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再说了,即使真正的玲珑公主不死,萧景睿也必定把她给弄死,然后,再安排他已经严格训练好的女人,继续以玲珑公主身分,来我朝和亲。我也说了,这人就算不是周文雅,那很有可能是李文雅,林文雅!”

众人听罢,顿时有些疑惑不解的看向林月兰。

“为何?”太子殿下问出大家的心声。

“为何?”林月兰直直摇头,对于大家被一叶屏障,有些无语,这么简浅的理由,竟然都没有想到,“当然是因为真正的玲珑公主不听话,而那乌云国二皇子所要的是真正听他话的奸细!”

被林月兰一点拨,众人刹时间恍然大悟。

太子殿下又问道,“但是那萧景睿完全可能找其他人,为何要大费周张的救下周文雅,还让她假扮玲珑公主?”

林月兰更加无语了。

这竟然还需要她更加解释一下。

明明,这一点就透的道理啊。

林月兰有些无奈,她抬起手,伸出三个手指,说道,“其理由有三个。

其一,这真正的玲珑公主萧景玉,不仅是容貌一绝,才艺更加出色,堪称乌云国第一美女兼才女。容貌上,我们先不说,必定既然是假扮,那必定是披着玲珑公主这张皮囊。那我们就说才艺。

既然真正的玲珑公主才艺非凡,那么假扮她的人,在才艺上,必定也要十分出色,这样才能不易露出破绽,这一点周文雅正适合。

因为这周大小姐,也曾是誉满京城的第一才女,才艺上必定是十分出色之人。

其二,我们都知道乌云国二皇子送他们容貌才华一绝的公主来和亲,里面必定有大阴谋。这么多年来,乌云国对我龙宴王朝是虎视眈眈,为吞并我朝,各种手段层出不穷。这一次和亲一事,必定也是他们的手段之一,目的是光明正大的安插奸细,却又让我们无法拒绝。

这个奸细真正起到作用的是,美人计。

但是,据我所知,这个真正的玲珑公主因为从幼时就受宠于父皇和长兄,致使她和性格养成嚣张跋扈又毫无头脑而言。这样的人来我朝当奸细,只会坏事,不会成事,在还有一点。

还有这个真正的玲珑公主萧景玉从小就看不起萧景睿,对于他突然掌权,会心生反抗。自然的,这个萧景玉就成了碍手碍脚的存在,不得不除了。

其三,萧景睿既然光明正大安排奸细,本身就存在一个大阴谋。这个大阴谋,就是挑拨我朝廷内部各种关系,搅浑我朝廷内部秩序,使得君臣互相猜忌,促使皇族内部权利争夺。

要做到这些的人,必定要对我朝局势相当了解,对于朝廷人员,也了如执掌的之人,且要对我龙宴王朝及皇族相当仇恨之人。而符合这些条件的人,也就只有周文雅。

所以,这个假扮玲珑公主的人选,周文雅是最适合不过。因此,乌云国萧景睿才会大费周章的救出周文雅。

所以,他在救下周文雅后,就派人教她媚术,让她蛊惑朝廷中大部分人员。”

说到这里,她停顿了一下,目光再次扫向四周,又说道,“只是,这中间插了一曲,就是周文雅为报私怨,设计谋害本公主不成,反而暴露了她怀孕之事。让她好好的一个正妃位置,变成了一个妾室!”

听到林月兰的解释,这一下子,在场所有彻底醒悟过来。

随后,有人大骂道,“这个萧景睿,真是太狡诈,太阴险了。”

“就是啊。居然这么久开始,就针对我王朝下一个这么大的阴谋。”

“嗯,如果这阴谋真被他实施成功了,那我龙宴王朝,宇文家江山危矣啊!”

“还好,这个大阴谋,被固国公主和大将军识破了。不然,这后果……”

“不,也是陛下圣明,对于二人信任有加。否则……”

如果不是皇帝没有被外面的各种流言和各种诽谤的影响,而已然信任着他们未婚夫妻两个,没有猜忌他们,恐怕就他们各种进谏上奏,就可能让他们失去的不仅是镇国大将军,更有可能是龙宴王朝的守护神。

“对,陛下圣明!”

“陛下圣明!”

随即,殿中的所有文武百官,对着皇帝就大声喊道,“皇上圣明!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随着百官们清亮的大喊之声响起,就代表着,对于蒋振南和林月兰有野心,意图谋反之事的否认。

“众卿平身!”宇文珑焱的大声,心情很是高兴,“哈哈……”

随后,宇文珑焱就对林月兰说道,“丫头,你揭穿了乌云国的大阴谋,又立了一大功,说吧,你想要什么奖赏?”

林月兰摇了摇头,笑着说道,“陛下,当初我们可以协议好,那开采出来的黄金,我可是要两成的哦。陛下,你不会反悔吧?”

铁矿用于制造兵器,所以,林月兰只要求要黄金分成。

宇文珑焱脸色一唬,状似严厉的道,“你这丫头,把朕当成言而无信的君主了吗?”

“没有,没有!”林月兰摇了摇头道,“我这不是怕你忘记了吗?”

宇文珑焱随即笑着道,“朕还不知道你这丫头?就算朕忘记了,你还是会提醒朕。你可是个不会吃亏的主呐。”

林月兰高兴的道,“那好,皇帝老头,那赏赐就不要了。就把这分成当成对我的赏赐就好。”

皇帝听罢,微微皱了皱眉头,顿时变得很是严肃的问道,“丫头,你当真就这样?不要朕的赏赐什么的了吗?”

林月兰摇了摇头道,“不要了!”

听到林月兰拒绝圣上的赏赐,又让在场的文武百官,有些微微惊讶。

但却又在预料之中。

固国公主林月兰,什么都不缺,无论是金钱还是地位。

自然的,对于陛下的奖赏,也没有多放在心里。

宇文珑焱笑着应道,“那好吧!”

就在这时,宇文旭泓似有疑惑的道,“公主,除了大将军,为何我会成为和亲对象?”对于此事,他是百思不得其解。

只是这口气,似乎这和亲之事,是由林月兰作主般。

他这是隐忍着怒气与怨恨。

当初,明明和亲对象是蒋振南,陛下都已经赐下婚约。

不知是蒋振南是真的命太硬,还是另有缘由,真正的萧景玉真就这么倒霉,一而再,再而三的出事,所以,乌云国不得不将蒋振南和玲珑公主萧景色玉婚约取消,为此,乌云国还大出血了一翻。

按常理来说,既然他们之间的婚约解除了,那么萧景玉要嫁的男人,也应该是嫁给没有妻室的单身皇族,或王公大臣之类的。

可偏偏萧景玉选中了已经有正妃的皇长孙宇文旭泓,为两国安邦,皇长孙妃不得不自行下堂。

后来突然萧景玉被暴出怀孕一事,才会从正妃贬为妾室。

至于中间的条件,宇文旭泓并不清楚。

这事已经憋在他心里很久了,既然事情已经摊开了,那么,他就要问出来。

林月兰并没有回答他的话,而指向周文雅道,“这事你应该问她!”

宇文旭泓顿时厉声的喝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说!”

本以为周文雅是知道这事的,但是没有想到,周文雅却摇了摇头道,“我也不知道。我只是遵循萧景睿的命令,选择了你罢了!”

听到周文雅的回答,宇文旭泓微微拧了拧眉头,随即,疑惑的眼神又看向林月兰,“这……”

林月兰摇头说道,“这我也不知道啊。”

对于周文雅选择皇长孙的原因,她心里很清楚,但她并不打算现在说出来。

因为揭穿了这一点,而后面的那些鱼,就很难再钓上来。

“你怎么会不知道呢?”宇文旭泓显得有些急切,与不可思议一般,他再高声的重复一遍道,“你怎么会不知道呢?”

林月兰顿时有些无语的道,“皇长孙殿下,你这问题有些邪乎了吧?我怎么就不能不知道呢?我又不是万事通,什么事都知道啊!”

宇文旭泓很是不甘心的道,“你不是什么都知道的吗?”

“皇长孙殿下,我说了我不是万事通,”林月兰更加无语了,“我只是一个人而已,不可能什么事都知道啊。”

宇文旭泓正待要继续追问时,宇文珑焱严厉的声音顿时响起来。

他威严的厉声道,“够了,泓儿。丫头说了不知道就不知道,你难道想要审问犯人一般,继续追问下去吗?”

宇文旭泓心神一顿,反应过来,对着皇帝道,“皇爷爷,是孙儿唐突了,孙儿错了!”

宇文珑焱点头道,“嗯,知错就好!”

宇文珑焱一说完,林月兰就说道,“我和大将军私下开采矿山一事,得到了解决,但是关于谣言之事,却并没有完全解决。”

宇文珑焱问道,“丫头,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林月兰冷笑一声道,“我可不相信,京城这么多人会做同一个梦!一梦就梦见我林月兰穿皇后嫁衣出嫁。而且,方才我也说了,让有做过这个梦的大人们,请出列,”

目光扫过在场的文武百官,随后,嘴角浮现一抹讽刺,继续道,“但似乎没有一个人站出来。所以,我很是怀疑,这京城之内这种谣言到底是怎么来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