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气出心脏病 (三更)/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宇文旭泓眼看着林月兰把药扔进了皇帝口中,表情很是狰狞的大喊道,“快阻止她!”

瞧着药丸已经扔进了皇帝的口中,他又大喊大叫道,“快叫太医,快叫太医!”

其他人反应过来,也是惊慌失措,开始大叫道,“传太医,传太医!”

不过,太医还没有到,宇文珑焱逐渐平复起来。

随后,就是整个人恢复到之前健康的气色。

宇文珑焱恢复过来后,用手按了按心脏之处,对着林月兰严肃的问道,“丫头,刚才朕是怎么回事?为何朕的心脏跳动的这么快,就像是随时要跳出来一般?”

林月兰说道,“你这属于心脏疾病发作。”

心脏疾病?

很多人听着一头雾水。不明原因。

宇文珑焱微微拧了拧眉头,有疑惑的道,“心脏疾病?那为何朕以前从未有过?”

林月兰解释道,“皇帝老头,这心脏疾病,有先天性的,也有后天性的。先天性心脏病,我们暂且不说。就这后天性心脏疾病,是一种人在某种刺激之下,而引起的血液值飙升,心脏加快跳动,而触发的心血管暴裂,进而引起心脏疾病的发作。”

对于林月兰的解释,大部分人听不懂,但是听她说的头头是道,心中也有些明了。

或许林月兰真不是在下毒,而是确实是在救陛下。

“你胡说,”宇文旭泓一点都不信林月兰所说,“这一切都是你的借口,是你给皇爷爷下药,控制皇爷爷的借口而已!”

这一下,宇文珑焱很是震怒,抬起手,对着宇文旭泓就是一个巴掌,“自以为是的东西!”“自以为是的混账东西!”宇文珑焱真是气极了,抬起手对着宇文旭泓就是一个大巴掌,怒喝道,“混账东西,真是糊涂至极!朕看你才是吃错药,变成一只疯狗乱咬人了。”

皇帝一说完,就接到众大臣那惊讶的眼神。

因为,他们很少见到失态的皇帝,可现在皇帝真的失态了。

为此,他们又一次怀疑,皇帝真可能是被林月兰和蒋振南给控制住了?  教训完宇文旭泓后,宇文珑焱松了松衣领,严厉的问道,“众位大臣,有什么问题吗?”

众大臣反应过来,先是在面面相觑,互相对视一眼,随即全部人都摇了摇头。

片刻后,陈宰相疑惑的上前问道,“皇上,您真没有事吗?”

宇文珑焱反问道,“陈爱卿,你认为朕像是有事儿吗?”

但陈宰相打量了一个陛下,很是狐疑的道,“可是,方才皇长孙说……”

宇文珑焱抬了抬手说道,“行了,陈爱卿,片刻后,朕和丫头自会向众人解释一翻。”

他看向林月兰,轻叹了一声道,“丫头,看来已经瞒不下去了。”

林月兰点了点头道,“嗯,既然如此,那就公开吧。不过,还恳请陛下,先把玲珑公主请来。”

“玲珑公主?”宇文珑焱有些疑惑,但他瞬间就命令道,“来人,去皇长孙府,把玲珑公主请来!”

这与玲珑公主又有什么关系?

这再一次加深了众人的疑惑。

但相反的,宇文旭泓却显得慌张,他带着不满和犀利的问道,“皇爷爷,你要玲珑公主过来做什么?她只是我的一个妾室,根本就没有资格踏朝堂!”

之后,他的眼神犀利的射向林月兰和蒋振南,指着他们道,“还有他们,明明私下开采矿山,为何你就无动于衷,不对他们进行追究?皇爷爷,你还说没有被他们控制住,这像是没有被控制住的样子吗?”

宇文旭泓不知受了什么刺激一般,不管不顾了。

众人疑惑的眼神,又一致看向皇帝,似乎想要等着皇帝的解释。

宇文珑焱冷哼一声道,“哼,等把玲珑公主请来,一切自会真相大白。”

然而,众百官更为疑惑的是,这一切跟玲珑公主萧景玉到底有何关系?

玲珑公主虽是乌云国公主,已经嫁入了皇长孙府,可说到底,也只是一个妾室而已啊。

一个妾室,她的手能伸得这么长,伸到了朝堂上来了?

不过,很多聪明的大臣,心里明白,萧景玉的手,或许不能伸到朝廷中来,但是,这两年皇长孙所表现出来的一切事情来看,或许她对皇长孙灌了什么迷魂汤,使得皇长孙做出来的事情,变得很是反常,比如,宠妾灭妻等……

萧景玉毕竟乌云国公主,有姿色有才华,怎么可能甘心只当一个府中妾室。

同时,萧景玉来龙宴王朝和亲的目的,在场之人,也是一清二楚。

但却因为萧景玉从正妃贬为了妾室,再加一开始的皇长孙并不喜欢他,所以,似乎没有担心萧景玉,一个小小妾室,能搅动什么风浪出来。

所以,宇文旭泓的改变,他们是看在眼里,但他们只是认为,皇长孙只是被美色所误而已,待皇长孙厌倦依靠美色拴住人的萧景玉时,自然的会恢复正常。

可现在,突然听到皇上命人去请萧景玉时,他们隐隐感觉到,最近京城中发生的一切,或许就是与她有关。

太子殿下看到皇帝这副模样,那颗一直提着的心,总算慢慢落了下来。

其实,谁也不知道,就在方才,太子殿下的心里,产生一阵剧烈的挣扎。

毕竟,林月兰和蒋振南私下开采矿山这事,触及了宇文家江山底线。

如果这事证据确凿的话,就算是再宠信他们的父皇也不可能容忍。

可却又在此时,皇帝病症发作,仿佛像要坐实林月兰和蒋振南控制了皇帝这样的事实。

不仅如此,林月兰还能在她的口袋里,随时装着药丸,又在众人面前,给皇帝喂药丸。

这时,只要糊涂的一些人,更是会顿时给他们按上谋害皇帝罪名了。

所以,作为太子身份的他,一边是自己要依赖,且上自己成功登上皇位的左膀右臂,另一边,则是病症发作的父皇。

只是在这个关键时刻,就是考验他决策的时候。

是与宇文旭泓一样,认定两私采矿山,有意图谋反罪责,还是相信两人无辜另有隐情,只要他一句话,就是能认定一事儿。

这天平左右摇摆,因为无论怎么选择,都与他最为不利之事,除非,皇帝亲口认证他们的罪。

因此,他选择闭嘴。

至少,这样在清况不明了之下,他既没有得罪林月兰和蒋振南,也没有阻止他们为皇帝做救治,待皇帝清醒之后再说。

当然,也有另一种情况,就是万一林月兰和蒋振南真有谋反的意图,此时,眼看着阴谋暴露,很有可能对皇帝杀人灭口也不一定。

但是,以他对蒋振南和林月兰情况了解,他们就只是一个人进宫而已,并没有多做什么安排,何况,他们两人也不会这么愚蠢,突然对一个皇帝杀人灭口,利用皇帝在安然退出更为妥当吧。

为此,他又选择了静观其变。

“父皇,你现在没事了吧?”看着像是恢复平静的皇帝,太子殿下还是有些担心的问了下。

宇文珑焱抬了抬手,说道,“朕没事。”

随后,他又看向林月兰,说道,“丫头,你知道泓儿,他这是怎么了?”

“啊?”众人对于皇帝的问话,则是一头雾水,不明就里。

之前,宇文旭泓说陛下被下了毒,被人控制,可是,现在怎么回事,陛下反而问林月兰,这是怎么回事?

“皇帝老头,还是等另一位当事人来了后,再说吧!”林月兰淡淡的说道。

另一位当事人,当然是指萧景玉了!

“好吧!”宇文珑焱点头应道。

陈宰相很是狐疑又担心的问道,“皇上,你现在真的没事了吗?”如果陛下万一真被林月兰控制,那情况就真的太遭了。

宇文珑焱锋利的眼神,瞪了他一眼,厉声的说道,“朕说了没事,就没事,陈爱卿,你到底在怀疑什么?”

陈宰相摇头道,“皇上,并不是老臣在怀疑什么,而方才所发生之事,太过让人疑惑不解,为陛下龙体着想,老臣还是认为叫太医过来,检查一下,方为放心!”

他这是信不过林月兰了。

他这话没有说出来,但在场之人,都能听明白。

再说,按着辈分与血缘关系来说,皇长孙宇文旭泓可是陈宰相的外孙。

对此,陈宰相自然相信曾外孙比相信林月兰这个外人。

宇文旭泓听罢,一阵高兴,他说道,“对,外公,找太医给皇爷爷检查一下。”

太子殿下神色一冷,表情变得严肃,他厉声的说道,“泓儿,你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么执迷不悟!”

随后,太子殿下看向陈宰相,说道,“舅舅,我相信固国公主,相信大将军,更是相信父皇。不过,为了让众位大臣放心,儿臣也提议,让太医过来为父皇检查一下身体。”

宇文珑焱听到太子殿下提议,点了点头道,“太子的提议不错。宣太医!”

可随即,宇文旭泓又提出了疑问,他犀利的道,“可是天下人都知道,固国公主林月兰的医术是天下最高明。医术高的人,毒术也必定高。如果真是她给皇爷爷下毒,那么,一般太医能检查出来吗?”

虽是犀利,但这确实是一个问题。

宇文珑焱脸色一黑,厉声一喝道,“放肆!你在怀疑固国公主,就是在怀疑朕。你……”

宇文珑焱正想在训斥宇文旭泓时,林月兰冷笑一道,“那不知皇长孙殿下,你到底想要如何呢?既然你知道本公主医术高明,毒术无双,就算本公主真对陛下下了毒,用什么法子控制住了陛下,这宫里太医也检查不出,不是吗?”

谁知,林月兰的话一落下,宇文旭泓又迫不及待的指着她向众人大呼道,“诸位大人,你们听到了吗?林月兰,她自己承认了给皇爷爷下毒,你们听见了吗?”

诸位大人,“……”

林月兰,“……”

皇帝,“……”

所以,皇长孙到底要让人怎么办啊?到底要做什么?

宇文珑焱冷笑两声说道,“那你到底要如何啊?皇长孙殿下?”

这小子,简直是走火入魔了,非跟丫头杠上不可了。

宇文旭泓眼底精光一闪,很是犀利的问道,“皇爷爷,如今证据确凿,你为何还是如此宠信林月兰和蒋振南?要知道,他们私采矿山,给你下毒,意图谋反,就该拿下,可皇爷爷,你为何执迷不悟,这么无动于衷呢?”

众人,“……”看来执迷不悟的人,明明是皇长孙殿下啊?

对于这些事,如果换成一般人,整个朝堂,肯定是针锋相对,热闹非凡。

可为何现在宇文旭泓如此闹下去,整个现场,都显得有些安静,除了陛下训斥皇长孙外,并没有多少其他声音?

其实原因简单,一个流言之事,被林月兰简单几句,就被证实是假的,那皇长孙指证的几件事,在陛下没有吭声之前,都先保持沉默。

因为,他们心里很是清楚,以林月兰他们与陛下关系,这些事都不太可能发生。

再说,他们心里更是清楚,在事情明了之前,都必须先保持沉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