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谁娶谁嫁啊?/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主菜逐渐上齐。

菜色很是丰富,九个菜,一个凉菜,三个荤菜,五个素菜。

荤菜有红烧排骨,梅菜扣肉,鲫鱼豆腐汤,至于素菜,则是普通人家的家常菜,偶尔会加点肉丝肉沫。

尽管如此,林亦为家的席面可是比普通人家好上太多。

平常人家,大方一点的,或许会有一个肉,小气的,一个席面,全部都是素菜。

因此,这些肉菜一上来,一哄而上,瞬间就没了。

他们不是用筷子,而是用手抓,用手抢,这样速度更快,否则,等你拿起筷子来,人家已经把菜抢完了。

当然了,他们的目的是那些肉菜。

虽然现在生活好了一些,但并不是顿顿能吃上肉。一般,也是一两个月也才买一次肉。

以前苦点时,一年到头,或许也就过年过节时,买点肉,尝尝鲜,解解尝,甚至有人为省点钱,也就过年买点点肉肉。

但是,现在有现成的肉吃,他们不抢才怪。

有的一抢完,自己吃。

有的省不得吃,想着拿回去,一家人再吃。

总之,肉,别说剩一点,就是连盘子,都会被人舔得干干净净。

吃完之后,还意犹未尽的舔了舔唇,像一个十年八载没有吃过肉一样的人。

当然了,这种现象都是司空见惯了,林月兰也不介意。

饭席已开,林月兰这桌子,却并不像其他桌一样,用手抓胡乱一通,毕竟,这里每一个都不是缺吃的主。

因此,这一桌子人,都是开了红酒,每个人杯前,都倒了半杯红酒,再慢条斯理的喝着。

酒过三巡,林亦为感叹了一声道,“时间快得也真快啊!眨眼兰丫头都已经过了及笄之龄,到了十六岁。”

正规场合,林亦为叫林要月兰为公主,但私底下更多的时候还像以前那样叫,兰丫头或者是四丫头。

不过,林老三一家子已经不在了,四丫头这个称呼,基本上已经没有人叫了。

林德山听着林亦为的感叹,也很是感慨的说道,“确实。想四年前,我第一次见到丫头时,她还没有我家药铺的柜台高呢。”

想到这,他笑了笑,接着道,“当初,她小小的个子,扛着这么大,”说着,他做一个小和大的手势,接着道,“这么重的大虫子,都看不到人,那时,镇上的人还以为,呵呵,她扛的是一只纸老虎呢。”

林亦为也跟着笑道,“确实,小小的个子,扛着只大老虎,却只看到老虎在路面横着走,却看不到下面扛着老虎的人。当初,大家吓得慌忙逃开。后来,才发现,这是一只死老虎,进而才发现,这只老虎,竟然会被一个不到小孩子给扛着。”

“哈哈……”在场之人,都笑了起来。

对于当时的场景,他们可是记忆犹新啊。

林德山又笑着说道,“当时,丫头没有柜台高,站在前面,垫起脚尖,都还不能看不到小二,索性这丫头,一蹦就跳到柜台上去。当时,可把那小二给吓了一跳。”

林月兰脸色有点微红,她辩解说道,“爷爷,这也不能怪我啊!当初,我连叫了小二好几声,他都没有看到,不得已,我才跳到柜台上的嘛。”

林德山好笑的说道,“你还说。想当初,小小年纪,因为那只大老虎,与爷爷讨价还价的模样,我倒现在都还记得!”

林月兰也点头同样辩解道,“爷爷,这也同样不能怪我啊。我扛着大老虎走在街上时,很好人看到这么大只老虎,都指着说道,能卖到四百两,五百两发大财什么的。可结果到了你那里后,只有三百多两,我总以为自己是吃亏了呢。”

“哈哈……”整张桌子的人,都哄然大笑起来。

他们倒是听说过,林德山和林月兰的认识过程,只是没有料到,他们的认识竟然如此有趣,就是买与卖之间的关系。

林德山唬笑道,“你这丫头还说。明明我已经给了你最为公道的价格了。你还有些不依不饶,非得把便宜占尽呢。最终把那只大老虎的价格提高到了三百八十两才甘心呢。”

林月兰却也说道,“可是,我那时不也答应,以后有什么药材,优先于林记药铺呢。”

张大夫在一边抚了抚胡须,笑着道,“说来,还真是缘分啊!”

林亦为也在一边点头道,“可不,这就是缘分啊!”

两人同姓林,林德山年纪四五十,还是孤家寡人一个,而林月兰有亲人,就等于没有亲人,更甚至亲人就是不共戴天的仇人一般。

整天怒目而视,寻着一点事,就大闹上来。

好在,改变之后的林月兰,可不是任何搓揉捏扁的那个软弱女孩子了。

可现在,谁都没有想到。

当初那个被道士断言克夫的孩子,就这么两个字,却被亲人逼入绝境,差点被害死的林月兰,现在竟然翻身作主,找到一个自己良人不说,还成就了一翻自己的事业,而更大的改变则是身份,从普通的庶民,到高贵的固国公主。

在很多年以前,有谁想过,会有这样的大变化呢。

现在,林月兰已经成了这周围十里八村仰仗膜拜的存在了。

林亦为再次感慨一声道,“想当初,这孩子十二岁了,因为营养不良,才这么丁点大,看起来完全就是一个七八岁的孩子啊,哦不,七八岁的孩子,都比她健壮啊!”

说到这里,在场之人,很多人眼里闪过一丝心疼。

猝然的,就对林老三一家子,又埋怨了几分。

即使,他们现在得到了老天报应,可他们对林老三一家子拾不起一点同情之心。

蒋振南听罢,也说了一下跟林月兰第一次见面的情形。

他说道,“我与月儿第一次见面时,就以为她是一个七八岁的孩子,而当初,”说到这里,他特意看了一下,眼神凝视又带着深情,然后好笑的继续说道,“她也骗我们说,她才七岁。”

说到这里,林月兰又不得不辩解一下,“这可不能怪我啊。当初你们人多势众的,以我当时的那个情形,就算我告诉你们,我十二岁,你们也不会相信,认为我是骗你们的,不是吗?”

蒋振南想了想说道,“确实如此!”

林月兰笑着两手一摊,继续说道,“这不得了。与其浪费口舌去为自己辩解,我还不如说一个与自己相符合的年龄,不是更省事!”

蒋振南,“……”说得好有道理,他无法辩解了!

“再说了,当时,我跟你们都不熟,一身军服,带刀带枪的,看着就是煞人,谁知道你们是好人,还是坏人啊。所以,为何要这么诚实的跟你们敞开一切来说,。所以,真真假假,假假真真,就会让人模糊不清了。”林月兰又解释了一翻道。

蒋振南,“……”

在场其他人,“……”

所以,他们未婚夫妇二人当初第一次见面,是在谎言之中完成的吗?

不过,现在回想起来,却也觉得是一次满有趣的见面经历啊。

林月兰瞅了一下众人望向她的眼神,满是疑惑的道,“你们都看着我做什么啊?”

张大夫笑着道,“你这丫头啊,时而精明,怎么有时却看着很是迷糊啊!”

蒋振南理解辩解道,“月儿是迷糊的可爱!”

众人先是一愣,接着就“哈哈”大笑起来,道,“嗯,没错。迷糊的可爱!”

林月兰随即打蛇上棍,颇为自恋的说道,“嘿嘿,我林月兰然可爱了。不管是精明时,还是迷糊之时!”

蒋振南紧接着点头附和道,“没错。无论何时,月儿都是可爱又美丽!”

情人眼里也西施!

在场之人,妥妥的吃了一桌的狗粮。

以前,曾经带着面具之人,是多么沉默寡言之人啊。

可瞧瞧现在这模样,简直与当初判若两人啊。

只要对上林月兰一事,就没有一点原则性,情话甜话,张嘴就来,看得听得众人,都惊掉了一地的鸡皮疙瘩。

但时间久了,也就变成了一种习惯了。

随即,其他人也附和道,“嗯,丫头本来就长得漂亮,说倾城倾国也不为过。简直便宜你这个小子了。”

蒋振南就傻“呵呵”的笑了几句道,“能被月儿看上,是我的幸运,也是我的福气。”

蒋振南也毫不隐瞒自己的心思。

众人听罢,又是一阵“哈哈”大笑。

刘县令听着这阵阵“哈哈”大笑声,一直紧张又激动心情,也慢慢的放松了下来。

他从没有想过,在这个桌吃饭,气氛竟然如此和谐,如此欢乐。

不管是林月兰,还是蒋振南,亦或是几位长辈,都没有一点架子,很是和善可亲。

听到蒋振南的话后,林亦为突然问了一句,“南儿,丫头都已经及笄一年多了,你打算什么时候娶我们家丫头啊?”

这话一说,除刘县令摸不清状态之外,其他人的表情微微变了变。

包括林月兰,也是如此!

林德山和张大夫更是皱了皱眉头,仿佛有些心思。

想当初,林月兰及笄之时,林德山和张大夫就问过两人,何时成婚。

但随即,被林月兰以年龄还小还不想嫁人为由,答复了两人。

但两人明显感觉到,在成婚一事上,林月兰和蒋振南之间似乎有所矛盾。

而且让两人生气的则是,这个问题不是蒋振南来回答的吗?为何是林月兰回答。

不过,当实林月兰也这样说道,“爷爷,师祖,我早在与南大哥确认恋爱关系之后,就说过,先恋爱,到了16岁后,再成婚!”

听到这样的答案,两位老人家,只能选择尊重,但在暗中却是长嘘短叹。

因为,他们明显感觉到,林月兰和蒋振南之间似乎存在问题。

为此,他们曾在躲着林月兰,暗中找过蒋振南。

在二人逼问之下,才得知,蒋振南因为孤独煞星命格,怕林家兰嫁给他后……,他不想再看见林月兰昏迷不醒,而他却没有丝毫办法,束手无策的等待着煎熬着。

因为,他害怕,他如果真与林月兰成婚,他会失去林月兰。

所以,他宁可孤独一生,也不想为此害了林月兰。

听了蒋振南的想法之后,两人都无奈的叹息了一声。

这事,林月兰都不怪蒋振南,她辩解,她昏迷这事,与蒋振南煞星命格什么的,一屁关系都没有。

然而,对于这一点,蒋振南似乎钻进了牛角尖,怎么都钻不出来了。

所以,他们只能等蒋振南自己想通想明白这事。

现在乍然被林亦为问到这事,气氛当然变得有些微妙了。

不过,林月兰很快笑着道,“估计很快了。”

林亦为听罢,很是高兴。

其他两人,也是高兴。

听着林月兰的话,以为是蒋振南想通了。

但是……

蒋振南说道,“月儿,你明知道……”

你明知道我们不可能再成亲的,你怎么还这样说。

可是,林月兰对着严厉的喝斥道,“你闭嘴!”

蒋振南顿时委委屈屈的闭了嘴巴。

随即,所有人都听到林月兰说,“呃,不过,不是我嫁给南大哥,而南大哥,嫁给我!”

“什么?”所有人听到这样的答案,显然大吃一惊。

刘县令更是吃惊的呼道,“难道是让大将军做上门女婿?”

毕竟,从古至今,女嫁男,天经地义,毫无理由可原。

可是,男嫁女,就是上门女婿。

同样的,自古以来,做上门女婿的男人,可都是那些没本事,想要吃闲饭的男人。

这样做上门女婿的男人,很让世人看不起。

可现在顶天立地,铁骨铮铮的铁血大将军,去做上门女婿,这不是让天下人笑掉大牙吗?

所以,他们对于林月兰这一决定,着实惊讶。

可林月兰很不以为然。

她凌厉的道,“上门女婿又如何?这天下之人,有谁敢说我男人,这个龙宴国战神大将军是个吃闲饭的废物?那就让他上战场试试,看看到底谁才是废物?”

众人一听,着实有些惊讶,但随即又确实很赞同林月兰所说。

只是林亦为有些不明白的问道,“丫头,你和南儿既然都是相爱,谁娶谁,谁嫁谁,自然是没有什么问题的。但是,为何是……”为何是你娶呢?

林月兰灿烂一笑,应道,“他不娶,那就只能选择我娶喽!”

什么?

众人吃惊的张大了嘴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