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撒谎! (二更)/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月兰看着已然清醒过来的宇文旭泓,眼神顿时变得冰冷,厉声的喝问道,“皇长孙殿下,周文雅,这一次,该说说本公主和大将军私下开采两座矿山之事,及满京城流言之事了!”

林月兰的话音一落下,现场的气氛一下子又变得僵凝起来。

所以说,绕了这么久,揭穿了萧景玉的真实身份,原来,这些都是跟她有关系吗?

众人隐隐有种这样的猜测。

至于是不是这个样子,相信很快就会有答案。

宇文旭泓听着林月兰的话后,一时之间,脸色又一阵难看。

林月兰的话,他何尝不明白。

林月兰这是想要秋后算账的打算。

可是,这一切明明不是他本人的意愿啊。

他只是被周文雅这个贱人给使用的媚术迷惑住了而已。

他在此期间引发的错误,难不成也要算到他头上来不成?

不期然间,宇文旭泓对着林月兰不由的有些埋怨,认为林月兰真是小肚鸡肠,事情都已经这样了,还要跟他计较吗?

宇文旭泓想到,表情有些僵硬的说道,“公主,之前,我有说过什么吗?我……我不记得了。”

说到这里,他又有理所当然的为自己辩解了一翻,继续道,“你也知道,我先前是被周文雅这个贱人所迷惑,对于所做一切事情,已经没有任何印象了。”

为不被皇帝和固国公主秋后算账,宇文旭泓只能勉强找到这样一个蹩脚的借口。

但是实际上,他自己心里很是清楚,他到底还记不记得这些事情。

然而,他在说这话时,是不是忘记了,对于媚术很是了解的人,却是固国公主——林月兰。

所以,他能找着借口欺骗任何人,包括他自己,但却骗不了林月兰。

计较不计较,谁也不知道。

但是,林月兰确实打算秋后算账。

林月兰看向宇文旭泓,严肃的问道,“皇长孙殿下,你是真的忘记了,你向陛下状告本公主和大将军私下开采两座矿山一事?”

说到这里,她又似乎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她又说道,“哦,对了。你还当着在场百名文武百官的面,指着本公主和大将军的鼻子,说我们两个利用下毒手段,控制陛下?这事你应该不会忘记吧?”

宇文旭泓的表情变得更加僵硬与难堪,他扯了扯脸皮,眼底表现的惊慌及愤怒,一闪而过,但面上却是显得茫然不知的说道,“这……这我还真忘记了!”

未了,他又给自己补充道,“在周文雅的真面貌,揭穿之前,我整个人显得茫然,脑海一片空白,只知道脑海中有一道声音在叫唤着我,还告诉我要跟着她的话做就行。”

说到这里,他很是愤怒的看向被打跌倒在地的周文雅,咬牙切齿的道,“这个贱人,真是卑鄙无耻。竟然使用媚术迷惑我,让我做一切的我所不愿意之事。”他

这话里是在暗示众人,他之前所做所为,都是受人蛊惑而已,并非自己所愿。

呵呵……

林月兰听罢,在心里冷笑两声,但是表情却清冷淡然,对于宇文旭泓所说,并没有去否定,更没有去肯定。

林月兰只是淡淡的反问一句道,“皇长孙殿下,你是真的不记得了吗?”

“呵呵,怎么可能不记得?”周文雅跌坐在地上,一只手摸着被挨打过的那张脸,另一只手却指向宇文旭泓,带着一股子愤恨与怨怒说道,“我自己使用的媚术,具体什么效果,我会不知道?宇文旭泓所说一切不记得,简直是在放屁!”

听着周文雅的话后,宇文旭泓的脸色顿时大变,对着周文雅就是一阵吼大声喝道,“你这个贱人,给我闭嘴!”

周文雅却似乎不甘心的继续冷笑说道,“怎么,皇长孙殿下恼羞成怒了?也不知道当初哪个男人,对我发誓,说无论我怎么变,都会爱我爱得天荒地老,海枯石烂?又是谁说,他爱我的,只是我的心,而不是外貌?哼,现在发现了玲珑公主,实质上就是另一个人了,所以就开始一口一个贱人了?”

说到这里,她犀利的眼神扫向四周,然后,再看向林月兰眼神很是温柔蒋振南,眼底有一股说不出的愤怒,与不甘。

她大声的说道,“你们男人,一个个都是薄情寡义之徒!”

“周文雅!”宇文旭泓对着周文雅大吼道,“你不要太过分了!”

周文雅冷笑一声,“呵呵,我过分?你……”

“够了!”林月兰厉喝一声道,“本公主不想听你们的个人恩怨去。”

林月兰再一次看向宇文旭泓,严肃的问道,“皇长孙殿下,你是真的不记得之前状告本公主和大将军之事了?”

宇文旭泓对上林月兰锐利的眼睛,蓦然的感到心虚,但他还是点头说道,“是!我都不记得了!”

周文雅再次“呵呵”冷笑两声,但是,却并没有再作声了。

能使用魅术之人,肯定是对媚术相当了解。所以,即使媚术作用被解除,但是在那期间所作所为,他们并不会忘记,过后,反而很是清晰的记存在他们的脑海之中。

所以,宇文旭泓一再否认自己还记得那事,那根本就是在撒谎和欺骗,及隐瞒了。

至于,宇文旭泓为何会这样急于否认,呵呵,那还是要说到媚术上来。

媚术说是蛊惑人心,实际上,就是勾出他人心中邪恶的一面。

也就说,宇文旭泓中媚术期间所作所为,实际上,就他本身想要这样做。只是,现在有人诱导他这样那样去做而已。

所以,宇文旭泓极力否认自己中媚术期间的所做所为,实际上就是一种心虚罢了。

听着宇文旭泓的答案,林月兰真的忍不住有些失望。

她已经给过他两次机会,可他偏偏自以为是的放弃。

那她只能对皇帝陛下说声抱歉了。

随即林月兰眼神变得一厉,对着宇文旭泓正色的说道,“皇长孙殿下,你恐怕不知道。所中媚术之人,在媚术作用之下,所作所为,即使在媚术解除之后,也是会深根于记忆之中!”

林月兰一说完这话,脸色大变的不仅是宇文旭泓,还有在场的文武百官,甚至是太子和皇帝陛下。

她这话是什么意思?

不是他们想像中的那个样子吧?

皇帝宇文珑焱直接问道,“丫头,你这话是何意?你这是说泓儿撒谎了?”

林月兰摇了摇头,说道,“皇帝老头,皇长孙殿下,撒没撒谎,我并不知道。不过,我和南大哥开采两座矿山之事,既然已经提出来了,那就今天把事解决了。省得以后,再有人,不明所以,以我们私下开采矿山为借口,状告我们造反谋夺篡位什么的,那就不好了。”

林月兰话中隐含的信息量极大。

在场文武百官面面相觑,眼底尽是疑惑和不解。

随后,以陈宰相为代表,上前很是犀利的询问道,“公主,你的意思,你和大将军是真的在私下开采矿山?”

林月兰先是点了点头,接着却又是摇头,众人正待疑惑不解时,她说道,“陈大人,本公主和大将军是在开采矿山,一座金矿,一座铁矿!”

听到这个答案,百官们瞪大了眼睛看向林月兰,似乎觉得很不思议。

这私下开采矿山之事,罪名极大,可林月兰却显得有恃无恐,真是太狂妄太放肆了!

“但是,这事我已经向陛下汇报过,”林月兰接着继续说道,“我们经得陛下的允许,以个人名义开采矿山,实质上,冶炼出来的黄金和铁,都已经归于国库与军队。我和南大哥,不曾贪污半毫!”

众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