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慌张的皇长孙/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月兰的话音一落下,整个金銮殿显得异常安静,同时也显得这气氛诡异。

这……固国公主怎么又把话题给绕回来了啊?

明明从一开始,这个问题就已经处理了,证明就是一个真正的谣言啊。

只是为何?

林月兰不等众人疑惑完,又接着说道,“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这谣言好像一夜之间就起的吧?所以,我很奇怪,如果在场之人都没有做过那样的梦,那么京城百姓真有做这样的梦吗?那为何做梦的都是平民百姓呢?”

“公主,你这话是何意?”郭公爵严肃的问道,“难道这真是有人在后面安排散布的?”

林月兰点头应道,“郭大人,这不是显然而见的事实吗?”

就在这时,太子殿下拧了拧眉头,眉眼间似乎有些挣扎,片刻后,他就站出来说道,“不,公主,不止是外面平民百姓做过这样的梦……”

“太子殿下,你这话又是何意?”一直没有吭声蒋振南突然出声问道。

太子殿下看了一眼宇文旭泓,随后说道,“皇长孙殿下也曾做过这样的梦。在京城流言流传的前一天,来找过我,跟我说过,他做过这样的梦。”

听着太子殿下如此说,众人的目光刹那间又看向宇文旭泓。

但心里却在暗想着,“这会不会是受周文雅迷惑的?”

此时,宇文旭泓也不蠢。

他当即说道,“不,不,这不是我做的梦。而是……”他看向周文雅,用手指向她,很是恼怒的道,“是她,是她告诉我,她做了这样的梦!”

啊?

众人猜测到,这或许跟假扮玲珑公主的周文雅有关。

可倒是没有想到,还真是有关啊。

太子殿下听罢,脸上隐隐有些恼怒,他厉声的喝问道,“泓儿,既然是你府中一个妾室所做的梦,为何告诉我,是你所做的梦?你到底有什么目的?”

宇文旭泓心中“咯噔”一声响,随后他就为自己辩解道,“皇叔,这事可不能怪皇侄。你也知道,自从我娶了这个假公主后,我就深陷于她迷惑于人媚术当中,连我自己都不知道到底干了些什么。”

这个理由很是强大啊,无法反驳。

太子殿下顿时觉得或许当时,宇文旭泓并非出于本意。

谁成想,就在这时,周文雅在一旁冷笑插嘴道,“哼哼,所中媚术?受媚术影响?皇长孙,你可不要什么都往中媚术上推去,好给你自己一个心安理得。”

“住嘴!”宇文旭泓显得心虚的对着周文雅喝道,“现在没有你说话的份!”

“周文雅,你这话是何意?”太子殿下也不是这么让人随意唬弄的。

“皇叔,这个女人的话,你能相信几句?”宇文旭泓显得有些焦急的道。

周文雅在一旁冷笑道,“呵呵,皇长孙殿下,你心虚了,所以着急了?”

随即不等宇文旭泓有什么反应,周文雅继续说道,“所谓媚术,实际上就是把一个人心中邪恶一面给引导出来。没错,当时我是跟你说了这样一个梦。但是,我可没有引导你,让你自己说你做了一个这样的梦,不是吗?”

宇文旭泓被人一噎,面色有些难看。

“所以,你为何要告诉太子殿下,你做了这样一个梦,也就只有你自己清楚,不是吗?”周文雅淡淡的说道。

宇文旭泓眼神带着阴狠之光看向周文雅,咬牙切齿的道,“你这个贱人!”

周文雅这话一出,震惊的可不止是太子殿下,还有在场的文武百官也是显得相当吃惊。

他们都不是蠢得。

宇文旭泓那样的用意,只要一猜就能猜测的到。

可是,他们没有想到,皇长孙殿下,竟然会……会如此阴险啊。

不过也是,只要有野心的皇子皇孙或许也会这么做。

但太子殿下震惊过后,心里则是显得后怕。

因为在那之前,他从没有想过宇文旭泓这个亲皇侄,竟然会想害他。

他这样做的目的,显得是有两点,一是挑拨他和林月兰和蒋振南之间的关系,让他对他们心存猜忌。二是,如果这样他就这样向陛下禀报的话,让陛下多心,反而对他心存猜忌。

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最要不得就是猜忌。

一旦猜忌形成,就代表关系可能随时面临破裂。

所以,这就是宇文旭泓的目的吗?

太子殿下显得还是不敢相信,他看向宇文旭泓很是严肃认真的问道,“泓儿,你这样做到底是有什么目的?”

宇文旭泓面色僵了僵,随后,扯着脸皮,有些僵硬的笑道,“皇叔,我都说了,当时我是被媚术迷惑,连想什么我自己都无法控制。所以,如果真正要说的话,我也不知道我做了什么。皇叔,你就大人不记小人过,原谅我一回吧!”

太子殿下听罢,表情显得很是失望,但是,宇文旭泓毕竟是他从小到大疼爱的皇侄,失望之余还有的是伤心。

太子殿下轻叹了一口气,说道,“好吧!”

宇文旭泓面上顿时一喜,笑着说道,“谢谢皇叔,谢谢皇叔!”

“既然皇长孙没有做过这样的梦,那么外面的流言又是怎么回事?”林月兰厉声的指出来问道,“很明显,这些流言是在同一时刻起来的。”

“所以,丫头,我到底在怀疑什么?”宇文珑焱表情严肃的问道。

林月兰两手一摊,说道,“要说怀疑什么,其实也不是怀疑,而是肯定了。”

“什么?”众人蓦然睁大眼睛,疑惑的看向林月兰,“这话是什么意思?”

“你这话又是何意?”宇文珑焱眉头跳了跳,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

林月兰直直冷笑着道,“这就要问皇长孙殿下了?”

宇文旭泓心神一震,有些茫然不知愣愣的说道,“问我?问我怎么了?”

林月兰眼神一眯,眼底透着戾气,凌厉的道,“看来皇长孙殿下还想要装傻了?”随即林月兰停顿了一下,目光扫了一下周文雅,仿佛提醒般的说道,“那我就提醒一下,那些流言一开始传出去的,应该是皇长孙府吧!”

听着林月兰这样说,宇文旭泓仿佛反应过来一般,随即目光带着阴狠的看向周文雅,厉声的责骂道,“周文雅,你这个贱人,原来那些流言,都是你让人散布出去的?”

说着这话时,人也三两步就走到周文雅的跟前,抬起手,就想着再给她一个大巴掌。

眼看着巴掌就要落到周文雅脸上时,他的手被人拦住了。

宇文旭泓看着拦住他手的林月兰,眼底露出一些心虚,随即,又要喷火出来一般,很是不敢相信的问道,“公主,你竟然拦住我,救下这个贱人?”

林月兰把他的手一甩,表情显得冰冷的道,“皇长孙,说你在装傻,你还真在这装傻呢。我说了流言是从皇长孙府中传出来,那你为何第一反应就是她让人给传出去的呢?”

林月兰的话音落下,不等宇文旭泓回应,周文雅就嘲讽的道,“还能是什么?心虚呗!因为,这种流言就是他让人从府中传出去!”

周文雅的话,仿佛在平静的湖水中投入了一块巨石,“碰”后一声,响声传入到每一个人的耳中。

在场任何人都不敢相信,他们听到这样的事实。

宇文旭泓眼神狠厉的看向周文雅,大声的喝骂道,“贱人,你住嘴!”

很快,他就向林月兰解释道,“公主,不是这样的。这贱人,她……她是在冤枉我的!对,她就是在冤枉!你应该知道,这贱人在我府中的目的,所以,她就是想要挑拨我和太子皇叔,及你们之间的关系,你想……,”

你想啊,我中了媚术,所以会被她迷惑。但想到之前,每次以媚术为借口,似乎都不通,所以,他迅速转移了,“还有,这京城流言也全都是她让人散布出去的,所以……”你们一定要相信我啊。

谁知,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周文雅就打断了他的话,说道,“我承认京城流言是我派人散布出去的,但是,这皇长孙府的流言,可不是我让人散布的。”

听着皇长孙的话,及周文雅的话,众人都陷入了沉思之中,似乎有些不解。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难不成,还真是皇长孙让人把流言传出去的?

“住口!”宇文旭泓显得慌张不已,他极力辩解道,“你这个贱人,死到临头了,还在冤枉我!”

然后,他直接朝着皇帝宇文珑焱跪下,大声的说道,“皇爷爷,周文雅这个贱人是在污蔑孙儿。她的话,根本就不能相信,皇爷爷!”

宇文珑焱严肃的表情紧紧盯着宇文旭泓,这让宇文旭泓更加的惊慌。

他对着宇文珑焱磕头,再辩解道,“皇爷爷,你们忘记了,周文雅这个贱人,方才挟持孙儿时,说要拿孙儿给她垫背。你看,她的阴谋被揭穿了,又没有我当人质了,所以,想要在临死之前,反咬我一口!”

听着宇文归泓的话,有些人倒是赞同的点了点头。

“陛下,皇长孙所言极是。此刻,周文雅的话,已不足为信。所以,要说皇长孙真让人散布那种流言,就必须拿出更确切的证据,不是吗?固国公主!”陈宰相为皇长孙辩解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