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身份揭穿!(二更)/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月兰的藤鞭一个甩了过去,如长了眼睛一般,迅速把周文雅手中的匕首,卷了开去,随后,蒋振南迅速配合,使用内力,对着周文雅的方向,就是一个掌风过去。

刹时间,周文雅被蒋振南带着内力的掌风一扫,退了几步,跌倒在地,而匕首,此时,却到了林月兰手中。

这些动作的发生,却只是电眼火花的短短瞬间完成。

所有看着的人,都惊呆了。

包括周文雅。

因为,谁也不曾料到,包括周文雅,会料到林月兰竟然会突然动作。

待他们人反应过来时,匕首依然到了林月兰的手中,而周文雅被掌风带倒在地,宇文旭泓完全从人质中解救出来了。

宇文旭泓呆愣的伸出手,摸了摸颈边的伤口,然后,看到指尖的红色血液,瞳孔猛得缩了缩,随后,转过身,还一脸有些茫然及疑惑的看向周文雅,待反应过来后,他很是激动关心的问道,“玉儿,你怎么样?”

说着,就要弯下腰,去搀扶他。

说时迟,那时快,一根藤条,迅速把他卷开来,直接离周文雅远了一些,然后,又立马松开了扼制。

这动作同样也快,让宇文旭泓根本就难得反应过来。

待反应过来后,他对着林月兰,怒目而视,厉声的喝问道,“林月兰,你到底在做什么?你竟然敢捆我?”

林月兰对于他的怒气,视而不见,而是冷声的说道,“皇长孙殿下,为了你的性命安全着想,请您还是离她远一点为好!”

可宇文旭泓不听,他厉声的责问道,“玉儿只是一个弱女子而已,她又能威胁到我什么。”显然忘记了方才作人质之事。

说完,他又想要冲到周文雅跟前。

“来人,给朕看好皇长孙!”宇文珑焱怎么可能就让他再靠近周文雅,这个危险的女人。

之前,她的所作所为,已经威胁到了宇文旭泓,不能再给她机会,有第二次威胁他们的机会。

皇帝的命令一下,立刻有人上前挡住了靠近周文雅的宇文旭泓,说了一声道,“皇长孙殿下,得罪了!”

周文雅倒在地上,对着罪魁祸首林月兰怒目而视,她眼底喷着怒火大声的道,“林月兰,你这个卑鄙小人,出尔反尔?”

林月兰收起藤条,笑着道,“呵呵,周大小姐,说本公主出尔反尔,何出此言呢?”

周文雅道,“你明明承诺过,会放我离开的。可现在这算怎么回事?打算把我抓起来吗?”她眼睛却看向皇帝,犀利的问道,“陛下,难道你这个一国之君,也是打算出尔反尔吗?”

周文雅是个聪明的。

之前,她有挑拨之意,所以,要了皇帝的承诺后,就要林月兰的承诺。

现在,她还没有逃出去,手中的人质也没有了,而林月兰看着却不打算放过她,所以,她求助的目标,又盯向皇帝。

皇帝之前承诺过她,会放过她。

所以,她也笃定宇文珑焱作为一国之君,不可能出尔反尔。

否则,这事传出去,可会成为天下笑柄。

说一国之君的话等于放屁,出尔反尔,以后,谁敢说皇帝的话,一偌千金的。

所以,她现在只能紧紧抓住皇帝的承诺了。

只是,她的希望是注定要破灭的。

林月兰直接冷笑出声道,“周大小姐,你恐怕弄错了。我们是承诺过放你,没有错。可这前提是,你要是真正的玲珑公主萧景玉才是!”

周文雅心神猛然一震。

她说之前有什么不对劲,原来是在这里。

他们在偷梁换柱。

他们只承诺放过玲珑公主,却并没有承诺过放过她——周文雅!

周文雅咬牙切齿的对着林月兰,犀利的反问道,“林月兰,你口口声声说我是周家大小姐周文雅,你有什么证据吗?玲珑公主,你们都见过吧?”她后面一句是问向在场的众位大人。

“想必对于曾经名满京城的周家大小姐,诸位也同样见过吧,”周文雅提出质疑道,“那请问各位,我与那位周家大小姐周文雅,有何相似之处?固国公主,你这又何必咄咄逼人,你们放我离开,回到乌云国,你好,我好,大家好的局面,不是很好吗?”

周文雅前半段是跟在场文武百官说的,后半段,当然就是跟林月兰说的。

陈宰相等文武百官听着周文雅的话,也顿时一阵狐疑。

上下打量了一下周文雅,却不曾发现萧景玉与周文雅有一丝相似之处,因此,对于林月兰的话,产生了怀疑。

毕竟,这涉及到两国安邦定国之大事,不可随意猜测和处置。

陈宰相问向林月兰道,“固国公主,如你所言,这玲珑公主就是曾经的朝廷钦犯周文雅,那有何证据?”

林月兰摇了摇头,说道,“本公主手中是没有证据……”

“你们都听到了吧?”林月兰还没有说完,周文雅就一阵激动尖叫,指出道,“这固国公主根本就没有证据,能够证据证明我这个玲珑公主就是周文雅?林月兰,所以,你这是在陷害我喽?”

陈宰相等人听罢,眉头皱了皱,神情有些严肃及狐疑。

他们眼神一致看向林月兰,似乎对于林月兰的胡来,很是不满。

可林月兰却根本没有慌神,而是从容镇定,神色淡淡的看向周文雅,清冷的说道,“本公主是没有证据,可不代表就不能证明,你就是周文雅!”  周文雅一愣,呆傻的问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就是……”林月兰说着这话时,一只手两指尖,捏着一根银针,泛着寒冷银光,看着让人惶恐害怕,随即这根银针,随着林月兰指尖一个挥动,众人只是感觉到刺目的银光一闪,随即就消失不见,然后,只听到林月兰一句,“意思就是本公主能让你立刻原形毕露!根本不用任何证据!”

林月兰的话一落下,周文雅变得更加惶恐不安。

她明显感觉到,林月兰手中的那根银针朝她射过来了,可那银针一到她跟前,就消失不见了,她在身上查找了几圈,也没有找到。

她随放下心来,认为林月兰就是在唬弄她。

林月兰怎么可能就凭一根银针,就让她原形毕露呢?

周文雅直直冷笑一声道,“林月兰,说大话,不要这么……”早。

只是她口中的“早”字还没有落下,就有人眼神惊恐的看着她脸,嘴里“啊”的一声。

在场所有人,除了林月兰和蒋振南,都傻愣愣的看着周文雅的脸,无论是眼神还是表情,都显得吃惊,甚至是惶恐。

“啊,怎么会这样?”

“对啊,她……她的脸,怎么会这样?”

此时,周文雅看着所有人的表情,也终于感觉到不对劲了。

只是,她用手去摸了摸,却根本没有摸出什么问题。

可她依然紧张的问道,“我……我的脸怎么了?”

宇文旭泓傻愣愣的回答,“玉儿,你的脸,如同瓷片碎裂,宛如蜘蛛网!”

他一说完这句,就感觉到了恶心,然后,更想要……吐。

他迅速甩开拦住他的侍卫,跑到角落里吐了出来。

他这一吐不要紧,可要紧的是,在场之中,没有忍耐力的官员,也紧跟着吐了出来。

这一下,周文雅是真的觉察出了问题。

她看向林月兰,厉声的问道,“林月兰,你对我的脸,到底做了什么?”

说着,她就从怀中拿出一面小铜镜,当一看到小铜镜映出的人影时,她自己吓得抱起头,尖叫了起来,“啊!”

手中的小铜镜,从她手中摔落,四分五裂。

周文雅指着林月兰,目眦欲裂大声的喝问道,“林月兰,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为什么我的脸会变成这样?”

真如瓷器碎片蜘蛛网一样,一张人脸,成这个样子,是真的特别的吓人!

怪不得很多人都看吐了!

林月兰冷笑一声道,“哼,周文雅,你不是说要证据吗?这不,本公主立刻给出了证据!”

说这话时,她眼神明显带着讽刺与轻蔑,脸上的笑容,更是显得不屑与嘲弄,她又说道,“如果,你用手去拈,就如碎片一样,可以一片一片的捏下来!”

周文雅有些不信邪,然后,真的在脸上试着捏了一片,结果,一张细皮粘在她手上。

她吓得立马扔掉。

林月兰看着扔出去的一小张细皮,嘴里“啧啧”说道,“啧啧,周文雅,你又何必这么惊吓啊?反正,这张皮又不是你的,毁了就毁了,扔了也就扔了呗!”

“啊?”吃瓜群众表示经受不起这样的刺激啊。

萧景玉,哦,周文雅现在身上是披着别人的皮。

所以,这张皮,实际上却是真正的玲珑公主萧景玉的。

想通了这个,之前吐出来的人,接着吐,没有吐的人,现在也开始吐。

他们一想到,一张皮血淋淋的剥下来,然后,这张皮又披在了别人身上,这感觉真是……真是太恐怕了。

周文雅知道自己再怎么掩饰没有用了。

因此,干脆破罐破摔的样子,当场把脸上这张皮,从后颈部给解开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