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妻当夫,夫当妻/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哈哈……”

皇宫御书房中,传来了一阵愉悦的大笑声。

此刻的皇宫,手中正看着一封信函。

张公公瞧着,立马上前询问道,“陛下,瞧您龙颜大悦,是有什么高兴的事儿吗?”

宇文珑焱说道,“两年时间了,朕的蒋爱卿和朕的义女,终于要成婚了!”

“啊?”张公公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但片刻之后,他立刻反应过来,他也跟着高兴起来,再确认道,“陛下,您的意思是大将军终于肯娶固国公主了吗?”

但张公公却看到的是陛下摇脑袋,这下了脑子就转不过弯来了,疑惑的道,“陛下,难道不是?”

这不可能吧?

既然陛下说大将军和固国公主要成亲了,不就是说大将军要娶固国公主吗?

怎么却被陛下否定了呢?

很快他就得到了答案。

宇文珑焱笑着说道,“张公公,你可错了。不是大将军娶,而是大将军嫁!”

“啊?”张公公顿时发愣了,“大将军嫁给固国公主?”

“没错!”宇文珑焱点头道。“呵呵,朕这义女,所做的每一件事,都惊天动地的,竟然连成亲这事也不意外!”

如果只是普通人家,是嫁是娶,有谁会去关心。

但是,现在要成亲的一个是手掌兵权的镇国大将军,一个是位高权重的我朝第一公主。

他们两个人的结合,本来就已经受万众瞩目了。

可,如果传出有煞星之名的战神大将军嫁给固国公主林月兰,肯定会让人惊掉一地下巴的。

因为,他们这样的嫁娶,可是没有人想过的。

按着正常人的想法,男娶女,天经地义。

女娶男,要不就是女方家有权有势,需要一个男人来传宗接代,所以这男人,除了是真真爱,否则,绝不能是有权有势的男人。

因为有权有势的男人,已经把女人娶回家了,根本就不可能成为别人笑柄,做女方的上门女婿。

女娶男的那些男人,要不就是些没出息的男人,要不就是那些有野心的男人,想要借助女人权势,让自己一步登天,然后,可以脚踹女方。

但无论哪一种,蒋振南这个大将军怎么就选择了嫁呢?

张公公心里一刹间,有些痛心疾首。

陛下斜眼瞧过去,看到张公公的表情,有些好笑的道,“张公公,你这是什么表情啊?”

张公公有些遗憾的道,“陛下,大将军怎么能嫁呢?男人嫁女人,也就只有那些没有出息的男人,才会这样做啊!可是,大将军他,他可是我朝堂堂一国大将军,岂可嫁啊?”

陛下听罢,却摇了摇头道,“张公公,那你怎么不想想固国公主是怎么样的一个女人啊?”

被陛下一提固国公主,张公公瞬间有些傻眼了。

“固国公主她……她……”张公公她了几次,都无法用词去评价林月兰。

宇文珑焱笑着道,“说不出来吧!”

张公公跪下来,道,“陛下,老奴惶恐!”

宇文珑焱摇了摇头道,“起来吧。你说不出来,也没有什么罪!”

“谢陛下!”张公公起身道。

“唉!”宇文珑焱轻叹了一声道,“固国公主的行事,一直都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蒋爱卿因为固国公主两年前昏迷一事,导致他心里受了很大震动,自以为是他天煞孤星的命格,害了丫头,所以,他心里过不去这个砍。一直不敢娶丫头。”

说到这里,他又觉得好笑的道,“这一次也不知道丫头做了什么,竟然让蒋爱卿这头倔牛,给拉回来了。”

张公公顿时好奇的问道,“陛下,此话何意?”

宇文珑焱笑着道,“如果朕没有猜测错的话,蒋爱卿把事情想通了之后,肯定向丫头求娶了。但是,以丫头那性格,肯定不会嫁了。既然不会嫁,那就只能娶了!”

“啊?”张公公更加疑惑了,“可是,大将军和固国公主两人不是很相爱的吗?就算大将军一时之间,有些事没有想通,不敢娶,可是之后不是想通了吗?为何固国公主要以这样的方式来,呃,侮辱大将军?”

一个大将军去做上门夫婿,可是会被天下人嘲笑的啊?

张公公一说完这话,宇文珑焱脸色一厉,他严肃的道,“张公公,你认为大将军嫁给固国公主是在侮辱他吗?”

张公公被这么一问,不知如何回答,他道,“这……”

难道不是吗?

毕竟,女嫁男,是天经地义;可男嫁女,就是说明男人没有本事,才会嫁人女人的。

虽然固国公主是很厉害,那只是在处理后勤一事上。

但比起战场上的大将军,还是稍逊一点点啊。

所以,不管怎么说,也应该是固国公主嫁给大将军,才是天经地义啊。

宇文珑焱瞧着张公公的表情,就知就他的想法。

他摇了摇头笑道,“你呀,没有爱过,自然不知道爱的真情实意。实际上,两个相爱之人,根本就无所谓谁嫁谁娶,只要能结成夫妻,以后成双成对的安安稳稳过一辈子就行了。所以,又何必去计较谁嫁谁娶了,不是吗?”

张公公点头道,“陛下所说极是。可是老奴还是有些不明白。既然两人相爱,不介意谁嫁谁娶,那为何是大将军所嫁呢?”

宇文珑焱严肃的问道,“张公公,你还记得大将军和固国公主传言之中,是什么命格吗?”

张公公想了想,说道,“记得。传言之中,大将军是天煞孤星之命,从生下来就克母克父还有可能克妻,而固国公主,也有传言,说被一个道士批为克夫命格。”

宇文珑焱道,“喏。这不就是了。一个大将军,一个固国公主,一个克妻,一个克夫,而且他们两个是不是极其相配?”

“是的。”张公公毫不犹豫的答道。

“但是,大将军这两年不敢娶固国公主的主要原因,”宇文珑焱解释道,“不过,丫头却想了一个破解之法。”

“破解之法?”张公公脑子里都成一团糊了,越来越不明白。

宇文珑焱说道,“妻当夫,夫当妻!”

“妻当夫,夫当妻?”张公公嘴里念叨了一遍,随即眼睛一亮,笑着说道,“高,高,实在是高!固国公主果然聪明!”

“两年前,固国公主的昏迷,让大将军一直认定是自己命里克妻所克,所以,才一直不愿意娶固国公主,”张公公想通了一般说道,“但现在反过来了,如果他嫁给固国公主的话,按着我朝风俗,那么他个夫君新郎,就变成了新娘。新郎变新娘,新娘成新郎,他们角色的转换,那他们之间命格自然就发生变化,所谓的克夫克妻,不就是没有这种说法吗?”

看着明白过来的张公公,宇文珑焱顿时大笑起来,“哈哈,张公公,你总算不是太笨哦!”

张公公应道,“老奴愚钝!”

宇文珑焱拿着信函再看了看,说道,“林老弟说给他们两个选了几个黄道吉日,让朕再让钦天监看看,哪个日子最好!”

张公公说道,“是应该的!大将军和固国公主成婚,可是我朝的一件大事儿,必须隆重!”

说到这里,他心里很是欣慰的道,“大将军和固国公主总算有情人终成眷属了。”

宇文珑焱听罢,心里却有一种惆怅。

虽基于各方面原因,宇文珑焱收林月兰为义女,但是,其主要原因,他这个皇帝还真是疼爱林月兰。

几年间的相处,宇文珑焱之间的父女之情,不是亲父女,甚于亲父女。

在朝廷之上,宇文珑焱和蒋振南给林月兰保驾护航,让林月兰想要做一切,都可以安心去做,没有任何后顾之忧!

在后面,林月兰给宇文珑焱出谋划策,给他提出了很多意义的建设性建议,让龙宴国蓬勃发展,兵强马壮,百姓富足安康!

他们之间的利益,是其建立在他们感情里。

如果,宇文珑焱利用君主权利,对林月兰威胁,或者做了让林月兰能以容忍之事,林月兰肯定不会买账。

还有如果宇文珑焱是个心胸狭窄,极度自私自利的糊涂昏君,林月兰更加不予理会。

但是,宇文珑焱是个好皇帝,好君主。否则,也不会在力排众议之下,给以蒋振南镇国大将军位置,而在蒋振南取得赫赫功绩之时,也没有听信那些说蒋振南功高震主的谗言,而成了蒋振南在前方战斗的最有力后方保障。

所以,在宇文珑焱表示说,想要成为千古帝君时,林月兰也没有拒绝帮忙。

这两年来,他们培养之间的父女之情则是越来越深啊。

因此,宇文珑焱听到林月兰和蒋振南终于要成亲了,就有一种女儿要出嫁的惆怅感。

任哪个做父亲的,听到女儿要出嫁,心里都不好受吧。

“这丫头大了,就要成家了啊!”宇文珑焱感叹一声道。

张公公在一边偷笑,然后道,“陛下,您应该想,公主她啊,是娶,不是嫁,心里应该不会难受了吧!”

宇文珑焱顿时乐道,“你呀,这是把话说到朕的心坎里去了。”说到这,他停顿了一下,随即又乐了道,“说起来,朕真想看看蒋爱卿出嫁的样子。”

龙宴王朝的风俗,就是如果男嫁女的话,那就如女人出嫁一样,穿着红色礼服,头带喜帕,坐着花轿到女人家。

张公公听着陛下这么一说,也不由的笑了起来,他道,“是啊,那一定很精彩,很有趣!”毕竟,一个大将军出嫁,可真是历史头一遭啊。

宇文珑焱也想到了那个样子,脸上更加乐了。

随后,他就吩咐张公公道,“去传钦天监过来!”

张公公恭敬的应道,“是,陛下!”

片刻之后,钦天监就过来了。

宇文珑焱给他递了几个日子,对着钦天监说道,“钦天监,你来算算这几个日子,看看哪个日子是嫁娶最好日子?”

钦天监听罢,显然吃了一惊。

因为在之前,他从没有听说过,皇宫之中,哪位皇子皇孙或公主要娶要嫁的,现在陛下突然要他算日子,他一时之间,反应不过来啊。

钦天监从张公公手中接过陛下写下的几个日子,看了看,有些疑惑的道,“陛下,这是谁要成亲啊?”

宇文珑焱淡淡的说道,“哦,是固国公主和大将军!”

“什么?”钦天监再次吃了一惊。

宇文珑焱挑了挑眉头,问道,“有这么吃惊吗?”

钦天监顿时惊醒过来,迅速的点了点头道,“回陛下,微臣是有些吃惊的!”

毕竟,蒋振南和林月兰两人订婚已经过去两年多的时间。

两年已过,林月兰也早已经过了及笄之年,快迈向十七岁了。

可对于他们成亲之事,却没有任何消息。

朝廷内大臣心里都很是疑惑,且更加怀疑。

怀疑蒋振南和林月兰这对相爱的金童玉女,是不是闹掰了,否则,两个都上年纪的人了,怎么还不想着成亲,结为正式夫妻。

当然了,有些大臣私底还是有些小心思。

这些有小心思的大臣,差不多都是有适龄儿子,孙子,更或许适龄女儿孙女的,很显然是想打林月兰和蒋振南的主意。

林月兰是固国公主不说,权势滔天,手中更是有钱。有权有势又有钱的人,谁不想巴结,更是想要把这一切归结到自己手中。

当然了,这事,他们不敢光明正大的说出来,做出来,只是派了这些子孙,打扮亮亮的,然后,与林月兰来个巧遇。

而林月兰最常去的地方,除了你来我往客栈,还有林氏医院。

所以,只要常去这两个地方晃悠,必定能与林月兰遇上。

当然了,他们不能做得太明显。

林月兰可是个人精,故意去寻找,目的性太大,那惹着林月兰心烦,那就麻烦。

要知道,林月兰在京城可是出名的睚眦必报。

但是,却这些地方消费,林月兰总不能说什么吧。

更或许,她一眼看中这些男色,然后,就与蒋振南解除了未婚关系,那就再好不过了。

再加上林月兰长得天香国色,倾城倾国,任何一个男人见了,都会心动不已。

娶上这样一个钱权势外加美貌才华集一身的女人,可不就是男人的梦想嘛。

为此,这两年间,这些有心思的人,一直在不懈努力着。

可林月兰是谁啊,对于这些有明显目的性的男人,能瞧上吗?

当然不能。

林月兰对于这些人,凡是来消费的,她只会当过客人,但却绝对不会出卖色相而为。

至于蒋振南那一边,有着同样的遭遇。

自从蒋振南拿下面具之后,看到他并不是传说中的凶神恶煞模样,相反,而是俊貌非凡,让很多千金小姐,也是一见倾心,再说,蒋振南是圣上亲封的镇国大将军,后院更没有什么乱七八糟的女人,这样一嫁过去,就不用面对这些糟粕事,而且还是大将军唯一夫人,将军府内院的主母,这样巨大诱惑之下,谁还记得蒋振南天煞孤星之命。

再说如果蒋振南真的是命中克妻的话,那与他订婚两年的固国公主林月兰,为何一直平安无事。

相反,固国公主明显过得越来越好的模样。

因此,这些千金小姐,只要大将军出现的地方,都会来了偶遇什么的。

比如,不小心在蒋振南面前丢了手绢,希望蒋振南把手绢捡起还给她,或不小心摔倒了,然后倒在他的身上等等各种接近的法子。

然而,蒋振南就如一个木头人一般,对这些视而不见。

谁的手绢丢了,他没有看见,直接经过;哪个女人在他跟前摔倒,他径直给躲开了,让女人自己摔倒地上,或者摔倒时,被他的属下给接住了,等等,总之,没有一个女人成功。

这些人虽没有成功过,但是也没有听说过蒋振南与林月兰成亲的消息,很多人都迷惑不已。

现在,钦天监乍然听到大将军与固国公主之间,即将成亲,着实惊讶了一翻。

宇文珑焱却没有理会钦天监的惊讶,再给钦天监一本帖子,说道,“这是他们两个人的生辰八字,你务必尽快给他们选定一个最佳黄道吉日,白,朕再昭告天下!”

钦天监领命道,“是,陛下!”

林家苑

林家苑的下人很是无奈的看着站在门口的蒋振南,传达着命令道,“大将军,你别为难我们这些下了,我先回去吧!”

蒋振南冷冷的说道,“你们不让我进去找月儿,我就不回去!”

下人道,“大将军,不是我们不让你去找主子的,而是老爷子有令,说你们既然决定成婚,那么从现在开始,一直到成婚之日,你们都不能见面。”

蒋振南很是疑惑的道,“为什么?”

下人说道,“老爷子说,这是风俗。新娘新郎在成亲之前不能再见面,否则,会不吉利的。”

说到这,下人想了想又说道,“大将军,你还是回去吧。这不,你和我家主子就要成亲了,难道你不要回去准备成事宜吗?”

蒋振南想了想,说道,“你说的是!”

下人,“……”这话他好像说了好多次,怎么就这次听进去了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