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交出一切身家!/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月儿,陛下说我们俩的日子,定在三个月后,也就是九月初六!”蒋振南听到这个消息时,虽有一瞬间的失落和不满,但两人之间的事,总算确定下来了。

林月兰听罢,只是淡淡的“哦”了一声,倒像是没什么意见一般。

不过,蒋振南有些抱怨的说道,“陛下怎么能把日子真定在三个月后呢?这日子也是太长了吧?再说,我们两人也已经订婚两年多时间了啊。”

以他的计划,这日子就应该定在半个月后。

那也是一个好日子啊。

林月兰笑着道,“陛下,也是按照钦天监所算日子来定。肯定是对我们来说最好的日子。”

蒋振南心里也知道陛下不是故意的,但是,他就是想要早点成亲嘛。

要知道,以他现在来说,两位老爷子依然会用借口,阻拦他与月儿见面。

以前,他还能以没有定下日子为借口,偷偷与月儿见了一见,两人再偷偷约会。

可现在倒好,日子总算是定下来了,可是变得这么这么这么长啊。

如果真让他们三个月,都见不上一面,这可怎么了得啊?

“可是,这日子好长啊?”蒋振南不由得露出一点孩子模样,表示分外的不满。

林月兰随即哄孩子一样,笑道,“可那怎么办啊?日子也定下来了?要不,你再让皇帝老头把日子提前一下?”

谁想,蒋振南却摇了摇头,说道,“三个月就三个月吧。”

说到这里,他又停顿了一下,想了想,继续说道,“反正以后,爷爷他们也肯定也阻止不了我们见面约会的。”

他只听说成亲前三日,新娘新郎不能见面的,倒是没有听说过,前三个月,新娘和新郎不能见面的。

所以,只要一有机会,必定与林月兰偷偷见面约会什么的。

反正,林家苑上上下下对于他偷偷见未婚妻一事,已经睁一眼闭一眼,而且还时不时的给他帮忙。

其实,想来也是满满的乐趣嘛。

再说,陛下也来信说了,他与月儿两人命格都带煞气,因此,必定需要一个阴阳之日来冲煞,以后的日子才会越过越好。

陛下的言语之间,对于林月兰满身的煞气,那是个疑惑。

但蒋振南却明白,林月兰的满身煞气,是来自末世的残酷拼杀。

不过,蒋振南心里也是满满的佩服,钦天司的人,就瞅着以前林月兰的生辰八字,就能测算出此刻林月兰身上的满身煞气。

要知道,生辰八字是一个,但却是实打实的前后两个模样啊。

此时的蒋振南,其实已经知道了,此林月兰非彼林月兰。

他们是两个人,而前现在这个林月兰实际上就是末世的林心兰。

这事,月儿已经跟她说过了。

对于这样的事,他一开始虽是震惊,但是他十分肯定,他喜欢爱上的人,就是现在的林月兰,末世的林心兰而已。

林月兰没有见过钦天监,但对于钦天监竟然能测出她身上的煞气,也确实值得敬佩。

不过,她乍然想到一件事。

她说道,“南大哥,陛下说,他不日就来桃源村啊。”

蒋振南听罢,顿时有些傻愣疑惑的道,“陛下要来桃源村?他来干什么?”

一问完,又觉得不对。

毕竟,陛下是想去哪就去哪,他也无权干涉不是。

林月兰倒是笑着应道,“陛下说,他作为娘家人,理应代表着新娘带着嫁妆过来啊。”

蒋振南听罢,又傻傻愣愣的了。

实说话,他对他是新娘一方身份倒是适应良好。

可是他现在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是,他这个备嫁新娘,还需要准备嫁妆啊。

蒋振南一时之间,在风中凌乱起来。

“说来,”林月兰接着道,“婚事都定下来了,我好像还没有下聘礼呢。”

林月兰忽然想到这一茬,顿时变得兴奋不已了。

她说道,“南大哥,作为新郎官的我,应该给些什么聘礼好呢?是黄金白银,还是些珠光宝气的东西呢?”

蒋振南,“……”脑门一排黑线!

他虽是作为新嫁方,可他不是女人啊,怎么可能会去喜欢珠光宝气的东西,至于黄金白银,他虽然喜爱,但是,他的钱不就是月儿的钱吗?所以,月儿根本就不需要再绕个弯给钱,真的。

蒋振南一脸无奈的说道,“月儿,你不是说过吗?我成了你的人后,我的就是你的,你的还是你的。所以,就不用给这些聘礼了吧?”

他可是知道月儿财迷的模样,所以,让她出这些钱,一定肉疼不已。

虽然表面上看不出。

“再说了,”蒋振南继续说道,“我还欠你三十多万两呢,还有,俗话说的,滴水之恩,当以涌泉相报,何况,是救命之恩,当以命相许。所以,月儿,我这条命就当聘礼,然后,再把镇国将军里里外外一切财务都交给你掌管,可好?”

林月兰撇了撇嘴,笑着道,“哟,南大哥,你这是想要累死我吗?要知道,就关林家苑和桃源村的事,都已经很多了,你再让我掌管你的镇国将军,各种店铺,田庄等等,你还要不要让我这么累啊?”

话是这么说,但是语气间,却感觉不到一点有推托所累的感觉。

蒋振南把她的肩膀轻轻扳过来,笑着道,“嗯,既然月儿感觉到累的话,那么,除了镇国将军外,像店铺,田庄等一切繁务,我都给卖了,换钱当嫁妆,带到林家苑,这样安排,你觉得如何?”

如果镇国将军府是陛下赐下的邸府,更是朝廷一种身份象征,不能卖。

否则,就真的成了有叛国嫌疑了。

但其他的地方可以,即使很多店铺,田庄,都是陛下奖赏恩赐,但却已经归他个人所有,倒是可以随意支配,甚至买卖。

林月兰听到蒋振南如此一说,先是一愣,接着就有些感动了。

对于男人来说,所追求的不过是权钱势,有这些东西,就可以过着声色犬马,安享欢乐的日子。

钱不是万能,但是没钱,却万万不能。

如果蒋振南真这样做的话,除了一座空壳子将军府,那他将身无分文,只剩下穷光蛋一个。

就如现代人好多那种《霸道总裁爱上我》之类的言情小说,那些霸道总裁为了表达对自己女人的爱,把自己名下所有财产,都转到自己女人名下,然后,再从老婆手中接过一个月才几百块钱的零花钱,而且还对女主爱的不要不要的。

那个时代,很多女人都憧憬自己,能遇见一个这样如此爱自己的男人,即使这个男人不是霸道总裁,但是只要这个男人是对自己好,爱自己,不惜把自己所有财产都交给自己女人管的男人。

林月兰穿越前,无论是在末世前,还是末世后,她都是很单纯的相信自己的男朋友,而他的甜言蜜语,及各种承诺,反而让她把自己的一切,交给了渣男。

如她名下一套房子,男朋友要求加上他的名,还有工资卡,说要给他保管,先存起来,等以后,两人有孩子,就都花在了孩子身上等等。

等到了末世后,那钱币成了一张白纸之时,虽没有把一切摊开来,但是她隐隐知道,她把工资交给了那个渣男后,那渣男却给了那贱女人花,各种名牌时尚衣服,名牌包包,各种首饰。

那时她就疑惑了,这个女人的工资,还没有她高,她家里条件又不好,哪里这么多钱,买这些东西。

当时,她还问那个贱人来着,那个贱人却奸笑的说,这是我男朋友给我买的。

而她很是替她高兴的道,“你有男朋友,那真是太好了。”说到这,她又想了一下,说道,“既然你也有男朋友了,那我们把男朋友一起叫出来,一起吃个饭,怎么样?”

她替闺蜜高兴的同时,也要替闺蜜把把关,闺蜜这么单纯,这么漂亮,可别被男人骗了去。

可当时,她哪能想到,单纯的明明是她自己,而那个贱女人,要的就是从她手中抢走一切,喜欢的东西和人,同时,还享受着她辛苦所赚来的钱。

而这一切,她都被蒙在鼓里。

直到末世,她隐隐觉察到真相。

然而,到了末世,即使觉察到了真相,却是不敢也没有勇气去捅破。

因为,末世是一个冷漠的世界,除了弱肉强食,时刻血腥残酷拼杀,根本就没有一点人情味。

而她想要在这个残酷的世界,寻得一丝丝温情,互相偎依。

可,到了最后的结果,她还是被两人背叛,落得一个被出卖当试验品的下场。

前世没有得到的爱情,可魂穿异世之后,却得到了真正的爱情。

把一切身家交给她的男人。

“月儿,月儿,”看到有些发呆失神的林月兰,蒋振南有些担心的唤了几声。

林月兰回过神来,有些茫然的问道,“啊,怎么了?”

蒋振南担心的道,“月儿,这话应该是我问你,你这是怎么了?突然失去神发呆?”

林月兰笑了笑说道,“我在想,你那些东西,是我直接接手好呢,还是直接卖了省事好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