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贪图美色!/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蒋振南和林月兰回到京城一事,不到半会儿功夫,便传遍了京城大街小巷。

该知道的人,不该知道的人,都已经知道。

现在,众人唯一好奇的则是,这些流言对固国公主和如此不利,就是不知道固国公主和大将军该如何处理这些流言。

流言也有一段时间了,而且有一种越演越烈的趋势。

尤其是林月兰和蒋振南的归来,更是把这种流言推到一种高氵朝。

所有人都想看看,两人是会如何应对这次流言危机。

玲珑公主萧景玉接到林月兰和蒋振南回京城一事,整个人显得有些急躁、紧张、激动、兴奋,可又夹带着些不安,与未来的不安等等各种情绪交织在一起。

不过,她表现出来的,却是温柔似水、安分与平静,她只要扮演好她该办法的角色就好。

反而是皇长孙宇文旭泓表现的更加焦灼不安的样子。

那京城的流言,虽不知道是谁散布出去,但是,与他而言,利更大于弊,毕竟,林月兰和蒋振南与太子关系好,就是对他皇位夺得的大大阻碍。

因此,他所要做的要不就拉拢与两人的关系,然后,得到他们在鼎力支持,才能让他打败太子,让自己成功上位。

但显然,这个法子好是好,只是太难实现,也根本不太现实。

如果林月兰和蒋振南的关系这么好拉拢,以前也不会有这么多皇子皇孙绞尽脑汁的想去拉拢,而于事无功啊。

而另一种,则是挑拨蒋振南和林月兰与太子皇叔的关系,只要太子皇叔对他们起了疑心,有了猜忌,就是他自己斩断了自己的左膀右臂。

同样的,只要不是太笨的人,都会想到,在情况不明朗之际,越是这个时候,越是不能起疑与猜忌,反而,更要护好这对左膀右臂。

因此,宇文旭泓其实也没有打算,就一次就能把他们之间的关系给挑拨成功。

他现在只是在下一颗种子。

他只要时常给这个种子浇浇水,施施肥,就等待着这颗种子破土而出,然后,长成苍天大树而已。

当然,同样的他心里很清楚,这样一来,就会让太子皇叔对他起了怀疑。

可那又如何?

只要皇爷爷还在皇位,只要在他还没有登基之前,他就不能对他如何。

这一场流言,同样带一场博弈!

成,是他的海阔天空,一步登天。

败,就万丈深渊,尸骨无存!

对于他来说,这一次是对付蒋振南和林月兰的绝佳机会。

夫妻两人,交颈相拥,却是心思各异。

不知何时,萧景玉抬了抬眼帘,看着一脸沉思的宇文旭泓,嘴角勾了勾,一抹得意笑意弧度。

她就要成功了。

她知道!

现在,她只要看到林月兰和蒋振南两人的狼狈模样即可!

“殿下……”萧景玉轻轻唤了一声。

宇文旭泓沉浸在自己的心思里,并没有听见的萧景玉的声音。

“殿下……”萧景玉再唤了一声。

宇文旭泓回过神来,然后笑着问道,“玉儿,怎么了?”

萧景玉问道,“殿下,听说大将军和固国公主已经回京城了?”

宇文旭泓点了点头道,“没错。”说到这里,他停顿了片刻后,又说道,“他们一回京城,回镇国公府不到半盏茶时间,就匆忙进了皇宫。”

萧景玉眼底厉光一闪,随后又柔柔的问道,“这么赶紧?难道是因为这流言之事?”

宇文旭泓摇了摇头道,“这我不清楚!不过,”

“不过什么?”萧景玉问道。

“我的人倒是没有打听到什么,不过,听说两人进宫去御书房见了皇爷爷之后,再出来时,手里拿着一点东西。”宇文旭泓说这话时,明显显得有些激动,他道,“那可是云南王每年上贡的滇江大红袍,每年产生只有七两,上贡朝廷五两。平常时,皇爷爷也是舍不喝,可这一次,他竟然全部赏赐给了林月兰。”

“什么?”萧景玉倒没有接到这样的消息,顿时也显得有些惊讶了。

按理来说,林月兰穿皇后嫁衣出嫁了一事,根本就会引得陛下猜忌才是。

可是,流言这么多天了,不管朝臣们如何上谏,皇帝任是置之不理,要不就是对这些朝臣敷衍了事,谁也不知道皇帝到底是如何想的。

让这些有党派的朝臣一时之间,有些懵然。

还有,从林月兰和蒋振南这么迅速的回京城,肯定是因为成亲一事,更因为流言之事,而他们这么迅速的进皇宫见皇帝,也同样是因为流言一事。

可是,她猜测到了开头,却没有猜到结尾。

两人是带着陛下的茶叶离开的。

萧景玉心中隐隐有些发冷与不安。

她就是有些不明白,宇文珑焱这个死老头怎么会这么信任蒋振南和林月兰?

不过,这样也好。

那更方便人实施下一个计划。

而这个计划的实施者……

萧景玉看向把她抱在怀中的宇文旭泓,眼神闪了闪。

……

回到将军府的林月兰和蒋振南,立刻把茶叶交给管家,说道,“管家伯伯,这茶叶给好好收起来。”

看到林月兰随后丢过来的茶叶木盒子,管家心惊胆战的接过来,大声的说道,“少夫人,你可小心点扔啊!”

把茶叶接过来后,他翻看了一下,顿时惊讶了一下,说道,“这……这真是滇江大红袍啊。大将军,少夫人,你们真是进宫要茶叶去了啊?”

林月兰笑着道,“当然是进宫向皇帝老头要茶叶去了。不然,还能去干什么。”

管家,“……”好吧。少夫人的行事,向来都是很随意,不是普通人能想像的。

“管家伯伯,再用这茶叶给我们泡茶喝。我们进宫一趟,有些累了。”林月兰笑说道。

“好,好,老奴马上就去给你们泡来。”管家也是高兴的说道,“你们先歇歇吧!”

说完,就小心的拿着茶叶,高兴的走了。

待管家离开后,林月兰和蒋振南就坐了下来。

林月兰说道,“好在皇帝老头没有糊涂!”

如果皇帝因为这则流言,而对他们进行猜忌,那么,很显然他们的合作也进行不下去了。

但,同样的很显然,皇帝并没有因为这则流言,而对他们有所任何猜忌。

或许是猜忌是有的,只是现在没有表现出来而已。

只是因为,他的国家还需要她。

等哪一日,龙宴国天下一统,成了天下霸主之后,或许她这个幕后功臣,真的成了功高震主,也或许她手中的财富,成了他归属之物。

不要说她有这样的恶意。

自古以来,帝王无情,在每一段历史之中,给拴释的一清二楚。

当然了,只要他还没有表现猜忌的一天,那么他们的关系就不会破裂。

林月兰一只手托着下巴,一只手放在胸前,眼神透露狡黠之意。

她说道,“南大哥,你猜猜,这幕后之人,会不会是萧景玉?”

蒋振南一看到林月兰这副模样,就知道她或许又是在打着什么主意。

他笑了笑说道,“你竟然怀疑上了她,那十有八九就是她了。”

他们虽不在京城,可对京城的情况可是了解的一清二楚。

林月兰笑了笑道,“这萧景玉真还是有点本事。瞧把我们皇长孙殿下,给迷的,对她只会言听计从,更让皇长孙几次动了休妻之意,而扶正她。”

说到这里,她又有些惊叹的道,“这感情还真经不起时间考验啊。想在两年前,皇长孙为了皇长孙妃,而对萧景玉怒目而视。可才短短两年时间,他就已经与萧景玉如胶似漆,难舍难分,更为她,而多次与皇帝老头顶撞呢。啧啧,还真看不出来,这个皇长孙是个负心痴情种呢。”

蒋振南听罢,抚了抚额头,对着林月兰说道,“月儿,你明知道,这是因为那个萧景玉对皇长孙殿下使用了媚术。皇长孙有如此行为,也不足为怪啊!”

林月兰却是冷笑了一声道,“呵呵,只能说男人禀性使然,好美色又喜新厌旧,才会三心二意,否则,就区区媚术而已,只要意志微微坚定的男人,都不会中招。我看皇长孙,就是贪图萧景玉的美色而已,好歹这张皮可是乌云国第一美人呢。”

蒋振南听到林月兰忿怼男人,顿时有些无辜的摸了摸自己鼻子,随后讨好的道,“月儿,你说的是。皇长孙就是个贪图美色,才会中招。只是,月儿,”他小心的说道,“那也只是皇长孙而已,我可不是这样的人啊。”

“噗嗤!”林月兰笑出了声,道,“行,我知道你不是这样的人。”

蒋振南看到林月兰笑出了声,心里暗暗松了一口气。

随后,他脸色顿时冷厉的说道,“那么这次流言之事,幕后主使,会是谁呢?”

听到蒋振南的疑问,林月兰则是冷笑着道,“这则流言的背后,谁是最大收益者,谁就是幕后之人。”

蒋振南稍微一思考,顿时惊讶的道,“难道会是他?”

林月兰点了点头道,“就是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