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求娶或求嫁/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明清看着林月兰脸上的笑意,背后一阵阵发凉,他有一股很不好的预感。

只不过,他还是硬着头皮问道,“丫头,你到底要我做什么啊?”

林月兰笑着道,“没什么。片刻之后,举人老爷你啊,只需要全力配合我就成!”

林明清脸上顿时有些惊恐了,他用求救的目光看向在场之人。

然而,大家就仿佛没有看到一下,几个低头耳语着。

求救失败,林明清只得着头皮说道,“那……那好吧!”

虽不知道要他配合什么,但是心里总觉得毛毛的,很是不安的感觉。

瞧着林明清答应下来了,在场其他人,又重新把视线投过来,还带着些同情呢。

林德山笑着说道,“举人老爷,你不用担心。等南小子来了,你只要全力配合一下就成了。”

林明清僵硬的笑了笑,可心里却在不断的呐喊,“到底要我配合什么啊,你们到是说清楚啊!这样毫无头绪的,到底要我如何去配合啊。”

林明清刚想再去问,小绿急色匆匆的过来,跑回桌前,大声的道,“来了,回来了!”

就在林明清一头雾水,谁来了之时,林月兰迅速把自己的椅子,移动过来,靠近林明清。

随即,就拿起他的碗,拿着勺子,给他盛了一碗鲫鱼汤,放在他的面前,语气很是温柔的说道,“来,明清哥,你是读书人很费脑子。这鲫鱼汤就是补脑子的好东西,你可以多喝喝!”

林明清,“……”所以,他是要多多补脑子?

天啊,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啊?

他受不住啊。

看着林明清无动于衷的样子,林月兰精光一闪,随即笑了笑道,“难道你不喜欢喝鲫鱼汤吗?那我给明清哥夹块排骨吧?”

说着,就真的从红烧排骨之中,夹了一块最大块的排骨,放在林明清的碗中,再一次温柔的说道,“明清哥,这排骨是补钙,哦,不是,是补骨头的好东西。有道是,吃啥补啥,吃猪脑补脑,吃骨头补骨头。明清哥啊,你曾经骨头受过伤,所以,就更应该补补!”

说着,又盘子中,夹了一块红烧排骨,放入林明清的碗中。

众人,“……”还有这种说法吗?他们怎么不知道?

如果真有这样的说法,那如果人失血过多,是不是就可以多吃猪血给补回来?

吃大肠可以补大肠?

但很显然不是。

要知道,在林月兰出现之前,很多人对于杀猪之时,根本就不知道怎么去处理这些猪血,只能任它们流淌地上,红通通的,看着十分渗人。

猪大肠,猪骨头,可是曾经是让人不喜欢的东西。

一个是很臭不知道怎么去处理,另一个,则是,那些骨头没有一点肉,但那些卖猪肉的屠夫,会在别人的买的猪肉里面,掺一点骨头,占重要,却又要付一样的钱,让买肉的人,深恶痛绝可却又无可奈何。

如果,这些东西真能吃啥补啥,骨头这东西,肯定是被人抢着要去的。

因此,对于林月兰这些说法,其他人以为只是林月兰这样说说的,并不认为有道理。

林明清瞧着林月兰热情的模样,整个人脸上更是震惊与惊恐不安。

无事献殷勤,说得应该就是此时的林月兰。

眼角余光瞄到蒋振南就到门口了,林月兰脸上笑着,嘴里却咬牙的道,“怎么,还不吃吗?那要不,我再给你夹点别的?”

林明清看到,顿时一个机灵,随即摇了摇头,拿起筷子,就把碗里的排骨,夹进嘴里,说道,“我吃,我吃,还不行吗?”

林月兰瞅着林明清如此配合,却变得越发殷勤了。

她笑了笑问道,“好吃吗?”

就算再好吃的东西,在惊恐不安之中,被逼着吃,也是味同爵蜡啊。

但他还得心口不一的回答道,“好吃!”

林月兰随即兴奋的道,“好吃那就多吃一点哦!”

说着,又拾起筷子往盘子里夹红烧排骨,但她的眼角却瞄向已经踏进院门的某人,笑得更加灿烂了。

这一次,她夹起的红烧排骨,直接往林明清嘴里去。

瞧着到嘴边的红烧排骨,林明清吓得差点摔倒在地,随后,就僵硬的问道,“丫头,你……你……你要干吗啊?”

看到这一幕,不说林明清,就是连其他人看着,这表情都异常精彩。

这丫头,会不会太过了啊?

毕竟,男女可是授受不亲啊,这么亲密的动作,可是会遭人闲话的啊!

有必要做得这样子吗?

虽然个个有疑惑,心里有异议,但是,此刻,却没有人去反对林月兰这样做。

为了丫头以后的幸福,也为了彻底把那头牛给拉回来,丫头这样牺牲的作为,他们惹了。

不过,他们心里都暗戳戳的想,以后,他们必定要找南小子给算账。

丫头牺牲这么大,怎可让他轻而易举就把人给娶,哦,嫁来了呢。

林月兰笑嫣如花,很是灿烂的道,“当然给明清哥您喂东西吃啊!”

随即,她就小声的提醒道,“配合,配合!”

林明清听罢,整个人都显得麻木了,索性闭着眼睛,嘴巴听行动,很是配合的张开了。

他刚张开嘴,就听到“啪”后一声,有人拍掉东西的声音。

他把眼睛微微张开了一条缝。

呵……

他立即吓了一大跳,然后,一屁股跌坐在地上。

只见,他面前的蒋振南,赤红着眼睛,额头青筋直跳,一脸的愤怒,头上的墨发,就差直接紧竖起来。

林明清一脸的发懵,他结结巴巴的道,“大……大……大将军,你……”他实在问不说,你怎么了。

因为,他也想到了,蒋振南为何愤怒的原因。

蒋振南没有理会他,随后看向林月兰,愤怒顿时变成了柔情,他很是真诚的道歉道,“月儿,我错了!”

林月兰却抬起手,根本就不买账,笑着道,“别,别,大将军,你没错,是我错了!况且,今天你说了太多我错了,我到现在都不知道,你这个大将军,到底错在哪儿?”

“哦,还有,你不是不愿意娶我吗?我现在找到愿意娶我的人,呐,”林月兰说得似乎还不够刺激,指着愿意娶她的林明清,继续说道,“就是明清哥。是不是,明清哥?你呀,一边凉快去,想要做什么就做什么,我林月兰再也不会管你了!”

蒋振南听罢,整个人气得跳了起来,对着林明清就是怒目而视,他厉声的道,“是你愿意娶月儿吗?”

他的手却握向挂在腰部中的大刀,仿佛林明清答一个愿意,就把他劈成八块。

林明清刚要从地上爬起来,没有想到,刹那间又面对这种情况。

显然的,这种威胁性命的情况,很明显的怂了。

他的头摇的如拨浪鼓一样,说道,“不是,不是!”

其他人用手掩面看着不忍直视。

这林明清太不给力,也太怂了吧。

说好的配合呢,被蒋振南这么轻轻一威胁,就给投降了。

林亦为此刻都认为自己丢脸了。

他对着林明清怒吼道,“起来!一个举人老爷,坐在地上,丢脸不丢脸啊!”

林明清也很想起来啊。

可是,面前这个黑面煞星不离开,他根本就没敢起来啊。

蒋振南听到林明清的答案,顿时高兴极了。

他兴奋的对着林月兰说道,“月儿,他不愿意娶你。你还要自欺欺人吗?”

林月兰对着吓倒地的林明清,也是一阵怒目而视。

心里暗骂道,“这明清哥也太没有骨气了吧。就这么一下,就怂了。”

林月兰耸耸肩膀,却毫不在意的说道,“明清哥不愿意娶我,还会有其他男人愿意娶的。我总不能在一颗歪脖子树上吊死不是。”

歪脖子树蒋振南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随后他突然跪下来。

众人包括林月兰顿时跳了一大跳。

“你……你这是在做什么?”林月兰没来由的慌了一下。

蒋振南说道,“月儿,以前是我的错,请你原谅我。”

众人,“……”看来是真的知道错了。

林月兰对于这样的效果,总算暗暗的松了一口气。

在这个时代,她林月兰是很强大,外人看着是无坚不摧。

但是,不管她怎么强大,她的心里还是有小女人一面。

面对心爱男人不肯娶自己的事上,她也是很介意,很委屈的,好不好。

可,好容易再碰上一个他爱她,她也爱他的男人,再怎么样,她也是不肯放弃。

因此,为了以后幸福,她不得不出此下策,逼着人把她给娶了。

呃,现在不是娶了,而是入赘了。

林月兰深吸一口气,冷笑道,“哼,蒋振南,你没有错。错的是我!是我一个女孩子,不该厚着脸皮,向你求娶,还被你拒绝!”

蒋振南脸色顿时变了,他摇头道,“不,月儿。是我一时想差了。”

随即,他脸色变得很慎重的道,“月儿,请你嫁给我吧!”

众人,“……”

这是什么神转折啊?

前一刻,承认错误,后一刻,就直接求娶了!

还直接下跪求娶。

以前,他们从没有听说过,相爱的两个人,会下跪求娶或求嫁另一方的。

然而,林月兰却不买账了。

她自我讽刺的冷笑一声道,“大将军,我林月兰可是克星,传言之中,我可是一个克亲克夫克天下的存在,你确定要娶得是我?”

蒋振南很是认真的说道,“我可是煞星,克母克父克妻,传说之中,小儿啼哭,妇女尖叫的天煞孤星,我们是天生一对,不怕娶你!月儿,你愿意嫁给我蒋振南为妻吗?”

然后,所有人的目光,一会看向蒋振南,一会看向林月兰,之后,就似乎都在紧张着等待着林月兰的答案。

尤其是林德山和张大夫两位老人家。

他们这几年,可是亲眼见证过他们之间的感情成长经历的。

之前,蒋振南钻了牛角尖时,他们一直盼望着蒋振南什么时候把林月兰娶了去。

可现在真听到蒋振南要把林月兰给娶了时,心情啊,那叫一个复杂。

就像林月兰常说,自家的大白菜被猪拱了的那种感觉。

当然了,秋后肯定是要算账的。

只是没有想到,他们听到的却是……

林月兰答道,“我不愿意!”

“啊?”众人很是惊讶林月兰的答案,同时感觉到疑惑和不解。

林德山更是担忧的叫了一声道,“丫头?”

随即,他们就又听到林月兰道,“蒋振南,我之前所说的话,你似乎没有听明白吧?”

“什么?”同样在紧张等待的蒋振南,听到林月兰话后,一时之间也没有反应过来。

林月兰凌厉的道,“蒋振南,是我给你的选择,是选择嫁,还是不嫁?”

“呃?”众人顿时明白过来了。

蒋振南也同样明白过来。

随即,他就激动带着兴奋的说道,“嫁,我当然嫁!只要是与月儿结为夫妇,娶与嫁,又有何区别?”

感情是让蒋振南嫁给林月兰啊。

虽有入赘之疑,会惹来他人说闲话。

但是,是有煞星之称的战神大将军入赘嫁与固国公主,有谁敢说闲话?

就如林月兰所言,她的男人是大将军,有谁说闲话,那让他上战场上试试?看一看,到底是谁没用?

既然蒋振南已经解开了心结,林月兰也算是彻底放下心来了。

她与蒋振南之间,谁娶谁嫁,实际上都无所谓。

但是,蒋振南也就一座镇国将军府而已,且府里也没有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根本就不用她操心。

可她林家苑乃至整个桃源村,都得让她操心,所以,还是觉得蒋振南嫁给她比较稳妥些。

林月兰笑着道,“既然你已经答应嫁给我,那爷爷师祖,这成亲的日子,就有你们来选定吧。”

谁知,林德山却摇了摇头道,“丫头,当初你们的婚约是由圣上所赐,这成亲日子也有陛下所定。不过,我们会选几个日子作为参考,参交给圣上,有圣上那边裁定!”

林月兰没有回答,蒋振南顿时高兴的说道,“谢谢爷爷!”

林德山却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恶狠狠的说道,“现在想要嫁我家丫头了,哼,哪有这么简单的事?”

蒋振南,“……”所以,是他自己作的,不能怪别人,成为拦路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