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气萧景玉(一更)/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因为沉默,所以,对于之前这宇文旭泓指着林月兰和蒋振南说谋反时,众人反应都没怎么激烈。

可随着皇长孙只是一张嘴在说,在猜测,没有任何的真凭实据,很多人显得,这里面恐怕另有隐情。

因此,这一下,更没有人敢出声附和了。

宇文旭泓敢说,是因为他是皇长孙,得罪了林月兰,后面还有陛下护着,可他们没有陛下护着啊。

相反,陛下护着的人,是林月兰才对。

所以,事情没有明了呈现之前,谁也不敢胡乱发声了。

而作为始作者王大人,则是战战兢兢的站在角落一旁。

本来,他是得罪了林月兰,就要接乌纱帽的,可偏偏皇长孙突然出现,他的乌纱帽没有摘成,但是,他知道,等事情了结果后,他这个人,或许也要结果了。

此时此刻的他,是真的不断在懊悔,真是后悔死了。

如果时光可以倒流的话,他宁愿没有听从夫人的话,而特意去针对林月兰的话,那他一切不都会平安无事。

真是败家娘们!

王大人在心里骂了一句。

皇帝看着如此疯狂的宇文旭泓,真是又愤怒又是吃惊。

他怎么也没有想过,这个孙子会变得如此不理智,竟然真被一个女牵着鼻子走,还不自知。

宇文珑焱只能对着宇文旭泓摇了摇头,眼底满是失望。

虽说这不能真怪宇文旭泓,但是,他却很失望于,堂堂一个大男人,这控制力竟然如此之弱,以后如果把宇文江山交给他,不会被一个女给拿捏住吗?

宇文珑焱想想都后怕。

所有人都注意到皇帝眼中那抹失望的眼神,很多人心里不由的“咯噔”一声,暗自不好。

这些人中,大部分人是跟随皇长孙一党的。

先前,他们没有站出来说话,先是惊骇于皇长孙所说的事实,后来反应过来时,根本就没有他们插嘴的份了,全部是陛下与皇长孙之间争辩。

以至于到了最后,他们已经失去了先机,根本就不敢在上前插嘴了。

因为,这一插话,很有可能就是犯下了死罪——污蔑固国公主之大罪。

林月兰知道皇帝心里是有些难过的。

她看了一眼脸上还有巴掌印的宇文旭泓,淡淡的叹了一口气,清冷的说道,“皇帝老头,皇长孙只是中了媚术而已,这并不是他的本意!”

听着林月兰求情,宇文珑焱那颗愤怒的心,总算平落了下来。

因为,他要的就是林月兰这句话。

虽说帝王无情,但是对于这个嫡皇长孙,从他生下来那刻,皇帝是真的对他很是宠爱,比当初太子还宠。

可宠归宠,对于江山继承人,他又另有打算。

宇文家的社稷江山,必须要有最适合之人来继承,当龙宴王朝国君。

继而,他才会选择太子宇文琰煜。

宇文琰煜性子沉稳,儒雅,思考周全,知人善用,作为皇家子孙,内心还有一些仁慈,这样之为虽不适合打江山,却适合守江山,而且待他百年之后,太子不至于会对他的这些兄弟赶尽杀绝!

相反,宇文旭泓这个长孙,表面看着与太子一般,表面儒雅柔和,但性子也有懦弱,优柔寡断,尤其是耳根子还软,被个女人一吹枕头风,就似乎没有了自己的主见。

如果他来当皇帝,最容易受人控制,到时,宇文家的江山,还是不是宇文家的,还不一定呢。

所以,宇文旭泓不适合当这个皇帝。

可宇文旭泓不甘心,他同样清楚。

在加上之前的三子宇文非夜,朝廷之中就形了对鼎的三派。

除了太子一党,宇文非夜和皇长孙都是拿来给太子练手的。

任凭他们怎么钻营,都只是为太子作嫁衣而已。

因此,宇文珑焱对于本应江山继承人的皇长孙又心存一些愧疚。

又因为两年前的那场联姻,使得他慢慢失去了本性,听从一个女人的话,针对林月兰,惹恼了林月兰,这愧疚之心更甚。

现在听到林月兰的承诺,不会对宇文旭泓怎么样,他,才算安心了。

对于皇帝内心所想,无人得知。

但是,众人却是惊讶于林月兰口中的事实。

皇长孙竟然是中了媚术吗?

如果他真是中了媚术,又是何人所为呢?

难不成真是玲珑公主?

是了,或许就是玲珑公主。

听了林月兰的话后,宇文旭泓却不承认自己中了媚术,他猛烈摇着头,否定的说道,“不,我没有中什么媚术,皇爷爷,你不要听她的。她这个女人,就会妖言惑众,你可不要被她给蛊惑了啊!”

林月兰没有理会宇文旭泓的话,而是又说道,“如果要解除他的媚术,必须要另一个当事人在场,否则,强制解除,很有可能会对皇长孙身体造成严重伤害。”

宇文珑焱听罢,沉默了片刻后,说道,“那就先等人过来!”

朝堂之中,从上朝一直到现在,这气氛似乎都处在诡异之中。

从他们一踏进朝堂,看到林月兰就站在金銮殿中时,所有人第一反应,就是,今天的早朝,很有可能不太平静。

他们的预感果然成真。

在众位大人陆续走进来后,林月兰看似静静的站在蒋振南身边,实际上却在观察走进来的每一个人,然后,似乎找到了一个由头,拿王大人这只棒头鸟开刀。

但是,他们所有人都不曾想到是,这事情的发展,完全是出乎了他们的预料。

本是针对流言,再牵涉到可能谋反的大事,到后来,被暴出,陛下被控制,林月兰和蒋振南两人私采矿山,再到现在,皇长孙中了媚术,这简直可以说是跌宕起伏,精彩极了。

可对于他们本身置于这场争执之中,就显得颤颤微微了啊。

同时,他们心里再一次肯定,固国公主林月兰果然不是好惹的主啊。

就在众人等待之时,去皇长孙府抓人禁卫军回来汇报,道,“陛下,玲珑公主已经逃出皇长孙府!”

“什么?”对于这样的结果众人很是意外。

这么一看,就有问题,而且是大问题。

这是不是明显得,此地无银三百两啊!

宇文珑焱听罢,脸色再一次气得铁青,厉声的命令道,“那就派人出去找。她不会逃得这么快,一定还在京城的某个地方!”

禁卫军李首领立即应道,“是!”

“不用去了,陛下,老臣把人给带过来了。”就在这时,一道声如洪钟的声音,传进了殿中。

众人惊讶的看向推着一个人进来的男人,惊呼一声道,“郭公爵!”

怪不得今天一个早上都没有看到郭公爵呢,原来是另有事要办去了呢。

“哈哈,”郭公爵大笑着进来说道,“公主,果然如你所料,这个女人今天想要逃出京城去。好在,你让我去城门口守着呢。”

说到这里,他又看了一眼狼狈不堪的萧景玉,脸上依然笑着在大声道,“这个女人真是聪明,乔装打扮想要出城!”

林月兰此刻打量了一下萧景玉,是男人装扮。除了头发有些散乱,可能在挣扎过程中有些激烈,但衣服之类都还算平整,整体看着倒也是不太狼狈。

萧景玉进金銮殿后,仍然不甘心的挣扎了几下,可手中的绳子依然纹丝不动。

萧景玉死心的放弃挣扎。

她一双漂亮的眼睛,喷着怒火直直射向林月兰,怒声问道,“林月兰,你无缘无故派人来抓本公主,这是什么意思?”

她自称本公主,自然是为了提醒在场所有人,她虽是皇长孙的妾室,可同样的,她还是乌云国和亲公主呢。

她这个和亲公主,可是维持乌云国和龙宴国两国秦晋之好呢,有她在,乌云国三年内,与龙宴国和平相处,互不侵犯。

现在离约定还有一年时间。

所以,无论如何,这些人都不能拿她如何。

想到这,萧景玉很是从容的扫视了一下整个现场的人,随后,看向林月兰愤怒凌厉的喝道,“你们赶紧放了本公主。难道你们忘记本公主到底何身份吗?”

林月兰笑着应道,“你是乌云国玲珑公主嘛。”

说到这里,目光特意瞅了一眼,捆绑她手的绳子,又说道,“哦,确实不能这样把你五花大绑!来人,给玲珑公主松绑!”

林月兰的话一落下,郭公爵就疑惑的叫道,“公主,你这是……”

林月兰笑着对郭公爵道,“郭大人,玲珑公主毕竟是乌云国公主嘛。就算她已经成为了我们皇长孙的妾室,也改变不了她是乌云国公主身份嘛。所以,我们应该对玲珑公主友好客气,怎么能粗鲁对待公主呢?”

萧景玉的脸,本来就有些红白,听到这话后,顿时变黑。

林月兰左一个公主,右一个玲珑公主,听着像对她这个公主真的很是客气,如果她不提“妾室”二字的话。

可就是偏偏她说了一句“妾室”,这是在嘲笑她一个乌云国高贵公主,竟然成为他们龙宴国一个皇孙的妾室。

这简直是在侮辱她。

萧景玉咬牙切齿的道,“呵呵,那本公主是不是应该谢谢你了?”

林月兰笑说道,“不要客气啦!”

萧景玉听罢,简直要吐血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