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太子妃叶谣(二更)/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京城郊区农院之中,中年男人的头依然看向墙壁上的图画,随后,淡淡的问道,“还记得你妹妹吗?”

对着男人很是尊敬的女人,听到“妹妹”二字时,整个人不由的颤抖了一下,随后,似乎带着内疚回答道,“记得!”

“是吗?”中年男人此刻转过身来,脸上带着愤怒,厉声的质问道,“既然记得你妹妹,为何当初在她被人陷害时,你看着,却不闻不问,任那妖女伤害你妹妹?啊!”

如果林月兰在这,就会发现,这个中年男人就是青丰城的周总督周安平。

而站在他面前的女人,赫然就是太子妃叶谣。

叶谣艰难的为自己辩解道,“当时,女儿……女儿是想救妹妹来着,可是,可是太子派人来阻止我,我……”

“所以呢,”周安平大声的道,“你就眼睁睁的看着你妹妹,被人拔了舌头,砍了双手,再关进那黑暗潮湿又虫鼠蚂蚁满地爬的牢狱之中,过着那种生不如死的惨痛日子?啊!你怎么能这么狠心?”

叶谣看着周安平所说,吓得脸色退后了几叔,泪如雨下,满脸的痛苦,她摇着头,嘴里不住的说道,“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

然而,周安平却继续说道,“你是在报复对不对?你在报复爹,从小把你扔到了叶府,然后,只疼爱你妹妹,是不是?所以,你才能看着你妹妹被人伤害,而无动于衷,对不对?”

太子妃摇头辩解道,“爹,不是这样的。我没有这样想。当时,我想要救妹妹,可是太子来人,让我回太子府,否则,太子府就不会再有我叶谣这个太子妃。当时,我想到了,爹爹交给我的任务,所以……”

说到这里,她停顿了一下,眼神之中带着希冀,看向周安平,只是看到他脸上冷冷的表情,太子妃的眼神顿时暗了下来,整颗心也凉了下来。

她心里有些自嘲。

没有在他身边长大就是没有在他身边长大,他从头到尾关心的,也只就有周诗诗这个小女儿,而对大女儿周诗画,就算付出在多,他也熟视无睹。

太子妃接着说道,“为了完成爹的任务,我只能选择牺牲妹妹!”

说到这里,她又看向周安平,目光对上他的眼睛,带着冰冷之色说道,“因为爹曾经吩咐过我,无论发生任何事,都必须以任务为主。而我嫁进太子府的任务,爹爹是不是忘了?”

周安平听罢,很是生气的怒指着叶谣,可一时之间,也不知如何去训斥她。

因为他的确说过那样的话。

可是,这根本不包括牺牲他最疼爱的小女儿啊。

周安平看着对他很是尊敬的大女儿,眼底划一抹嫌恶,但并没有被微微低着头颅的太子妃看到。

片刻后,周安平轻叹了一口气,说道,“这事确实不能怪你!当初,你也不得已而为之!”

叶谣听罢,面上涌出一股激动,她带着高兴的表情说道,“谢谢爹的体谅!”

随后,她的面上犹豫了片刻后,就小心的问道,“爹,小妹她现在怎么样?”

周安平带着一股子怒气,不知道这怒气是针对罪魁祸首,还是针对太子妃叶谣。

他带着戾气,戾声的说道,“怎么样?你认来,一个女孩子,没了舌头,没有双手,她还能活下去吗?”另外一层的意思,就是说周诗诗自杀死了。

听到这样的答案,叶谣显得有些吃惊,她张了张嘴,不知道想要说什么,最后,她只得低下头,劝了一句道,“爹,请您节哀!”

周安平怒声的道,“哼,他们害死我女儿,我绝不会就这么算了的。不管是林月兰,还是李发枝。”

叶谣问道,“那爹,你是想要怎么做?”

她心里很是清楚,他爹一二十年,差不多对她都是不闻不问,但前几天,就突然差人来告诉她,他来找她。

她一开始是很兴奋又激动不已的。

但冷静下来后,她知道,她这个爹突然琰找她,肯定是有什么重要之事交给她去做。

在刹那间,她感觉到有些悲哀与可怜自己。

她虽长在叶家,是叶家嫡长女,叶家父母对她算是疼爱,但可能是这血缘关系在作祟,她感觉自己从小就融入不了叶家,每天惶恐不安,小心翼翼的活着。

后来,这个男人一天夜里来找到她,告诉她,叶家因为需要一个女儿入宫为后,然后,成为国丈,所以,就把他的女儿,成为了叶家嫡女。

那时,她听到这话时,是异常的愤怒,是对叶家的愤怒,同时,对于突然出现,自称她爹的人,她的心中涌现出一股儒慕,一种女儿对父亲爱的渴望。

或许,这就是真正所谓血缘关系的牵绊吧。

从那时候起,她就对这个爹的恐惧,害怕,尊敬,儒慕等等各种情绪的复交织。

可她最为渴望的就是,或得他的关注与爱护。

即使从她知道真相,并不是叶家真的把她从他爹那抢走,而是被人换了包,她那颗渴望亲生父亲爱的心,依然不曾变过。

所以,后来,她得知,他那样做的目的,就是为了完成他自己的宏伟野心。

可她明知道他的利用,在挣扎犹豫间,她又不曾拒绝过。

这样的矛盾心态,有时折磨的她快发疯了。

不过,他给了她一个承诺,所以,为了这个承诺,她又愿意被他利用。

就在她思绪飘忽间,周安平的声音响起来了。

他阴狠的说道,“林月兰毁了我的女儿,她凭什么毁我的女儿?不过是依仗的是当今圣上的宠爱而已。而李发枝,又凭什么可以如此那样对待诗后,安然无恙,依仗不就是与林月兰间的那点裙带关系。所以,我要报仇,当然是掐断他们的源头。”

太子妃听罢,瞳孔懵得剧烈收缩,表情显得惊吓与惊恐,她慌张不安的问道,“爹,你想要……”想要杀了圣上?

毕竟,他所说源头,不就是当今圣上。

掐断源头,就是要毁掉林月兰和李发枝各自的依仗。

所以,让她惊恐不安的是,他爹是真的打算造反吗?

但转眼想想了,这也是能预料到的,不是吗?

他爹为了他的野心,可以从二十年前谋划,更不惜为此牺牲和利用他的大女儿周诗画,让她成为一颗实实在在的棋子。

但太子妃明白过来时,已经晚了。

因为,她已经踏上了这只贼船,要逃开,简直不可能了。

叶谣蓦然为自己感到悲哀与可怜。

但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她怨不得任何人,要怪,只能怪自己太过天真。

听到叶谣大呼小叫的样子,周安平锋利眼神直直射向叶谣,眼中有着满满的警告,看着很是冷酷无情。

他狠戾的说道,“不这样做,怎么为你那可怜的妹妹报仇雪恨?谁让宇文珑焱成为林月兰那妖女的后台?”

叶谣听罢,心中阵阵发凉。

明明是他自己的野心与欲望,主使着他去干那大逆不道之事,否则,怎么会有二十年前,把自己还在襁褓之中的女儿与叶家大小姐调包之事?

目的为何,不就是让自己当上太子妃,当皇后的女人是自己的女儿。

以后,掀开真相之后,他就可以反咬叶家一口,自己成为国丈,甚至……

可现在呢,她尊敬的爹,竟然拿着那死去的妹妹周诗诗为借口,而耍阴谋诡计。

这就是口口声声很是宠爱女儿的爹?

叶谣已经不知道了。

即使她知道,但她愿意做这个糊涂哑巴,当做什么也不知道。

这样她就可以心理安慰自己,这一切,她都是有不得已的原由。

叶谣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说道,“那爹,你到底想要我如何去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