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你们便秘? (二更)/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月兰听到外面又传一波流言,顿时感觉无语。

看来,这幕后之人,不把她和蒋振南搞死,是不甘心啊,想要一环扣一环啊。

真以为,只凭着一个梦,就想把他们按上一个意图谋反的罪名,呵呵,那也真是异想天开啊。

不说蒋振南这个镇国大将军,这些年为保护他们,在战场上浴血奋站,是整个王朝的守护神,大家自是不信他会造反。

不说她一个从农村里出来的农家女,成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固国公主,根本就不用牢牢紧锁在宫中,这活得可比当皇后自在,她是傻了,一还是有什么想不通的地方,才会去想着让把一只金锁鸟笼锁住自己。

还有蒋振南,如果他真是有什么野心企图的话,以他的能力,也早就谋夺篡位了,难道还能等到今天宇文家江山越来越稳固之时?

呵呵,这幕后之人,也真是好笑。

不过,好久没有这么有趣了,那她不介意跟他们玩一玩喽。

林月兰靠在桌前,双手托着下巴,眼睛滴溜儿转,很是了解林月兰的蒋振南,从外面走过来,很是好奇的的问道,“月儿,你在想什么,这么认真?还是说,”他故意在此停顿了一下,“还是说你又是在打什么坏主意?”

林月兰无语的翻了一个白眼,说道,“你怎么知道,你就是在打什么坏主意,而不是好主意?”

蒋振南抿笑不语。

林月兰也没有跟他再纠结这个,而是显得很是兴奋的道,“南大哥,你说,这场戏的后面,会是怎么收场?”

蒋振南顿时有些无语。

这结局是显然意料的嘛。

但为了配合林月兰玩性,他冷笑两声说道,“呵呵,该怎么收场就自然怎么收场,不是吗?”

林月兰很是好奇的问道,“难道你就真的舍得萧景玉这样一个美丽女人香消玉殒?要知道,那个美人儿,可是一直对你虎视眈眈,想着主动头怀送抱呢?你就真舍得?”

说到这个,蒋振南就如吃到一只苍蝇一般,这么恶心,他说道,“别说她一个挂着别人皮的假美人,就是她真人,脱光在我面前,我也不看一眼。”

说到这里,他突然问道,“月儿,最近我是做了什么事,让你看着不满意吗?”

林月兰想了想,摇了摇头道,“没有啊!怎么了?”

“既然没有,那你为何拿着那个假人,来恶心我啊!”蒋振南眼神带着些幽怨和委屈的说道。

林月兰先是一愣,接着就“噗嗤”一声笑道,“南大哥,你……哈哈……”

蒋振南还是带着小委屈的眼神看向林月兰,说道,“月儿,你还笑,你还笑?”

林月兰摆了摆手说道,“好吧,我不笑了,我不笑了就是!”

随后,她伸手捏着他的脸颊,笑说道,“南大哥,你真是越来越逗了啊!”

心中却在怒吼,当初那个冷冷酷酷的,满身散发着冰冷气息的冷戾大将军去哪了?

把他给还回来了!

蒋振南一手捉住她双手,说道,“月儿,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所以说,是我跟我学的吗?

可明明我也同样是个冰冷大美人啊。

两座冰山相遇,不是会更加冷的吗?

为何,他们两座冰山在一起,反而撞出了火山?

不过,谁让他们两座冰山是异性呢,异性相吸,然后摩擦生电,自然就闪出了火花,而且是越演越烈的趋势啊。

林月兰假笑两声道,“嘿嘿,你这是在说我是黑吗?”问这话时,却有一种咬牙切齿。

蒋振南很是时务的摇了摇头,“没有,没有,我是说你是红嘛。”

心里却在嘀咕,要说腹黑,没人能够比得上你吧。

林月兰看着他的眼神,表示很怀疑,但蒋振南表现出来的,则要多真诚就有多真诚。

林月兰投降的道,“好吧!”

随即,蒋振南说道,“月儿,你想要怎么做?”

被问到这个,林月兰双手插腰,直直冷笑着道,“呵呵,当然是等着看笑话,看他们自己啪啪打自己脸了。”

要说不做什么,那根本就不可能的事。

两年前,龙宴国还不够强大,乌云国萧景睿逼迫着和亲,把人光明正大的安插到龙宴国来当间谍,所以,皇帝老头也就只能忍气吞声,把人接下来。

不过,好在萧景玉这人自己作死,好好的正妃位置,给作成了妾位,使得很多场合,很多地方,萧景玉这个妾室,插不了手。

即使她使用卑鄙手段,控制了宇文旭泓,让他对她言听计从。

可那又如何,还不是像屎壳郎一样,只能藏在牛粪里,滚啊滚的。

对于别处,她就算再有能力,伸展不开手脚,却也会变得无能为力的。

现在她自以为是惊天密网,到最后,看看网到的到底是谁。

林月兰想到这,又笑说着说道,“明天上朝时,我们先看看那些朝廷大臣们,啪啪打脸!”

蒋振南笑着道,“好,只要你开心就好!”

第二天,朝臣们按着惯例早早去上早朝了。

但是,可一众王公大臣,一到金銮殿时,看到金銮殿上的人,脚步顿时趔趄了一下,随后,显得有些狼狈的迅速跪下来,对着大殿上语笑嫣嫣的林月兰参拜道,“老臣拜见固国公主,公主千岁千千岁!”

说起来,固国公主地位,可是比皇后更高。

所以,除了皇帝,任何王公大臣,都要参与拜见。

然而,这些朝臣们看着林月兰那张年轻的脸,心里又很是不服气,这么一个农家女,只是因为提了几条建议,改良了一下农作物种植方法,就获得了一个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固国公主封号。

可他们呢,那时十年寒窗苦读,几十年的官场生涯,做了多少事,才堪堪爬到这样的位高权重,却仍要看人脸色的位置。

林月兰可不知道这些人的想法,但是看到这些人脸上嫉妒之情,也能猜测到他们心中所想。

林月兰笑了笑道,“请起吧,王大人,刘大人,还有张大人!”

三位大人正要起身时,结果又听到林月兰说道,“你们三个已经一大把年纪了,跪本公主一个黄毛丫头,万一,伤筋动骨了,可怎么办啊?不过,你们不下跪呢,又可能被盖上不尊我这个固国公主,这蔑视之罪,可能会更大吧?嗯,为着你们性命着想,你们以后见着本公主,还是跪上一跪吧!”

三个大人正要起身的动作,立刻僵硬了下来,一张老菊花似的脸,被憋的满脸通红,想要发怒,可又必须隐忍着,否则,真一个蔑视公主之罪,给扣下来,他们去哪里伸冤去啊?

瞧着他们那憋屈的表情,林月兰高兴了。

这三个老骨头,为国为民之大事不干,整天盯着她一个闲心位置,进谏,进谏,暗中说她一个农家女,好不容易利用手段当了一个公主,却不好好的当公主,成天抛头露面,还未成婚,却整天与未婚夫粘在一起,简直是伤风败俗等等。

当然了,这些话,是他们三个聚在一起,暗地里说的。

所以,此刻既然回到了京城,林月兰当然应该好好的给他们一个好看。

“怎么了?看你们的样子,像是被憋的满脸通红,”林月兰很是“关心”的问道,“难不成,你们便秘不成?”

林月兰的话一说完,就听到周围其他人“噗嗤”的笑声。

明眼人,都能瞧出固国公主是在为难他们三个。

至于原因,有些大臣在心中有所猜测。

陈大人脸色被憋的更红了,他这是憋屈的。

他看着林月兰是敢怒不敢言的道,“多谢公主关心,我们没有便秘!”说得那个咬牙切齿,特意咬重“便秘”二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