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突然而来的指证(一更)/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了林月兰的话后,本来几个想要踏出脚步,认为自己做了这个梦的王公大臣,又瞬间缩了回去。

就如林月兰所言,他们做没做过这样的梦,也就只有他们心里自己清楚。

欺君之罪,可是大罪!

如果真是做了这个梦也就罢了,林月兰有什么招儿都没用。

可偏偏他们没有做过这样的梦啊,此次想要站出来,当然是为了作了证人证据,告诉陛下,这个梦的预示。

然而,一个欺君之罪,就把他们的脚步吓得缩回去了。

对于林月兰,他们是又怨又恨,但是,他们犯不着,为了一个莫须有的梦,变成欺君之罪,而把自己的命,甚至全家人命给搭上吧。

他们还是有理智还是有自知之明的。

“怎么,没有人站出来吗?”看着没有人出列站出来,林月兰勾了勾唇,很是好奇又疑惑的笑着问道,“你们不是口口声声说,你们做过这样的梦吗?还是说,这朝中上下这么多人,就没有人做过这样的梦?所以,之前的,你们给陛下上奏折所言,都是欺骗皇上的?”

说到这里,林月兰停顿了一下,锐利的眼神扫过在场之人,随即声音凌厉的喝道,“你们真是放肆!竟然在朝廷之中,造谣生事,欺瞒皇上,该当何罪?”

她的话还没有落下,一些朝臣们受不住林月兰的骇然强烈气势,一双腿不断的打着哆嗦,面色有些发白,还用衣袖时不时的擦拭着额头的汩汩而出的冷汗。

瞧着朝中之人,没有谁说话,皇帝宇文珑焱的脸色一冷,锋利的目光同样扫过几位大臣,厉声的说道,“固国公主问你们话,怎么一个两个都成哑巴了?平常你们不是很会说吗?说众人梦见固国公主穿着嫁衣出嫁,是个不详预示,还让朕要尽快除去隐患?”

宇文珑焱的话,如火上浇油,几位脸色苍白的大臣,脸色更加苍白。

因为,谁也没有想到,外面闹得如此之凶的流言,圣上仿佛根本就没有听见,对着林月兰和蒋振南是一如既往的信任与支持!

可,他们怎么也无法想像到,圣上一个如此英明之主,对于林月兰这个黄毛丫头,为何如此宠信?

连那样几乎可以动宇文家江山的谣言,都可无动于衷,然后,就等着林月兰回来自己处理?

这会,他们能不明白吗?

“王大人,你的腿干吗抖得这么快?”林月兰瞅着不断抖腿的王大人,似笑非笑的看着脸色极其难看的王大人,又说道,“难不成王大人缺钙不成,变得骨质疏松,所以,这腿才会抖得不停吗?”

缺钙啊,骨质疏松什么的,在场之人,根本就没有人听得懂,也不知道林月兰在说什么。

被指名的王大人,此时根本就没有方才一见到林月兰时,眼底里流露出来的幸灾乐祸,而是整个人显得惊恐不安。

因为先前,他可以与林月兰忿怼几句,是笃定林月兰很有可能不会有好下场。

但现在显然的,陛下就是在偏向林月兰和蒋振南他们。

王大人整个僵硬,表情更加不自然,他想要讨好的笑一笑,可这脸皮却仿佛被钉子钉住了一般,怎么扯都没有用。

王大人慌忙的说道,“回……回固国公主,下……下官是前几天摔了一跤,现在有些不舒服,才会一直抖腿的!”

林月兰仿佛了然的道,“哦,原来是这样。看来是本公主差点冤枉王大人你了呢。”

王大人僵硬的陪着笑了笑,可下一秒,他的的笑容就僵在脸上了。

林月兰继续说道,“可是方才与本公主好好聊天时,怎么没有看到王大人,你的腿有不舒服啊?”

刹时间,众人看向王大人的眼神顿时充满同情和可怜。

俗话说,棒打出头鸟。

先前王大人明着对固国公主下跪行礼,可眼底的不屑与幸灾乐祸,有眼睛的人,都能看出来。

既然固国公主得到陛下的支持,自然要报复回来。

对于比针眼还小,又喜欢睚眦必报的固国公主来说,她的报复,你承受得住,就是命大啊。

王大人心中暗自叫苦。

可事情已经做下了,再加上众目睽睽之下,也没有怎么隐瞒他的心思。

可这下倒好了,一下子变得骑虎难下了。

王大人硬着头皮道,“老臣这腿啊,一下子好,一下子又不好!”

林月兰点头道,“哦,原来是这样啊。”

众人以为,林月兰可以就此放过王大人一把了。

可就在这时,林月兰却又变得严肃表情说道,“王大人,你这种情况,《医学宝典》有种症状,就是指一个人缺钙时,骨质疏松,这腿啊时不时的抽搐抽筋,就是一般老年人的症状啊。得这种病的老人,要不就是思虑太多,心中郁结之人,还有一种就是平常不出门不锻炼之人。”

听到林月兰说老年人时,王大人瞬间明白了她话里意思,脸色又迅速变白了几分。

他想要辩解,又不知如何辩解。

就在这时,陛下发话了。

他说道,“哦,原来朕让王爱卿如此劳累啊,为此还患上了病症。既然如此,那王爱卿就在好好休息吧!”意思是,贬了他的官位,当一个普通老百姓了。

王大人“扑通”一声跪在地上,脸色白了红,红了变得更白,而他一双腿此时,更加不争气的抖得更厉害了,头磕在地上,嘴里不住的大喊道,“皇上恕罪啊,皇上恕罪啊!”

让这些同僚看着都有些不忍直视,但是,这时,谁也不敢随意开口求情,以防惹火上身了。

这时,他们不得不承认,林月兰真是有能耐,三言两语,就让陛下随意废弃了一个大人的官职,且让任何人无话可说,包括王大人自己!

“来人,把他的三品官帽给朕摘了!”皇帝无视他的哀求,直接下令摘官帽。

只是他的话音一落外,殿外就传来一声急促的声音,大声的道,“皇爷爷,不可啊!”

众人朝着门口望去,就看到皇长孙匆忙的赶了过来。

皇帝看到来人,微微皱了皱眉头,严肃的问道,“泓儿……”

宇文旭泓顿时跪下来,请求道,“皇爷爷,王大人知道错了,你就原谅他一回吧?”

王大人跪在地上,不断的点头,说道,“皇上恕罪,皇上恕罪……”

听着宇文旭泓不分青红皂白,上来就给王大人求情,皇帝怒火冲天,他怒喝声道,“宇文旭泓,你真是放肆!来人,把皇长孙给朕带下去!”

平常宇文旭泓也会上朝来的,可是,自从他被那个女人迷住了后,就很少来上朝了。

现在呢,他上朝迟到不说,竟然还有脸替一个犯了错的大臣求情,他这是置于他这个皇帝的脸面何在?

皇帝的权威不容侵犯!

如果以前的宇文旭泓肯定不会鲁莽冲动。

但现在的他,只能用“呵呵”两字形容。

“皇爷爷,你清醒一些。我是您的皇长孙啊,你不能被他们控制了啊。”宇文旭泓顿时焦急的大喊大叫道。

他的话音一落下,一众人顿时皱了皱眉头,尤其是那些老臣。

陈宰相皱着眉头,严肃的问道,“皇长孙殿下,你这话是何意?”

宇文旭泓声音带着急切的说道,“宰相大人,你救救皇爷爷吧。皇爷爷他……他被固国公主和大将军两人给控制住了!”

所有朝廷官员,“……”

表情很是惊讶,不可思议。

他们怎么也无法想像出,陛下是被林月兰和蒋振南两人控制住了。

林月兰和蒋振南,“……”

这又是啥情况?

林月兰不由的抚了抚额头,心里轻叹一声道,“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啊!”

她和南大哥控制了皇帝老头,也不知道这话从何说起。

也不知道萧景玉到底给宇文旭泓洗脑了些什么东西,怎么就会认定,陛下被他们给控制了呢?

顿时觉得无语,同时感觉到了荒唐及荒谬。

“放肆!”宇文珑焱明白过来后,脸色顿时气得铁青,“简直是胡言乱语。来人,赶紧把皇长孙给朕带下去!”

宇文旭泓顿时极了,他大声的道,“诸位大臣,你们想想,自从固国公主出现后,皇爷爷对她和大将军是不是越来越信任,几乎达到了言听计从的,你们认为,作为一个君王来说,这可能吗?”

其实,这也是众人的疑惑和疑问。

因为,他们实在不明白,陛下缘何对林月兰和蒋振南这对未婚夫妻,竟然如此信任?这对于一个帝王来说,可是大忌啊!

“宇文旭泓!”宇文珑焱恼火的大叫道,“你太放肆了!谁给你的权利,在这朝堂之中大吼大叫的,啊?”

宇文旭泓却死不认错的道,“皇爷爷,孙儿知道你被他们控制住了,无法控制自己的行来。但孙儿求请,清醒一点儿,只要清醒片刻,他们两个就绝对逃不了的。”

宇文珑焱气得怒火中烧,他喝声道,“朕没有被控制!”

“不,我一点不相信!”宇文旭泓大声的反驳道,“如果您没有被控制,为何在听到林月兰和蒋振南两人私采金矿和铁矿时,您仍然相信他们,替他们说话!”

啊!

众人很是惊骇的听到这样让人震惊万分的消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