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知情/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月兰的话音一落下,众百官真是吃惊不已。

原来,固国公主和大将军真的在开采两座矿山,但却不是私下开采,而是陛下知情,是取得陛下同意情况之下。

众人看向陛下,想要从他口中知道答案。

陛下点了点头道,“丫头说得没错。从他们知道有这两座矿山开始,他们就给朕汇报过了。”

他锋利的眼神扫向上面的文武百官,他继续说道,“诸位爱卿恐怕不知道吧。这两座矿山是蒋爱卿亲娘元夫人所发现。”

在场之人,除了蒋振南和林月兰,其他人听罢,显得分外诧异和吃惊。

只是不等他们有说什么,皇帝的神情显得严肃与敬重,轻叹了一口气,“元夫人真是一代女子,只是可惜了!”

皇帝是真心佩服蒋振南他娘元姝彤,一个弱女子,竟然比所有男人都勇敢,所做很多男人所做不到之事,凭着一把器具,爬山涉水,任是探测出了两座矿山,一座金矿,一座铁矿,给龙宴国做出了巨大贡献。

只是元夫人有眼无珠,爱上了蒋云峰那样朝三暮四,喜新厌旧且薄情寡义的男人,使得自己成为其他人的绊脚石了,落了一个红颜薄命的悲惨下场。

众人听到,金矿和铁矿竟然是蒋振南他亲娘所探测,顿时诧异不已。

在之前,他们所知道的蒋振南亲娘,是因为蒋振南这个天煞孤星命硬,让母亲难产大出血而死的女人。

但是,更多人则是认为,那女人是个来历不明的孤女,根本配不上镇国公府继承人蒋云峰,所以,即使她生下了嫡长子,在这上流贵族圈中,也只得到贵族圈中贵妇人们的不屑与轻蔑。

对于她的死,更没有人觉得可惜或可怜,反而,觉得她这样的下场,反而是理所当然之事

因为三无女,没来历,没身份,没背景的女人,根本就让他人产不屑于关注,只是看戏般,看到她似乎本来就有这样的下场罢了。

然而,谁也没有想到,就这样一个没有任何身份背景的孤女,竟然能为龙宴王朝探测到一座金矿,一座铁矿,这样巨大又宝贵的财富。

如果她还在世的话,至于可以获得一个一品诰命夫人的称号。

就在众人震惊于两座矿山的来源之时,林月兰清丽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她拿着藤条卷在一起,扫了一下在场之人的表情和眼神,随即说道,“关于两座矿山的开采,本公主已经经过了陛下允许,且开采出来的黄金和铁,已经归了国库和军队之中。”

说完,她就抬手拍了三个巴掌。

片刻之后,就有一个男人拿着几本账本模样的东西,走进了金銮殿。

他先叩见了皇帝后,就对林月兰跪下说道,“主子,账本全部在此!”

听到这个男人口中的账本,众人又是吃了一惊。

看着他手上托着十几本账本,所有人脑海中都隐隐有一种猜测。

难道是……

林月兰从他中拿过账本翻了翻,然后,举起来对着众百官说道,“众位大人,关于两座矿山开采情况和进度,本公主已经让人全部记录在这个账本之中。”

林月兰说这话时,她对着手下人点头示意。

林绪凌明了,立即把账本举在皇帝跟前。

皇帝从中挑出一本,也随手翻了翻,随后就说道,“众位爱卿也看看吧!”

林绪凌把手中的账本,给几位重量级的大臣分了下去。

太子,皇长孙,陈宰相,郭公爵,及其他几位重臣,从林绪凌手中接过账本后,很是认真的翻看了几下,随即他们的眼睛蓦然睁大,个个看着显得吃惊不已。

林月兰接着道,“这些账本所记录的是每天矿山开采情况,开采面积,投入人力,金钱等各种资源情况。还有就是,冶炼过程中,同样耗费的人力钱财等等。”

众人所吃惊的,就是这些账本所记录的东西,是真的很是详细,连在生活之中,所需采购的细针,都有记录。

所以,他们是一点都不怀疑这些账本有假。

林月兰继续说道,“在这开采矿山的两年间,无论是人力投入,还是金钱投入,可都是本公主一手包办,没有动用国库一个铜板。相反,这些开采来的东西,可都是入进了国库!众位大臣应该知道,别说两座矿山,就是一座小矿山,所要耗费的各种资源,可都是一笔庞大的数据,尤其是在金钱上投入。”

众人在一次吃惊的张大了嘴巴,显然被林月兰的大手笔,再一次震撼。

她被陛下授权开采两座矿山,可却不曾动用朝廷一个铜板的钱,反而都是自己出钱出人出力。

这样的一笔庞大的支出,不说一般商人,就是朝廷,也很难负担得起啊。

然而,却任是让林月兰一个人出了。

这固国公主,到底是多有钱啊?

众人看到账本之后,以陈宰相为首的官员,向林月兰致歉道,“固国公主,老夫惭愧,竟然怀疑公主和大将军别有用心。在此,老夫向公主道歉!”

百官之首陈宰相都能放下脸面,向固国公主承认错误,然后道歉。

下面这些官员,当然也跟随着承认错误和道歉。

但是,在场脸色不好看的就要周文雅和皇长孙宇文旭泓了。

林月兰也没有矫情,为自己辩证清白,洗脱了罪名后,当然是接受他们的道歉了。

之后,林月兰就看向宇文旭泓,似笑非笑的问道,“皇长孙,不知你是从哪听说,本公主私下开采矿山的?”

宇文旭泓脸色僵了僵,有些不自然的笑说道,“公主,你在说什么,我……我不太明白!你也知道,我……”我之前中了媚术,被人迷惑,什么都不记得了。

他想要找这样的借口,然而,这一次林月兰却打断了他。

林月兰却摇了摇头说道,“哦,皇长孙殿下,你心里很明白。还有,你别说你是中了媚术,不记之前所作所为之类的,”她很是犀利的道,“本公主既然知道你中了媚术,自然很清楚所中媚术之人,及解除媚术之后的各种状态。所以,皇长孙殿下,你现在还想要自欺欺人下去吗?皇长孙殿下,知错能改,善大莫焉!”

说到最后一句时,林月兰明显发了狠厉。

这一下宇文旭泓的眼神彻底慌了起来,脸色变了变。

之后,他深深吸了一口气,直接指着周文雅,很是愤恨的道,“是这个贱人告诉我的。她告诉我,说公主你和大将军两年前,寻得两座矿山,但却隐瞒不报不说,还私下开采,明显是有极大的企图心和野心。”

从百官听到,也显然吃了一惊。

原来是这样的内情吗?

林月兰点了点头道,“本公主所猜也是如此!毕竟,当初两座矿山,除了乌云国萧景睿,就剩下我和大将军及陛下所知。至于,开采人员,他们根本就不可能散布那样的流言。”

听到这里,宇文旭泓惘然反应过来,他说道,“公主,你的意思,这个贱人知道矿山一事,是因为乌云国陛下告知她的,然后,她就利用我来对付你们,是这个意思吗?”他用手指着周文雅,表情显得又羞又恼又是愤怒。

林月兰却摇头后又点头,她说道,“你所说是也不是。”她眼神看向周文雅,接着很是犀利的道,“他们乌云国想利用此事,挑拨我们与陛下之间的关系,借此让陛下对我们生出嫌隙,如发展朝他们预期那样,我们与陛下之间,就不是生嫌隙这么简单,而是抄九族的谋反大罪了。只要陛下,认定了我和大将军有谋反的野心,那必定会以谋反之罪,铲除我和大将军。众位大臣,你们想想,乌云国皇帝为何会这样做?”

郭公爵大声的说道,“还能怎么样?不就是对我龙宴王朝虎视眈眈吗?近几年,他们安分守己,没有侵犯我朝一寸土地,靠得不就是大将军在边境守护着吗?所以,他们如果现今他们计划妥当,就差进犯我朝,那么,大将军显然就成了他们的挡路虎。乌云国拿大将军没有办法,无法除去,那他们就想挑唆我们朝廷内部,亲自对大将军处理了。”

说到这里,郭公爵停顿了下来,看了四周的同僚,继续说道,“而唯一能处理掉大将军的法子,那就是谋反!”

“谋反”二字一出,众人心头顿时一惊。

他们刹那间,都反应过来了。

这是乌云国要除掉大将军的手段啊。

如果,真被他们成功了呢?

片刻间,百官们的额头上,都冷汗淋淋!

“公主,你说这是乌云国阴谋,可是,挑唆我们的人,好像是周文雅吧?”陈宰相很是不明了,“周文雅可是我龙宴王朝的子民啊?难道是她会帮助乌云国对付我朝?”

林月兰却笑着摇了摇头道,“陈大人,这么简单之事,你怎么会不明白呢?难道你忘记周文雅是三年前就要处决的罪犯?可她为何现在好端端的站在这?而且还是顶着乌云国玲珑公主的脸和身份?当初的乌云国二皇子萧景睿,不惜赔上大量的财物,及对我朝的承诺,即使让玲珑公主作妾室,也要玲珑公主以和亲的目的留下,难道你们就不觉得奇怪吗?”

众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