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挑拨不成/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月兰和蒋振南接到来自京城的传信之后,信上说了京城流言之事——固国公主穿着皇后嫁衣出嫁。

不过,两人看过信后,脸上并没有显得多大的愤怒与怨气。

他们早就料到,他们的成婚一事上,有人会出来搞事。

哼,真以为利用做梦一中,就能把他们拉下水,真是做梦。

看着手中的信函,林月兰直直冷笑道,“南大哥,恐怕散布流言的人,此刻还不知道,我们婚嫁的真实情况吧!否则,也不会傻不拉几散布这样的流言。”

所以,这才是她要求陛下先不要公布她和蒋振南女娶男嫁这样的婚事原因,就是想要看看,那些人到底想要弄出些什么妖蛾子。

蒋振南也是冷笑道,“恐怕是吧!”

他现在能想像出幕后之人的得意。

“不过,恐怕我们要提前上京城了!”林月兰说道。

“嗯!”蒋振南没有问。

……

太子回到太子府中时,听到暗卫的汇报,关于皇后嫁衣的流言,是越闹越凶,不由的抚了抚额头。

如果他没有进宫之前,恐怕对于这样的流言,也是心惊又震惊不已。

可是自从他父皇口中得知,是大将军嫁,而固国公主娶这样的婚嫁模式时,他也同样的震惊不已。

但是,他现在很是怀疑,这么多人梦见固国公主穿着皇后嫁衣出嫁一事的真实性。

这会不会有人在背后设计啊?

可如果说有人在背后设计,那么作为皇长孙的宇文旭泓也同样做了这样的梦,又是怎么回事啊?

梦,固国公主穿着皇后嫁衣出嫁的梦。

皇长孙,京城贵圈,及京城百姓,似乎都有人做这样的梦。

只是,如果这些人会做这样的梦,那为何他和父皇母后没有做这样的梦?

难不成,这梦会挑人不成?

梦……

宇文琰煜在书房之中,深深思考着,他总感觉到有什么不对劲的对方。

可是,到底哪里不对劲,他一时之间也说不上来。

算了,既然想不通,那就暂时不想了。

他现在要操心的则是,如何办好固国公主林月兰和大将军蒋振南的这场婚礼了。

林月兰是固国公主,且是父皇的义女,代表的自然是皇室了。

那么,很显然,蒋振南这个大将军,是嫁进皇室当驸马来着。

既然是女方娶,那么下聘这一流程是绝对不能少的。

只是出何聘礼,又怎么出,很是需要讲究的。

林月兰本人给出了一座动物园,外加一些金银珠宝和布匹,等等,价值加起来,价值得几十万两了。

那么皇宫虽出不了这么多聘礼,只能捡着配合着身份的东西当聘礼了。

所以,这样就成了一个难题了。

正在书房中太子,在深思如何出聘礼时,外面下人又汇报,说皇长孙来了府中。

太子微微拧了拧眉头,随后说道,“嗯,我一会就来!”

可心里却在疑惑,最近这小子好像找自己是越来越勤快了。

太子去了厅堂后,就看到宇文旭泓满脸焦急之色,他很是疑惑。

“泓儿,有什么事吗?”宇文琰煜很是疑惑的道。

宇文旭泓严肃谨慎的道,“皇叔,皇侄有重要的事告知,可以去你书房吗?”

书房,对于任何府邸来说,都是主人家的重要之地,客人不经主人允许是绝对不能进书房的。

宇文琰煜看了一下宇文旭泓凝重的脸色,点了点头道,“嗯!”

随后,两人就来到书房之中。

“说吧,有什么事?”宇文琰煜严肃的问道。

宇文旭泓脸色立刻变得焦急道,“皇叔,我们想办法救救皇爷爷吧?”

宇文琰煜,“……”什么情况?

“怎么回事?”宇文琰煜必须要问清楚,“父皇出了什么事吗?可是方才我才从宫中回来。”

宇文旭泓顿时变得冷静了下来。

随后,他很是认真的问道,“皇叔,外面的流言,你都听说了吧?”

“嗯!”宇文琰煜点头道,“关于固国公主穿着皇后嫁衣这样的流言,闹是如此之凶,我怎么可能没有听过?”

随即宇文旭泓就变得急切的问道,“那皇叔,这么说来的话,在宫里,皇爷爷也同样听到这样的流言?”

“嗯。”宇文琰煜点头道,“父皇也听到了。”

“那皇爷爷有什么反应?”宇文旭泓很是焦急又期待的问道。

宇文琰煜摇了摇头,有些苦笑的道,“父皇没什么反应。”

也就是说,对于那些流言蜚语,没有震怒,只是很平静似的看热闹。

这根本就不像父皇的性格。

“这么大的事儿,皇爷爷怎么会没有反应呢?”宇文旭泓很是疑惑了。

宇文琰煜只是摇了摇头。

随即,宇文旭泓看着太子殿下,很是认真的说道,“皇叔,你有没有觉得父皇对大将军和固国公主过于宠爱,过于信任了吗?父皇对他们的宠信,已经朝过了皇宫任何一个皇子皇孙。

就说九公主九姑姑,曾经她多受父皇宠爱啊,可却因为得罪了大将军和固国公主两个人,之后的遭遇,变得惨烈,甚至被逼迫到去阿朵柴国那些鲁莽又贫穷的国家和亲。皇叔,你就没有觉得不对劲吗?”

听着宇文旭泓如此一说,宇文琰煜也是发现了这样的问题,哦其实,他以前就发现了这样的问题。

他心里虽也奇怪,但是,却也不会去怀疑什么。

在他心中,他父皇是个英明智慧又有手段的君王。

这如此睿智的君王,不可能会这么随意去宠信一个人的。

太子殿下眼睛一眯,带着厉声的问道,“你这话是何意?”

谁知,宇文旭泓却只是淡淡的笑了笑道,“皇叔,皇侄没什么意思,只是,认为这些事情很是疑惑又巧合而已罢了。”

太子殿下和蒋振南林月兰关系好,他说下去,就会挑拨的嫌疑,会让宇文琰煜怀疑了。

到时,可别挑拨不成,到是让他们叔侄关系变僵就不好了。

宇文琰煜厉光一闪,严肃的喝问道,“没什么意思,你跑到我跟前来说这个?”

只是宇文琰煜却没有如宇文旭泓这样的愚蠢。

他本身就是太子,是未来的君王,父皇对他也是呕心沥血孜孜不倦的栽培,再加上大将军蒋振南和固国公主左右扶持,待他父皇百年之后,他登基为帝,那是妥妥之事。

皇侄宇文旭泓虽然暗示的很隐晦,但是宇文琰煜还是听得出来,这中间的挑拨之意。

宇文旭泓被皇叔这么猛然一个厉声质问,顿时有些傻愣了。

这与他的预期设想根本就不一样啊。

他不是应该担心的是,林月兰穿着皇后嫁衣出嫁,而新郎却是蒋振南吗?

因为担心,所以,他的心才会乱,乱了就会怀疑。

只要开始怀疑上了,那么他与蒋振南林月兰之间的关系,必生嫌隙。

生了嫌隙,这嫌隙就会越变越大,宇文琰煜就会失去他们俩的心。

那就等于失去了左膀右臂。

到时,皇爷爷还会看重他吗?

其实,宇文旭泓的想法很是简单。

不管皇帝是不是被蒋振南林月兰两人给控制了,但现在给大家展现出来的皇帝,就是很正常的一个明君。

近两年皇帝之所以越来越看重太子殿下,很大方面的原因,就是因为太子与蒋振南林月兰的关系近。

现在听到萧景玉一提,陛下很有可能被蒋振南控制,他的第一个想法,就是找到可以挑拨太子与蒋振南关系的借口了。

然后,太子殿下的反应,则是让他大失所望。

宇文旭泓憋了片刻,说道,“皇叔,你不要多想。皇侄……我只是认为皇爷爷对大将军好像过于宠信而已。”

宇文琰煜冷哼一声道,“哼,那又如何?父皇是个英明之君,他心中自有定论,泓儿,你可千万不要妄下断言!否则,惹来承当不起之后果,那就后悔莫及了!”

宇文旭泓更加憋屈了,他只得道,“是,皇叔教训的是!”

待宇文旭泓离开后,宇文琰煜之前就觉得不太对劲了,现在变得更加不对劲。

蒋振南,林月兰,婚事,流言,宇文旭泓,宇文琰煜呆在书房之中,把这一切串联起来。

突然,宇文琰煜的瞳孔猛得一阵剧烈收缩,表情满是不可思议。

如果真相真是这样,那他就是成天对着一个对他太子之位虎视眈眈之人?

宇文琰煜从来没有想过,宇文旭泓真的想要把他这个亲皇叔手中夺走太子之位,甚至是未来国君之位。

毕竟,他们之间的亲缘关系,比之其他皇兄皇弟们更加亲厚。

他母后和皇长孙奶奶是亲姐妹,他们的外家,都是属于陈家。

但很显然,陈家是站在他这个太子阵营之中的,还有,两人娶得正妃,也都是来自叶家。

也就说,叶家只能支持一位,而这一位明面上来看,就是他这个太子。

可是,如果叶家倒戈呢?

现在,他又利用流言,想要挑拨他与蒋振南和林月兰之间的关系。

如果不是他还有理智,片刻间分析出利弊关系,很有可能会被他挑拨成功。

因为,哪个君王能容忍得了自己的位置,被人觊觎?

而他是太子,如果没有意外的话,在几年,或十几年后,龙宴国皇帝就是他了。

所以,他同样容忍不了,一个功高震主,一个财富倾国,两人时刻威胁着他的皇位,他肯定要铲除他们。

但林月兰是一个何等精明的女子,一旦他真动了这样的心思,那么毫无疑问,她会当机立断的断绝与他的一切关系。

那就等于,斩断了他去往皇位之路。

这么愚蠢的作为,他怎么可能去做。

但偏偏此刻有人跳出来,这两人实在的威胁着他的地位。

宇文琰煜心里越想越是觉得不安。

他有一种把自己架在刀刃上的感觉,而持刀之人正是他的好侄儿皇长孙殿下。

不过,以前他没怎么防备过宇文旭泓,但,从这一刻起,他必须提高警惕,加强防备了。

因为,说不准什么时候,这个好侄儿,就会在他后面捅他一刀,到时,后悔莫及的就是他了。

不管父皇对于蒋振南和林月兰有着怎么样的信任,但最起码现在的局势,对他很有利。

他可不想画蛇添足,把局势弄得烦乱不堪,既丢了人心又丢了皇位。

走出太子府的宇文旭泓,一双手紧紧的握成拳头。

因为,他不曾想过,这个皇叔竟然如此敏感。

他只是提了一下皇爷爷对他们过于信任,就惹来了他的怀疑。

那时的他,整颗心都调掉了起来,惴惴不安的。

到现在,后背还满是汗。

不过,他很迅速的离开了太子府。

皇长孙府一个偏僻院落之中,萧景玉站在一棵大树底下,嘴唇紧紧抿着,随后,轻启的问到,“你是说太子殿下听了皇长孙殿下的话后,当时就训斥了他?”

站在萧景玉前边站着一个低着头颅的男人,他低声的应道,“是的,公主!”

萧景玉微微蹙了蹙眉心,太子的反应,是她未曾料到的。

因为,他倒没有想到,这太子在听到林月兰穿着皇后嫁衣出嫁的流言后,竟然能如此沉得住气。

按着她的设想,这太子在听到林月兰的流言后,再听到宇文旭泓挑拨的几句话,应该是当即就怀疑上蒋振南和林月兰他们有谋权篡位的野心吧。

但是现在……

萧景玉不去想了,她对着这人说道,“你先回去吧。有什么情况,你必定要第一时间汇报于本公主,当然了,”说到这里,她停顿了一下,轻笑着道,“你的酬劳,本公主肯定少不了你!”

这人一喜,不断的磕头道,“谢谢公主,谢谢公主!”

待萧景玉离开之后,这个向萧景玉汇报情况的男人抬起了头。

此人赫然就是林绪星嘛。

“看来陷害主子的幕后之人,就是她了,而不是皇长孙殿下!”林绪凌从大树上飞了下来。

林绪星脸上带着愤怒的道,“这个死女人,怎么老跟主子过不去啊!真是该死。如果不是主子有令,我真恨不得现在就杀了她!”

林绪凌冷笑着道,“你可别多事。主子说了,这幕后之人,她自有惩罚!得罪了咱们主子,让这个女人死,就太便宜她了。”

林绪星笑着道,“的确如此。哦,说主子最近就要上京城来了,不知何时到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