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拔牛角尖!/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面对着林月兰的冷嘲热讽及咄咄逼人,蒋振南此刻心里是痛苦万分,异常纠结!

他很想娶,哦,或者嫁给林月兰,是他曾经每刻都渴望的事情。

然而,自从发生林月兰昏迷之事后,他对于两人成亲之事,瞬间退却了。

他是天煞孤星之命,他不能娶林月兰,不然可能坐害了林月兰的性命。

林月兰冷笑着问道,“怎么,还是说不出话来了啊?既然如此,”她话锋一转,就做出往回走的模样,说道,“那我就回去继续吃酒席了!”

心里却在嘀咕着,看她今天怎么把这头倔驴从牛角尖里拔出来。

她就不信了,在她强硬逼迫威胁之下,他还能无动于衷。

果然,蒋振南一慌,瞬间就伸出手,拉住要往回走的林月兰。

他脱口而出的道,“月儿,别走!”

林月兰很是生气的道,“蒋振南,你这是什么意思?你说要跟我谈谈,我就跟着你出来了。可出来之后,你又不说话,让我站在这里当木头人吗?”

说到这里,她又厉声的吼道,“蒋振南,别以为我林月兰非你不可!信不信,我只要大吼一声,有的是男人愿意娶我。而不像现在这样,我林月兰倒贴着脸,死皮赖脸的求着你要娶我!蒋振南,我都已经贱到这种程度了……”

蒋振南一把把林月兰抱着怀中,摸着他的头,哭着说道,“月儿,是我的错,是我的错。你不要这么说,不要轻贱自己。这会让我的心更疼更痛,你知不知道?”

被蒋振南抱紧在怀着的林月兰,眼眶也是红红的,但她还是倔着嘴,很是生气的说道,“天下人都知道,固国公主和镇国大将军,是一对圣上赐婚的未婚夫妻。可是,固国公主已经年满16岁,快成为17岁的老姑娘了,可他们的婚讯却依然没有任何一点消息。这让天下人怎么看我,你说啊,蒋振南?”

林月兰厉声的质问道,“你就是这样为我好的吗?让全天下人看着我的笑话,就是为我好吗?如果是这样,我宁愿不要这样为我好!”

蒋振南紧紧抱着她说道,“不要说了,月儿,不要说了。是我的错,是我的错,是我伤害了你,是我不对……”

蒋振南一个劲的承认自己的错误,此刻有千言万语的解释,在此刻林月兰眼泪面前,却难以说出口。

他知道他对林月兰爱,是霸道又自私。

他曾经尝试着放开林月兰,让她再去寻找自己的幸福。

可是,他做不到。

他根本就做不到!

他一想到放开林月兰,看着她投入其他男人怀抱,他的心里就异常难受,痛苦万分。

那种感觉简直就是生不如死。

而且,他了想过,万一那个男人如月儿她梦中的那个男人一样,对她不好,只会利用她,出卖她,那可怎么办?

难道再让月儿承受一次被背叛的滋味吗?

如果结局是这样,他宁愿不放手。

曾经,他也同样想过,把人推给柳逸尘。

他知道,柳逸尘虽是月儿的结拜大哥,但是,他深深知道,柳逸尘也是爱着她的。

只是因为月儿选择了他,所以,柳逸尘才放开,默默的守候在月儿旁边。

所以,他觉得如果真要另选择一个男人去爱林月兰的话,他一定会选择柳逸尘。

可是,他隐隐知道,柳逸尘作了一个皇家大商人身份,还隐藏着另一种身分,而那种身分,却成了他们两人结合的深深沟壑,而更有可能连累月儿的一生。

这样一来,却可能害苦了月儿一生。

因此,他总是纠结与痛苦之中挣扎与选择。

但最终的结果,就是,他根本就放不开啊。

所以,他一边霸占着林月兰未婚夫身分,一边却在逃避,与林月兰要成婚的事实。

可是,这事不是他逃避,就能逃避的了的。

随着时间的流逝,林月兰从十四岁,进了十五岁及笄年纪。

然后,再从十五岁,进入到豆蔻年华的十六岁。

本来,在他们两人确定恋爱关系时,已经商量好,会在林月兰十六岁成婚。

可眼看着林月兰马上要从十六岁,步入十七岁的雨季,蒋振南却丝毫没有成婚的想法,这一下子,让这些老人家急了。

他们私底下找过蒋振南,试探着把这事说上一说,都会被蒋振南以各种借口逃避着。

这样一来,更加让关心他们俩人的人,一头雾水。

后来,林德山再次找上蒋振南,私底再试探蒋振南,才知道,原来林月兰的昏迷,已经成了他心中的结。

这个结不打开,他或许永远都不会娶林月兰。

得知这样的结果之后,他们真是无奈的叹息。

这是他们两个人自己的事,而且明显人都看出,他们两个还是异常相爱。

既然如此,还是要他们自己解决才行。

不过,林月兰也明确表示了,这事她来解决。

听着蒋振南嘴里一个说对不起,他错了的话,林月兰暗暗翻了白眼。

看来,还得再下一针猛剂,否则,他还是不知道他的错在哪里。

林月兰从他怀里抬起头,随后,就一把推开他的怀抱。

她冷笑着道,“你说你错了?呵呵,真是天大的笑话。你蒋振南,堂堂龙宴王朝战神将军,你怎么会错呢?你既然没错,就不要说对不起!

从今天开始,我林月兰和你蒋振南,桥归桥,路归路,各不相干,一切回到原点!”

蒋振南听到这话,猛然震惊。

当反应过来后,他大声的道,“不,不,我不要。月儿,我不要这样,我不要和你一点关系都没有,我受不住。”

林月兰厉声质问道,“那你又想要如何?娶你不愿意娶,嫁你不愿意嫁,难道就真的让我成为一辈子嫁不出去的老姑娘不成?蒋振南,你太自私了!”

蒋振南被林月兰犀利的质问,震了好几步。

他抱着头很是无措的道,“不,不,我不想这样的。我就是不想失去你,可我更害怕害了你,所以,我不知道要怎么办啊?我要怎么办啊?”

林月兰心里心疼的不得了,但是表面她还必须冷硬心肠。

现在是最为关键的时刻,她不能半途而废。

随即,她冷厉的道,“蒋振南,你现在有三个选择,要么娶,要么嫁,要么,”说到最后一个时,她闭了闭眼睛,随后咬了咬牙说道,“要么就彻底把我放开,让我去寻找自己的幸福去!最后,大不了,我再寻个在未来世界那样的男人,结婚成家生子,就行了!”

她说这话,无非就是刺激蒋振南。

而事实也很显然,蒋振南受不得这样的刺激。

他看着林月兰哀求的道,“月儿,我求你了,你不要样好不好?我知道我错了,我伤害了你,可是让我放开你的手,去随便寻一个男人嫁了,或者嫁给梦中那样的人渣,我更会受不了的。”

林月兰心一狠,厉声的道,“既然如此。蒋振南,是个男人就痛快点!否则,我与你就再无瓜葛!”

说着,林月兰也不等蒋振南的回复,径直离开!

独留蒋振南看着远去的林月兰顿时茫然无措起来!

他一点都不想跟林月兰没有任何关系,但是,他是真的怕啊。

蒋振南看着林月兰的背影,促然间跪了下来,掩面“呜呜”低声哭了起来。

让他娶,亦或嫁,他怕害了林月兰性命。

放开她,让她另嫁他人,他又何其的难受。

作为战场的大将军,他从没有这么犹豫茫然过。

“你这个样子,很让我看不起!”就这时,一道少年声音,在蒋振南的背后响起。

蒋振南仿佛没有听到这人说话的声音,依然跪在地上,难受起来。

小绿顿时生气起来,“蒋振南,别人都说你在战场之上,镇定自若的指挥千军万马的大将军,你看看你现在这个模样,哪是什么大将军,简直就是一个懦夫将军!”

说到这,小绿很是鄙视的看向蒋振南,继续说道,“哼,如果你一直这样子下去,别说娶或嫁给我家姐姐,就是连未婚夫妇的名义都没有,更甚者,我会让你连我家姐姐的面,都见不上,你信不信?”

听着小绿这样说,蒋振南显得更加慌张了。

他转过身子来,看向小绿,哀求的说道,“小绿,你不能这么做!”

别人只会当小绿是一般孩子,也只有他,很清楚明白,小绿的不一般。

如果,他真想让他见不到林月兰,那根本就不是什么麻烦事,也就只是动动手指头的事儿。

小绿如林月兰的表情一般,直接冷笑鄙视一下,说道,“哼,我为何不能这么做?难道就任你这样的懦夫蹉跎下去,耽误我家姐姐的终身幸福吗?”

“以前姐姐是心地善良,才会把两个白眼狼当成男朋友好闺密,最终因为他们的出卖而丢了性命。可现在不一样,如果她再寻的男人,是个狼心狗肺的白眼狼,那么,不用姐姐出手,就我都可以把他毁得连渣都不剩。

我相信,这世上,除了你蒋振南,一定还会有其他男人爱着我姐姐。所以,我家姐姐不是非你不可!”

蒋振南在成婚一事上显得畏畏缩缩,他不是人的植物人,都看不下去了。

既然姐姐今天,一定要把这个钻进牛角尖的人给拔出来,那他作为小弟,当然要助姐姐一臂之力了。

他心里很清楚,这蒋振南并不是不爱姐姐,相反,就是因为太爱了,所以,在关攸到姐姐性命安全之下,就会变得患得患失,举手无措,茫然不安!

他姐姐已经下了一针猛剂,他就再下剂猛药。

如果蒋振南再执迷不悟,不能从牛角尖里钻出来,他们就真的没办法了。

除了,他姐姐真另嫁他人。

只是,这个假设实际上,也根本不存在。

因为,林月兰除了嫁给蒋振南,是不会再嫁给任何人的。

这一点,也就只有蒋振南不明白!

蒋振南听着小绿这么说,整个人绷紧的心里防线,彻底突破。

他对着小绿大吼道,“不行,月儿不能再被那样的人渣给祸害了。”

随即,小绿人小鬼大语重心长的道,“所以,姐姐需要一个真正爱她的男人,来保护她,而不是伤害她,你明白吗?南大哥!”

这一次小绿没有直接喊蒋振南为姐夫,其目的嘛,哼哼,当然是为再刺激蒋振南了。

听着小绿的话,蒋振南刹那间镇定下来。

是啊。

他相信这世上,除了他,肯定没有男人比他更爱林月兰了。

只是……

蒋振南说道,“小绿,你记得,两年前,就因为我害得月儿足足昏迷两个月。如果不是你赶了回来,及时给用儿补充体能,月儿还不知道要昏迷多长时间呢。”

听他提起这件事,小绿轻叹了一声道,“南大哥,可这事怪不着你啊。姐姐不是已经跟你解释过了吗?她是因为消耗异能过多而造成的吗?只要好好修养,就会恢复回来。这根本就不关你的事啊。”

蒋振南却摇了摇头,说道,“不,这怎么不关我的事呢。如果不是因为蒋云峰,我们就不会陷入到萧景睿的诡计之中,自然的,月儿也就不会昏迷不醒。”说到这,蒋振南眼神看向小绿,问道,“小绿,蒋云峰是谁,你知道吗?他是我亲生父亲,是我爹。这一切因他而起,自然也是因我而起。所以,这一切不就是因为我吗?”

蒋振南所钻的就是这一点。

这一切因为蒋云峰而起,而蒋云峰又是他爹。

这一切都与他蒋振南脱不开关系。

因此,他很是自责。

自然的就因为他天煞孤星之命!

听他这么一说,小绿自然明白。

他轻轻叹了一口气,说道,“南大哥,都说了这根本就不关你的事。即使蒋云峰是你爹,可你要知道,蒋云峰早就与萧景睿勾结在一起。蒋云峰所做一切,根本就不是你阻止的了。再说,当时那么多百姓,姐姐总不能见死不救吧,她能救当然必须救。在那样有情况之下,她只能全力以赴,才能把人救出来不是?”

小绿所说的是指当时天象。

蒋振南看着远方叹了一口气道,“我知道,我一切都知道。可是,这一切的原有,归根结底,还不就是蒋云峰给惹出的祸端。可却连累到月儿。所以,我就想,是不是我真就是如那个老和尚所说,是天煞孤星之命,只能一辈子孤孤单单的活着,否则,就会连累身边人。那一次可是最好的例子!”

“你他娘的放狗屁!”小绿实在忍不住暴粗话了。

实在是,实在是,英明雄武的战神大将军,竟然也是有婆妈,优柔寡断一点都不干脆的时候。

有时旁人看着,却只能干着急。

小绿跳起来,提着他的衣领怒吼道,“行了,你也不要考虑,也不要选择了。你就直接放开姐姐,一了百了得了。那还需要纠结什么,又何须如此痛苦,不是吗?”

他现在都恨不得揍他一顿,立刻把人给揍个一清二楚,那他就不会东想西想,想这些有的没的。

蒋振南听罢,脸色顿时一变,也凌厉带着咬牙切齿的道,“想也不要想。如果能放开,我早就放开了。又何必等到现在!”

“所以呢?”小绿显得咄咄逼人道,“你现在到底是何意思?”

蒋振南一咬牙道,“我娶!”

小绿听罢,算是满意了。

然后,放开抓着蒋振南的衣领,从半空中飞下来。

他点了点头道,“既然如此,你就赶紧找姐姐去吧。要知道,方才爷爷可是很满意明清哥做我姐姐的夫婿。要知道,明清哥无论是相貌还是人品上,可都很得爷爷和姐姐的认可。最主要一点,他还是姐姐的救命恩人呢。”

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一下,眼睛瞄向了蒋振南,继续说道,“俗话说,救命之恩,不用涌泉相报,只需以身相许即可,不是吗?”

一听到小绿这样说,蒋振南脸色顿时大变。

他随即就对着小绿说道,“那我先回去,你先再慢慢回来!”

说着,跑也是的离开了。

另一边

林德山等人看到两人出去,就回一人,都很是好奇和疑惑。

难不成交谈失败了?

可是瞧着丫头的表情,并不是那种交谈失败的模样啊。

林德山实在惹不住好奇的问道,“丫头,怎就你一个人回来啊?”

林月兰这一刻很是悠闲自得的笑着道,“爷爷,总要给某人时间,一点点从角里钻出来吧?”

林德山一愣,随即笑道,“你这丫头,真是害我白担心一场啊!”

林月兰毫不掩饰的说道,“哼,谅他也逃不过我的手掌心!”

说完这话时,她看向林明清,睫毛扑闪扑闪的。

林明清看着这样的眼神吓了一跳,随后小心的问道,“丫头,为何这样看着我啊?”

林月兰摇了摇头笑着道,“没什么。只是等一会,可能要明清哥跟我配合一下了。”

林明清傻眼,“什么?”

众人也是一头雾水。

等会儿,这丫头是要做什么吗?

可以说他们很是期待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