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辩驳!/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众人听到林月兰的话后,心头更是蓦然一惊,久久不能平静。

这些问题的答案后面,可是让人心惊胆战的大阴谋啊。

如果真的一旦让他们成功,导致他们误杀忠良,失去一名能人干将不说,更因此,让龙宴王朝陷入一种危险之地。

没有了战神大将军的守护,那么乌云国进攻侵犯龙宴王朝之事,就简单多了。

但是,众人还有一事不明。

太子殿下看了眼周文雅,很是疑惑的道,“公主,你说周文雅假扮玲珑公主萧景玉,可是,真正的玲珑公主去哪了?”

“死了!”林月兰清冷的声音应道,她犀利眼神扫过在场的每一个,大声的说道,“真正的玲珑公主,她死了!”

死了?!

众百官更加疑惑不解。

太子殿下显得很是吃惊的道,“死了?这是什么时候的事?他们是在来我朝时死了,还是来之前就已经死了?那么,这个周文雅又是何时开始假扮萧景玉的?”

周文雅假扮萧景玉两年多时间,可就在此期间,任是没有一个人发现破绽。

宇文珑焱也是皱了皱眉头,疑惑的道,“是呀,丫头,既然这玲珑公主是周文雅假扮,而你口中真正的玲珑公主又死了?那么,她是怎么死的?”

从一系列问题来看,这周文雅假扮玲珑公主,是当初萧景睿的主意。

那么,很显然,从死刑犯中,瞒天过海救下周文雅的人,那就是乌云国的萧景睿了。

一想到这个,宇文珑焱心里就有一阵怒火。

他根本就没有想到,乌云国的手,竟然伸得如此之深,竟然从他重重严防看守的天牢之中,做到调包,把犯人救了出来。

如果这次不是林月兰识破了他们的阴谋,那后果,简直是他所无法想像的。

宇文家的江山,很有可能就会被毁,毁在一个女人手中。

想到这,宇文珑焱锋利的目光,又扫了皇长孙一眼。

林月兰说道,“真正的萧景玉其实是当初皇城驿馆中,给摔死了!”

“摔……摔死了?”

这样的答案,简直让所有人瞠目结舌的吃惊。

然后,所有人就想到,当初那个玲珑公主非要嫁给大将军,然后,逼迫着陛下给他们赐婚。

结果,刚赐完婚,皇城驿馆之中,就三翻两次传出,这玲珑公主吃东西老被噎住,连喝口水都会被堵塞住,而她更不敢轻易走路,因为一走路,就会被摔死。

当时,一度有谣言说,大将军是真正的在煞孤星,这不,他们两才刚赐婚,这玲珑公主就一而再,再而三的出意外。

最为严重的一次,听说玲珑公主在听到解除她和蒋振南的婚约之后,兴奋过度给摔死了。

当然,这些都是谣言,在第二天,萧景睿带着玲珑公主萧景玉出现在众人面前,大家根本就不会去想,那些谣言到底是真是假。

郭公爵大声的问道,“公主,难道是在传出玲珑公主摔死了的,那个时候?”

“没错!”林月兰点头应道。

“这……这怎么可能?”有人顿时感觉不敢置信。

“所以说,这人就是在那个时候,就调换了身份的吗?”

众人在问这话时,明显是明显看向周文雅的。

周文雅低着头,两手紧握,显然是不想回答他们的问题。

对于她来说,身份已经被揭穿,想利用玲珑公主身份,显然已经不行,而想要逃,在这么多人面前,想要逃出去,简直是天方夜谭之事。

既然如此,她也不想做无畏的挣扎。

众人又看向林月兰,想要从她口中确定答案。

林月兰点头道,“没错。他们就在那时让周文雅调换身份的!”

宇文旭泓抓到什么一样,他有是犀利的对着林月兰问道,“所以说,那时候你就知道玲珑公主非彼玲珑公主?”随后,他大声的质问道,“既然如此,你为何要隐瞒,等到今天才告诉我们,这个假装玲珑公主之人,就是周文雅?”

他就差指着林月兰的鼻子,说她别有用心了。

皇长孙虽的问题虽有些尖锐,但却仿佛一箭射中红心。

但是,在这个时候把这个问题提出来,显得别有用心的反而是皇长孙宇文旭泓了。

众人皱了皱眉头,暗道,“难道皇长孙的媚术还未解除不成?”

因此,众人又用疑惑的眼神,看向周文雅,似乎想要从周文雅的口中,得到答案。

周文雅瞧着众的眼神,直接冷笑一声道,“呵呵,你们不会以为他所中媚术没有解开吧?”说到这里,她冷哼一声道,“哼,在她把藤鞭甩到我脸上时,他的媚术就已经解开了。”

她的手指向林月兰,她的眼光很是不屑的撇了一眼宇文旭泓,又鄙视般的说道,“要知道,所谓中媚术,实质上,就是勾起一个人心中最为邪恶的一面。”

听到周文雅的解释,众人又带着异样的目光看向皇长孙宇文旭泓。

如果真是这样,那么皇长孙宇文旭泓的所作所为,才是显得别有用心啊。

宇文旭泓确实是别有用心,但是在此刻说出这些话,仿佛真正的暴露了他企图与无脑子一般。

但是宇文旭泓真如大家所想那样,真没有脑子吗?

不是,他心里很清楚的认识到,他已经完全争取不到林月兰和蒋振南的支持,既然如此,他何不就此挑拨一下,父皇和他们之间的关系。

能挑拨到最好,不能挑拨,也无所谓。

反正,在他皇爷爷的眼里,也就只有太子皇叔,没有他这个长孙。

他心里更是清楚,今天这事之后,要让皇爷爷把皇位给他继承,那就更不可能了。

既然如此,他就不想林月兰和蒋振南好过。

林月兰听到宇文旭泓尖锐的问题,并没有任何慌张,只是唇角一勾,露也一定的弧度。她淡然的说道,“没有,本公主当时是知道此玲珑公主非彼玲珑公主。”

她的话音一落下,在场之人,显得很是吃惊与讶然,看向林月兰的眼神,着实诧异和异样。

难道固国公主真如皇长孙所言那般,别有用心?

宇文旭泓上一喜,带着些激动之色,又问道,“所以,当时,你为何不揭发他们,而要留到现在?还眼睁睁的看着我,休妻另娶,最后,还娶一个假公主,让我中了她媚术,做出很多出格之事!这是为什么?你们到底有何目的?”

宇文旭泓几次厉声的质问,让在场之人为之一怔,随即很多人眉头微微皱了皱,似乎在做思考。

宇文珑焱同样皱了皱眉头,随即他疑惑的看向林月兰,厉声的质问道,“丫头,你有何解释?”

这玲珑公主非彼玲珑公主这一事,林月兰和蒋振南确实没有向他汇报过,所以,他也是深有疑惑。

不过,以他对两人的了解,林月兰和蒋振南这么做,必有原因。

所以,他不是愿意相信他们两人的。

宇文旭泓听着皇爷爷这么问,心有不满,认为他还在偏心,但面上并不显。

因为,他不想再惹他皇爷爷不满了。

林月兰看向皇帝轻笑着反问道,“皇帝老头,如果当初,我就告诉你们了,这个玲珑公主萧景玉是个假的,你们是什么反应?”

太子殿下当即的说道,“那当然就是觉得愤怒与不满了,觉得受到欺骗。”

“这就是了!”林月兰点头道,“既然乌云国二皇子没有安排真正的玲珑公主和亲,除了愤怒和不满,我们又能怎么办?只要是乌云国安排的和亲公主,不管是不是真公主,她就是公主!所以,我告诉不告诉你们有什么区别?告诉你们了,反而让你们心中更是不满罢了!”

“不对!”宇文旭泓当场指出,大声的反驳道,“我是说,你既然知道这假公主就是周文雅,为何不汇报?要知道,这周文雅可是朝廷死刑犯。你没有把她揭发出来,就是在包庇她!而且这一包庇,就是两年,这就是你的不对。”

林月兰犀利的反驳道,“皇长孙,你是从哪里看出来,我在两年前,就知道这个假公主就是周文雅所扮?”

众人,“……”

“……”宇文旭泓大声的道,“明明是你自己所说,此玲珑公主非彼玲珑公主,所以,你当是知道真正的玲珑公主被摔死了,然后,换成这个贱人的!”

这话林月兰之前是说过的。

但林月兰听罢,却不由的翻了翻白眼,有些清冷的说道,“拜托皇长孙殿下!我是说过,玲珑公主摔死了,然后,周文雅成了代替之人。可我没有告诉大家,在当时就知道吧?没有吧?”

宇文旭泓神色一僵,面色变了变。

皇帝问道,“丫头,你说当时你不知道?”他还是有些疑惑的,“那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真相的?”

林月兰说道,“在我昏迷之前!”她不可能告诉他们,确实如宇文旭泓猜测的那般,在当时,她就知道了真假玲珑公主,而且还知道假玲珑公主就是周文雅。

她现在可不想惹麻烦。

啊?

众人又是惊讶了一下。

固国公主昏迷时,好像还是两年前吧。

两年前,那时假扮玲珑公主的周文雅已经以妾室身份,被抬进了皇长孙府。

林月兰又解释道,“大家都知道,我与当时的乌云国二皇子萧景睿交手一翻,结果,我被他设计昏迷过去。不过,在与他交手时,他曾不小心暴露过,玲珑公主是我龙宴王朝之人。所以,我就起了疑心!”

说到这,她眼光扫向众人一圈后,继续说道,“只是当时,我已经昏迷。待我从昏迷中醒来之后,我立即着手让人去调查,随后,才调查到这个玲珑公主不但是我龙宴王朝之人,而且还是曾经名满京城第一美女周文雅。不过,待我把一切事情调查清楚之后,已经是半年之后了。”

“所以,你为何不在第一时间汇报情况?”宇文旭泓再一次犀利的问道。

“放肆!”宇文珑焱厉声的喝道,“宇文旭泓,请注意你对固国公主的身份和态度!”意思是说林月兰身份地位比他高,不得放肆!

宇文旭泓被皇帝训斥,面红青白的,显得有些愤怒又有些委屈。

在皇爷爷的心中,他这个嫡亲孙子,竟然比不上,一个半途而来的义女。

林月兰眸底精光一闪,大声的说道,“皇长孙殿下,我说过,这真假公主,我说不说,也改变不了任何情况。乌云国要光明正在的暗插奸细在我龙宴王朝,就算除掉了这个假公主周文雅,那以后,更有可能是李文雅,林文雅,成为和亲公主,而且换作那些公主,可能会比这个周文雅更难对付,也不一定,不是吗?”

“再说了,我向皇帝老头汇报这事之后,难保不会露出马脚,让对方有了防备,那我们要抓住他们的把柄,就更难了。”林月兰犀利的说道。

“借口,借口,全部是借口!”宇文旭泓控制不住自己心中的恐慌大声的说道,“你向皇爷爷汇报了,让我们大家知道了,让我们有个防备不是更好?”

林月兰听罢,面上露出一抹冷笑,直接反问道,“所以,皇长孙殿下,在我没有汇报这事之前,你就不会防备玲珑公主这个人吗?”

宇文旭泓的表情再次一僵,张嘴,想要说什么,给自己辩解一翻。

但是,林月兰却紧接着说道,“我们都知道,乌云国送他们国家最美丽又最有才艺的玲珑公主来我朝和亲,其目的,就是为了光明正大的安插奸细。所以,既然无法拒绝和亲,更无法拒绝这个奸细,那我们要做的就是防备,再防备她。所以,皇长孙,你的意思,之前,一直对玲珑公主这个女人,不加以防备吗?现在还口口声声说我不提醒你,在你身边睡着的女人,其实是个冒牌货,让你对她宠爱,对她言计从,不对她进行防备?是这样吗?”

宇文旭泓,“……”

众人,“……”

其实固国公主没有说错。

不管这个来和亲的女人,是不是真正的玲珑公主,我们都必须防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