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自辩证清白 (三更)/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月兰勾了勾唇,笑着道,“哦,没有便秘啊。那就好。不过,王大人,本公主作为大夫,提醒你们一句,如果便秘的话,千万不要忍着啊,否则,就会成为大病的!”

“噗嗤!”又让周围之人大笑,当然官位比较的人,只能低低的笑。

陈大人再一次咬牙切齿的道,“那多谢公主你的关心了。”

随即,他问道,“不知公主可听说过外面传言?”问这句话时,明显能感觉到他的幸灾乐祸。

林月兰挑了挑眉,笑着问道,“不好意思啊,陈大人,本公主刚从农村乡下回京城,还没有听到什么流言?”

说到这里,她似笑非笑的看向王大人,眼眉明媚,又说道,“不如王大人,你来告诉本公主,外面到底又有什么传言,好让本公主开开眼界?”

林月兰的话音一落下,众位大人有些面面相觑。

不知林月兰所说,是真没有听说过,还是假装没有听说过?

只是,看着固国公主一脸平静,淡定从容,根本就不为外面流言所挠的样子,难道是真没有听说过?

可这怎么可能?

就算再怎么赶,再怎么匆忙,他们也从外面回京城也有两三天时间了,况且,听说,他们一回宫,就进宫见过皇上了啊。

所以说,其实,她是听说过这些流言,只是,现在只是假装没有听过而已。

王大人脸上带着些阴险小人得志的笑容,说道,“哦,原来公主没听说过啊。那下官就告诉公主,外面的流言吧!”

“好啊,”林月兰点了点头道,“洗耳恭听!”就在这时,太子走进金銮殿,朝着林月兰等人方向而来,笑着问道,“王大人,公主,你们要说什么,本宫也一起洗耳恭听一下,如何?”

王大人,“……”

林月兰虽有固国公主封号,但在王大人等眼底,始终是那个从乡下来的农家女而已,这身份始终上不了台面,所以,在朝廷一众人眼中,哦,还不上朝廷,对于上流层贵族圈人来说,是对林月兰很是不屑的。

但耐不住,就是这个在他们眼中的农家女,已经是名副其实的正一品固国公主,且这个公主能力也极大,无论是你来我往客栈,还是林氏医院,名气都很大。

所以,对于这个固国公主,他们表面上还是很敬重的。

但常话说,墙倒众人推啊!

林月兰穿着皇后嫁衣出嫁,而新郎就是她未婚夫镇国大将军蒋振南,这样的流言传出之后,所有人都预感到,林月兰和蒋振南,这好运或许已经到头了。

不管他们有没有当皇帝皇后的野心,但是,对于上位者来说,是绝对不能容忍的。

况且,这则流言,也不是无的放矢。

蒋振南功绩赫赫,兵权在握,林月兰财富充裕,只要他们有这个野心,那么造反成功,根本就没有多大问题。

从历代王朝来看,凡是功高震主者,下场无一不是惨烈。

要不是无缘无故战死沙场,要不,就是寻了一个罪名,来一个满门抄斩,连个继承的香火,都必须斩草除根。

蒋振南现在情况,无一不是和以前那些战功赫赫之人的大将军一样的吗?

且蒋振南还有一个强大又有钱的贤内助,可比以前那些将军,更加惹人猜忌。

而这时候又传出那样的流言,那不就是更是火上浇油啊。

因此,在场之人,仿佛预见了蒋振南和林月兰的悲惨下场了。

当然了,在事情还没有尘埃落地之前,固国公主已然是固国公主,大将军还是大将军,该有的尊重,该要的礼,一样都不能少,否则,以他们现在身份,依然可以拿捏着他们。

可仍然耐不住有人按不住自己激动心情,想要对林月兰和蒋振南落井下石啊。

但是这不没有开始投石,就自己已经先被石头给打中了。

王大人僵硬的笑了笑,随后对太子说道,“太子殿下!”

所有人都知道,现在的太子是和蒋振南林月兰站在一条线上的。

在情况不明之下,太子殿下维护林月兰,也是情理之中。

要知道,当初太子殿下能取得林月兰信任和帮助,就是当初所有人逼迫陛下,给林月兰降罪,撤销“固国公主”封号,那时林月兰的惊险,虽不比现在,但,对于林月兰来说,也是惊险万分。

可在那时候,唯一站在林月兰那边,为林月兰说话的人,也就只有太子殿下。

那事在有惊无险过去后,林月兰和蒋振南就与太子殿下走得近了。

这次流言,想必最不希望出现的,应该就是太子殿下了。

如果,这次流言预示成真,那这个太子殿下就成了他们之间的跳脚板了。

刹那间,王大人心里有些可怜太子殿下了,失去左膀右臂不说,还直接被背叛利用。

所以,想必太子殿下也想到这个,心情应该很不好吧。

王大人想到这,就对着宇文琰煜说道,“回太子殿下,固国公主没听说过外……”

“上朝!”

王大人刚想对着太子殿下乐津津的说着外面流言,甚至是想要看看林月兰在听到外面流言之后,那崩溃的表情。

只是,他还没有开始讲,一到公公尖细的声音,就开始喊上朝。

随即,又大声的喊到,“皇上驾到!”

公公声音一落下,皇上就从后面走了出来。

众朝臣跪下来,大声喊道,“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林月兰没有跪下来,只是半躬着身子,口中当然同样大声念着,“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众爱卿平身!”皇帝说道。

身边张公公喊道,“有事上奏,无事退朝!”

上奏之人,还没有开始上奏呢,皇帝就仿佛才看到站在众人之首的林月兰,和微微排在后面的蒋振南,顿时有些好奇的问道,“咦,固国公主,难道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吗?竟然看到你和蒋爱卿,今天一起来上朝来了?”

听到皇帝的话,想要上奏的人,顿时停了下来。

他们作为朝廷重臣,大多数人是会察言观色。

陛下对林月兰突然上朝很是高兴,同时也很是惊讶,显然的,他对于外面那些流言,可能没怎么放在心上,否则,对于一个会可能夺取宇文家江山之人,哪会有好脸色。

所以,与其现在上奏惹怒皇上,甚至是固国公主和大将军,还不如先保留着,静观其变看看在说。

王大人脸色顿时变了变。

皇上不可能不知道外面的流言,可他现在见到林月兰却如此开心,这顿时让他的心咕咕跳了。

这似乎与他预想之中的不太一样啊。

所以,他现在站在一旁,缩着脑袋,不说话了。

林月兰笑着道,“回陛下,我不是听说最近京城流传着很多关于我的流言嘛,而且更是听说,这些朝廷大臣们似乎把流言当成真了。所以,为了不让自己受这个无辜冤枉,我只能来上朝,为自己辩证清白了。”

其他人听着林月兰如此一说,脸色顿时一黑。

明明之前,林月兰说自己没有听说外面流言之事的,一转眼,就要为外面流言为自己辩证清白了。

这流言,流言,之所以叫流言,也就是众人毫无根据的流出。

要辩证清白,当然是首先要找到散布流言之人了。

但流言传出来后,这源头是最难寻找。

就是不知道,这个固国公主,到底要如何辩证清白。

林月兰接着说道,“如果不为自己辩证清白,被人胡乱喷一盆污水,然后,我和南大哥就等着人头落地。事情真到了这样的地步,那我这个固国公主不是比窦娥还冤啊。”

林月兰依然语笑嫣嫣,仿佛就在闲聊那种,你吃饭了吗,或者天气真好这样的话。

可是,所有人都知道,或许这就是风雨前的宁静。

因为,所有人都知道,固国公主小心眼,不好惹。

惹上她,下场会很惨。

曾经几个例子,赫然涌现在他们每一个人的脑海之中。

镇国公府,刘德妃,九公主,还有那些所谓她的亲人等等……

想到了这些,一下子很多人变得心慌慌的,显得很是不安。

宇文珑焱也是感兴趣,非常配合的说道,“哦,你要辩证清白?那你想要如何辩法啊?”

他也是第一听说,对于流言这事,还要辩证清白的。

林月兰两手一摊,说道,“很简单啊。流言不是说,很多人做梦梦见我穿着皇后嫁衣出嫁的吗?说是某种预示。既然是同一个梦,那么显然的,梦中的场景也应该是一样才对,是吧,陛下?”

宇文珑焱点了点头道,“嗯,你说的有道理。”

林月兰接着说道,“既然是同一种梦,那就好办多了。”

众人很是狐疑的看向林月兰,不知她这话是何意。

宇文珑焱忍不住的问道,“丫头,你这话是何意?”

林月兰笑着说道,“不是说很多人做着同一种梦吗?那我倒要问问,诸位大人中,有多少人做过这样的梦?”

林月兰的话音一落下,众朝臣先是面面相觑,之后互相对视一眼,有些人眼底明显闪过一些心虚。

林月兰看着众人没有吭声,再次问道,“那我这么问吧。请做过我穿着皇后嫁衣出嫁的大人们,站出来吧?”

顿时众人醒悟。

他们一直是听他说有人做过这样的梦,可是那也只是听说。

可在场之人,到底又有哪些人做过这样的梦,却无人过问过。

众人再对视片刻后,迅速移开视线。

等了片刻后,好像还一直没有人站出来,这一次林月兰气势显得凌厉了。

她再一次厉声的问道,“到底有哪些人做过这样的梦,给本公主站出来,否则,被本公主揪出来,就别怪本公主不客气!”

林月兰一直自称“我”,然而,当她用“本公主”时,就知道她对这事是严肃认真对待。

林月兰的话刚落下,就有几个人想要挪动脚步站出来了。

反正,这就是两唇一碰就可以说的事情,谁管得住这是真还是假啊。

可他们还没有站出来,又被林月兰接下来的话,给吓得缩了回去。

林月兰眼神狠厉,表情却是淡然的说道,“这梦是真是假,你们心里最为清楚。哦,对了,面对着圣上撒谎,有一条罪名叫什么……”

“欺君之罪!”蒋振南在旁边迅速的接话。

林月兰点头道,“嗯,欺君之罪。这个罪名的惩罚,到底是什么,相信在场的众位大人,都应该比我这个半路而来的公主清楚吧。所以,众位大人,你们还是要好好想清楚,记得有没有做过这样的梦!”

听着林月兰的话,本来想要踏出脚步的几人,瞬间又缩了回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