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蒋振南一脸黑线的站在林家苑门口,眼底直射冷气。

他怎么就真的出来了?

看着站在他面前的一脸惶恐又带着得意的小头叔叔,这黑线更甚了。

小头叔叔诚惶诚恐对着眼前的蒋振南道,“对不起,大将军,老主子有命令,在你和主子成亲之前,都不能见面!”

说到这里,看到寒气直冒的在大将军,他吞了吞口水,有些退缩了,但最终还是鼓起勇气,继续说道,

“就在刚才,老爷子又给我下了一道命令,就是把你找到,然后把你请到林家苑门口。所以,大将军,我也是不得已而为之,请您不要跟我这个小人物计较了吧。”

对于在大将军莫名跟着他走出主子的屋子,他也先是很疑惑,但更多的则是雀跃与高兴。

这下好了,他的年底奖金不但不要扣了,而是可以拿翻倍了。

这真是一个大好的消息!

蒋振南听到小头叔叔的话,再透过楼层,他看到站在走廊上的小绿和林月兰,此刻正捂着嘴巴,在偷偷笑着呢。

很显然的,他不由的走出林月兰的屋子,而跟着小头叔叔来到林家苑门口,就是小绿的杰作了。

因为在场的,除了林月兰,也就小绿有这个本事了。

想到这个,蒋振南真是又好气又好笑。

明明之前,小绿还站在他这边,为他打掩护,让他与姐姐幽会。

可才没有多长时间,这小绿就叛变了,利用法术,直接让他自己走出林家苑。

真是说小孩的脸,说变就变啊!

连小绿都叛变了,今天他要再进林家苑,与月儿继续偷偷幽会,可能有点悬了。

看来今天,他想要一亲芳泽,是不成了。

小头叔叔看着蒋振南阴晴不定的脸,心里更加惶恐不安了。

他小心小声的叫了一声道,“大将军?”

蒋振南听着他的叫声,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道,“行了,我知道了!”

说着,他就转身离开了。

他虽不能进林家苑,但桃源村还是有他落脚的地方,他也用不着担心没有住宿的地方。

看着蒋振南离开的背影,小头叔叔暗暗的拍了自己的胸脯,不断深呼吸,说道,“呼,真是太可怕了!不过,好在,年底奖金是保住了,那真是太好了!”

他一说完太好了,后面顿时传来一声稚嫩的叫唤。

“小头叔叔!”

小头叔叔艰难的转过自己的身子,随后笑着讨好的道,“小主子,怎么了?”

小绿双手抱胸,歪着小脑袋,说道,“小头叔叔,你的年底奖金,我可是要至少分三分之二。”

小头叔叔听罢,惊讶的张大了嘴巴,随即反应过来问道,“为什么?”

小绿笑嘻嘻的说道,“当然是我帮你把姐夫给请出去了啊!”

小头叔叔张了张嘴,很想要辩解。

小绿瞧着小头叔叔不明白也不情愿的模样,顿时有些不高兴的嘟起嘴巴,看着就要哭泣的样子,他说道,“小头叔叔,你不给我钱,我……我就哭给你看!”

小头叔叔,“……”

周围围看的一众人,“……”

但随即众从就心疼起来,对着小绿说道,“小主子,咱不哭哦,我们一定让小头叔叔把钱给你!”

说这话时,还狠狠的瞪向小头叔叔,很是不满的说道,“诶,我说小头,小主子不就是要你一点年底奖金嘛。做什么这么小气,给小主子就行了,看你把小主子都给惹哭了。”

“就是啊。”其他人纷纷指责小头叔叔,“不就是要你一点年底奖金嘛。这有多少啊,这么小气。来,小主子不哭了,小头叔叔不给你,大头叔叔给你!”

“嗯,我的也给你吧!”

众人纷纷许诺把年底奖金给小绿。

反正对于他们来说,他们已经是林家苑的仆人,不缺吃不缺穿,月月还能拿钱,但他们这里自己又用不上钱。

因为林家苑能补贴一切生活开支用度,根本就不需要花钱,再另去买。比如,女人月月能领到胭脂水粉,男人嘛,不领这些东西,倒是在金钱有补贴。

林家苑的仆人,个个有钱,有人或补贴家里,或者自己存下来。

年底奖金虽有一笔钱,但对于小主子的委屈和眼泪来说,这点钱根本就不算什么,只要小主子开心就好。

受到千夫所指的小头叔叔,一个大吼道,“谁说我不愿意的!”

众人一致看向去,小头叔叔脸色被憋的通红解释道,“我这不是还没来得及答应,你们一个两个就抢着而去了。”

说到这,小头叔叔就低下头哄着小绿说道,“小主子啊,不要哭啊。是小头叔叔不对。要不这样吧,我把我全部的年底奖金都给你,好不好?”

小绿破涕为笑,立刻对着小头叔叔笑道,“谢谢小头叔叔。不过,我说了我只要三分之二,多一个铜板我就不要!”

众人,“……”

小头叔叔,“……”

呃,为何只要三分之二,而不是全部啊。

小头叔叔简直要崩溃了,他讨好般的对着小绿道,“小祖守,我的小祖宗,小头叔叔的奖金全部给你了,我不要了!”说这话时,眼底满满的不舍啊与痛心啊。

要知道,为了这年底奖金,他可真真是得罪了姑爷啊。

姑爷肯定记仇了,以后,他还有好日子过吗?

可这也就罢了,现在,连这点年底奖金,他都没了。

可这这也就罢了,最主要的是,现在他还成了罪人了,惹小祖宗哭泣的罪人了。

他……他真是委屈死了啊。

小绿作势推托了几下,随后,就很是高兴的收下了这些奖金。

……

皇长孙府

“公主,皇宫传来消息,说钦天监在算婚嫁的好日子!”有个小太监很是恭敬的对着上座上不用浓妆艳抹,却是越来越有魅力美丽女人。

在皇长孙府中,下人对于萧景玉称呼,依然是公主。

因为,她不喜欢“夫人”这个称呼。

听到这个称呼,似乎时刻在提醒她,是如何从一个正室,变成了妾室的,更是时刻提醒她。

她堂堂一个异国公主,嫁到异国他乡,竟然只是一个皇孙的妾室而已。

这口气让她如何咽下去。

萧景玉利用媚术,使得皇长孙只对她宠爱,更是对她言听计从。

好几次,她利用枕头风,要求皇长孙把她从妾室扶正。

但奈何,皇长孙同意,皇帝不同意啊。

这气得萧景玉直跳脚,心里暗恨不已。

可一时之间,又对皇帝无可奈何。

曾经她试过对皇帝使用媚术,可皇帝朱根本就不中招。

这让她又气又急,同时也感到害怕惶恐。

她不知道老皇帝为何不中招,但她心中隐隐有一种感觉,认为这一切都跟林月兰有关系。

所以,使用一两次媚术,又差点被发现之后,萧景玉不敢对皇帝轻易动用媚术了。

不过,不能对老皇帝使用媚术,可对皇帝身边的人使用啊。

因此,对于皇宫之中很多消息,她都会在第一时间内得知。

萧景玉对于小太监送来的这个消息漫不经心,她从丫鬟手中端过一杯茶,打开杯盖,轻轻的呡了一口,问道,“是宫里哪个皇子公主婚嫁”

近两年时间,从她嫁给宇文旭泓后,她就不断把钉子,钉入各个势力,尤其是宫中,她更是费尽心机,而明显的,她取得了出人预料的成果。

但唯一让她不满的地方,那就是镇国将军府和固国公主府还有林月兰手底下的你来我往客栈及林氏医院,都插不进人手。

因此,对于蒋振南和林月兰的一切消息,及任何行踪,都无法得到。

有时,听说这两年,他们就在桃源村,可是任她千方百计,使尽手段,派人混进桃源村,但奇怪的是,凡是她派去的人,不管是当奴仆也好,当桃源村村民也罢,都会刷下来,根本就没有机会进入桃源村。

所以,只能退求其次,派人混进林家村,及周边村,注意一下桃源村的动态,或者林月兰他们的行踪即可!

但是,即使是这样,她要得到的消息要滞后很多。

所以,对于皇宫之中钦天监算取日子之事,也显得漠不关心。

小太监很是恭敬的回话,道,“公主,据宫里传来消息说,钦天监是为镇国大将军和固国公主算取婚嫁日子!”

“当!”

萧景玉手中的茶杯,当即从手中掉落下去,片刻四分五裂,变成了一片狼藉。

“你说是谁成婚?”萧景玉握了握手指,利用极大的自制力,才让自己看起来很是平静,但微微颤抖的声音,还是暴露出来了她的震惊。

小太监看着失态的公主,仿若未见,很是镇定的回道,“回公主,是镇国大将军和固国公主!”

他们是谁,不用他再说了,天下人都知道的。

听到这个答案,萧景玉方才平静无波的冷艳脸蛋,顿时勃然大怒,她大喝一声道,“不可能!”

她一点都不相信这样的消息。

两年时间了,早在林月兰要及笄之前,她就一直担心着。

林月兰及笄之日一过,蒋振南可能就会迫不及待的把人给娶回的。

但是,她所担心之事一直没有发生。

现在林月兰快十七岁了,京城之中,就没有人听说过两人要成婚的迹象。

这不,他们两人都被京城上流圈中嘲笑了一翻。

有人传说,林月兰不愿意嫁。

因为蒋振南天煞孤星之命。

瞧,这人还没有嫁过去,林月兰就莫名其妙的昏迷不醒,不说林氏医院那些最好的大夫,就是林月兰的师父神医无涯子,都无可奈何。

因此,就造就了一股流言,说林月兰是被蒋振南给煞到的,才会变得昏迷不醒。

可以说,蒋振南不敢娶林月兰,也是受到这股流言的影响。

有人传说,蒋振南不愿意娶。

是因为林月兰太强势了,身分权贵,事业非凡,且时常抛头露面,根本就没有一个女人样,谁知道有没有不洁之类的。

所以,蒋振南不愿意娶一个水性杨花的女人。

当然,这些闲言蜚语,只能小心的悄悄在私底下说说就成。

万一传到了两个当事人耳中,那可是要了大事的。

不过,好在两个当事人已经回去桃源村了,否则,以林月兰睚眦必报的性格,必定会对这些嘴碎之人报复回去的。

这些留言在京城流传了两年。

所有人,都已经认定,林月兰不愿意嫁,或者是蒋振南不愿意娶,这样的事实上。

可现在,却突然给了他们所有人一个重重耳光。

蒋振南和林月兰两人,两年后就要成婚了。

现在正在酌定成婚的吉日呢。

但萧景玉根本就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

两年时间,只要蒋振南没有娶,她心底里就一直存着某种希望。

可现在,这个希望就要被现实给打破了。

她怎么不愤怒,不生气?

萧景玉咬牙切齿的道,“已经确定所实吗?”

问是这样问,可她心里一直不希望是事实。

“这……”小太监犹豫着要不要说。

萧景玉神色一戾,厉声的道,“我问你话呢,还不回答。在这吞吞吐吐的做什么?”

小太监一咬牙,说道,“公主,奴才还听到一个消息。就是大将军和固国公主成婚,是大将军嫁,而固国公主则是娶!”

这样一个仿若天翻地覆之事,任谁也不敢去相信。

“混账东西!”果然萧景玉异常愤怒的喝骂道,“你在说什么胡话!”

让蒋振南嫁人,除非让天下红雨,太阳找西边出来。

否则,好端端的一个镇国大将军,去嫁人,那简直就是天大的笑话。

小太监吓得跪了下来,继续解释道,“公主息怒。不是奴才说胡话,而是宫中有人亲耳听到张公公口中说出来的。”

“不可能!”萧景玉想也不想的拒绝去承认这样的事实。

蒋振南和林月兰两人成婚的事实,已经让她异常愤怒了。

而如果他们成婚,却变成了蒋振南嫁,林月兰娶,那简直就是对她极致的侮辱、嘲弄和讽刺。

她求而不得,想要委身下嫁的男人,竟然去嫁给一个女人?

这让她如何接受得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