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宴席!/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安定县县太爷还是刘县令。

今年是他满三年的任期,而今年调往何处,他还不太清楚。

但从他上司的上司对他态度而言,估计会连升两级,从七品县官到五品太守。

但到哪里当任太守,现在还不知道,只能等圣旨下来才能知道。

不过,不管到哪里任太守,他就是幸运的。

三年就升了两级,很多县令,很有可能三十年,都还在这个七品县令位置。

而他靠着桃源村,靠着林月兰这个固国公主,能从七品升任到五品官员,所以,他很是感恩的。

不过,林月兰如今身份,当然有区别两年前庶民身分,可以想见就见。

想当初使用县令身份,对桃源村上下观察了一翻,甚至有过想把功劳抢过来的念头。

后来,还是因为暗中观察,警觉到林月兰可能有一个强大的后台,所以,这种心思也就熄灭了。

现在想想他都后怕。

没有想到,当初跟在林月兰身边的那个男人,就是如雷贯耳鼎鼎大名的镇国大将军。

如果他当初真的想使用手段想从林月兰手中抢功劳的话,很有可能他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不过,既然事情已经过去,以后,他必须更加小心谨慎就是。

他三年期任已满,升任已经是铁板钉钉的事实。

这一次,他趁着林明清中举一事,来林家村,一是为感谢林月兰的提携之恩,另一个,当然也是为与固国公主套套交情罢了。

林亦为瞧着县令大人很是客气的语气,面上已经很淡定了。

最近两年,比县令更高官员的人,都来找过他,与他套交情,为得是好跟公主套交情,因此,对他说话,也是特别客气。

当然了,也有那些摆着官架子,对他放狠话,说不跟他介绍固国公主见面的话,他一定会狠狠的惩治他一翻的,其罪名嘛,就是藐视官员,对官员很是无礼。

林亦为也不是吓大的。

不说他林家,百年内出过一个举人,两个秀才,而且在京城也有当官的,其也不是让人轻易给撬动和治罪的。

再说了,这些人既然是冲着林月兰而来,自然就知道他与林月兰这个固国公主关系非浅,自然不敢真的轻易动他。

所以,即使被放狠话,他还是恭恭敬敬的把人送走。

致于,他们真想干什么,也要想想后果。

林亦为心里感叹了一句,他这是不是有一种狐假虎威,或者说有一种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之势啊。

不过,不管哪一种,他也不可能为了别人,而去利用与林月兰之间的交情。

不过,对于眼前这个县令大人,林亦为倒是很是尊重。

这位县令是真心为民的好官,而且他可是唯一在陛下跟前露过脸的七品县令官,甚至林月兰对他,也算不错。

林亦为笑了笑应道,“县令大人,固国公主他们稍微就到!请您先休息片刻!”

往往大人物,可是最后出场的。

举人老爷回来了,就代表着宴席即将开始。

但是,所有人都知道,还有几人没有到,就不可能开席。

林明清这个举人老爷,一回来,村民们就对他产生一种敬畏,远远的跟着打招呼道,“举人老爷!”

林明清笑着一一回应,心里说不出激动与骄傲!

两年前,他还个躺在床上什么都做不了的废人,即使他家族让人敬畏,他爹是个里正,可是,只要他一出去,就会接收到村民的鄙视,嘲笑,及指指点点。

那时他真的感觉到屈辱及对生活的无望,因此就想瞒着家里所有人,趁着深夜自杀。

但,他很幸运的竟然被救起来了。

两年后,他就从一个废人,成为了一个让这些曾经鄙视朝笑过他的人,很是羡慕又嫉妒的身份,中了举,成为举人老爷!

身份发生的转变,也让这些人对他态度的改变,变得对他敬畏与惶恐了。

他心里是真的冷笑不已。

真是讽刺啊!

不过,嘴上倒是笑着与他们应道应道。

不过,有个人过来,舔着脸问道,“明清啊,哦不,举人老爷啊,如果我送我家铁蛋去上学堂,会不会像你一样考上,考上举人啊?”

现在六到十六岁的孩子,在官府的强硬之下,差不多都会读书识字了。

但会识字,不代表会读书。

而这个林铁蛋,却连字都不认识几个,更别说读书了。

因为,他不喜欢坐在村子学堂之中,安静的跟着去学识字,他喜欢去面玩。

为此,天天逃课。

不过,这识字并不强制性,既然他不愿意来,除了他父母,也不会有人管。

至于他父母,就是眼前这个男人。

他们对于铁柱能识字,就很高兴了,对于儿子想要去玩,就去玩。

林明清笑了笑道,“只要铁蛋好好读书,相信可以的!”

可以什么,过童生,中秀才,中举人,或者……也就是说说而已,心里却有说不出的讽刺。

村子里二三十个孩子,每个孩子可都比铁柱识字多。

所以,这人想要铁柱中举人,简直是痴人说梦!

林富生顿时高兴的道,“那明清,以后我家铁蛋可以请你当他夫子,教教他吗?”

呵,感情是在这等着他呢。

他以为他是谁啊,说教就教。

别说铁蛋资质愚钝,就算有这个资质,他也不会教。

但乡里乡亲的,林明清也不好直接拒绝,他直接说道,“抱歉啊,富生哥,我已经接受了去县衙当师爷的职务,公务繁忙,没有时间来教铁碟了。不过,你可以把铁蛋送去学堂啊!”

林富生顿时不太高兴了。

不过,正待他想要纠缠着林明清时,外面传来一声道,“公主和大将军来了!”林明清迅速丢下林富生,跑到门口迎接林月兰去。

“下官拜见固国公主和大将军!”县令先行下跪拜礼。

接着后面一众人跟着说道,“草民拜见固国公主和大将军!”

林月兰穿着一套桃红色衣裙和蒋振南身上一套粉蓝色衣裳,再加上,这两年,林月兰又拔高了一些,所以,站在一米九的蒋振南旁边,一点都不嫌矮,看着很是般配。

如果说以前,有什么不般配的地方,那就是地位。

蒋振南是大将军,而林月兰则是庶民,且有人看不起林月兰,认为她根本就配不上林月兰。

现在林月兰是固国公主,而蒋振南是镇国大将军,无论是在身份地位上,才貌上等,都很是般配了。

林月兰微笑的道,“各位都起来吧!”

众人起身。

之后,林月兰就看向林亦为和林明清,得体的笑道,“恭喜林伯伯,明清哥哥,可谓扬眉吐气一回了!”她可是知道,在林明清成为残废的那两年,可谓受尽了委屈。

林亦为笑道,“这都要托公主的福啊,不然明清哪能有今天的举人啊?”

事实也确实如此!

林月兰医治好了林明清,同时在给林明清医治时,把林明清体内隐藏的毒素,给排出来了。

而林明清因祸得福,本来记忆不错的自己,变得更加不错,这让他读起书来,事半功倍,很是轻松。

当然了,这些前提当然是林明清是个底蕴基础且真正聪明之人。

否则,一切都是白费了。

林明清上前对着林月兰贵下拜见道,“草民参见固国公主和大将军!”

林月兰笑着道,“明清哥,请起吧!”

林明清却摇了摇头道,“不,请公主先接受我三拜,感谢公主的再造恩!”

说着,不等林月兰拒绝,林明清就恭恭敬敬的对着她磕头。

虽然,五年前,林明清是因为林月兰的原因,而导致自己残废,但是,归结的原因,就是林老三那家人,太不是东西,为了一己之私,竟然挖坑如此报复。

天道有眼,好人有好报啊。

被突然转变的林月兰给医治好了!

而他们一家子,除了在牢狱之中的林老二及他被休弃的婆娘逃过死劫,其他人,哼,已经见阎王爷去了。

只是,不知道他们有没有林月兰的好运,可以被阎王爷给送回来?

不过,做了坏事之人,应该很难吧?

林明清磕了三个头之后,就起来了。

随即他作了一个“请”的手势道,“公主,大将军,你们请!”

桃源村林家苑的主子,林月兰,蒋振南,小绿,林德山和张大夫,都来了。

林月兰来了后,代表着林家苑,给上礼,一百两!

对于林月兰来说,这钱根本就不多,但是,对于在场所有客人来说,这可真是一份天大的礼啊。

一百两,他们或许要攒一辈子啊。

就算现在他们的日子越来越好了,这么多银子,很有可能也要攒个一二十年呢。

当然了,对于他们来说,林月兰这样一位身份权贵之人,上这个礼,又实着小气了一些。

不过,听说这酒桌上的葡萄酒,圣女果及柑橘,都是林月兰提供,总价值算起来至少万两以上。

这样算下来,可真是大大手笔。

想到这,客人们对于林亦为这一家人,真是羡慕嫉妒恨了啊。

他们真是好运气,竟然能攀上固国公主。

可他们也不想想,不说当年林亦为一家子救了在力排众议之下,救了林月兰的性命,而在救下林月兰后,被林老三一家报复,导致林明清身残,还被取缔了秀才功名,都这样子了,还不曾对林月兰不管不问。

这样一个巨大的恩情,岂是金钱就能还的?

所以,在林家村人没有触及她底线之下,只要是林亦为来求情,林月兰看在他的面子上,一般会放过他们,只是给以警告,及一定的惩罚。

当然了,这前提就是林亦为一家子也是有分寸,不是那种居功自傲之人,对于实在不能求情为难林月兰之事,他们也绝对不会做就是。

这就是让林月兰是最满意的地方!

所以,不管她自身身份如何改变,她都领以前林亦为一家子的那些恩情。

他们在林亦为的带领之下,走到了上席主桌。

这一桌是在里屋正厅之中,除此之外,其他酒桌都在院子之中了。

在场之人,林月兰身份最高,其次就是蒋振南。

但是林德山和张大夫却又是林月兰的长辈,而林月兰对他们很是尊敬,这上席之位,先是林德山,之后就是张大夫,再是林月兰和蒋振南,小绿排在最后。

除此之位,其实也没有人有资格再在这个桌子吃饭了。

但是,林月兰不拘节于这些条条框框,依然让作为主人林亦为和林明清上桌,再安排刘县令,凑到八人一桌。

刘县令虽有心想要与林月兰攀交情,但是他没有料到,能一下子上升到龙宴国第一公主固国公主同桌吃饭。

这一下,他整个人显得又激动又兴奋,一时之间,手脚都不知道放哪好。

他嘴里不住的对着林月兰说道,“谢谢公主,谢谢公主!”

林月兰顿时无语,只是让他上个桌,吃个饭而已,这位刘大人却谢个没完没了。

林月兰摆了摆说道,“刘大人,只是吃个饭而已,不用谢的!”

但刘县令却诚惶诚恐的摇头道,“不,公主,不止这事。下官要感谢的是,两年前,林家村人进京状告公主,这事之后,公主却没有追究下官的责任,如此宽宏大量,让本官真是感激不尽!”

两年前的事,是指刘信仁联合乌云国萧景玉,暗中怂恿林老三一家子和林家村人上京城状告林月兰一事。

当初,刘信仁让他侄子暗中来到安定县,然后,故作来找刘县令,声称自己来找他这个侄叔这里玩玩,暗地里却去做别的事去了。

之后,真相曝光之后,林月兰派人去调查真相,证实安定县刘县令,对于此事,确实不知情。

为此,林月兰并没有去追究他的责任。

毕竟,这刘县令也算是个清廉肯为民办实事的好官。

林月兰听罢,笑了笑道,“刘县令,你最应该感谢的是你自己!”

如果他不是一个好官,即使他没有参与陷害固国公主一事,林月兰也会因此事,把人给撤下来。

刘县令瞬间明白林月兰话里的意思。

他擦拭了下额间上的冷汗,心里暗呼庆幸。

毕竟,他曾经也有过抢功的念头。

不过,好在他不是个眼皮子浅的人,猜测到背后有人,当即就放弃了那样的念头。

刘县令笑了笑道,“虽如此,下官还是要感谢公主殿下的开恩!”

林月兰再次摆了摆手说道,“行了,刘县令,本公主是让你来吃饭的,可不是让你来说这些废话的。”

刘县令先是一愣,接着就反应过来笑着应道,“是,是,确实是,是下官的不是,耽误大家吃饭时间了!”

林亦为见状,立马大喊了一声,“上菜!”

随着林亦为一声“上菜”后,很快就有几个青壮年,端着托盘,每个托盘之中,放着一样的菜,然后,首先走到第一桌,主桌最先上菜!

只是,这一桌子的菜,普通人没有一定胆量,还真不敢上来。

因此,这个任务就交给了林明亮。

林明亮这个憨厚大大咧咧,没有这么多弯弯绕绕的。

林月兰不管是什么身份,之于他来说,就是当初那个善良的小女孩。

林明亮首先把菜放在林德山和张大夫面前,憨厚的笑着道,“林叔,张大夫,尝尝,这师父做的菜可好吃了!”

看着第一份上的凉拌红薯条,林月兰等人顿时好笑了。

林亦为觉得有些丢脸,他笑骂道,“你这小子,这师父都是从林家苑请来的,当然好吃啊。公主他们当然知道,这师父所做的菜好吃了。”

林明亮听着父亲的话,顿时有些丢脸了,脸也不觉有些发红。

师父从林家苑请来的,好不好吃人家自己不知道,所以,他这是有一种在关公面前耍大刀的感觉。

林明亮摸了摸后脑勺,憨笑道,“呵呵,爹,我这不是忘记了吗?”

周围吃饭的客人,听说这今天宴席酒菜,做菜师父竟然是林家苑请来,顿时激动不已,个个伸长了脖子,想要先吃上。

只是,他们在不懂规矩,也知道只要林月兰未动筷,所有人,包括孩子都不敢先动筷,连桌上的任何东西都不可以先吃。

林月兰知道这个规矩。

她拿起筷子就夹了些粉条进嘴里。

众人一见林月兰动了筷子,个个迅速就开始抢桌上的东西,酒啊,水果啊,菜啊,一哄干净!

这些东西,价值很高,抢了之后,卖出去,可赚一大笔钱呢。

只是可惜,他们的想法是很美好。

殊不知,片刻之后,就有人拿起一个开瓶器,无论东西在哪个人手里,都必须交出来,开盖,然后,给每一个倒是半小杯,一圈下来,一瓶子就没了。

反复如此,那些想要占便宜的人,一看没有便宜可占,只能乖乖交出来,否则,得罪了公主,就好了。

要知道,公主可在那看着呢。

林亦为这样做的原因,当然就是为了防止那些人占便宜,把东西拿出去卖,赚大钱。

这样一来,他怎么对得起林月兰给出的东西啊?

至于水果和菜,那就随他们抢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