

不就是说编造了几句谎言嘛,他们这些农村人,成天就编造些谎言添油加醋般的说一下这个,说一下那个,可是,这不是没事吗?

怎么到了林月兰那里,就变成了杀头之罪?

哼,林月兰这个克星,果然会克着他们林家村。

这些人不思反省,还怨恨林月兰,虽隐藏的很好,但是,偶尔与人说话,讲述自己委屈时,这种眼神就会透露出来。

有些聪明人,一听他们又在抱怨了,立马走人,以免惹祸上身,连累一家子。而更有人,断然拒绝与这些人的来往了。

林月兰对于这些人的抱怨,怎么可能不知道?

不过,那些人不在她眼前晃,她也就乐得看个戏而已。

毕竟,被人排挤,日子越过越穷,总有一天,他们自己就会疯的。

林亦为家,喜气洋洋,整个院子已经挂了红布,贴了门联,还从桃源村借了几个大盆景,两盆放在院子门口,六盆摆在院中。

这些盆景中,有着桃源中培养出来的各种美丽花枝,看着就是觉得价值不菲。

这让其他村民既羡慕又嫉妒。

因为,这十里八村的,也就只有林亦为有这个面子,可以从桃源村借东西,而且借过来的东西,价格极其昂贵。

有些人,就是不吃不喝一辈子,也可能买不来这里一只盆景啊。

听说,这些盆景可招那些富贵人家的喜欢,而且最主要的是,从具有固国公主标志性的桃源村出品,高价买下这些东西,可不仅是面子,而且说不定还能与固国公主套人近乎

这样的买卖谁都愿意做!

可这些昂贵的盆景,桃源村说借就借,可见多有面子的一件事!

为此,很多攀不上或没法子攀上桃源村的富贵之人,就会想方设法的与林亦为一家子攀交情。

当然了,林亦为一家子是很有分寸的。

绝不会因此,而端着面子,把人介绍到桃源村去,或者是林月兰跟前。

这就是林月兰不忍为难的林亦为一家的根本原因。

因为,他们很有自知之明,很有分寸,掐着底线,能不为难林月兰的,他坚决不会为难林月兰。

很多面子,林月兰也愿意给林亦为。

再在院中,已经摆了二十多张酒桌,邀请全村人及这十里八村,与林亦为家有交情之人。

每一张酒桌子上,都摆了一瓶中等葡萄酒,还有一些桃源村的水果,比如红红的圣女果,及柑橘,再有林亦为家自己家炒出来的花生和瓜子。

周遭的村民,何曾见过这样的隆重又贵重的席面。

这些炒花生与瓜子,以现在他们的生活水平是会有,可是,这葡萄酒呢,即使是中等的,价格还是很贵重,听说也要在百两以上的价格啊。

还有这红红的果子,及黄澄澄又好看的柑橘,在平常,可不是他们这些小老百姓能吃得上的。

这些水果,相比前两年是便宜一些了,但再便宜,他们也买不起啊。

十两以上一斤,他们怎么可能舍得啊?

可现在,这些在富贵人家才享用的东西,今天他们在林亦为家享受到了。

真是太奢侈了啊!

不过,今天他们也算有口福了!

凡是来到里正家吃喜酒之人,一进院子,势必被这席桌上的东西给吸引。

但是,在没有开宴之前,却没有敢乱动乱吃桌上的东西,就算是他们想吃想得流口水,小孩子吵着要吃,都被大人紧紧拉住!

这可不是一般喜宴啊。

这可是林明清中举人的宴会,中了举人,就代表可以当一个官了。

再说,这周遭十里八村,谁不知道,林亦为家与固国公主林月兰关系最好,万一因为没有规矩抢先吃东西,惹恼了林明清这人举人老爷还好说一些,毕竟乡里乡亲的,他们也只会睁一眼闭一眼。

可是,万一因为此事惹到了固国公主,那就惨了,毕竟这些东西可是她的啊。

听说,林家村村民就因为说了关于固国公主的闲言闲语而已,就被砍头了,连个尸首都弄不出来,只能让他们在异乡,做个孤魂野鬼,很是可怜民呢。

对于他们来说,死后不能有个安身之下,成为一个孤魂野鬼,可是比砍头还可怕的事情。

因此,举人老爷一家子给了他们面子,邀请他们过来吃酒席,他们也不能为此乱来,不是吗?

“恭喜,恭喜!”凡是来客,就对站在门口迎接客人林亦为等人说恭喜来着,“恭喜啊,举人老太爷!”

一般中秀才的,叫秀才公,而中举人后,才会被人称为举人老爷,而林亦为作为举人老爷他爹,当然称呼为举人老太爷了。

林亦为满脸喜气的道,“谢谢,谢谢,里面请!”

来自各村的客人,都早早来到林亦为家。

至于本村之人,各家各户,都派了一个代表过来帮忙,比如洗洗菜,唰唰碗,搬搬桌凳等。

当然了,也有少数几户人家,因为对林亦为一家心存怨恨,也就不来帮忙了,只是到点过来,吃个饭,拿拿东西走人。

“举人老太爷,这举人老爷是什么时候到家啊?”

按着他们县郡风俗,办宴席,是必须办在举人老爷回家之日。

其意义当然一是为其祝贺恭喜,二来也是为其接风洗尘的意思。

林亦为笑呵呵道,“昨天明清来信说,会在上午午时到。”

“那真是恭喜啊!”客人再说了一次恭喜后,就进院子了。

瞧着客人陆续到来后,林亦为瞧了瞧时间,差不多就到午时了。

午时四刻,也就是正午12点左右开席面。

林亦为夫人今天穿得极其喜气,一身红衣绸棉,带着一支金钗,和一双金耳环,一个金镯子,对于一个农村妇人来说,这样的打扮,可是她们梦寐以求的富有啊。

林夫人为了今天儿子的举人宴,都把压箱底的首饰都给拿出来带了。

他们的日子本来就不差,而这两年,变得更好,林亦为毫不吝啬的给自家夫人买了金饰品。

不止是林夫人,家里的女眷,也都添了一些首饰品,或银或金。

这一次,这么盛大的一次喜宴,所有女眷,当然把这些男人们给他们买的金银饰品给带出来亮亮相了。

其他女人们听着,真是羡慕不已,心里想着,这次回去之后,无论如何都要磨着自己男人给自己买点饰品了。

就算不是金的,银的也可以啊!

“回来了,回来了……”

午时已到,守在村口的人,立即跑回来报信。

“举人老爷回来了,举人老爷回来了!”一个小伙子说道。

“长青,明清真的回来了吗?”林亦为很是激动上前问道。

“是的,大伯。” 林长青笑着回道,“明清哥可威风了,带着花红绸,骑着马,正往家里赶呢。哦,后面还跟着县令老爷呢!现在快到村口了!”

随着林长青的话音一落下,所有人都能听见一些吹吹打打的声音了

林亦为顿时反应过来,对着林明亮大吼道,“亮子,快,拿爆竹,我们现在就赶到村口去!”

按照规矩,举人老爷第一次中举回家后,村里要放爆竹迎接去。

林明亮拿起一患大爆竹,就朝着门口而去。

走到村门口时,看到新里正林长风,已经拿着爆竹在那等候了。

林明亮一看,就憨厚的摸了一下自己的后脑勺,笑呵呵的问道,“里正,原来你已经准备好了爆竹啊!”

林长风没有好气的朝着他一个瞪眼,说道,“林明清中举,成为举人老爷,可是让村子增颜面,荣耀我林家村之幸事,村子里当然要准备爆竹迎接庆祝了!”

林亦为卸任里正位置之后,村子里大部分村民一时之间不知如何是好,后来,有人就想到林长风。

林长风为人正派,与村子里人关系也算不错,最主要的是,他还与桃源村关系不错。

所以,大家就选举了林长风为里正。

林长风本也不愿意接这样一个烫手山芋,可是在村民们的劝说肯求之下,也就勉为其难的接下里正这个位置。

好在,经过上次林长治丢了性命事件之后,林家村的村民明显已经安份多了,这两年也没有闹出多大的事儿。

只是让他隐隐有些头疼的则是,那些被林月兰指名的人,请他跟林月兰求求情。

不过,林长风比林亦为心思更硬一些。

他直接放话,要他这个里正去求,还不如他们自己去求。如果要他去求,那就不要去了!

总之,他可不会给自己接下这种吃力不讨好,还得罪人的苦差事。

那些人没办法之后,又开始去磨林亦为。

不过,林亦为无动于衷了。

“哎,来了,来了,快快,点爆竹!”林长风看到已经走过来的人,顿时让那点火线的大伙子叫喊。

这边,林明亮也反应过来,他顿时点着爆竹。

劈里啪啦的爆竹之声,夹杂着孩童们的欢乐大叫声。

爆竹放到一半时,林明清骑在马背上等了片刻后,爆竹之声停止,就翻身下马,县令老爷也从轿子中走了下来,穿着一身县令官府。

以林长风为首,对着林明清说道,“林家村里正林长风已经举人老爷,恭贺举人老爷中举!”

随即又对县令说道,“草民叩见县令大人!”

林长风说完,后面一些人跟着说道,“恭贺举人老爷中举,叩见县令大人!”

林明清笑着道,“谢谢各位乡亲!”

县令老爷也摆手说道,“各位请起吧!”

林长风起来之后,作了一个“请”的手势,说道,“县令大人,举人老爷,请!”

一行人,跟着林长风和林明亮进了林家村。

他们先是去了林家村祠堂,拜见祖先,林亦为及一些族老已经在那等着了。

之后,他们再回林亦为家中。

县令老爷到了林家院子后,看到席桌上摆放的东西后,很是诧异,随即了然。

他再往四处看了一下,似乎没有看到想要看到的人,随后,他就看向林亦为,偷偷的问道,“举人老太爷,公主可会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