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清醒 (一更)/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当众人看到周文雅,当场拉扯着脸上的那张皮时,那表情看着真是精彩,显得吃惊又恐怕。

周文雅从后颈部解开这张脸皮后,拿在手中,一扔,就扔在了地上。

然后,露出她另一张干净漂亮的脸蛋。

在场之人,只要曾经见过她的人,都能认出这人就是周文雅,曾经名满整人京城的第一美女兼第一才女的周家大小姐周文雅!

众人吃惊于,这人竟然真的是三年前应该斩首的周文雅!

“周文雅?”太子殿下很是吃惊叫唤了一声道,“你真的是周文雅?”

周文雅眼底流波,锐利又带着一些勾摄魄,她勾着唇,轻声的笑了笑道,“是呢,太子殿下!怎么,显得很是吃惊吗?”说着,她的目光,又扫过在场第一个人的表情,看到他们脸上的精彩表情,她表情似乎很愉悦。

其他人不知道,但林月兰却知道,看似她这样随意的一个动作,实际上却是在发动媚术。

媚术主要靠眼和声音,而一般男人很是容易中招。

随即,周文雅又看向皇帝宇文珑焱,“咯咯”的笑问道,“陛下,难道您也觉得很是吃惊吗?”她的眼神看着向陛下暗送秋波。

宇文珑焱的眼眸闪了闪,随后应道,“朕确实感到很是吃惊!”

听到皇帝的回答,周文雅整个身子显得越发柔软,如无骨头的爬行动物,在这金銮殿中,不断的扭捏着,丝巾半遮颜面,露出的半张洁白美丽的脸孔,不断的向皇帝送秋波。

她带着微微低沉磁性又具娇嗔魅力的嗓音说道,“陛下,其实您不用吃惊的,不是吗?”

宇文珑焱的眼神迷茫了一下,随即点头道,“嗯,确实不用吃惊的!”

林月兰看着周文雅动作神情眼神,暗叫不好,这人是要放大招了。

她利用浑身解数来使用媚术,如果她没有猜错的话……

周文雅则是“咯咯”的铃叮笑道,“陛下,我并没有犯罪,可否……”

“啪!”

林月兰一鞭子甩了过去,直接朝着周文雅脸上劈去。

周文雅“啊”的一声后,连忙躲开。

但还是没有避开林月兰手中的藤条,在她脸上留下了道长长血色痕迹。

这是明显毁容了啊。

至于在场的其他男人,尤其是被周文雅重点实施媚术对象者,以及快被迷惑之时,被周文雅一声“啊”叫,全部瞬间清醒过来。

“啊,发生了什么事?”太子疑惑的看向四周。

然后,就看到捂着脸痛苦哀嚎的周文雅,刹那间,心里更是疑惑。

这是怎么回事?

之前,他们明明吃惊于萧景玉就是周文雅这样的一个很是震惊的事实当中。

可接下来发生了什么?

为何他们会毫无印象?

哦,不是毫无印象,而是记得周文雅在问,“是不是显得吃惊”,然后,再问向陛下时,却被林月兰打断。

宇文珑焱看着脸部受伤的周文雅,神情严肃的问道,“丫头,这是怎么回事?”

林月兰撇了撇嘴,说道,“还能怎么回事?不就是在施展媚术,试图控制人,不过,被我打断了。”

众人,“……”这样的惊险,你为何说得如此轻描淡写啊?

可他们却吓得已经浑身冒汗了。

他们也是感觉到自己,之前就像是魂游一般,根本不知道怎么回事?如果这时候有人对他们不利,很明显……

想想这后果,真是太可怕了。

宇文珑焱反应过来,神情很是威严的厉声一喝道,“周文雅,你好大的胆子!”

周文雅此时,已经沉浸在毁容的痛苦之中,她指着林月兰大吼大叫大骂道,“你这个扫把星,竟然敢毁了我的容貌!我跟你拼了!”

说着,就要上前冲到林月兰跟前,去跟林月兰拼命的架势!

周文雅本来就有两张脸,一张萧景玉的脸,一张是她本身的脸,但无论是哪张脸,这容貌都是个绝色美人。

可现在,这两张脸都被毁了,而毁了它们的,则是她天生的宿敌——林月兰。

女人的脸,就相当于她的命,尤其是对于一个绝色美人来说。

周文雅可以接受她的身子被人污,却接受不了她的脸人,被人毁。

因此,此刻,她已经完全不管不顾,就要对林月兰痛下杀手的样子。

“林月兰,我要你赔我的脸,”周文雅疯了一般,大喊大叫道,“我要你那张脸赔给我!”

周围人脸色一变,显得很是惊讶,但随即又变得了然了。

不说周文雅要冲到林月兰面前的架势,本身被围在她周边的禁卫军给包围住了,就是她直接冲到林月兰跟前,也伤不了她分毫。

林月兰直接冷笑着道,“周文雅,这脸都不是你的,你竟然还有脸,要我赔你脸。你真是好大的脸!这又是谁给你的脸,给你的自信!”

众人,“……”好像绕口令啊。

周文雅被气得青红皂白,整张脸显得挣扎和扭曲,她咬牙切齿,有一种撕心裂肺的控诉道,“林月兰,都怪你,一切都怪你。如果不是你,我周文雅现在还可能是周家大小姐,更至可能已经坐上皇后位置!”

说到这里,她脸下油然表现一出很是不甘心,一切被抢走的表情,“林月兰,你为什么要出现?你本身就是一个乡下克夫克亲的克星而已,只要你不出现,我的一切,都会顺顺当当的,可你为何要出现?”

周文雅真的是愤恨不已。

如果这一切没有林月兰的话,她的命运一切都不一样。

周家可能不会造反失败,周家不会造反失败,那她就是注定的当皇后。

一人之下,万人之下的皇后啊!

身份尊贵,母仪天下!

这是每一个女人的梦想。

而她是离这个梦想最近的女人。

然而,却因为林月兰,一切都毁了。

毁得彻彻底底!

林月兰看着有些癫狂的周文雅,直接冷笑犀利的反驳道,“呵呵,那是因为一切都是天意!因为你们周家人太过狂妄,太过嚣张了,所以,老天看不过眼,就派我来收了你们!”

“噗!”听着林月兰的话后,周文雅是直接气得吐了血。

随后,她擦拭了嘴角边的血迹,眼神目露凶光的瞪向林月兰,异常愤怒的道,“你……你……”

“说得好!”就在这时宇文珑焱厉声的接道,“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周家是自己作恶多端,又企图谋权篡位,老天看不过眼,所以,就派人一个你们周家的克星过来,让你们周家所有阴谋失败!”

说到这里,宇文珑焱对着周文雅,就是厉喝一声道,“周文雅,你还要执迷不悟下去吗?哼,朕告诉你,你现在单枪匹马,你就算再怎么挣扎,都无济于事!你还是乖乖投降吧!”

周文雅听罢,这脸色青了紫,紫了青,随即又变得苍白。

“我……我……”

周文雅还没有“我”出声时,这时,宇文旭泓突然跑了出来,脸上显得苍白却又异常愤怒。

他走到周文雅的跟前,抬起头,对着周文雅的脸,就是“啪啪”两个大巴掌,嘴里大声骂道,“你这个贱人,到底对我使用了什么妖术?让我对你一个妾室,如此听话,啊?”

宇文旭泓一想到,这两年都是在周文雅的引导之下,做了很多不理智之事,他就懊悔不已。

现在真相大白,顿时让他找到了迁怒的借口。

周文雅简直被宇文旭泓打懵了,随后,她反应过来,先用手擦拭了一下嘴角边的血迹,然后,对着宇文旭泓就是冷笑,嘲讽的道,“呵呵,我使用了什么妖术?我一个弱女子能使用什么妖术?我只是微微使用了一点美人计而已,你就被我迷的昏头转向,不知东南西北。哈哈,”

说到这里,她停顿了一下,射向宇文旭泓的目光,则是赤裸裸的表示了她的轻蔑与嘲弄。

接着她继续大笑两声道,“哈哈,你们这些男人自己没有克制力,沉沦于美色之中,不知所已。到了后面,承受不了失败与懊悔的后果,你们男人就把一切归结于为给过你们欢乐的美人,这真是讽刺!”

“所以,皇长孙殿下,这你还真怪不了我。要怪就怪你自己,被美色所迷而已。咱俩只是各取所需而已。你需要我的美色,而我需要你挑动这一切!”

宇文旭泓拉着周文雅的衣领,气得脸色极其难看,青红皂白交织,显得又羞又怒。“你……”但是不知如何去反驳,就抬手又给了周文雅一个大巴掌。

周文雅三次被打,脸早已经肿成了猪头,根本就没有美丽可言。

但是,她已经什么都没有了,已经打算了破罐破摔,对于这一切,她会去忍受。

周文雅对着宇文旭泓嘲讽般的冷笑道,“呵呵,恼羞成怒了?皇长孙殿下被我说中了心思了?”

“你……”宇文旭泓想抬起手,再给周文雅一个巴掌。

“够了!”林月兰厉声的喝道。

林月兰之所以阻止宇文旭泓,就是认为宇文旭泓这一刻真是太不是男人了。

他与周文雅好歹是夫妻一场。

话说,一日夫妻百日恩呐。

可宇文旭泓把自己不理智所作所为,一切都归结于周文雅的诱惑,所以恼羞成怒了。

林月兰看着宇文旭泓说道,“殿下,这一次该说说我和大将军私下开采两座矿山之事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