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回到林家苑的林月兰,迫不及待的找到两位老爷子。

林德山和张大夫看到林月兰特意过来找他们,他们眼睛又特意往林月兰后面看了看,结果没发现蒋振南的影子。

俩人心中顿时有些嘀咕,丫头特意来找他们,显然是为与南小子婚事而来,可这会儿,多好的陪伴借口,怎么就没有陪在丫头身边,一起跟来呢。

他们心中虽疑惑,但面上却笑着问道,“丫头,你火急火燎的,是有什么事吗?”

以丫头的性子,向来是冷静镇定的,但现在却显得急切了,显然是有事情。

不过,这事情可能不会是坏事。否则,丫头会是越发的冷静镇定。

林月兰说道,“爷爷,我打算把动物园送给南大哥,当聘礼!”

俩位老爷子一愣,“啊?”

动物园?

这动物园一词,在桃源村已经不新鲜了。

听着丫头说,就是圈着一些深山林中的动物,供人观赏。

小的动物,有小虫子,大的动物,除了老虎,还有黑瞎子,大犀牛等各种稀奇又凶猛的动物。

当然了,去动物园观赏动物,是要出一定的观赏费的。

而这笔观赏费,还是很高的。

还有听丫头说,既然已经要办动物园了,而动物园就在桃源村,那索性就把桃源村办个农家乐,供天下人游乐,林月兰又把农家乐,取名为开心农庄。

所以,在举办动物园的同时,开放整个桃源村。

之前,一直隐藏在桃源村的东西,可能会瞬间暴露在于人前了。

因为,已经不需要隐藏了。

两位老爷子听着林月兰说,要把动物园当聘礼送给蒋振南,倒是愣了愣了,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

林月兰看着两位老爷子的表情,有些疑惑的道,“爷爷,师祖,你们这是怎么了?”

随即,有些不解的道,“难不成你们不愿意?”

两位老爷子好像不是这样的人啊?

听着林月兰的叫唤,两位老爷子瞬间清醒过来。

随即,林德山就笑着道,“你这丫头,把我们想成什么样的人了。这些东西本来就是你的,我们有什么不愿意的。”

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一下,有些疑惑的说道,“只是丫头,你是怎么会想到把动物园当成聘礼送给南小子啊?”

林月兰笑着道,“我也不知道,就是突然想到把动物园当成聘礼送给南大哥了。”说到这,她又停顿了一下说道,“爷爷,你们不觉得动物园与南大哥很相像吗?”

两位老爷子一愣,林德山看向张同样愣神疑惑的张大夫,问道,“有吗?”

至于张大夫,则是看向林月兰,不解狐疑的道,“有吗?”

林月兰激烈的点头道,“当然有了。”她解释道,“你们想啊,南大哥,是什么人啊?那可是英雄神武的战神大将军,有对军纪有着铁血严格要求,其属部队,勇猛无畏,难道就不像这些动物园里的动物吗?”

林德山,“……”

张大夫,“……”

所以,南小子就是月丫头身边的小白,而动物园里那些动物就是他的那些属下了。

说过,说来,也确实挺贴切的。

两位老爷子互相对视一眼后,点了点头道,“确实所你所说,很是相像!”

所以说,南小子的部队,就是一座超大的动物园喽!

而这座动物园里小白,就是南小子。

“是吧!”林月兰很是高兴的说道,“所以,我才认为动物园当聘礼是最适合不过了!”

林德山,“……”

张大夫,“……”

他们怎么觉得,此时此刻的丫头有点傻啊。

林德山附和了一句,说道,“那好,这动物园做聘礼确实不错!”

说完这一句,他乍然想到什么,问道,“丫头,既然婚期已经定下来了,那南小子可有确定从哪里出嫁?是京城,还是就在桃源村啊?”

林月兰的兴奋,顿时被这个问题,给淋浇了下来。

自从两位老爷子下命令不许他们见面以来,两人只顾着偷偷约会,至于很多成亲事宜,两位年轻人又不太懂有,自然的,很多问题都没来得及问和商量。

看到林月兰迟疑的表情,林德山顿时不乐意了。

他不太高兴的脸一唬,问道,“丫头,你们不会还没有商量这事吧?”

人求婚,到定下日子也有一段日子了,他们竟然连最基本的问题,都没有探讨过吗?

想到这,林德山隐隐有一股怒色,对着林月兰道,“把他给我叫过来!”

看到发怒的爷爷,林月兰只得弱弱的应道,“是,爷爷!”

……

皇宫中,宇文珑焱接到林月兰的来信之后,又是一阵哈哈大笑。

张公公笑着问道,“陛下,何事这么高兴啊?”

宇文珑焱笑着道,“丫头来信说,既然蒋爱卿是男嫁方,那她就必定要出聘礼。张公公,你猜一猜,这丫头出了什么样的聘礼?”

张公公听罢,想了想,摇了摇头,笑着说道,“固国公主聪明伶俐,古灵精怪的,如果她要出聘礼,肯定出奇不意又不同凡响。”

张公公本身想要猜测,林月兰既然说出聘礼,那肯定是出手不凡又不菲,或许是那些价值连城的宝物,又或许是那些日进斗金的商业店铺什么的,但有一点可以肯定,那必定会让人大吃一惊。

他更有些猜测,会不会林氏医院或者是你来我往客栈中的一个。

不过,他这些猜测,只是在心里,很是聪明的没有说出来。

宇文珑焱听罢,大笑着点头道,“张公公,看来还是你了解那丫头。”

说到这,他又看了一下里面的信函,眼睛眯成了一条缝,表情很是高兴的道,“这丫头所出聘礼,的确是让人出其不意,又不同凡响。”

张公公笑着问道,“陛下,那公主的聘礼是?”

宇文珑焱道,“是动物园!”

“啊?”张公公顿时有些惊愣了,“动物园?”

可随即反应过来,他满是不解疑惑的问道,“陛下,这动物指动物老奴知道,这园指御花园之类的园,老奴同样知道。但是他们加起来,老奴就不知道了。”

说到这里,他又想了想说道,“陛下,难不成这动物园之意,是指动物后花园吗?如果真是那样,那……”那真是太可怕了。

后花园成了动物居所。

如果只是那些阿猫阿狗也就罢了,可是,以公主个性和能力,这后花园中,岂是只会是阿猫阿狗。

再说,他可听说过,固国公主有一种亲和动物之能,不管有多凶猛的野兽动物,到了公主面前,必定乖乖诚服。

据他所知,固国公主跟前就有一只很是凶猛的动物,林中百兽之王——大老虎。

公主还给它取了一个很是可爱的名字,叫小白。

如果不是他亲眼所见,谁能相信,这么凶猛的动物,取得弱小又可爱的动物。

听着张公公的疑惑,宇文珑焱放下信函,说道,“说到动物园,朕记得丫头似乎跟朕提起过。”

“啊?”张公公微微惊讶。

这事,他倒不知道。

不过,他作为陛下身边的一个老奴才,不知道的事多着呢。

“听丫头说,这动物园啊,确实如后花园。但却不是你所理解的那样,”宇文珑焱眼神撇了他一眼道,“不是后花园养动物。而是把这些动物如那些花草一般,养在园中,就成了动物园。”

张公公听罢,也顿时明白其中意思。

但是明白过后,更是震惊不已。

他感到紧张问道,“所以,陛下,公主是要把那些凶猛的动物圈在一起,变成动物园吗?”那很可怕啊。

宇文珑焱道,“确实如此!”

“可陛下,”张公公紧张的咽了咽口水说道,“公主说把动物园当聘礼送给大将军,是何意啊?”

宇文珑焱瞧着张公公紧张的表情,随即笑道,“瞧你这没出息的模样。你怕什么。这动物园呢,丫头的意思,是向全天下开放。”

张公公听罢,心里更是一紧,他不解的道,“陛下,这向全天下人开放是什么意思啊?”不会是他所想的那个意思吧?

宇文珑焱挑了挑眉道,“意思就是这动物园,就是让人观赏的。”

“啊?”张公公愣了愣。

还真被他猜中了。

宇文珑焱也没有注意张公公的表情,继续说道,“让全天下人去观赏那些林中凶兽,而叫成了动物园,也就那丫头有这样奇特的想法。”

张公公想到一个关键问题道,“陛下,那动物园办在哪儿啊?”

“是国内凶名在外的大拗山!”宇文珑焱道,“朕记得这桃源村就在大拗山脚下啊。”

“陛下没记错,”张公公立即附和道,“这桃源村可不就在大拗山脚下嘛。”

“这就是了。”宇文珑焱喃声道。

“陛下,这……”张公公疑惑的道。陛下这话里是什么意思。

宇文珑焱惊叹了一声道,“看来丫头是有大动作了。”

张公公,“……”

陛下嘴里这是什么意思,他真是一雾水啊。

大动作,到底是什么大动作啊?

不过,陛下没有言明,他却是不能问的。

随即,宇文珑焱就说道,“张公公,研墨,朕要向天下人公布大将军和固国公主成亲的喜讯!”

张公公立即应道,“是,陛下!”

东宫

太子正在书房之中看书,突然管家过来汇报道,“殿下,皇长孙殿下来府中拜访殿下!”

太子殿下听到通报,放下手中的书,有些高兴的道,“你是说泓儿来了吗?”

管家点头应道,“是的,殿下。皇长孙殿下说有紧急要事找殿下您,此刻正在客厅中等候!”

殿下起身道,“嗯,本宫现在就过去。”

宇文旭泓两手摩擦,似乎变得有些紧张,同样的又像是在掩饰一样。

他在客厅之中,等候了片刻,太子就出来了。

皇长孙立刻对着太子躬身弯腰,很是尊敬的道,“泓儿拜见太子皇叔!”

“泓儿请起!”太子殿下立马说道。

说起来,他们之间的关系,可比别人更加亲厚一些。

他们的血,除了父亲这一半,娘亲这一半,也同样有。

因为,前太子和现太子的娘,是亲姐妹,自然的,前太子和现太子的兄弟关系,更加紧密。

对于前太子皇兄留下的遗孤,太子殿下自然是百般照顾。

“泓儿,坐下来说吧!”太子殿下说道。

两人坐下来后,丫鬟就上茶了。

太子殿下笑着问道,“泓儿,你这是有事不登三宝殿啊!今儿个来皇叔这,是有什么事吗?”

宇文旭泓神色间有些急切和焦急,他看向太子殿下张了张口,但随即眼神看向了周围的人,又闭了嘴巴。

瞧着宇文旭泓严肃又紧张的神情,太子殿下估摸着这皇侄是有什么大事要说,随即他就抬了抬手,让这些下人下去。

等所有下人下去之后,太子殿下就问道,“泓儿,是出了何事吗?”

宇文旭泓点了点头,犹豫着说道,“皇叔,我……我不知道该怎么说?”

太子殿下神色一凝,问道,“到底什么事?”

宇文旭泓说道,“皇叔,你可有听说大将军和固国公主已经要成亲之事?”

听到这个问题,太子殿下点了点头道,“嗯,我听父皇提过这事。”

“啊?”宇文旭泓瞬即有些惊讶了。但随即心里就生出隐隐嫉妒。

蒋振南和林月兰两人的亲事,他让人去调查过,除了皇爷爷和钦天监,根本没有人知道了。

可是,现在恰恰太子殿下知道。

这表明什么?

表明皇爷爷对皇叔这个太子殿下的重视,已经把他当成未来君王来培养了。

而他这个皇长孙呢?

每一次去见皇爷爷,都会被阻拦在外。

皇叔得到固国公主的支持,对以后继承皇位之路,真是如虎添翼,荣登宝坐,指日可待了。

可是,凭什么?

一想到这,宇文旭泓心里就有一股怒火。

如果他那个当太子的老爹没死的话,那么,现在要继承皇位的就是他才对。

而不像现在这样……

“泓儿,泓儿,”看到宇文旭泓那张失神的脸,太子殿下有些担心的叫唤道。

宇文旭泓回过神来。

太子殿下很是关心的问道,“泓儿,你是身体不舒服吗?”

宇文旭泓摇了摇头道,“多谢皇叔关心。泓儿没事。”

太子一脸狐疑,但是瞧着宇文旭泓的模样,确实像没事。

随即,他问道,“泓儿,你来找我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