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真的讨要茶叶!/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御书房中,宇文珑焱坐案桌前,批阅奏折,在这时,张公公很是激动又高兴的进来汇报道,“陛下,陛下,固国公主和大将军来了。”

皇帝听罢,也很是高兴,他问道,“他们在哪?”

张公公说道,“就在御书房外候着!”

“快请他们进来!”皇帝很是高兴的说道。

蒋振南和林月兰一进来,就对皇帝行了一个君臣之礼。

随即,皇帝就说道,“你们两个躲在桃源村,乐不思蜀了,是吧?如果不是要成亲,你们是不是还不愿意回来?”

林月兰撇了撇嘴道,“京城哪有桃源村好玩!”

皇帝顿时笑骂道,“你这丫头,别人是求都求不来,你倒好,一点都不想来。你还真把京城当成洪水猛兽啊?”

林月兰又撇了撇嘴,道,“可不就是,比龙潭虎穴,洪水猛兽更加可怕!”

皇帝,“……”这种形容会不会太可怕了。

京城哪有她所说的这么恐怖啊?

京城权利中心,繁华之城,天下人向往的荣华富贵之地,有人穷尽一生,飞蛾投火般,也要走进京城。

可这丫头为何就对来京城,竟然是如此的抵触呢?

皇帝一想,就知道了。

没待皇帝想太多,林月兰就直接问道,“陛下,京城这些流言到底是怎么回事?难不成整个京城真有这么多人做了那样的梦,梦见我穿着皇后嫁衣出嫁?”说到这里,她直直冷笑一声道,“呵呵,真是荒唐!”

不管是她要穿着皇后嫁衣出嫁,还是京城人很多人做梦梦见这样一事。

说到这个,皇帝的脸色也很是不好。

他说道,“丫头,这事朕已经让人去查了,过段时间,必定会给你交代!”

林月兰很是满意皇帝的话,她点了点头,随即就很直接的问道,“皇帝老头,你咋就没有相信呢?”

皇帝听罢,先是一愣,接着就“哈哈”大笑起来,说道,“哈哈,你这丫头,你怎么知道朕就没有相信呢?”

林月兰很是淡然的说道,“如果你会相信,就不会告诉我,你去查了!而是任这种流言,广泛流传!”

皇帝点了点头道,“丫头,还是你了解朕啊。”

当初,他一听到这样的流言,第一反应讲清

如果不是他与林月兰蒋振南两人先前有着约定,说不定也会相信这样的流言。

只是整个京城这么多人做了同样一个梦,不说林月兰,就是他这个当皇帝的,也显然是不太相信。

但,流言猛于虎。

它传多了,显然就会成为现实。

这样一来,当然就会引得他的猜忌。

好在,他听到这样流言之后,理智已然存在。

因为,很显然的,突然有这样的流言出现,肯定是针对两人婚事。

可,他们两人的婚事,应着林月兰自己的要求,并没有声张,只是通知了钦天监算算日子而已。

这么大的事,即使不声张,多少也会泄露一些出去的。

很显然的,有人就居心叵测,突然制造这样一个流言,一是破坏蒋振南和林月兰的成婚一事,二是当然是为了让他猜忌。

猜忌,作为当权者来说,是最要不得的。

因为,历来多少皇帝,因为猜忌,错就了多少冤案,又有多少无辜重臣忠臣朝廷顶梁柱被冤枉而死?

当然了,他也知道,猜忌是每一个当皇帝都会犯的最大毛病,而他这个皇帝也不例外。

他对对林月兰和蒋振南猜忌,只是因为他曾经去过桃源村。

三年前的桃源村,都已经让人流连忘返了,更别说三年后的桃源村,应该更像是人间仙境了吧。

连他都想了把皇帝这个位置卸任下来,然后隐居桃源村。

可他心里很是清楚,如果他一旦有这样的想法,很有可能会引起朝廷内部的权利更迭交替的凶残血杀,兄弟相残,父子相杀,更有可能引得宇文家江山的动荡,如果真是这样,他以后怎么向宇文家的老祖宗交代啊。

所以,他要尽快把太子培养起来,再过个一两年,他就宣布退位,太子即位,他想到桃源村过几年平静日子。

对于林月兰,他很是了解,她一直想要的是,那种平静祥和的生活。

而她被居然京城权利漩涡之中,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待一切事情尘埃落定之后,她就会离开京城,安安心心的呆在桃源村。

想到这,皇帝笑了笑说道,“你这丫头,朕还不了解吗?只想着过着田间劳作的日子。哪会做什么皇后梦啊!”说这话时,颇有一种遗憾之感。

如果林月兰愿意做皇后,那他根本就不用与林月兰协定什么,直接给她一个皇后位置,嫁给未来国君,那不是一了百了,多好啊,根本就不用强加给她一个固国公主封号。

他心里很是清楚,林月兰如果不是为了蒋振南,或许根本就不愿意踏入京城,根本不用说,踏进如这牢笼一般的皇宫。

他现在所说皇后梦,实际上有两层意思:一是林月兰有做皇后的意愿,二是,指外界传言林月兰林做皇后一事。

说到这,他又补充了一下,很是犀利的道,“如果你想要当皇后,朕还得担心一下了。”

因为如果林月兰有这个皇后梦,那么他这个皇帝或许就成了林月兰的眼钉了。

一是,他不可能娶林月兰为后,所以,她只能选择他的子孙为后。

二是,他的年纪虽摆在这,可他还不想死不想早驾崩啊,到底还能当几年的皇帝谁也不知道。可如果林月兰当皇后心切,那么以林月兰能力,要杀他,简直轻而易举之事。

所以,他说这话,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林月兰撇了撇嘴说道,“行了,皇帝老头。这流言,不用去管了。我来这里,是想讨要那滇江大红袍茶叶!”

皇帝先是一愣,接着又是一阵大笑,他问道,“丫头,难不成你这次进宫来就是为了朕的滇江大红袍?”

“那是当然!”林月兰理所当然的点了点头道,“我一回将军府,喝了那茶不错,从管家口中知道,那茶叶是你赏赐的,只是不多,所以,我就进来宫来讨要了。”

说到这里,林月兰很是狐疑的问道,“皇帝老头,你不会这么小气,不愿意给吧?”

“你这丫头!”皇帝从旁边拿过一把折扇,轻敲了一下林月兰的脑袋,“就知道从朕这里要好东西!”

林月兰不以为然的说道,“我手中的好东西,皇帝老头,你也不少拿啊。我们啊,是彼此彼此罢了。”

“哈哈……”皇帝很是高兴的道,“你这丫头,一点亏都不肯吃!”

说着,又拿起折扇对着她的脑袋轻敲了一下。

林月兰捂着被敲的脑袋,颇有些不满的说道,“我说皇帝老头,你再打下去,我变笨了,要找你负责哦!”

皇帝说道,“如果就这么敲打一下,就会变笨,那朕可宁愿多打你几下。”

林月兰,“……”所以说,她这是讨要敲打吗?

“滇江大红袍茶呢?”林月兰也不想理会这么多,直接要东西为上。

皇帝老头,“……”

好吧,他认输了。

随即,他就吩咐道,“张公公,去朕的宝库房里,把朕的那滇江大红袍全部拿过来给丫头。”

张公公听令,片刻后,张公公就去宝库,把滇江大红炮拿过来。

只是在他回来的途中,碰到了一个人。

“太子妃娘娘安好!”张公公很是恭敬的应道,“太子妃娘娘,你这是……”

前边就是御书房,一般人是不得靠近此处。

“我是去给母后请安,路过这里。”太子妃笑着道,“张公公,你这是?”看着他手中的东西,她一眼就认出了,是云南王上贡的滇江大红袍。

只是听说这东西,很是珍贵,总共才半斤左右,连陛下平常都没怎么舍得喝。

可现在张公公貌似一下子给拿出来了,有些疑惑了。

同时,她心里有种猜测,听说大将军和固国公主进了皇宫,现在应该就在御书房中,张公公现在去陛下的宝库之中,拿出这些滇江大红袍,想必是为了给他们两人喝的吧。

一想到这里,太子妃心里隐隐有一股嫉妒之情,再加上林月兰曾经如此的对待她唯一的亲妹妹,心里更加怨恨。

在加上前不久,流传的一则流言,就是林月兰穿着皇后嫁衣出嫁,这可是触及了她心底的底线。

因为危及到了她的皇后之位,这她怎么能容许?

这次,她是接到消息,说林月兰和蒋振南匆匆来了皇宫,她才打算过来,打探一下消息。

倒是没有想到,让好碰见了去取茶叶的张公公。

张公公说道,“这是陛下让老奴取得茶叶。陛下还在御书房等着呢,太子妃娘娘,老奴先告退!”

说完,就带着茶叶离开。

太子妃看着张公公的背影,两手只紧紧握成拳头,眼底闪过一丝愤恨的目光。

她心里安慰自己道,“暂且忍着!”

回到御书房的张公公,皇帝问道,“张公公,怎么去了这么久?”

张公公应道,“陛下,老奴在中途遇见了太子妃娘娘!”

“哦,这样啊!”皇帝也没有多问,只是对林月兰说道,“丫头,这茶叶只是这么点,你拿去吧!”皇帝很是肉痛的说道。

林月兰毫不客气接过来道,“谢谢皇帝老头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