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挟持!(三更)/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金銮殿中,既然萧景玉已经被带到了,那么正事就开始了。

林月兰在气过萧景玉后,就直接走向宇文旭泓说道,“皇长孙殿下,请您看着我的眼睛!”

林月兰说这话时,声音仿佛带着一种魔力,让人不由自主的就听从她的命令。

因此,之前,对于林月兰一直针锋相对的宇文旭泓,此刻,却变得很是安静,且像是个很听话的孩子。

他的双眼慢慢的对上……

萧景玉在听到林月兰这句话后,脸色猛然大变,她心中暗叫道,“不好!”

她何曾听不出,林月兰所使用的,是与她相誖的魅术。

媚术与魅术,听着一样,可所使作用却是天差地别。

两者,同样需要双眼对视,声音辅助,以达到了控制人心的目的。

但以媚术而言,其主要的是蛊惑人心。

在蛊惑人心之前,你首先要做的就是,必先吸引人的注意,再双眼对视,使用媚术,蛊惑对方,然后,让对方对你死心塌地,唯命是从。

一般而言,使用媚术之人,大部分是绝色美人居多。

因为,只有绝色才能吸引人眼球,不是吗?

但魅术不一样。

使用魅术之人,不一定是绝色美人。

魅术可不是蛊惑人心,更像是解惑人心,使人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然而,其结果,是控制人心。

这可比蛊惑人心,更加可怕。

当一个中媚术之人,遇上了魅术,那他身上的媚术瞬间就会解开。

但其条件,是两人双眼必须对视。

萧景玉趁着所有人不注意,突然跑到了宇文旭泓的怀中,很是慌张不安的对着宇文旭泓,顿时撒娇,嗲声娇柔带着些惊恐害怕的说道,“殿下,玉儿害怕,玉儿很害怕,你带我立刻离开这,好不好?我害怕!”

她一直强调着她害怕,蛊惑着宇文旭泓,其目的么,当然是为了离开这嘛。

还有另一个目的,就是拿宇文旭泓当人质,全身退出这个地方。

因为,她投进宇文旭泓怀中之时,手中就有一把小匕首,对着他的肚子,用身子挡住匕首,不仅让在场其他人没有注意到,就连宇文旭泓本来,也没有注意到。

萧景玉继续带着惊恐之色说道,“殿下,这些人好可怕,像是会吃人一般,你带我离开,好不好?”

这样突然一慕,其他人都有些意外,但是,最让他们意外的则是皇长孙殿下。

在他们的印象之中,两年前的乌云国玲珑公主是何等的嚣张跋扈,一来皇城,对一见面的太子殿下,就言语奚落,而在宴会上,更是嚣张目中无人般的,开始不断的挑衅固国公主。

此时,在对比一下,此刻柔弱的投进皇长孙怀中,眼里表情不断露出害怕惊恐之色的弱女子,如果不是这外貌一模一样,在场的大臣都会认为,他们是不是换了一个人。

这简直是天差地别的区别啊

宇文旭泓一点都没有觉得不对劲,温柔的搂抱着萧景玉,不断的安慰道,“没事的,玉儿,有我在,他们不敢拿你怎么样,我一定会保护好你的。”

众人,“……”他们似乎都还没有开始怎么样,怎么可能会对她怎么样?

宇文旭泓安慰完萧景玉,随即脸色严厉的对着林月兰喝道,“林月兰,你到底要怎么样?你瞧把我的玉儿,吓成什么模样?”

林月兰,“……”一阵无语。

她倒是没有想到,这皇长孙对萧景玉竟然如此“情深意重”了,同时也没有料到,宇文旭泓对女色的克制力,竟然如此差劲。

不过,也是,萧景玉本身就是一个绝色大美人,又是个人才,她琴棋书画,诗词酒茶,样样精通,再加上她的媚术,一般男人,还真抵挡不了这个女人的魅力。

但是,宇文旭泓皇长孙啊,而且是个有野心的皇孙,如果连点克制力都没有,哪怕他真有一天,当上皇帝了,很有可能就会因为一个女人,而把江山拱手送人。

林月兰心里轻叹了一声,随后,表情一变,顿时变得凌厉无比,她清冷的说道,“皇长孙殿下,请你看看你肚子上有什么,再说!”

宇文旭泓顿时疑惑的道,“我肚子上有……”他想说的是,他肚子上会有什么,他在说这话时,眼睛则慢慢往下瞄去,但随即,他的眼睛蓦然瞪大,眼底明显有着吃惊与惊恐。

他不敢置信的看着萧景玉,他很久,才呢喃出一句,“你……”可你之后,就再也没有说了什么来。

除了林月兰,谁也不清楚,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何皇长孙的表情,一瞬间变得如此惊恐不安。

林月兰在这时,却仿佛火上浇油一般,说道,“皇长孙,你这是怎么了?现在可以告诉我们,你现在看到了什么吗?”

见谋划阴揭穿,萧景玉顿时恼羞成怒的对着林月兰喝道,“你住嘴!”

随即,她也不在掩饰,而是动作迅速敏捷的,从宇文旭泓前面一闪,退到了他的后面,一只手圈住他脖子,一只手拿着匕首,对着他的脖子,眼神凌厉的扫过在场的每一个人,随后,她就对上皇帝的眼神,带着狠戾的说道,“陛下,立马放我离开,否则,我……”说着,对着宇文旭泓脖子的匕首,向前刺进了几分。

对于这样的意外,在场的百官,分外的吃惊。

待反应过来后,顿时有人大喊道,“来人,护驾,护驾!”

很快,禁卫军就进来了,刹时间,就把萧景玉两人围在中间。

宇文旭泓可以说完全傻了。

不是被吓傻的,而是被突然而来的意外,而很是茫然。

他微微抬起头,想要远离一下,匕首尖端,说道,“玉儿,你这是怎么了?你不用害怕的,我会保护人的,你先放开我,好不好?”

萧景玉冷哼一声道,“哼,你保护我,别做梦了。如果你能保护我,今天我也就不会被人绑在这里了。”

说罢,她的目光向四周一扫,眼底明显的不屑与轻蔑,最后,又一次叫看向宇文珑焱,说道,“陛下,你放了我,我放了你孙子,如何?”

宇文珑焱虽担心宇文旭泓的安全,但是,他是绝对不能因为妥协的。

他表示疑惑的道,“朕放了你,你就真的会放了泓儿?”

萧景玉理所当然的点头道,“这是当然。我本身的目的,就是为了离开这。只要我能离开京城,安全回到乌云国,自然的就放开了皇长孙。陛下,皇长孙如何,可是你一句话之事,否则,我大不了与皇长孙同归于尽。就算我死,我拉一个皇长孙垫背,不亏!”

只是众位大臣到现在还懵的。

明明都还没有开始审问,事情还不清楚,可萧景玉就先做下这样一个挟持皇长孙的行为?

而且看着萧景玉那敏捷动作,似乎也是练家子,所以,他们都被方才萧景玉柔弱的一面给骗了。

现在皇长孙突然成了她的人质,着急的不仅是皇帝,文武百官也很是着急,尤其是陈宰相,更是担心不已。

毕竟,皇长孙也是他外孙,他大妹妹留下来的唯一孙子啊。

陈宰相面上很是激动紧张的喝问道,“玲珑公主,我们有话好好说,小心刀剑无眼啊,可别真伤了皇长孙殿下啊。”

萧景玉冷笑一声道,“陈大人,本公主是有好好说话。这不,本公主现在唯一的要求,就是离开京城。所以,就要看陛下要怎么做了?”

陈宰相哀求的眼神顿时看向皇帝,有些失态的大喊道,“陛下……”

皇帝并没有阵乱手脚,而是很镇定的看向萧景玉,严厉的喝问道,“萧景玉,你是确定要挟持皇长孙,离开京城,回到乌云国吗?”

“当然确定!”萧景玉唇瓣一勾,冷笑着道,“陛下,请尽快做决定吧!”

但宇文珑焱黄色龙袍衣袖一甩,直接冷哼道,“萧景玉,你真是好大的胆子,竟然敢挟持我朝皇长孙,你是想要引动两国战争吗?你可不要忘记了,你是一个和亲公主,你有责任和义务,维护两国太平与安定!再说,你以为,你做了这样的举动,回到乌云国,你们乌云国皇帝,就能放过你?”

萧景玉被宇文珑焱一说,表情顿时愣了愣。

确实如宇文珑焱所言,即使她回去乌云国,乌云国的皇帝也不可能放过她。

但这原因却不是挟持皇长孙,而是,她的任务失败了。

萧景睿救下她,并安排她嫁入龙宴王朝的最终目的,就是挑拨,蒋振南和林月兰与皇帝皇室之间的矛盾,及皇室之中皇子皇孙之中的矛盾,还有,皇帝与朝廷大臣们之间的矛盾,最终使得整个朝廷四分五裂,君不君,臣不臣。

可让她气愤的则是,无论她怎么挑拨,这狗皇帝与林月兰和蒋振南两人之间的关系,宇文珑焱就是毫无底线的信任他们。

至于其他大臣,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怎么就这么害怕林月兰一个乡下来的丫头,简直要把她气出病来了。

今天早上,当她听说林月兰和蒋振南上朝来时,她就感觉到要坏事了。

所以,只带了些重要东西,立刻离开皇长孙府。

但却被人在城门口捉住。

她知道一切揭开时,她肯定不会有好下场,既然如此,那她就先下手为强,先离开这里再说。

萧景玉冷笑一声道,“呵呵,那又如何?我现在只想活着离开这!”

“玲珑公主,你不觉得你离开这里,回到乌云国,还能当公主吗?”陈宰相赤裸祼的指出现实说道。“至少,你现在放了皇长孙殿下,你还会是和亲公主,我们绝对不会追究的,是不是啊,皇上?”

陈宰相心里是真的着急了。

万一,萧景玉真的做出伤害皇长孙之事,以后,他到了地底下,怎么有脸去见大妹妹?

情急之下,他似乎忘记了自己臣子身份,有一种越俎代庖之嫌。

宇文珑焱对于这个他两任皇后哥哥,倒也没有对他过于计较。

他点了点头,对萧景玉说道,“玲珑公主,朕还是劝悬崖勒马,回头是岸,现在放了皇长孙,朕不会跟你计较!”这话当然是指挟持皇长孙之事不计较,至于其他的,呵呵……

萧景玉,哦不是说周文雅是个聪明人,根本就不会上当。

萧景玉却冷哼一声道,“哼,别废话,立马让我离开。否则,我和他俩人一起下地狱去吧!”说着这话时,匕首又刺进了几分,刺破了皮肉,渗出血珠来了。

宇文归泓的脸色又一次大变,脸色且有些苍白,他说道,“玉儿,你别冲动啊。我……我是这么爱你,你怎么就舍得……”舍得我死呢?这句话,一直是他从刚才开始想问的。

萧景玉说道,“对不住,殿下。”随后,她又厉声大吼一声道,“让开!”

“回乌云国?”就在这时,林月兰面上带着嘲弄,看向萧景玉,直直冷笑一声道,“不知玲珑公主,哦,是周大小姐,你要怎么回乌云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