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大将军受到的惩罚!/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下人正在思索着,这一次大将军怎么听得进去他的话之时,不想,一道人影从他眼前一闪而过。

等他反应过来,哪看到蒋振南的身影。

这个下人顿时有些傻愣了。

这大将军是进去了吗?

他心里很是狐疑。

实在蒋振南的动作很快,一眨眼就看不到人影,所以,他也分不清,大将军是离开了呢,还是直接进来了。

“喂,小头叔叔,你在发什么呆啊?”墙头上的小绿看着这傻不愣饥的模样,实在有些看不过眼去了,他提醒道,“那位已经进去了,你还去追。把人放进去了,可是要挨爷爷训的。”

这小头叔叔听罢,才终于确定,这大将军真的跑进林家苑去了。

他心里大呼一声,“狡猾!”

随即就关上大门,跑到里头找人去了。

如果被两位老爷子知道他已经把人给放出去了,那么,如小主子所说,他必定会挨训的啊。

被训还不说,很有可能在年底时,会扣年底奖金的。

年底奖金,那可是一大笔钱,就因为他一个疏忽,而被扣了,那多不值啊。

所以,现在他必须赶回去,先把人找到,然后,再把人给请出去。

呵呵,相信老爷子也不会扣他的奖金了。

坐在墙头上,看着匆匆忙忙跑去找人的下人,小绿撇了撇嘴,说道,“既然已经被放进去了,要出来可就难了。所以,你的年底奖金是扣定了。”

如小绿所言,这位小头叔叔还真难找人。

因为林家苑太大了啊,房子又多,只要大将军随便走进哪个房间,他也找不到人啊。

不过,大将军既然是来找主子的,那么很显然,肯定朝着主子的房房间而去。

可是,让他去主子的房间找人,似乎,呃,有点悬啊。

但是,这位小头叔叔咬了咬牙,暗道,“为了年底不被扣奖金,他得拼了。”

想到这,小头叔叔就改变了方向,往林月兰的房间方向而去。

到了林月兰房间,站在门前,又踱着脚步不断徘徊。

他不知道现在要不要去敲门啊。

万一此刻大将军没来,而主子在休息,他过来敲门找人,那多奇怪啊。

可是,不敲门吧,又万一大将军就在里面呢,那他年底奖金就全没了。

小头叔叔心里挣扎了几下,一咬牙,决定为了年底将军,赌一把。

随即,他就伸手敲了敲林月兰的屋子。

里正传来一阵清脆的女声问道,“谁呀?”

小头叔叔说道,“主子,是我,小头。”

林月兰听罢,先是“哦”了一声,随后问道,“有事吗?”

小头叔叔问道,“主子,大将军在屋里吗?老主子在找他呢?”

“他没在!”林月兰淡淡的说道,随即她又问道,“小头叔叔,爷爷找他有事吗?”

屋中,林月兰和蒋振南相对而坐,手执一只小杯盏。

听着外面传进来的声音,两人同时挑了挑眉梢,随即相视而笑。

在外面问大将军在不在屋子里时,蒋振南揖手做了一个拜托的手势,就是拜托林月兰不要告知外面的人,他就在屋子中。

林月兰感觉很是好笑,但还是如蒋振南所愿,直接回答,人没在。

然后,问道,小头叔叔找他什么事。

小头叔叔硬着头皮,假传命令应道,“主子,是老主子说要找大将军商量一下成婚事宜。”

林月兰再次“哦”了一声后,随即调皮的说道,“他说他真没在,你去别的地方再找一找吧!”

这位小头叔叔听罢,一时之间倒是没有反应过来。

随即,就离开了,真的打算去别的地方寻过来。

等他下楼后,他把手往头上一拍,醒悟大呼道,“主子,你为何要骗我啊?”

他说他真没在,这不就是说他此刻就在屋中嘛。

反应过来的小头叔叔直接在原地打转,嘴里不断的念叨着道,“这下子遭了,可怎么办啊?我怎么向老爷子交代啊?这下子年底奖金是扣定了。可怜我的一年奖金五两银子了,就要与我失之交臂了啊。”他很是痛心疾首的呼道。

“喂,小头叔叔,你这是在干吗?练习打转吗?”这时小绿又溜到了他的身边,似乎很是好奇的问道,“不然,你怎么一直在这打转呢?”

小头叔叔听罢,有些尴尬的笑了笑道,“没,没!”

小绿瞧着他那紧张的神情模样,很是疑惑的道,“你没在打转啊。那你在干吗啊?不过,瞧着你这紧张的模样,是出什么事了吗?”

小头叔叔看着古灵精怪的小绿,眼底顿时迸发出一道精光。

随即,他笑着问道,“小主子,你可以帮我一个忙吗?”

小绿没有立即答应,而是说道,“小头叔叔,要我帮忙是可以哒。但那要看是什么忙了啊。”

小头叔叔说道,“是这样的啊,小主子。那老主子不是不让大将军进林家苑嘛。可我守护不力,还是让大将军进来。这不,这会儿,大将军就在主子的屋子中,小主子,你能否去主子屋中,把大将军请出来啊。”

小绿听罢,却更加好奇了,他笑眯眯的问道,“小头叔叔,那姐姐在屋中吗?”

小头叔叔脸皮一僵,随后就说道,“在的。”

“那你方才去姐姐屋中找人时,姐姐可怎么说的?”小绿再问道。

小头叔叔脸一红,有些结巴的说道,“主子说,大……大将军,他……他不在……”

小绿眼皮一翻,说道,“这不就得了。既然姐姐说不在,那就不在喽。那你让我去找做什么啊。”

说着,小绿就要转身离开了。

小头叔叔立即把小绿的手臂抓住,小绿疑惑的问道,“你又要干吗?”

小头叔叔讨好般的解释道,“小主子,你先别走啊。我很肯定大将军就在主子的屋子的。”

小绿拧了拧小眉头,很是疑惑的道,“这话怎么说?难道你从屋子中传出大将军的声音了吗?否则,怎么去确定?”

小头叔叔摇了摇头,接着就很肯定的说道,“因为我刚才去找人时,主子告诉我,说,他说他不在!”

“啊?”小绿了有些懵了,“他说他不在?这不就是在嘛。”

小头叔叔两手一拍,急切的说道,“对啊。大将军既然在主子屋子中,可很显然主子在维护大将军,我在去找人,主子肯定还说他不在。所以,”

说到这里,他很是讨好般的说道,“小主子,小头叔叔的年底奖金就拜托你了,你看能不能想办法,请在大将军出来,再请大将军出林家苑啊?”

小绿听罢,一只肥呼呼的小手托着下巴,小脑袋以45度仰天,大大的眼睛微微眯了眯,做出一副高冷的思考状。

小头叔叔看着小绿这副模样,心里那个紧张啊。

他心里可是在不断的祈祷着小绿能想出办法帮他。

但片刻之后……

小绿放下动作,对着小头叔叔摇了摇头道,“小头叔叔,不行。我没法让大将军从姐姐屋子中走出来。”

听着小绿如此一说,小头叔叔的脸上顿时布满失望。

他的心底在一次大呼,我的年底大奖金啊。

“不过,我建议你现在去告诉爷爷,”小绿很是诚恳的建议道,“因为,整个林家苑,也就只有爷爷,和师祖父才能把大将军从主子屋子中给‘请’出来。”

小头叔叔的表情,显得更加激动与绝望,片刻后,有一种生无可恋的表情,点头说道,“好吧。我去请老主子!”

大将军已经被他无意之中放进来了,就如小绿所说,除了两位老爷子,其他人,可没办法,把蒋振南从主子屋子中请出来。

而之前老爷子可是严肃命令,一定不能再把大将军给放进来。

林月兰屋子中。

听着外面离开的脚步声,蒋振南立马放下手中的杯子,表情很是委屈的看向林月兰,说道,“月儿,爷爷他们真是太过分了。我都三天没有见到你了,他们现在还在打算阻止我来见你啊。”

林月兰冷笑一声道,“这能怪谁,还不就是你自己作的!”

蒋振南更加委屈了,他又说道,“可是月儿,我已经知道错了啊!爷爷,他们不能这么对待我啊。让我在成亲之前不能见你,那不是比杀了我还痛苦呢。我们的成亲日子,可还没有定下来呢。如果定个三个月半年后,那我不三月半载不能见上你一见啊。那太难受了啊。”

林月兰听罢,却没有一点同情心。

她嘲弄般的笑着说道,“呵呵,你现在知道错了,后悔了?那你当初干吗去了啊?一个人在那钻啊钻的,那牛角尖好钻吗?”

蒋振南很诚实的摇了摇头道,“不好钻!所以,我现在后悔了。”说到这,他很是认真的看向林月兰,眸光之中带着懊悔、温柔和深情,继续说道,“如果我早钻出来,我们现在已经是夫妻了!”

说着,伸出他宽大厚实的手,去握着林月兰纤细又嫩白的小手。

林月兰现在幸灾乐祸般的笑着道,“所以,现在你得为你的错误,接受给你的惩罚!”

蒋振南瞧着笑嫣如花的林月兰,有些无奈又宠腻的唤道,“月儿……”声音拉长,细腻又温柔!

“可这种惩罚是不是太痛苦了啊。别说几个月见不着,就是你一天见不着你,就隔了三秋啊。”蒋振南赶紧说道。

林月兰翻了一个白眼,无语的道,“哪有这么多啊!也就仅仅一日而已罢了。”

“可老话不是说,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嘛!”蒋振南现在毫不害臊的说道,“如果我们别说三个月半年不见,就是三日不见,就如隔了九个秋啊。”

林月兰更加无语了。

她实在不知道,这蒋振南到底是从哪里,又人什么时候学会的,这甜言蜜语张口就来了,真是又好气又好笑。

不过,此刻的林月兰却根本不买账,她抬了手摆了摆说道,“行了,你也不用说了。不过,”

她清澈的双眸亮亮的盯向蒋振南,眼底还有一丝狡黠,她说道,“小头叔叔已经知道你在我这了。我想不稍片刻,爷爷就会过来敲门了。我想,你现在最应该做的是,是不是应该找个地方,去哪里躲一躲啊?”

被林月兰提醒这事,蒋振南冷峻之中带着柔和与温情的神色,顿时一僵,显然也想到了这一茬。

不过,他很快可怜巴巴的看向林月兰,说道,“月儿,这个,这个,你要帮我向爷爷求求情啊。我都已经知道错了,不要在这么惩罚我吧?”

林家苑里,不仅里两位老爷子想要跟他秋后算账,就是其他人,也暗戳戳的想要跟他来个秋后算账。

当然,其他人不敢明目张胆,但却只会全力配合家里的两位老爷子。

因此,既然他与林月兰的亲事,已经成事了。

那么,自然的,之前,他的所作所为,让两位老爷子很是生气,现在,就是他们生气发泄的时候了。

所以,在他答应嫁给林月兰那一刻起,两位老爷子回到林家苑后,立刻发布命令,严禁蒋振南这个姑爷踏进林家苑一步,而且严防姑爷见到主子,既然要决定成婚,那么在成婚之前,新娘和新郎,都不得见面,美名其曰,在成亲之前见面,那就是不吉利。

所以,为了吉利,他们两人坚决不准见面。

上面有命令,下面当然严格执行!

为此,林家苑上上下下,严重防守着蒋振南进入林家苑。

即使林月兰这个主子要出去,那么外面的这些下人护卫,必须要想办法隔绝两人见面。

就这么一弄,让蒋振南苦不堪言啊,但是,却无奈不能做什么。

那就只能想方设法的,做贼一样,偷溜进林家苑。

进了林家苑也还没有用啊。

还得必须知道,林月兰的行踪啊。

现在林家苑上下防他如防贼一样,谁会告诉他,林月兰的行踪啊。

所以,一切还得靠自己。

外人看着,都牙疼呢,但却乐在一旁看戏呢。

谁姑爷之前一直让主子受委屈来着。

现在就必须狠狠的罚一罚!

蒋振南想到这个,深深吸了一口气,随后就安危自己,这一切都是他自己作的,他怪不得任何人,任打何骂,他都愿意受着。

可是,却让他见不着林月兰,这太……太过了吧?

但是,又得咬牙承受着。

蒋振南在用可怜的眼神看向林月兰,道,“月儿,难道你就真的忍心,让我们二人,两三个月,甚至半年不见上一面?”

林月兰却轻笑着淡淡的道,“二三个月,半年见不上一面,又怎么了?不是很正常的吗?”

蒋振南,“……”

月儿生气了,与两位老爷子,站在统一战线了。

不过,他真的有些不甘心啊。

正待他想说什么时,外面就传来一阵敲门声音。

林月兰问道,“谁啊?”

“丫头,是我!”林德山的声音。

一听到林德山的声音,蒋振南顿时吓了一跳,随即就四处观望,伺机找好地方,万一林德山进来,他也好躲一躲。

林月兰看罢,直接捂嘴偷笑。

现在的南大哥,见到他爷爷,就像老鼠见到猫一般,见到就躲。

林月兰清了清嗓子,问道,“爷爷,有事吗?”

外面的林德山说道,“丫头,是这样的。你和南小子的成亲日子,我选了几个,现在拿起来,让你看一下。”

蒋振南听罢,一溜烟就跑到屏风后面躲去了。

林月兰再次轻笑了笑,随后,就跑去开门。

一打开门,就看到除了林德山之外,还有另两个人小头叔叔及小绿。

小头叔叔眼神闪烁,头颅看向地面,而小绿呢,手中拿着一串冰糖葫芦,巴砸巴砸的吃起来,吃得可有味了。

林月兰打开房门时,就只听到他吃冰糖葫芦的声音。

看到林月兰开了门,小绿咧嘴一笑,嘴角都还留有红汁,脆声声的喊道,“姐姐!”

林月兰看罢,顿时有些无奈的道,“小绿,让你少吃这些甜的东西。这些甜东西,可都会损坏牙齿的。”

小绿虽不是人,但是,却爱吃甜食,尤其爱吃这种酸酸甜甜的冰糖葫芦。

小绿的牙齿实际上,就是他植物纤维组织组成,这些糖的甜度虽不致于破坏,但是长时间下去,就有可能会受到损害的,要恢复,肯定得要一定时间。

林月兰一训完,小绿看着手中的两串冰糖葫芦,有些委屈的说道,“可是姐姐,我爱吃啊。一天不吃,我就难受!”

看到小绿脸上难受的表情,顿时心疼不已。

他立即弯下腰,轻声的哄道,“哦,小绿,不哭不哭哦,你要吃,就吃吧!”

随即,他的目光看向林月兰数落道,“小绿还小,爱吃甜的,很正常,干嘛限制啊。瞧瞧,小绿难受的样子,看着爷爷我真是心疼极了。”

林月兰,“……”

自从小绿出现后,她在爷爷心中的地位,那是直线下降啊。

“可是爷爷……”林月兰想说,吃多了糖不好的。

随即却被爷爷打断了,“没什么可事的。我家宝贝孙子想吃糖就吃。”

这是无底线宠溺了吧。

“爷爷,”林月兰无奈的叫道,“小孩子过度宠爱,不好的。”

林德山霸气的说道,“我孙子不宠宠谁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