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阴谋再现!/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有人梦见固国公主穿着一身皇后嫁衣出嫁!

“什么,你说你昨晚梦见固国公主穿着皇后嫁衣出嫁?我也是啊。”

“我也是啊!”

京城大街小巷各种这样的声音,仿佛一夜之间,京城里的全部人,都似乎做了这样一个梦!

流言瞬间轰动整个京城,片刻间,就流传在了京城每一个角落。

这样的流言可比以往的流言,更加可怕和恐惧!

这些流言,已经不止在京城百姓之中流传,更是皇亲贵族圈中流传。

皇宫之中,刚把事情交代给太子去办皇帝,在接到这样的汇报,知道这样的流言之后,满是震怒!

他随即派出暗卫吴铭,厉声的吩咐道,“去查!一定要给朕查个清清楚楚!”

吴铭严肃的道,“是,陛下!”

他心里一点都不相信,会有这样巧合,京城中有这么多人做同样的梦。

这明显一定又有人想要陷害固国公主!

别人不知道陛下和固国公主两人之间的约定,可他心里很是清楚。

而且,他心里更是清楚,固国公主根本就没有这样的企图和野心。

如果她真想当皇后,根本就不会选择大将军了,肯定是选择哪位皇子皇位,就是太子,也会是她第一人选。

毕竟,以她的容貌和才华,及陛下对她的重视,她要选太子,陛下也会成全。

即使不能成为太子妃,可太子侧妃的身份肯定有她。

即使是太子侧妃,只要她夺得太子的宠爱,等太子继承皇位,她就会是皇贵妃,甚至有可能是直接是皇后。

或者说蒋振南想谋权篡位,自己当皇帝,呵呵,他更是冷笑一声。

大将军如果想要当皇帝,那天都要塌下来才行。

因为天塌下来,要他顶着。

可是,天会塌吗?

不塌!

但是,他和陛下不相信,不代表别人不相信。

这些散布流言之人,如此用心险恶,简直是在找死。

等自己暗卫离开之后,皇帝一个人坐在位置,一脸阴沉,暗自思考。

说固国公主穿着嫁衣出嫁,这不是在暗示所有人,大将军有谋夺篡位的野心吗?

呵呵,即使他年纪有些大了,但他还不是老糊涂,那小子有没有这样的野心,他会不知道?

难道真以为,就这样随便散布一个这样的流言,再编排一下他们的不是,他就会拿他们仍问责?

这简直是痴人说梦!

皇长孙府中

玲珑公主房间之中,小翠向她汇报,说道,“公主,现在整个京城,都在议论固国公主穿着皇后嫁衣出嫁这事了。”

玲珑公主一袭丝织白色睡衣,一个人半斜靠在贵妃榻下,听着小翠的汇报后,她淡淡的应道,“嗯!”

小翠随即问道,“公主,之后,我们应该怎么做?”

玲珑公主清冷的说道,“现在,我们什么都不要做,静观其变,只是在有必要的时候,添上一把火就行!”

局,已经布置下去了。

那她就等着,一个个入局,之后,再等着收网就成。

最主要的是,除了小翠和她自己,谁也不知道,这个布局之人,竟然就是深藏在皇长孙府当妾室的玲珑公主。

她可不想再向两年前那般的鲁莽,被人一查一指,就指到了自己身上来。

让她从正妃位置下跌下来,成了男人的妾室,当一个玩物。

现在,她这个玩物反客为主,让皇长孙成了她的玩物,但可恶的是,这个玩物家长成了她的绊脚石。

她现在一直都不明白,为何宇文珑焱那个死老头,对蒋振南和林月兰,竟然会如此宠信。

这种宠信,到任何针对他们的谗言,都会被他当即否定,反而斥责那些进谗言之人。

他对他们的信任,仿佛毫无理由!

这的确让人分外奇怪的地方。

她派人多方调查和打听,都没有打听到任何的消息。

不过,这一次嘛,萧景玉嘴边浮现一抹冷笑。

她倒要瞧瞧,他还是不是一如既往的对他们如此信任,而不会有任何怀疑他们的野心和企图?

毕竟,这可关系到他们宇文家江山社稷!

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

听了主子的话后,小翠有疑惑。

这样猛烈的流言,就不应该火上浇油一把,让它烧得更加猛烈一些吗?

小翠虽有些疑惑,但跟在萧景玉身边两年,很是了解她的脾气,不该说的不要说,不该问的就不必问。

既然主子如此说了,那她就听命令就是。

“殿下,您回来了!”外面传来丫鬟声音。

萧景玉脸色淡淡一变,随后,小翠从准备好的盒子之中,拿出一个粉盒,随即在她脸上涂抹了几下,这张红润的脸,又变成了苍白几分。

“今天公主的身子好些了吗?”皇长孙问道。

“回殿下,公主身子还是和之前一样!”丫鬟很是规矩的说道。

“哦!”皇长孙心里瞬即有几分担心,说道,“我去看看!”

等进屋后,一眼就看到半靠在榻边的萧景玉,顿时脚步加快了几分,走到她的跟前,伸手摸了摸她苍白的脸,很是心疼关心的问道,“公主,今天可有好一点?”

萧景玉点了点头道,“谢殿下关心,我好一点了。相信,过日子,就会完全好了!”

宇文旭泓却不太相信的道,“公主,要不让太医给你看看吧,瞧你的脸色,还是有些苍白,看着有些吓人!”

萧景玉摇了摇头,笑着问道,“不知可有吓倒殿下呢?”

宇文旭泓说道,“傻瓜,怎么可能吓倒我呢?你是我的爱人啊。”

听到“你是我的爱人啊”这几个字时,萧景玉内心里只是冷哼了一声,很是不屑和嘲弄。

想两年前,他与皇长孙妃多恩爱呀,为此,因为她的到来,好长时间不给她脸色看呢,在他们成婚进门当日,夜里连新房都不曾踏进一步,而是去了叶谣的房中。

那时,叶谣也刚迎回来。

可是,这又如何?

也没有多长时间,他不是拜倒在她的美色之下,直至到了现在,他根本就离不开她了。

当然了,也有与她使用媚术有关。

可那又如何,如果真爱一个人,怎么可能抵挡不了来自另一个人的诱惑。

那就只能说明,他并没有他自认为的那样深爱而已。

天下哪有不偷腥的猫,哼,男人也一样,天下哪有不爱美色的男人。

所以,她只是微微使了一点手段而已,这不,让这个男人乖乖服从她嘛。

萧景玉有一种很是虚荣的满足感。

哼,男人只是一个玩意儿!

萧景玉靠在宇文旭泓的怀里,细声细语的说道,“殿下,今天我找了你好几次,下人都说你出去了。”

宇文旭泓一听萧景玉找过自己几次,立刻说道,“玉儿找过我吗?我今天进皇宫去了。”

听说宇文旭泓进皇宫了,萧景玉很识大体的没有再问。

毕竟,她现在的身份不仅是皇长孙府中的妾室,也是乌云国的玲珑公主。

她异国公主的身份,不能让她开口随意询问皇宫之事。

不过,难道真的不问就不问了吗?

玲珑公主随即让宇文旭泓的眼睛对上她的眼睛,然后笑着问道,“陛下找突然找你,是有什么事吗?”

宇文旭泓眼神呆滞了一下,随即就回答道,“皇爷爷说把固国公主和大将军的婚事交给太子皇叔去操办,然后让我从旁协助。”

萧景玉听罢,眼底闪过一道戾光。

她完全没有想到,竟然会是这样的事。

但是,心底却有些吃惊,流言都出来了,皇帝竟然还让人去操持两人的婚事。

婚事?

萧景玉打了一个机灵,顿时反应过来。

她脸色微变,细小温柔的声音,此刻顿时变得有些大声,有些尖锐。

她再一次问道,“你说蒋振南和林月兰的婚事?”

宇文旭泓点头应道,“是啊,就是他们的。”

这下萧景玉是彻底惊诧了。

按理来说,外头的流言,已经被传得沸沸扬扬,林月兰能不能嫁,还是个问题了,这毕竟关系到自家江山社稷。

可为什么,这个婚事还会继续?

如果真阻止不了他们成婚,那么她设计这么多做什么?

萧景玉有些不甘心的说道,“殿下,我听到外面的传言,说很多人都做了固国公主穿着皇后嫁衣出嫁,这样的同一个梦,是不是?”

宇文旭泓点了点头,道,“确实如此。现在外面这种流言得很是凶猛。”

萧景玉听罢,声音立刻变得有些急切的问道,“那为何陛下还是让他们成亲?”

说到这个,宇文旭泓变得阴沉道,“外面只是传言固国公主穿着皇后嫁衣出嫁,并没有说新郎是谁!”

萧景玉听着宇文旭泓的解释,心里涌出一股愤怒。

她以为,这一次那死老头就算相信,可心里总会怀疑吧。

可偏偏以梦中没有新郎为理由,对这些流言视而不见。

萧景玉既然已经得到想要知道的,也就不打算再问下去。

她笑了笑道,“陛下似乎对大将军和固国公主似乎很是信任啊?”

宇文旭泓没有说话,只是眉头微微皱了皱。

萧景玉眸光一闪,继续说道,“殿下,难道你不觉得陛下对他们似乎过分信任了吗?”

这明显有着挑拨的嫌疑了。

同时,这也是给宇文旭泓下一颗怀疑种子。

宇文旭泓同样没有回答,也同样皱了皱眉头。

可萧景玉很是了解宇文旭泓,他这是肯定怀疑上了。

萧景玉又给他提醒一件事,道,“殿下,你可记得两年多以前,京城同样有一则流言,那则流言似乎在说,蒋振南似乎在用某种手段在迷惑或者控制陛下。虽然,这则流言后来被证实,只是周家是为谋取江山,而转嫁陷害大将军的流言。”

听着她这么一提醒,宇文旭泓乍然想起这样的流言。

他随即疑惑的看向萧景玉,问道,“玉儿,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是在怀疑……”怀疑这里面有什么隐情不成?

萧景玉摇了摇头道,“殿下,我没有在怀疑什么。只是有些奇怪而已,如果当时真是陷害蒋振南的手段,那么周家谋害陛下的毒药,那是南疆皇室禁药。既然是禁药,显然是没有解药,那么,林月兰医术再高,在她没有来京城,她又是如何知道陛下所中何毒,还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就配置出解药?”

听着萧景玉这么一提醒,宇文旭泓骤然记起这一事,确实很多不合理的地方。

瞧着宇文旭泓的怀疑的表情,萧景玉勾了勾唇瓣,心情如拨开云雾,立刻晴朗起来。

宇文旭泓认真的说道,“嗯,这事,我必定会好好调查一翻!”

萧景玉提醒道,“殿下,这事你还是不要让陛下知道。如果陛下真被……,那么,他们也会知道了。那对于我们很是不利。”说到这,她眼神很是锐利继续道,“我们必须从被动化为主动!”

萧景玉的意思很简单,就是皇帝既然已经被控制住了,那么他们上去询问,无非就是提前暴露了他们的怀疑,到时惹得蒋振南和林月兰怀疑,就会让他们有提前应付的准备。

哼,既然周家阴谋失败,周家所剩无人,那么,林月兰他们也没有证据证明,周家人使用的毒药,就是她所能解的。

所以,时隔两年之后,她不仅要完成萧景睿给出的任务,她还要为周家人平反,让世人都知道,周家根本就没有谋反之意,这一切都是陛下受人控制,而指使陛下陷害周家。

至于目的嘛,很简单。

那就是,周家大小姐周文雅与镇国公府嫡长子蒋振南,指腹为婚。

周家没人了,蒋家除了蒋振南,也就剩下蒋云峰,可蒋云峰口不能言,手不能动,整个人瘫痪在床,根本就无济于事。

两家就剩下蒋振南一个人,因此,这事情真相就会变得扑朔迷离。

即使蒋振南说没有这事,也没有人去相信,而且更有可能会成为欲盖弥彰的嫌疑,陛下出来说没这事,同样的,也没有人去相信,因为已经先入为主,陛下被蒋振南控制住了,当然就向着他说话。

所以,除非两家人站出来,亲口说,没有这回事,否则的话,这口锅,蒋振南就背定了。

哼,既然她周文雅得不到,那别人同样也别想得到!

毁了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