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第一次接吻/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虽说老爷子有命令,在姑爷和主子成亲之前,不能让他们见面。

但现在问题是,即使他们要成亲了,可是成亲吉日还没有定下来,难道就让他们未婚夫妻两,真的在成亲之前不能见面?

如果万一这成亲日子,定个一年半载的,那他们所有不是成了那个棒打鸳鸯的王母娘娘吗?

在执行老爷子的一段命令之后,桃源村的人看到未来姑爷,每天就站在林家苑门口,简直成了望妻石了,一时之间,个个心有不忍。

因此,后面,不管是林家苑的人,还是桃源村的村民们都是明里暗里帮着未来姑爷与主子偷偷约会去。

至于林德山和张大夫他们,能不知道吗?

很显然是知道的。

只不过,他们是睁一眼闭一眼罢了。

大家都不想成为王母娘娘,他们也不想啊。

既然已经罚了南小子一段时间了,他们也就得过且过一把了。

“姑爷,主子今天巡查动物园去了!”

林家苑的人,一看到蒋振南出现在门口,顿时被守门的人偷偷告知林月兰的去处。

而巧合的则,这一次告诉他的,竟然是小头叔叔。

蒋振南点头表示知道了,他道了一声谢,就朝着动物园方向而去了。

所谓的动物园,实际上就是被林月兰开在了大拗山脚下。

只是被围了起来,不让这些动物超过了这些介线就可以。

实际上,要围的不是动物,而是这周围的人。

而动物园中的那些动物,大部分都是来自大拗山。

这些动物呆在动物园的日子,是需要值班的。

今天它呆在这,让人观赏,明天或许就是另外一只呆在这了。

当然了,这些动物的值班日子,是由小白来分配。

小白只要仰头大吼一声,那些动物就吩咐跑过来,然后,排队等着小白来点名。

被小白点到名的动物,就留下来成了观赏动物。

不过呢,这动物园太过惊骇世俗,林月兰足足筹备了两年,到现在还没有开张。

但是,动物园被安排的事,却并没有少。

蒋振南赶到动物园之时,正看到小白在挑选值班动物。

“月儿!”蒋振南走近,带着激动高兴的叫道。

林月兰微笑的点头道,“你来了啊!”

一看就是有人告诉他,她的行踪的。

“嗯!”蒋振南点了点头,随即看了一下动物园里的动物,很是好奇的问道,“小白,今天是哪些动物值日啊?”

小白不会说话,但他能听懂人话。

可是,他厌恶蒋振南。

原因无它,只是因为蒋振南老来跟他抢主子的注意力和宠爱。

听着蒋振南的问话,小白只是翻了翻一个大白眼,对他并不理会。

蒋振南冷笑一声道,“呵,一段时间不见,这脾气越发见长了啊?”

小白对于他的冷笑声,依然没有理会。

蒋振南顿时被气乐了,他再冷笑一声道,“信不信,我再把你变成了一头秃虎?”

听着蒋振南的威胁,小白虎眸一瞪,看着隐隐有一种怒火,但看到他手上的那把刀,那怒火立即消了下去,总之,有一种敢怒不敢言的憋屈感。

可偏偏主子不给它作主,他只能无奈妥协。

否则,他真有可能从一只毛绒绒可爱的小白虎,就变成了一只不没有毛发的秃虎。

这得多难看啊。

影响它找母老虎!

小白看了一眼在喂养的主子,然后在蒋振南隐隐威胁之下,很是憋屈的抬起它毛绒绒的前虎爪,对着几只动物,指了指。

蒋振南挑眉到,“就这几只,没了?”

小虎先是点了点头,再摇了摇头,表示回答。

捉弄了一翻小白后,蒋振南随即笑道,“行了,你忙去吧。我去陪陪你家主人!”

小白看着转身的蒋振南,虎眸之中,立即露出一股哀怨的眼神。

这姑爷,它不要可不可以?

实在是太会欺负人,哦,是欺负虎了。

想到上一次,它明明听从老爷子的命令,阻止这混蛋见主人,结果,却被他一刀下去,踢光了头上的毛,到现在还没长好。

到了林中,好几个小弟暗中说它的新发型很丑,甚至本来有一只对它有好感的母老虎,对它退避三舍了。

它这个林中之王,真是有苦说不出来啊。

蒋振南才不理会小白的苦,他知道今天哪些动物值班后,就屁颠屁颠的跑到林月兰身边,说道,“月儿,听小白说今天值班的是大狼和小黑,小朱朱它们,不会打架吧?”

狼,蛇,野猪明显不在一个道上的啊,它们真不会打架吗?

林月兰一边拌着这些动物的吃食,这些东西大部分都是家养的鸡鸭鹅之类的,都是活放,让它们自己去抓来吃,而旁边放着两池池水,一个池水是用来作清洁,另一池水加了灵泉水用来喝的。

为此,这些动物不是不愿意值日,而是期待值日。

因为,值日当天,他们可以吃好吃的东西,比如这分外吸引人的灵泉水。

在当天想要喝多少就喝多少。

林月兰看着这些动物说道,“不会啊,它们很乖的。”

如果它们敢打架,小白会教训它们的。

毕竟,以后他们作为观赏动物,一旦打架,吓着了客人可怎么办?

蒋振南听着林月兰的话,下意识的看向小白,唇角不由的勾了勾,还真是今日不同往时啊。

换作几年前,他们这些习武之人,看到小白,估计都很艰难的打斗一翻,而当初他们几个经过大拗山时,也是战战兢兢小心翼翼的,哪比现在,他都可以直削山中之王小白的毛发了。

蒋振南看着这些不断扑腾争抢吃食的动物们,真是感觉惘如隔世啊。

看着林月兰的动作,蒋振南轻声叫道,“月儿,”

“嗯,”林月兰顺着应道。

“你快忙玩了吧?”蒋振南再问道。

林月兰看了围圈内的动物,很是自然的点头道,“嗯,差不多忙完了!”

蒋振南眼睛一亮,很是欣喜的问道,“那我们约会,好不好?”

林月兰疑惑的道,“约会?”

“嗯,约会!”蒋振南很是肯定的点头道。

自从老爷子的命令下来后,他与月儿之间,别说约会,就是连见个面都难。

可后来,好不容易林家苑的人,睁一眼闭一眼,又或者暗中帮他,让他有更多机会,去找寻林月兰。

但是,偏偏两人在一起没有多久后,就会被人给打扰,然后,被老爷们发现,又被恭恭敬敬的送出门外。

有时,他就很是怀疑,林家苑的那些人是不是故意的。

目的,当然就是为阻目他们的约会嘛。

现在四周没人,在加上大薮山又深又大,他们要找人,肯定有一定的困难。

所以喽,他就想着趁着无人之际,他与林月兰应该好好约会一……

想到这,蒋振南不等林月兰回应,就伸出他的手,牵着林月兰的手,就往山上的方向跑去。

他边跑边说道,“月儿,这次咱们一定要找一个无人找到,无人打扰的地方约会去!”

被蒋振南牵着手的林月兰,听着他这富有牢骚的话,顿时觉得好笑。

她眼神不由的看了一下,虎眸狠狠瞪向他的小白,心中暗道,看来是有些难的。

但是,林月兰并没有提醒,而只是很配合的跟着蒋振南跑。

蒋振南牵着林月兰的手,跑啊跑,然后,不油然的跑到当初两人第一次见面的地方。

他站在当初那棵大树之下,依然牵着她的手不放开,然后,很是感慨的道,“月儿,还记得我第一次见到你时,你就从……”

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一下,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呃,你就是从这棵树上溜了下来。”

当时林月兰小小个子,皮肤又黑又黄,但身手却是很是敏捷。

从蒋振南一来到这棵她藏身的大树底下后,她既然知道隐藏不了,就干脆麻溜的下来了。

林月兰听罢,也是捂了嘴,笑了笑说道,“谁让你们当时人多势众,再加上我当时也不想惹麻烦,就迅速藏在这棵大树里。可谁知道,你当时耳朵这么灵敏,我就稍微动了一下,就被发现有动静了。”

蒋振南了跟着笑道,“你还说。我们一开始发现动静时,并没有多想。因为,当时,一只小鸟从那树里飞出来。我们自然的认为,就是那只鸟给弄出的动静。”

“即使如此,可不一会,还不是被你发现了我的存在啊。”林月兰说道,“想想当时,你及你属下这些人戒备的模样,还觉得我是那人,哦,是三皇子派过来的杀手呢。明明我当时又小又黑,一看就是个难民,又怎么会是杀手呢。你们一个个都没有眼力。哦,”

说到这里,林月兰停顿了一下,随即又补充了说道,“除了你之外!”

当时,其他人都把她当作什么杀手之类的,进行严防戒备,也就蒋振南心存疑惑,却并没有把她当作杀手。

蒋振南勾了勾唇瓣,说道,“当是你那么小又黑,一看就是营养不良的那种,怎么可能是杀手呢?要知道杀手很有钱,他们也是懂得享受的,否则,也不会过着在刀口上舔血的日子。”毕竟,作杀手,可是有钱的。

林月兰听罢,脸色一黑,说道,“所以,这就是你把我扔出去的理由吗?”

说到这,她可是磨着牙似笑非笑的看向蒋振南。

毕竟,这人把她从怀中扔出去,可不是一次,两次,而是三次。

瞧着林月兰要秋后算账的模样,蒋振南立即打哈哈道,“呵呵,那……那个不是过去了嘛。”

林月兰阴测测的笑说道,“哦,过去了?过去了就不要算账了,是吗?”

反正,就是有一种咬牙切齿的感觉。

蒋振南顿时觉得后背有些发凉,他故意看向了四周,然后,瞄到当初吃烤串串的地方,立马转移话题的道,“月儿,还记得那个地方吗?”

瞧着蒋振南打算转移话题,林月兰并不买账,而依然是似笑非笑的道,“哦,你说的地方,应该是当初我在那考串,你带着一群属下不问自取,偷吃的地方吧?”

蒋振南,“……”看来月儿是要算总账了啊。

“这可不对啊,月儿,我明明记得当初,我们吃那些烤串,可是花了大价钱的。”蒋振南曲立马辩解道,“一个伞朵要了一两银子。这……”这简直就是强盗流氓啊。

不过,为不惹林月兰不高兴,蒋振南并没有把强盗流氓四个字说出来,否则,又加了一记账怎可了得?

不过,林月兰却是大大方方的说道,“还说呢。你知道当时我有多穷吗?一间摇摇欲坠的小茅屋,几只碎破碗,又没吃没喝的,而瞧着你们个个大手大脚的样子,我不宰你们宰谁啊!”

“……”蒋振南。

“再说了,当时,我也没有强迫你们买啊。都是你情我愿的买卖,你也怪不了我要高价啊。”林月兰理所当然的说道,“你们爱买不买啊,等吃完了,一抹嘴,又觉得贵了,有这样出尔反而的吗?还亏你们是军人呢。”

蒋振南,“……”

好有理!

他辨别不过了!

既然如此……

蒋振南眼眸一深,扳过林月兰的小脑袋,然后对着她叨叨念念的红唇,吻了上去。

这一次没有人打扰,可让他一亲芳泽了。

林月兰一开始是震惊的张大了眼睛,随即,就闭着眼睛,开始回应蒋振南的吻。

只是蒋振南这个新手,一开始不要道,好几次差点咬了林月兰的舌头了。

在林月兰末世之前,与末世时,是有男朋友的。

她虽保守,必须把自己的纯洁之身在新婚之夜交给自己爱人的,但是,他们在淡恋爱时,拉拉小手,偶尔接接吻,还是有的。

因此,对于吻技,林月兰总比蒋振南熟练。

在林月兰的带领之下,蒋振南慢慢领悟起要道,随即,又从被动化为了主动,而且男人在这方面可能属于本能,很快,他的吻变得越来炙热,且越来越霸道。

林月兰都被吻得喘不过气来了。

蒋振南给林月兰换了一口气,然后继续吻……

“你们在做什么?”

一切嘎然而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