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新流言!/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月兰和蒋振南回京城没有多久,又一则流言传出。

这一次流言,是上一则流言的补充。

因为这一次流言,又很多人做了同样的梦。

梦见了林月兰穿着皇后嫁衣出嫁的对象,不是圣上,也不是太子,更不是其他皇子皇孙,而是天下人都所知的——镇国大将军蒋振南。

这样的一个梦,可比固国公主穿着皇后嫁衣出嫁,更加让人心惊胆战。

这代表着什么?

只要不是傻子,都可明白。

代表着,镇国大将军蒋振南,很有野心和企图,很有可能谋权篡位。

之前,固国公主只是穿着皇后嫁衣出嫁,皇族之人,也就忍了。

毕竟,固国公主穿着皇后嫁衣出嫁,有可能所嫁之人,并非是蒋振南,而有可能是皇族之中,太子或者是某个皇子皇孙。

可现在……

这样的流言一出,轰动已经不是这些普通百姓了,而是皇族!

“碰!”

御书房中,宇文珑焱怒火冲天,把桌子上的奏章全部扔到了地上。

而这些奏折上奏的主要事情,即蒋振南功高震主,已然有了谋反之心,否则,为何京城这么多人,会做这样同一个梦。

这不就是代表着,某种预示吗?

“混账东西!”宇文珑焱厉声的喝骂道,“那幕后之人真是好心思,竟然想来个一箭三雕呢!”

一是给整个京城和朝廷制造混乱;二是借此除掉龙宴王朝的守护神——战神大将军蒋振南;三是,其实也是最主要的地方,就是挑拨他与蒋振南和林月兰的关系。

只要他有一点猜忌,就凭着这则流言,很有可能会借此机会,在这样的莫须有罪名之下,就可以把镇国在大将军蒋振南除掉。

呵呵,真是好心思啊。

这完全是要毁掉他宇文家江山的节奏啊!

可现在让他头疼的是,这些朝廷大臣,皇家族老亲王,等都以此梦为某种预示,让他这个皇帝严阵以待,严肃处理,先行除患为上,毕竟蒋振南手掌朝廷几乎一半兵权,当然了,另一半在皇帝手中,俨然功高震主,再加上有固国公主巨大财富的支持,如果他要谋反的话,很难让人控制等等……

然而,也就只有宇文珑焱心里最清楚。

这两年龙宴国的飞速发展,现在成为了几乎与乌云国并驾齐驱的强国,超越乌云国已经指日可待了。

这一切,都要归功于林月兰在他后面出谋献策,且又不要功劳,这里面,当然还同样有蒋振南一份功劳。

可现在,这些人现在却想要以一个子乌虚有之梦,对付这两位幕后功劳者,卸磨杀驴之事,在帝王身上是很常见,但也要看看有没有这个能力,时机对不对。先把磨给卸下来,否则,把驴杀了,还是要自己把磨推完。

“这些混账东西!”宇文珑焱忍不住的破口大骂。

张公公站在一边,安慰道,“陛下,主要外面的流言弄得太凶了!流言这东西,三人成虎,众口铄金,积毁销骨啊!也怪不得大臣们会把流言当真的!”

宇文珑焱听罢,也是重重的叹了一口气,说道,“朕也知道啊。可为何偏偏那些大臣们不知道呢?”

张公公没有吭声了。

其实这些大臣们怎么会不知道,只是在掩耳盗铃而已。

毕竟,大将军和固国公主两人,一个有兵权,一个有钱,他们两人的结合,足以让整个朝廷风云变色。

因为,如果蒋振南真是动了这个心思的话,那么很有可能就会成功!

但这也只是一个最坏方面而已。

实际上,其实是人的自私性和妒忌性作祟而已。

有权有钱有势,又如花美眷,天下哪个男人不想要?

要为何偏偏就是号称天煞孤星命格的蒋振南所拥有这一切?

他们不服!

此次,如此良机,他们怎么可能就这么袖手旁观?

宇文珑焱听罢,也只是轻轻叹了一口气。

看着静静躺在地上的奏折,突然又一阵怒气上来。

就在这时,外面有声音传来。

宇文珑焱对着张公公道,“你去看一下,外面什么人?”

“是!”张公公退下后,很快又回来了,汇报道,“陛下,皇长孙殿下在外要求进见!”

“不见!”宇文珑焱顿时怒气又上来。

张公公得令后,出去又很快回来,他很是恭敬的对着皇帝道,“陛下,皇长孙殿下说有很重要的事,向陛下汇报。现在正跪在书房外不起!”

宇文珑焱沉着脸,厉声的道,“有什么重要的事让他改天再来。”

张公公有些为难的道,“陛下,老奴方才就是这样回复皇长孙殿下的,可他说,不见到陛下您,他就不起来!”

宇文珑焱皱了皱眉头,随后道,“那让他进来吧。朕要看看,他到底是有何要事进谏!”

张公公又一次出去,再次回来时,后面跟着皇长孙宇文旭泓。

“孙儿叩见陛下!”宇文旭泓一进来就对陛下行礼。

宇文珑焱心情不好,这人又突然强硬要求进来见他,所以,此刻的心情,就显得更加不佳和不悦。

他脸色阴沉的问道,“泓儿,你说有重要的事向朕汇报。说吧,到底不有何要事?”

宇文旭泓偷偷打量了一下宇文珑焱的脸色,知道现在的陛下,心情很是不佳,心迅速沉了下去。

可一想到要即将汇报的事情,顿时又雀跃了起来。

如果向皇爷爷汇报了这事,说不定皇爷爷会更加震怒,心情会更加不好,但是,这事,必须现在汇报。

因为,趁热打铁。

宇文旭泓咬了咬牙,直接说道,“皇爷爷,皇长孙听说两年前,固国公主和大将军早到了两座矿山,一座金矿,一座铁矿。可他们两人却偷偷派人私自开采。皇爷爷,他们两人太不把您放在眼里了。他们这是安了什么心?”

就差脱口而出说,他们有野心了。

宇文珑焱听罢,眼睛一眯,眼底带着一道戾光。

他的脸色变得更加阴沉,厉声的问道,“你听谁说的?说话要有证据!固国公主和大将军,在没有证据之下,可不是能随意冤枉!”

宇文旭泓明显一愣,随即说道,“皇爷爷,还记得两年前固国公主突然昏迷一事吗?”

宇文珑焱点了点头道,“记得!只是泓儿,你为何这样问?”

宇文旭泓说道,“皇爷爷,孙儿得到消息,说固国公主两年前之所以昏迷,并不是为了救蒋……大将军他爹蒋云峰而受伤昏迷的,而是因为……因为……”

“因为什么?”宇文珑焱压抑着心中的怒火,厉声的质问道。

也不知道,他这股怒火是针对谁,宇文旭泓,还是林月兰和蒋振南?

“因为,”宇文旭泓咬牙说道,“他们是与乌云国二皇子萧景睿打斗而昏迷的,据说是因为萧景睿在蒋云峰的帮忙之下,在我龙宴国偏僻的山陵范围内,找到了那两座矿山,而固国公主和大将军也因某种渠道,而得知了两座矿山下落。到了目的地后,两帮人要了一架。乌云国二皇子受伤惨重,带着属下迅速逃开,之后,大将军就抱着昏迷的固国公主从边远地界赶了回来。”

听到宇文旭泓的讲述,宇文珑焱锋利的眼神,变得更加锐利,声音也更加凌厉,他喝声问道,“这些事,你是如何得知?还有,除了这些话,你又有何证据证明,两年前固国公主昏迷一事,涉及到两座矿山?”

这些事情都很是隐秘,除了当事人,也就只有他知道。

还有两座矿山之事,是更加隐秘,宇文旭泓又是如何得知?

宇文旭泓一噎,顿时有些接不上话来。

以他的预想,皇爷爷的反应根本就不应该是这样的。

皇爷爷听到这样的消息,第一反应不就是应该震怒吗?震怒之下,就会开始怀疑林月兰和蒋振南的吗?只要他开口质问,怀疑,那么,他就自然有办法让皇爷爷更加相信蒋振南有宏图野心。

蒋振南和林月兰也不要怪他心狠,怪就怪他不上道,不识时务,之前不站队多好,只要博一博,他至少还有机会夺赢那人位置。

可现在为何要选择太子皇叔?

他们选择了太子皇叔,那么太子皇叔继位就是妥妥的。

既然如此,就不要怪他心狠了。

玉儿说得没错,那个位置,只要是宇文家的皇子皇孙哪个继承都可以。

可谁继承那个位置,凭什么是掌握在蒋振南和林月兰两人手中?

除非,他们真的控制了皇爷爷,然后,让皇爷爷对他们言听计从。

玉儿还说,那个位置本来就是他的,又凭什么让那个懦弱无能的太子皇叔坐下去?

他不服气。

他今天过来这里,本来就打算揭穿蒋振南和林月兰在暗中的秘密行事。

两座矿山,一座金矿,一座铁矿,这是多大的财富,能养活部队多少人啊。

但是,蒋振南和林月兰任是没有透露一个字,还暗暗派人开采。

哼,私采矿山,可是重罪。

一个不好,可能就会落下一个株连九族的罪名呢。

这样一来,他不仅除掉了碍眼碍事的蒋振南和林月兰,更是把宇文琰煜的太子之位给废掉。

宇文旭泓沉浸在美好的想像之中时,却顿时被一阵声音惊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