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逼婚!/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着林月兰的话,众人着实吃了一惊。

众所周知,蒋振南爱林月兰,那是爱之如命啊,哦,比生命更加重要。

既然两人在谈恋爱之前,已经协商好,林月兰16岁嫁人,那自然的,等林月兰满16岁后,就应该取个黄道吉日,要协定嫁娶之事才对的。

可为什么,蒋振南对这事却反对如此激烈?

难道蒋振南不爱林月兰了?

可这显然不是!

林德山和张大夫虽然能理解蒋振南的想法,却不敢苟同。

而且他们两人更多的则是愤怒与生气。

既然你不娶林月兰,那就直接放开吧。

彻底把人给放了。

可,他又不愿意就这么放开林月兰,还一如既往的陪伴在林月兰左右,而且一言一行,神情眼神,无不表示,他对林月兰彻骨的爱意。

你这不是用爱把林月兰绑在身边吗?

所以,你不娶林月兰,又不让两人名正言顺的在一起,这就已经不是爱,而是自私占有吧?

为此事,林德山和张大夫同样私底下打听过林月兰的意思。

林月兰听罢,却并没有生气,只是笑了笑说道,“爷爷,师祖,这事我会看着办的。你们就放心吧!”

到现在,他们才知道,什么叫做她会看着办的。

这就是,她在向蒋振南求婚。

想到这,两位老人家真是生气愤怒无奈又心疼!

正常之下,本来就是蒋振南去向林月兰求娶。

现在,却让丫头开了这个口。

林亦为的疑惑,其他人无法解释。

那就是林月兰亲自解释了。

不过,林月兰却并没有解释,而是眼神很是认真严肃的看向蒋振南,说道,“南大哥,今天我向我求婚,你给我一个准话吧!”

众人,“……”

林月兰不愧是林月兰,做事风格就是不一样,呃,这么强悍!

她这是打算逼婚了?

不过,众人虽惊讶,但倒是没有人出声阻止。

蒋振南听罢,心头一慌,他面色同样有些紧张及慌张的道,“月儿,我不……”他想说是,我不能娶你,因为我不想再害了你。

只是,这一次林月兰根本就不想给蒋振南有任何逃脱的借口,她抬手摆了摆说道,“你不用说了。我知道你就是想说,也是在说什么为我之类的。我告诉你,我林月兰不信命,就算你命如此,我也要与天争上一争!既然你不愿意娶,那你就选择嫁了。我只给你一个选择,你是嫁得嫁,不嫁还是得嫁?你今天必须给我一个准话!否则,”

林月兰话锋一转,又狠又准的道,“你就别耽误我的幸福,影响我再去找另一半!”

众人,“……”好狠!

蒋振南,“……”月儿这着釜底抽薪,来得太狠了吧?

不过,这也确实是林月兰的性格。

蒋振南深深吸了一口气,随后说道,“月儿,我很愿意,我当然愿意!可是,我……”

林月兰再次阻止道,“既然愿意,那就行了!”

随即,不等蒋振南再说话,林月兰直接就对几位老人家说道,“爷爷,既然南大哥愿意嫁入林家苑了,你们就帮忙选个黄道吉日,把日子给定下来就是!”

众人,“……”

丫头,你是不是忘记了你们自己身份了,一个固国公主,一个镇国大将军,你们的成婚日子,可是需要朝中钦天监,给算日子的啊。

所以,就算他们商量好了日子,也是需用报备圣上那边钦天监算日子啊。

哦,不对。

现在不是在纠结日子的问题,而是,丫头,难道你真是想让镇国大将军嫁进林家苑啊?

这,这是不是有些勉强和不妥啊。

“不行!”几个大人还没有纠结完,蒋振南就厉声的反对。

几个大人听罢,对着蒋振南简直用一种怒目而视的眼神了。

对于他们来说,丫头已经放下一下女孩子的尊严,向他求婚了。

他倒是好,一边黏糊着丫头,一边又拒绝给丫头名分。

哼,世上哪有这样的好事。

当即,林德山也是隐隐有一股怒气了。

他放下筷子,严厉的道,“丫头,既然大将军不愿意娶,也不愿意嫁,那爷爷就直接给作主,给你另选良婿。”

随即,目光扫过在场的每一个人,促不然的,目光在却盯上了林明清。

林德山眼底眸光一闪,就说道,“丫头,爷爷觉得你明清哥就不错。要不……”

“不行……”

林德山还没有把话说完,蒋振南当即严厉的阻止道。

林德山听罢,当即就火了。

“啪”的一声,他把筷子重重的放在桌子上,神情喷着怒火的对着蒋振南喝道,“蒋振南,要你娶丫头你不娶,要你嫁,你也不愿意嫁。现在,我给丫头别选良婿,你又有意见。你这是什么意思?你今天必须给我讲清楚。否则,就算你是大将军,我是庶民,可大不了,老夫霍出这个脸面,去跟陛下讨要一道圣旨,解除你们未婚夫妻关系,让月儿另嫁他人,选择幸福!”

蒋振南听罢,深深吸了一口气,随后“霍”的一声站了起来,拉过林月兰的手,很是冷静严厉的道,“对不起,爷爷。这事我和月儿先谈谈!”

他是真的不能因为自己的自私,而害了林月兰。

林月兰当即也不放下了筷子,清冷的说道,“没错。我们确实该谈谈!”

这次无论如何,都必须把蒋振南从牛角尖里拔出来。

否则,让他自己想通,都不知道等到何年马月呢?

随即两人就告别了在场的长辈们,蒋振南就牵着林月兰的手,在大庭广众之下离开了,去找一个隐秘的地方,打算与林月兰好好谈一谈了。

而林月兰也是正有此意。

看着蒋振南和林月兰远去的背影,林亦为一脸的疑惑和不解。

他看向林德山,很是疑惑的问道,“德山兄,这是怎么回事啊?”

林明清很是疑惑的看向林德山,要听他的解释。

方才,林德山把他推出来,做挡箭牌,真是吓了他一大跳。

他现在虽说举人,但总得来说,还是一个平民啊。

他一个平民,如何去娶林月兰这个公主?

再说,瞧着刚才大将军那副凶狠的模样,他担心,如果他真应了下来,他到底能不能活过明天还是个大问题啊?

听到林亦为的疑问,林德山和张大夫互相对视了一眼,随即两人都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林德山说道,“说来话长啊。但总得说来,南小子这是钻进牛角尖里了,一时半会,很难拔出来。所以,不刺激刺激一下,他或许永远就想不通!”

林亦为就更加疑惑了,“可,可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林德山说道,“这事要说到两年前了。”

林亦为说到两年前,他就乍然想到两年前,林月兰昏迷一事。

林亦为不解的道,“两年前?德山兄,难道你是指两前年丫头昏迷那一事吗?”

林德山说道,“没错。两年前,丫头与萧景睿打斗,致使丫头昏迷,而萧景睿负伤逃走!

两年前,乌云国二皇子萧景睿在我龙宴国境内,发现了两座矿山,一座金矿和一座铁矿。

所以,就带着他的一众属下,前往寻找。

但是,他得知,能寻到这两座矿山,是因为一件寻宝的器具。但那器具,他不会使用。他听说丫头会使用,就抓了南儿他亲爹蒋云峰作为人质,然后在京城利用蒋云峰的口气,制造流言,让南儿和丫头去救蒋云峰。

可两人都没有料到,这奸诈阴险的萧景睿,竟然布下天罗地网,就等着他们两人入网。利用那里的上百名村民作为人质,威胁丫头在限定的时间之内,必定要解开那寻宝器具的秘密,否则,延误半个时刻,就杀十人……”

听到这里,林亦为又是吃惊又是愤怒的道,“这萧景睿真是太过分,太阴险太卑鄙了吧?”

刘县令也顿时附和,很是愤慨的道,“就是,这个萧景睿真是太卑鄙无耻了。有本事就与大将军战上一战,拿着普通老百姓的性命来威胁,算什么本事啊!”

在场的每一个的脸上,都显得异常愤怒,口中大骂萧景睿。

就连向来斯文有理的林明清,在听着林德山的讲述之后,脸上也显得义愤填膺,也跟着大骂道,“卑鄙、无耻!”

这些骂了一顿后,林亦为又问道,“后来呢,又发生了什么事?”

林德山再次叹了一口气,继续说道,“后来,丫头与萧景睿斗智斗勇,利用那时的狂风暴雨黑暗天气,机智的把人给救出来了。之后,丫头,南儿及尘儿在与萧景睿打斗过程之中,各有损伤!

尘儿倒还好,只是受了一点点皮外伤,倒是南儿,肩膀上被深深的刺了一剑,而丫头因为过于耗费精力和体力,就在准备要追赶逃跑的萧景睿时,被他的手下,放了几颗霹雳球,一下子就把丫头给震昏了过去。”

“啊?”除了张大夫,其他听着的,顿时感觉到很是吃惊。

“怎么会这样?”

他们可是知道,自从林月兰死而复生之后,有一身的神力,人变得更加聪明不说,其武功很是很高的。

可是,她竟然被霹雳球给震昏了过去?

这是他们第一次听说关于两年前,林月兰昏迷一事的。

他们所知道的,就是两年前,蒋振南和林德山等人从京城赶回来,外加昏迷的林月兰,神色很是匆忙及焦急。

那时,他们只知道林月兰昏迷了,却不知道她为何昏迷?

“霹雳球是什么?”林明清很是疑惑又好奇的问道。

林德山解释道,“霹雳球,听说像小鸟蛋大小的东西,一甩在地上,就可以瞬间炸开来。听说这种东西威力很大,可以把人给炸晕,甚至炸死。”

“这么神奇?”众人听着很惊讶的道。

“嗯。”张大夫说道,“听丫头他们说,就是这个样。”

林明清一下子想到了什么,他惊骇的道,“如果那霹雳球真有这样有威力,那如果他们大量用在战场上,那就真的是太可怕了!”

林德山却摇了摇头道,“不太可能用在战场上。听南儿说,制作这种东西的材料异常珍贵,想来萧景睿他们制作出来,应该是为退路救命而用的。”

“哦,那就好!”林明清等人微微松了一口气。

“那后来呢?”林亦为等人很想知道后来所发生之事。

林德山却在这时,面色有些沉重,他接着道,“就是因为这些霹雳球,一下子把丫头给炸昏过去后,南儿就疯了一般,不顾自己身上的受伤情况,愣是把十多天快马加鞭的路程,日夜兼赶,变成了三天。三天时间啊。从即翼山脚下回到京城,愣是用了三天时间!”

“什么?”林明清很是吃惊站了起来,“即翼山回到京城,就用了三天时间!这怎么可能?就算是快马加鞭的赶路,也是要耗费十来天时间呢!” 林德山神情严肃的道,“在丫头昏迷之后,南小子如疯了一般,愣是不眠不休,不吃不喝,也不停下来歇会儿,在驿站了换了十匹马,才赶回来京城的!”

听着林德山的话后,在场的几个人都沉默不语了。

这样浓烈的爱意,怎么说不爱就不爱,就不娶就不娶了呢?

所以,这里面一定有原因的。

林明清显得更加疑惑道,“可为何现在大将军他……”

既然如此,为何现在大将军他不愿意谈论娶林月兰一事呢?

这话虽没有问出来,但是在场任何一个人都懂这种意思。

林德山说道,“这不就说南小子,他给钻到了牛角尖去了呢。”

“这话又怎么说?”林亦为疑惑不解的问道。

“唉!”林德山叹了一口气,接着道,“这不,因为丫头昏迷不醒,归结到自己孤煞天星的命太硬,差点把丫头给……给克没了。所以,为了丫头安全着想,他就不打算娶丫头。但是,”说到这里,他脸上变得凝重,“他爱丫头又太深,深到不愿意让别的男人去娶丫头。所以,宁愿用未婚夫妻身份霸占着丫头,陪伴在她身边左右。”

这……

“……”其他人都沉默了。

这样的爱,太霸道又太自私。

然而,作为男人,没有谁愿意也大度到让自己心爱的女人,嫁去给别的男人为妻。

可是,如果就这样不嫁不娶死死的霸占着,又苦苦的害了心爱女人一辈子。

这可一个“爱”字了得的啊。

林亦为却有些奇怪的问道,“可丫头不是醒来了吗?”

“亦为老弟,你可能不知道吧,”张大夫在旁边解释道,“在当初丫头回桃源村前,她已经在京城昏迷了一个月了。”

“啊?”林亦为对这事还真不知道。

他只知道,林月兰从京城回来后,没几天,就从昏迷之中醒来。

当时,他想来,林月兰没有什么大碍了。

如果当时她在京城昏迷一个月,再加上京城回桃源村的半个多月路程,再加上回到桃源村昏迷的日子,算下来,也是差不多两个月的时间。

“在丫头昏迷的两个月时间内,南小子不断的自责,”张大夫接着解释道,“说自己没有保护好丫头,是他害了丫头。随即,他就开始怀疑那个虚云老和尚所批命格的话。他认为,就是他的命硬,才会害得丫头昏迷不醒。这样的念头,一直持续到现在!”

听完两位老人家的解释,林亦为,林明清和刘县令,三人再次沉默了。

原来如此!

就因为太爱了,所以才会显得患得患失。

就因为太爱了,所以只要她受到一点点伤害,他都会自责不已。

就因为太爱了,所以他不愿意再去承受那样失去爱人的机会。

就因为太爱了,所以他在爱与自私爱之间徘徊不已。

所有人,对于蒋振南的爱,不苟同却又能理解。

所以,没有人舍得去说什么!

一切,只能靠他自己,或者林月兰给他解开心结了。

另一边,蒋振南拉着林月兰的手,一直走到他们平常约会的小河边。

只是到了河边之后,蒋振南一时之间,又不知道要说什么了。

林月兰甩开他手,似笑非笑的问道,“南大哥,你不说要跟我谈谈吗?要谈什么,现在就说吧,我听着呢!”

蒋振南深吸了一口气,看着林月兰更加白净完美的脸蛋,心里头的话,又瞬间哽在喉咙里,不上不下,一时之间,又不知道要如何说?

林月兰看着他的表情,直接冷笑道,“怎么,要你说的时候,你又不说了?”

蒋振南张了张嘴,随后小心的说道,“月儿,我……”

“我什么我,”林月兰又冷笑道,“我竟然不知道,堂堂镇国大将军,竟然会是一个口吃将军吗?”

蒋振南丝毫不在意林月兰此刻的冷嘲热讽。

他知道他心里的矛盾,同时也知道,他这样做很伤月儿的心。

可是,他真的一点都不想再感受一次差点失去林月兰了。

如果再来一次,他是真的会疯了的。

但是,现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