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反复认错!/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因为小绿吃冰糖葫芦被林月兰训斥,而心疼小绿的林德山则把林月兰给说了一顿,立即让林月兰很无语。

这是有了小的,不要大的了!

林月兰有些无语又无奈的道,“爷爷,小孩子不能过度宠溺的,否则,会把他给宠坏的。”

林德山立即很是霸气的道,“哼,我自己的孙子,爱怎么宠就怎么宠,就算把他宠坏又怎么样,不偷不抢不杀人放火,谁敢说一个‘坏’字。”

这一下子林月兰是直接翻白眼了。

得了,看来小绿真是要被他们给宠坏了。

林德山说完这些后,或许怕林月兰又会把小绿给说了,赶紧就弯身把小绿抱起来就走。

至于要找的人,呃,瞬间抛出脑后。

在小绿被林德山抱走前,小绿与林月兰互眨了双眼,眼底的意思不言而喻。

小头叔叔看着抱着孩子远去的老爷子,瞬间傻愣了。

老爷子,不进去找人了?

怎么会这样?

小头叔叔看着他们的背影,张了张嘴,不过,眼角瞄到旁边主子的那似笑非笑的目光之时,最终没有提醒老爷子,姑爷还在主子房中的事实。

“小头叔叔,你还有事吗?”林月兰似笑非笑的看着小头叔叔问道。

这意思就是说,大家都走了,你怎么还不走?

小头叔叔抓了抓额前的头发,最后只得无奈的笑了笑道,“没事,没事,那主子,我走了啊!”

林月兰淡淡的“嗯”了一声后,就直接赶人道,“走吧,走吧!”

等所有人离开之后,林月兰重新走回房间,而此刻,蒋振南却从屏风后面走出来,已经坐到桌子前了。

林月兰双手叠加,下巴靠在上面,说道,“大将军,本公主今天为了你,可是与小绿来了一出双黄记了。你以后可要记得感谢小绿啊!”

蒋振南笑着应道,“那是当然了!”

他虽躲在房间之中,可是对于外面的一切一举一动一目了然。

当然清楚,林月兰为了打发小绿,暗中与小绿配合,一唱一和,把爷爷给忽悠过去了。

只是,蒋振南很是狐疑的道,“月儿,爷爷真这么好打发?”

小绿与林月兰的性子,爷爷再了解不过,怎么可能因为林月兰限制小绿吃糖,就这么生气的就把人抱走离开了?

林月兰笑着反问道,“你以为呢?难道你以为爷爷真是这么好打发,把找你之事给忘记了?”

蒋振南心神一振,顿时醒悟道,“你是说爷爷是睁一眼,闭一眼?”

林月兰点头道,“那是当然!”

到了楼下的林德山,看着眼光灼灼的小绿,一脸无奈的刮了一下他的小鼻子,笑眯眯的道,“你这个机灵鬼!”

小绿假装不明白笑嘻嘻的道,“爷爷,我一直就是机灵鬼啊。”

林德山哼笑道,“哼,你以为我真不知道你和你姐姐两人在唱双黄呢?”

小绿也醒悟道,“哦,原来爷爷看出来了啊!”

林德山觉得好笑道,“哦,就你人精,爷爷就王母吗?真让他们几天不相见啊?”

小绿顿时笑嘻嘻的道,“哦,我还以为,就我人精,原来最大的人精,就是爷爷啊!”

听到小绿说他是最大人精,林德山顿时有些无语了。

他只是想要惩罚惩罚南小子,让他前段时间让丫头受尽了委屈。

可是,他倒没有真想着棒打鸳鸯,让他们真的这么长时间见不上面啊。

方才,那南小子肯定是在丫头屋中。

不过,这么长时间了,也是该让丫头跟南小子联络联络一下感情。

这感情不联络,时间久了,可是会生疏的啊!

小头叔叔听着他们爷孙俩的对话,整个脑袋在冒星星,但很快他就反应来,谄媚般的向林德山问道,“老爷子,那我的年底奖金就不扣了吧?”

既然他们都有心成全主子和姑爷,那他这个无意之中把人放进来的下人,也就没有什么过错了,不是吗?

可林德山对着他厉声一唬,随即又笑嘻嘻的说道,“小头啊,老头子我下了命令,一定要严防蒋振南这个小子溜进来找丫头。可是,却因为你的疏忽,还是把南小子放进来了,翻了这么严重的错误,你觉得你不应该扣年底奖金吗?”

小头听罢,脸色一白,随即他辩解道,“老爷子,可是方才你们明明说,故意让……”他实在不好说出口啊。

林德山脸色一厉,说道,“那不一回事。”

小头对于要扣掉年底奖金一事,仍然有不甘心,他促然说道,“可是,老爷子,你也没有见到姑爷进来啊?还有,你不是没有见到姑爷吗?那就表示他没有进来,不是吗?”

这……

林德山和小绿相互对视一眼。

这好像确实如此啊。

小头看着两人表情,也立即精神了,他高兴的说道,“我说的是吧,老主子,小主子,我们谁也没有见到姑爷来找主子了,是不是代表姑爷他根本就没有进来,不是吗?”

林德山微微眯了一下双眸,眼底精光一闪,随即又笑眯眯的说道,“小头,你所说确实有道理。不过,你还有一件事,让你去做。你做得好,老主子我不介不会扣你年底奖金,反而,会让你的年底奖金翻倍。”

小头一听,精神变得更加振奋了。

他撸起袖子,有一种蠢蠢欲动的感觉,他激动又高兴的说道,“老主子,您请说,相信我一定会办好的。”

林德山说道,“这样吧。你去把大将军找出来,不管他在何处,只要把人请到林家苑门口即可,那么年底时,你的年底奖金就会翻倍。”说到这里,他话锋一转,继续说道,“但是如果你没有找出来,那么,你不但得不到双倍年底奖金,反而要把你的年底奖金全部扣除!”

说完,林德山拍了拍他的肩膀,以示鼓励一般,就离开了。

小绿在离开时,也同样的拍了拍小头的头,脆声脆气的说道,“小头叔叔,你要加油哦!”

随后,就留下站在原地,欲哭无泪的小头叔叔!

他流下两条面宽泪,伸出尔康手,说道,“老主子,我做不到啊!”

但留给他的,却是一大一小远去的背影。

周围经过的人,无一不是对这小头叔叔露出同情眼神,拘一把同情之泪。

谁让这小头叔叔运气不好,没有把人给彻底拦住呢?这不,惨痛代价啊。

最后小头叔叔暗自伤心了片刻后,头一扬,很是傲然的说道,“要扣就扣吧!”反正,他现在是不敢去打扰自家主子和未来姑爷谈情说爱,那是会被遭雷霹的。

但事实却不是如小头叔叔所想,楼上面两个确实在谈情说爱,情话绵绵,肉麻不已。

蒋振南握着林月兰的手,平时犀利的眼神不见了,眼睛睫毛一眨一眨的,眼底眸光之中,泛着温柔的光芒,他柔情的说道,“月儿,我们就差皇宫那边陛下给定下日子,我们就可以成亲了。以后,我们就成了真正的夫妻。你成了我的妻,我成了你的夫,以后,我们就可以携手并肩,一起走向未来了。”

林月兰此刻,也很是动容。

从末世穿越到现在,已过四年多,陪伴在她身边的人,除了小绿,就是蒋振南陪在她身边最长时间了。

蒋振南从见到她第一面起的冷酷与凌厉,到现在对她的执着爱慕与深情,他们从相识相知到相爱,也是经历过的过程,并不短。

他们在彼此交心,相互知彼此身份之时,为保未来的安宁,林月兰踏出安宁,把自己卷入漩涡之中,而蒋振南因为知道林月兰喜欢宁静,所以,不断的做着努力。

他知道林月兰的强大,根本就不像普通女人那样的躲在男人后面,只等着男人的保护与宠爱,而且为了争宠,把一个单纯的女孩子,变成了一个富有心计的狠毒女人。

林月兰根本就不会如此!

她信奉的则是,一生一世一双人!

你再多碰一个女人,她就会决绝的当即转身离开,对于曾经的爱人,已经不是爱,而只是一个背叛者而已,根本就不值得有任何留恋。

蒋振南很确定自己,不会背叛这个他唯一心动的女孩子,即使她再强大,他舍不得林月兰受任何委屈,即使他没有林月兰强大,即使不能把林月兰护在身后,最起码可以与她并肩而行,多少可以为她阻碍挡一些风雨!

四年时间,他们走过了多少风风雨雨。

他们不曾脸红过,不曾大吵过,唯一的茅盾,就是与林月兰恋爱初期时,商定好的,等林月兰满16岁后,两人就成亲。

然而,时间到了后,他的心却退却了。

但在林明清那举人宴后,他在经过林月兰和小绿等人的刺激后,他瞬间醒悟过来,他时常说不想让林月兰受到伤害和委屈,而现在他自己给林月兰的,就是最大的伤害和委屈。

因此,他毫不犹豫在大庭广众之下向林月兰求婚了。

虽结局是他嫁,但他根本就无所谓,只要他与林月兰能结连枝就好。

蒋振南说道,“月儿,对不起!”

他再一次很是慎重诚恳的向林月兰道歉,“对不起,是我的自以为是认为那样对你最好,却不想,反而让你受到极大的伤害和委屈!我现在真是后悔不已。”

听到这里,林月兰轻叹了一口气,反握着蒋振南的手,说道,“唉,南大哥,我之前说了多少次,我的昏迷跟你无关,是我消耗异能过度,而造成的昏迷,只要给我一定时间修养,或者等小绿回来之后,我就会醒来,你怎么就不相信呢?怎么会这么固执的认定,这一切都是你害的呢?”

蒋振南也摇了摇头,笑了笑道,“说实话,我也不知道!那时我就像魔障了一样,脑子里有一直有一道声音,月儿的昏迷都是你害的。如果不是你,月儿她还好好的住在桃源村呢。这种声音,一次又一次的在我耳边响起,不断的重复,所以,我就一定认定了是我害了你,一直拔不出来了。”

说到这里时,蒋振南不由的苦笑了一声。

那段日子,月儿受到了伤害,受尽了委屈,而他心里又何尝好过呢?

“不过,好在,你和小绿他们点醒了我,”蒋振南又甜蜜的笑着道,“才让我没有错过,不然,万一哪个时候,你真把我抛开,另寻幸福而去,估计我哭的地方都没有了。”

林月兰好笑的道,“你这头倔牛,你还说呢。为了把你给拔出来,我都把自己的名声霍出去了。可,你瞧瞧把人家明清给吓得,像什么样子啊?难道你以为,我真会撇下你,而嫁与明清哥吗?就这么不相信我吗?”说到这里,明显能听出林月兰口中的撒娇嗔怪语气。

蒋振南顿时无辜的说道,“可这也不能我啊。我当时一听到说你会嫁给她,我就懵了,愤怒一时冲上头脑,哪里会去思考这么多,去辩会这事的真假啊?”

说到这里,蒋振南还很是委屈了一下,继续说道,“月儿,而且你在那之前,也跟我说你让我放手,别选择男人嫁了,所以……”他说不下去了。

但林月兰很是明白他的意思。就是说怕她真的一时冲动,为了赌气,真把自己找个人随便嫁人。

只是这还不算让蒋振南失去理智,而是林月兰所找的人就是林明清。

可林明清这个人,先前林德山表示过这样的想法,再加上林明清对林月兰有救命之恩,所以,他刹时间感觉到满满的威胁。

自然的,态度语气上,对林明清就不会太好了啊。

林月兰“噗嗤”的笑了一声道,“你这个木头。难道就真的认为我就是这么随便的人吗?可以随随便便移情别恋,然后,再随随便便就把自己给嫁了?”说到这,她停顿了一下,眼光带着笑意直直看向蒋振南,又继续说道,“所以,你就这样想的?”

蒋振南脸色微微变,然后,孩子气的摇着林月兰的手,说道,“月儿,我错了嘛。你就不要再提这事了,好不好?你再提下去,估计爷爷他们就真的要严防我再来见你了,你真的舍得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