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爷孙的争执!/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陛下,固国公主传来口讯!”张公公的声音突然打断了宇文旭泓的美好想像之事。

这让宇文旭泓惹不住拧了拧眉头。

他这一表情,恰入在宇文珑焱的眼中。

他眼睛微微眯起,隐藏在眼皮底下的愤怒,使得眼神看着更加怒了。

只是隐藏着,并没有让宇文旭泓发现他眼里怒火。

他还没有死呢,竟然就想在他眼皮底下搞小动作,哼……

随即宇文珑焱就冷厉的吐出一个字,道,“说!”

张公公说道,“陛下,固国公主说,明天,她会与大将军一起上早朝!”

“荒唐!”作为皇帝的宇文珑焱还没有开口,宇文旭泓顿时激动的大叫起来。

宇文珑焱眼神一厉,射向他,怒喝道,“你才荒唐!”

随即,就没有对着宇文旭泓说什么,只是问道,“她还有说什么吗?”

张公公摇了摇头说道,“没有。”

宇文珑焱让张公公下去,之后,看着跪在面前的宇文旭泓,忍不住的有些失望。

才短短两年时间,以前那个思前顾后,有些唯唯诺诺的少年,现在完全变成了一个急功近利,自私贪婪写在脸上的男人。

而他会有这样的改变,完全是因为一个女人。

为了那个女人,这个以前懂事的皇长孙,多次顶撞皇帝,请求陛下允许他休妻,再扶正妾室萧景玉。

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请求,皇帝真是被气乐了。

那个乌云国玲珑公主真是好手段,才多长时间,就把他的好孙儿给迷的,不管不顾,一心只想扶正她的蠢人了。

不过,他念着这个大孙儿一时被那女人迷惑,也只是训斥了一顿,但并没有同意。

最后,皇长孙只得不情不愿的退了下去。但从此之后,这个大孙儿仿佛就来跟他作对一般,时不时就要跳出来,给他来个反调。

当然了,他这个当皇帝的权威,也不是白当的。

在他严厉的喝斥几回后,宇文旭泓就老实了些。

可同样的,想要扶妾休妻之事,也提了好几次,只是惹的他实在恼怒了,在最后时,他就严厉的警告了。

如果你真想休了妻,扶正那个妾室,那么,朕就把你贬为庶民。

宠妾灭妻也好,休妻扶妾也罢,就不关皇室丝毫关系,你自己选择看着罢。

对于皇室子孙来说,这哪里需要选择啊。

谁会好好的皇族子孙不当,而去当一个贱民。

宇文旭泓就算再被那个萧景玉洗脑,但是也知道,真把皇爷爷惹恼了,圣怒之下把他贬为贱民,别说皇位,就是现在能享受到的一切,那他就真的什么都没有了。

从此之后,他没有再提这事。

不过,皇帝为了皇家面子,宇文旭泓所提休妻扶正妾室这事,他并没有声张,就连皇后太子都不曾知道。

这事就算揭过了,可是,宇文旭泓这次又惹得他恼火了。

张公公退下去后,宇文珑焱看着这个大孙子,本想再训斥,但看着他气愤倔强恼怒之色,他突然有一种有心无力的感觉,同时心里也有一种心里愧疚感。

他不应该让萧景玉那个妖女进皇长孙府的,哦,不,应该说,不让她进任何人府中。

但那时,他却只能妥协。

宇文珑焱摆了摆手,说道,“行了,朕知道了,你下去吧!”

宇文旭泓顿时有些惊愕,他愣愣的叫了一声,“皇爷爷!”

心里却很是不明白,都到了这个时候了,为何他还是如此偏袒蒋振南和林月兰。

终于他还是忍不住的怒问道,“皇爷爷,那蒋振南和林月兰就要动摇国之根本了,你还打算偏袒他们吗?”

“放肆!”宇文珑焱严厉的喝斥道,“你知道什么?你除了知道被一个女人利用之外,你什么都不知道!现在给朕立刻滚出去!”

但是宇文旭泓却很是不服气的道,“皇爷爷,孙儿不服!”

宇文珑焱厉声道,“你服不服,朕管不着。出去!”

“我不!”宇文旭泓突然倔了脾气说道,“蒋振南和林月兰,两人暗中敛财,私养兵马,试图造反,无论如何,孙儿绝对不会让宇文皇族江山,落到了外人手中!”说得那个很是正义凛然!

“你……”宇文珑焱怒指着他,“胡闹!真是胡闹!”

宇文珑焱真是被这个大孙子气得脸色铁青,坐在桌前直颤抖,他没有想到,原来,他是打着这样的主意。

他厉声的喝问道,“到底是谁告诉你的,蒋振南和林月兰暗中敛财,私养兵马,试图造反的?啊!宇文旭泓,说话要有证据,别以为空口白牙,信口雌黄,随意掐来,就可以给我朝镇国大将军和固国公主按着这样谋反大逆不道之罪?”

听着皇帝的提醒,宇文旭泓不但没有反省,反而更加确定的认为,他的皇爷爷真如萧景玉所言,皇帝真是被蒋振南和林月兰给控制了,否则,都这么明显事实摆在眼前,他竟然还不相信,要求他拿出证据,否则,就是在诬陷蒋振南和林月兰。

真是执迷不悟!

反观宇文旭泓这么认为的。

宇文旭泓大声的反驳道,“皇爷爷,蒋振南和林月兰私下有两座矿山,一座金矿,一座铁矿,这么重要的财富资源及兵器制造原料,他们俩人为何不上报?还有,如果皇爷爷不相信,可以派人到秦南以南的祁连山,去查探查探,是不是有人在开采这两座矿山!”

宇文珑焱听罢,瞳孔猛得剧烈一缩,反应很是惊讶。

他问道,“你到底是听谁说的?”

宇文旭泓说道,“当然是有人过来向孙儿告密的。而且,孙儿已经派人去证实过,那人所言非虚!”

“那么那人是谁,”宇文珑焱冷厉的问道,“把他带到朕的面前来!”

啊?

宇文旭泓听到要把证人带到皇帝跟前,顿时有些惊愣了,眼神有些恍惚,不知如何是好。

因为为向他告密之人,恰是他的爱妾玲珑公主萧景玉。

而萧景玉叮嘱过他,千万不能暴露出是她告的密。

“怎么?没有人证吗?”宇文珑焱喝声道,“没有人证就给朕闭嘴!”

宇文旭泓瞧着顿时有些焦急不已。

他摇了摇头道,“有的。只是她……”

只是在说她时,一时之间,根本就想不起,这人是谁。

“她是谁?”皇帝厉声带着咄咄逼人。

“她……她……”他总想不起来,她到底是谁。

随即,他灵光一闪,大声的说道,“她已经死了。被人给发现,被灭口了!”

“……”很是失望的宇文珑焱冷笑两声道,“呵呵,你所说的灭口,是指蒋振南和林月兰两人吗?”

宇文旭泓脸色青红交白,还是说道,“是!”

啪!

“灭口?”宇文珑焱拿起最近的一本奏折,直接扔在了宇文旭泓的头上,大声严厉的喝道,“他们怎么没有把你给灭口?要知道,以蒋振南和林月兰两人的本事,要把你灭口,并不费事!”

“……”宇文旭泓满脸通红,可又不得不承认这是事实,但他还是辩解的说道,“因为,因为,他们不知道我知道他们的秘密。对,就是这样!”他给自己找了一个很是充分的理由。

宇文珑焱看着他的模样,顿时觉得他如病入膏肓的病人,已经完全无可救药了。

随即,他摆了摆手说道,“你出去吧!朕现在不想见你!”

“皇爷爷!”宇文旭泓顿时有些急了,言语有些激烈的道,“皇爷爷,到了现在,你还是在包庇他们两个吗?”

谁知,宇文珑焱大声的喝过去,“朕包庇的是你。现在立刻马上给朕滚出去!”

听到皇帝的话,又发滔天怒火的皇爷爷,一脸懵然却愤怒的宇文旭泓,只得退出御书房中。

只是在出御书房后,没有多久,便在走廊上遇到了太子宇文琰煜。

看到带着愤怒脸上又有些恍惚的皇侄,宇文琰煜只是皱了皱眉头,但也没有过多问,然后,就朝着御书房走去。

但很显然的,他被拒绝了进去了。

……

去往京城郊外的路上,一个乔装打扮,带着面纱的女人,坐着一辆普通的马车,往一户农院走去。

随后,到了一个荒无人烟,只一栋临立的小院门前,看了看四周,眼神很是警惕与戒备,随后,就上前,敲了敲门。

片刻后,一个一身黑衣,带着不浑身煞气的年青男人打开了房门。

看到门外站着的人,他冰冷的声音说道,“大小姐,老爷已经在屋中等候你多时了!”

女人听罢,径直朝着屋中走去,明显脚步有些快。

一到屋中,就看到一个背影,双手背在后面,驻在一面墙壁前,看着墙壁上一幅美人图画。

女子进去躬了躬身,有些雀跃激动的道,“爹!”

这个爹并没有回应,只是看着墙壁上美人图说道,“没有想到,一晃就二十年过去了。你也嫁人了。”

女子低着头,并没有回应,只是说道,“女儿已经嫁人五年了!”

“都已经嫁人五年了啊。”男人感叹一声道,“只是爹没有亲眼看着你出嫁,颇有些遗憾!你不会怪我吧?”

女子顿时变得更加激动了,她说道,“我不怪你的。只要爹记得有我这个女儿就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