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从哪出嫁/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从太子避过话题来看,太子妃何尝不知道,如果她一直生不下嫡子,那么她太子妃的身份,就变得岌岌可危。

这一次的试探,让她倍感失望,随即而来的则是愤怒,不甘,屈辱等各种情绪交织在一起,但很快这么情绪,就隐藏了下去。

她紧握着双手打开,眼底取而代之的则是坚定!

太子妃离开后,太子一个人静静坐在厅堂之中,一会紧头眉缩,一会儿又生气不安,接着有些傻兮兮的笑了出来。

直到管家的到来,打破了他的沉思。

“什么事?”太子殿下有些不高兴的管家的打扰。

管家应道,“殿下,宫里传话,让你即刻进宫!”

太子听到汇报,眉头再次皱了皱,说道,“嗯,本宫知道了!”

随后,就站起来,朝着皇宫方向走去。

只是,心里却有些疑惑,父皇为何突然宣他进宫呢?

……

对于蒋振南从哪出嫁问题,林月兰和蒋振南似乎都没有考虑到。

因此,林德山很是生气,他怒喝道,“立刻马上让蒋振南那小子过来见我们。”

林月兰有些心虚讪讪的道,“好吧。我立刻去找他!”

说着,就要跑开。

“站住!”林德山看着就要跑开的林月兰,顿时觉得好气又好笑的斥责道,“叫人这么点小事,还需要你亲自去吗?”

其实,林月兰想跑去与蒋振南事先串一下,呃,口供。

不然,以老爷子的怒火,蒋振南还真有可能是罪上加罪啊。

但,很显然,老爷子是看穿了林月兰的想法,所以,才会提前叫住她。

瞧着很是生气的老爷子,林月兰只得心里在默默为即将承受老爷子怒火的南大哥,可怜同情三秒钟。

随后,林德山就叫了一个下人,让人去请蒋振南。

回到桃源村自己的房屋中,蒋振南很是激动又高兴。

他与林月兰的日子终于定下来了。

虽然日子还有三个月,时间有些久的样子。

但是,这日子定下来了,他那颗不安的心,总算微微落了下来。

可他刚想躺在屋中休息片刻时,就有下人过来汇报,说林家苑的老爷子有请。

听到是老爷子请,蒋振南变得更加激动与兴奋了。

难不成,老爷子他们给想通了,所以,此刻,必定是把他叫过去,与他商量婚事的。

蒋振南整理了衣裳,随后,就跑到林家苑去。

可一到林家苑,看到林家苑下人们看向他古怪神色,心里登时“噔”的一声,有些不安与紧张。

这是发生了什么事啊?瞧着这些下人们怒目而视的眼神,他似乎没有得罪他们当中的谁吧?

怀着疑惑,来到主屋中的厅堂。

而厅堂之中,赫然有两位老爷子,还有林月兰。

他目光看向林月兰时,接受到林月兰暗示“你自己小心”的眼神时,心里变得更加不安了。

他暗道,“不会是老爷子不肯把月儿娶他了吧?这可不行!”

他心里是这么想的,同时,嘴里也是铿锵的说了出来。

“不行!”他很是慌张的大喊出来。

林德山和张大夫,“……”

林月兰额间三道黑线。

大蒋振南脱口而出之时,就已经反应过来,但是要收回,却已经来不及了。

林德山满脸阴沉,带着隐隐怒气问道,“南小子,你在说什么?什么不行?”

蒋振南瞧着老爷子带着怒气之色,心里的不安,更加扩大话。

不过,蒋振南这个向来诚实,不屑撒谎,更何况对于至亲之人。

但是看着老爷子们那不太好的脸色,蒋振南只得硬着头皮说道,“老爷子,如果你不允许我嫁给月儿,那肯定是不行的。”

他的话音一落下,两位老爷子的黑线更甚。

看着蒋振南那蠢萌蠢萌的模样,连林月兰都掩面,不忍直视。

心里在暗呼,“这短短的时间内,南大哥的脑子里到底在脑补一些什么东西啊?他怎么就脑补出了,老爷子不肯她娶他呢?”

林德山和张大夫两人有些无语,觉得又好笑又无奈。

林德山板着一张脸道,“南小子,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东西?”随即,他很是狐疑的看向蒋振南,问道,“难道你不想嫁,所以才会在想这个问题?”

“不是,不是!”蒋振南反应很快的摇头道,随即他又变得激动兴奋的问道,“爷爷,师祖,难道你们已经允许我经常来见月儿了?”

林德山和张大夫再一次,“……”

林月兰放下掩面的手,又再一次举了起来,又一次不忍直视。

她这是为此刻蒋振南的智商捉急啊。

这么一会儿,他怎么就成了脑补帝了呢。

林德山愣了片刻,随后,没有好气的道,“就算没有我们的允许,你要见丫头,就不见或少见了吗?谁天天收买那些下人的,通知你丫头行踪的?又是谁半夜翻墙去见丫头的,啊?”

蒋振南被这么一说,顿时有些傻了,愣愣的说道,“啊,老爷子,原来你们都知道啊?”

他以为,老爷子们是不知道的呢。

林德山更是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更是没好气的道,“你以我们是死人吗?会不知道这些?所以,你在胡思乱想些什么?”

他真以为林家苑的人,这么好收买的啊。

蒋振南顿时醒悟道,“哦,原来是我想茬了。”

“哼,那里当然了。”林德山没好气的继续说道。

“那你爷爷,你们……”蒋振南颇为疑惑的道。

“南小子,我们就是想要问问你,你可有考虑到从哪出嫁啊?”

“啊?”蒋振南再一次一愣。

瞧着他的反应,林德山的怒气更甚,他厉声的责问道,“所以,你从来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吗?”

蒋振南反应过来。

这个问题,他还真没有考虑过。

从定下婚期的时日里,他只顾得激动,兴奋和喜悦,却从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他愣愣的道,“我……我……”

林德山更气了,他怒指着蒋振南,大声道,“你……你……太不像话了。这么大的事儿,你竟然还没有考虑过。”他气得满脸通红,显得很是震怒,他又厉声的斥责道,“你是不是要等着成亲那天,才发现要从哪里出嫁,啊?”

蒋振南,“……”

如果爷爷他们不提,他或许真要在出嫁那天,能发现要从哪里出嫁。

“爷爷,我错了!”蒋振南很是认真的道歉,“这事确实是我考虑不周,是我的错误!”

听到蒋振南这么简单明了又诚恳的道歉,一时让林德山哑然。

但是,林德山却还是很生气的道,“你……这么大的事,你怎么会忘记呢?”

蒋振南,“……”他就是忘记了啊。

因此,也不知道如何去回答老爷子,一时间,有些无措。

张大夫站出来打圆场,笑嘻嘻的说道,“好了,好了,既然南小子承认了错误,你就不要生气了嘛。”

蒋振南顺势也道歉说道,“爷爷,是我错了!”

林德山,“……”所以,他要怎么训下去?

林德山没有好气的瞪了一眼张大夫,说好的要给教训教训南小子的呢?

他还没有说几句呢,他就做了好人,给南小子说情来了。

不过,南小子虽忘记了这事,但承认错误也快。

算了,原谅他吧。

林德山轻叹了一口气,道,“南小子,你现在告诉我们,你打算从哪出嫁啊?”

蒋振南想了想说道,“京城!”

他是镇国大将军,镇国将军府又在京城。

他既然是镇国大将军的身份下嫁,当然就要从镇国将军府出嫁,这样才会显得对月儿的重视。

再说了,以月儿固国公主身份,陛下也不可能让他就这么下嫁给月儿啊,肯定得大肆操办一下才行。

二是,他的产业全部在京城,自然也要回京城,把那些所谓的嫁妆理一理,然后,一并带过来。

林德山听罢,抚了抚胡须,沉思片刻道,“这也好。丫头在京城,也有陛下赐下的一座公主府。那么,成亲那日,就直接在京城拜堂,之后,两人再赶回桃源村,毕竟,桃源村才是丫头的根!”

蒋振南,“……”所以,洞房花烛夜,就不要洞房了,直接赶路?

爷爷,这一招可真够狠的啊!

所以,爷爷的处罚,实际上却是在这里等着吗?

蒋振南简直欲哭无泪啊!

可是,爷爷的理由好,他无法找到理由去辩驳啊。

这可怎么办啊?

蒋振南心里真是那个急啊。

他用一种哀求之色看向林德山,林德山直接无视。

随后,他又看向平时比较好说话的张大夫。

张大夫看着蒋振南的表情,心有不忍,但是,这大半年来,他给了丫头多少委屈,得到外人多少异样的眼光,受到多少人背后的指指点点,所以,难道就真以为,这么轻松就过了?

哼哼,怎么可能?

所以,对于蒋振南投来求救的目光,也是视而不见。

呵,不是他不厚道,而是对他实在的惩罚。

让他知道,丫头背后有人给她撑腰。

瞧着张大夫对于他的求救也同样视而不见,之后,他又把求救的目光看向林月兰。

结果,林月兰两手一摊,说道,“别看我,我听爷爷他们的。”

随即,就给蒋振南眨了眨眼睛,暗示他,现在不是说情的好机会,等爷爷他们消了气再说。

蒋振南接到暗示,只能很有默契的点了点头。

两位老人家没有看到他们眼神交流吗?

当然是看到了。

只是,他们小两口这么有默契,他们这些老人家实在不好参与不是。

所以,就同样当作视而不见。

既然已经定下出嫁地点,那么关于成婚的一切事宜,现在都必须提上日程了。

林德山说道,“南儿,既然你是出嫁方,那么,我们就必须到镇国将军府下聘礼。只是,你府上有哪位长辈出面?”

这倒是个问题。

蒋振南出身于蒋家,但蒋家现在……,亲娘去世,亲爹,被贬为庶民不说,现在整个人都瘫痪在床,不说行走,不能言语,对于蒋振南成亲一事上,根本就说不事。

但是婚事上,还是需要长辈出面操持才行。

蒋振南想了想说道,“爷爷,我会请郭公爵充当我的长辈,烦请他为我的婚事操持一番。”

他与郭兵的关系好,自然也就与郭家的关系好。

不说蒋家已经没有能为他主持婚事的嫡亲长辈,就算有,对于那些人,他看着就烦和恶心,怎么可能会让他们在自己的婚事插一手呢。

林德山想了想在京城见过的郭公爵,觉得那个随和又耿直,这样的长辈确实不错,而且他听说郭府没有那些杂七乱八的后院龌龊事,府中之人个个融洽,和睦相处。

即使郭公府有好几个儿子和女儿,但都是他与原配之妻所生,而他也没有什么妾室通房,这样使得府中教育得当,风气良好的长辈,确实是最适合操持蒋振南的婚事。

只是……

林德山有些担忧的问道,“郭公爵,他愿意吗?”

毕竟,蒋振南富有煞星之名,凡是接近,都会有倒霉之相,何况,亲自为他要操持婚事。

不过,想想,好像本来蒋振南与郭府就走得近。

应该问题不大。

蒋振南点了点头道,“郭公爵为人厚道,耿直正义,他会的。”

林德山听罢,放下心来,随后说道,“既然如此,那我们就要准备上京城了。”

先要把桃源村的事安排好,然后,从桃源村到京城,即使去年,林月兰请人修好了一条马路,方便了很多,也缩短了很多时间,可是坐马车去京城,还是需要十多天的时间啊。

别说看着,他们婚事还有三个月,这时光来也匆匆,去也匆匆的,很快就会没了。

蒋振南和林月兰点了点头道,“是,爷爷!”

他们已经在桃源呆了两年时间了,也是时候再去京城看看了。

何况,他们之间,一个是镇国大将军,一个是固国公主,两人结合,属于大事,需要天下人的祝福才行。

御书房中,宇文珑焱正在批阅奏折,张公公就进来通报,说,“陛下,太子殿下已经在御书房外求见!”

宇文珑焱抬起头,微微惊讶的道,“哦,太子来了啊。那让他进来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