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公布婚讯!/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陈宰相为皇长孙辩解之话,得到了百官们的附和。

“确实,如果真要说皇长孙让人散布了流言,那倒是要拿出证据来。”

“这周文雅自己也说了,京城里关于的那些流言,可都是她派人散布出去的。这也可以说明,皇长孙府中的流言,也同样是她让人给散布的,不是吗?”

“确实如此!”很多人附和道。

然而,林月兰倒是好笑的说道,“各位大人,我好像从头到尾都没有指名,这皇长孙府的流言,是皇长孙散布出去的吧?你们这么急着为皇长孙辩解做什么?”

众人,“……”

呃,想一想,好像确实如此吧。

不管是林月兰还是周文雅,都没有明说,这皇长孙府流言,是皇长孙亲自让人散布出去的吧。

皇长孙府流言传出,并不代表就是皇长孙派人散布出去的,很有可能是周文雅,李文雅什么等什么人。

可这皇长孙倒好,不知是心虚显得慌张,还是有其他原由,竟然自己此地无银三百两,不打自招了。

这一下子,在场之人的目光又不由得看向皇长孙。

皇长孙心里暗叫糟糕,但想了想自己所说的话,也同样没有公开承认—是自己把这流言散布出去的。

宇文旭泓想通了这一点后,心中是有些庆幸,他辩解的道,“是,你们是没有指名道姓,可暗中的意思,不说是我把这流言散布出去的吗?既然如此,我就不能为自己辩解一翻?”

众人听罢,想了想,也确实如此。

所以,即使这事真是皇长孙而为,但是,他自己不承认,且又没有确凿的证据,谁又能如何?

林月兰瞧着宇文旭泓的所为,心里轻叹了一口气,目光看向皇帝宇文珑焱,只见他紧紧的拧了拧眉头,自己秀眉也微蹙。

她说道,“虽没有证据,但是,这流言之事,涉及到我和大将军的清白,我不得不追究!”

如果换到一个猜忌疑心很重的皇帝,就光凭这些流言,他们就很可能会以“莫须有”的罪名,以意图谋反之罪,而抓入牢狱之中,到时,她为了自保,可能就不得不与皇帝翻脸,到那时,她有些秘密是不得不暴露了。

不过,好在皇帝老头,至始至终都相信他们,否则,他猜忌后,真得做出了什么不可预估的后果,那就别怪她心狠。

“那丫头,你要怎么样追究?”宇文珑焱厉声的问道,“是有什么证据证明这流言确实皇长孙让人散布的吗?”

林月兰却摇了摇头道,“目前来说,我还未掌握到确切证据,所以,我恳请陛下,彻查此事!”

“我带来了证据!”就这时,一道女人声音传了进来。

众人一眼望过去,看到的却是太子妃。

“放肆!”宇文珑焱脸色一黑,厉声的喝道,“太子妃,不经传唤,不得踏进金銮殿,你不知道这个规矩吗?”

太子妃进来,立即跪下来,认错道,“陛下,儿媳知错!”

宇文珑焱严厉的说道,“不经传唤,擅自踏进金銮殿者,必先杖责三十大板,太子妃,你好大的胆子。来人,行刑!”

“父皇开恩!”太子殿下看到太子妃出现,心里猛然惊了起来,随即就听到皇帝要对太子妃责罚,顿时慌张的跪下大声的喊道,“父皇开恩。太子妃或许是有要紧之事,来向您汇报,所以就擅自来金銮殿!”

宇文珑焱沉着脸,大声的道,“即使是这样,太子妃也应该先让人禀报过来,等待传唤后,再来金銮殿!”

太子妃听着要打她三十大板,脸色顿时一白,磕头道,“父皇饶命啊。儿媳妇是因为接到重要消息,时间紧迫,不得不直接闯进金銮殿!”

“哦,那朕倒要听听,你到底有何重要消息,让你不经传唤,就踏进金銮殿的?”宇文珑焱淡淡的问道。

太子妃说道,“回父皇,先前,儿媳妇打算回一趟娘家,只是在经过一家酒楼时,却听到几个人的谈论,听到他们谈论的内容之后,儿媳妇才匆忙敢回皇宫。”

说到这里时,低着头的太子妃,微微抬起头,目光看向宇文旭泓,面上有些迟疑。

众人一看太子妃的表情,顿时就有些吃惊不已。

难不成,这中间又有皇长孙什么事不成?

宇文珑焱顿时疑惑的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说。”

此刻的宇文旭泓表情显得慌张不已,内心深处更是觉得不安。

他不知道这一切,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了。

明明本来这一切,都挺好的啊。

太子妃面露难色,有些迟疑。

“恕你无罪,说吧!”宇文珑焱威严的道。

太子妃咬了咬牙道,“他们说,皇长孙通敌卖国!”

“什么?!”这一下,所有人都显得异常震惊。

“不,不可能!”宇文旭泓显得很是慌张不已的道,“太子妃,你别血口喷人!”

宇文珑焱严厉的喝问道,“太子妃,说话要有证据!”

他一点都不相信,一手疼爱的大孙子,竟然会通敌卖国。

太子妃急切的道,“陛下,那几个人说,两年前乌云国二皇子之所以让玲珑公主下嫁给皇长孙府,目的就是迷惑众人的视线,认定她才是我朝真正的奸细。但实际上,玲珑公主下嫁皇长孙府的真正目的,只是为了掩护皇长孙与乌云国之间的合作!”

说到这里时,太子妃对着皇帝磕头,大声的说道,“父皇,儿媳妇所言,句句所实,请父皇明查!”

什么?!

听到太子妃这样的话,所有人都不敢置信,不可思议,显得更加震惊。宇文珑焱很是威严的说道,“太子妃,朕说过,朕要的是证据,而不是你空口白牙,让你胡编乱造一通。”

太子妃表面很是平静的说道,“父皇,儿媳妇带来人证,就在外面候着!”

宇文珑焱阴沉着严肃着一张脸,片刻后,他就威严的喝道,“传进来!”

宇文珑焱一声令下,片刻后,就有人带着三个人黑衣人进来。

只是这三个人个头较高,骨架也较大,看着就不太像龙宴国之人,而且眼神犀利,手掌心有厚茧,瞧着像是专门被训练过的人。

他们神情倨傲,目光之中带着藐视和鄙夷之色,看到皇帝就这么站着,也下跪。

禁卫军统领一看,对着其中一人,就用力踢了下去,大声的喝道,“跪下!”

那个被踢的人,被踢下去后,又站了起来,看向宇文珑焱的眼神,带着愤怒,大声的喝道,“我才不会跪这个狗皇帝,要杀要剐,悉听尊便!”说完,脑袋一扭,高高扬起,仿佛对着皇帝真的很是不屑。

“放肆!”禁卫军统领厉声的喝一声,随即,对着这个黑衣人膝盖腕处,用力一踢,那人顿时跪在地上,然后,左右禁卫军顿时把他给扼制住,让他跪着不准起来。

其他两人反应同样如此,统领依然毫不客气的对着他们就是一脚,让他们促然跪下。

宇文珑焱看着下面跪着的三人,眉头微蹙,厉声的喝问道,“你们是谁?”

三人一致头颅扬高,似乎根本就不屑于回答皇帝的话,只是孤傲的“哼”了一声之后,就再也不回应宇文珑焱了。

“放肆!”太子殿下看到这三人的态度,很是愤怒的大喝道,“你们这些刁民,这是什么态度?见到圣下,不下跪不说,还竟然如此傲慢?你们可要知道,你们这是在藐视圣上,可以给你一个藐视皇权之罪!”

“要杀要剐,悉听尊便!”三人异口同声的道。

众人,“……”

“你们到底是何人?”宇文珑焱再次厉声的喝问道。

“哼!”

三人一致冷哼声。

宇文珑焱用疑惑的眼神看向太子妃,厉声的问道,“太子妃,他们到底是什么人?”

太子妃摇了摇头道,“回父皇,儿媳妇不知。

儿媳妇是回娘家时,经过一家酒楼,肚子有些饿了,就要去那家酒楼填填肚子,没成想,在经过一间包厢时,就听到他们在谈论皇家之事。而且,”

说到这里,太子妃停顿了一下,面露迟疑,不知要如何说下去。

“继续说!”宇文珑焱下命令道,“朕赦你无罪!”

“谢父皇!”太子妃继续说道,“他们在包厢里谈论皇家之事不说,他们还谈论最近京城关于固国公主的流言!他们说,他们主子真是英明,竟然能说动与皇长孙跟他合作,还让人从皇长孙府把关于固国公主的流言散布出去,还说,只要皇长孙这次把蒋大将军搞下去,那么他们就会扶持皇长孙,坐上……坐上……”说到这里,太子妃不敢说下去了。

但这里头的意思,所有人都明白。

“儿媳妇顿觉事关重大,所以,就让身边的护卫,把他们拿下来!”太子妃子又说道。

太子妃这话里透露出来的信息太严重了。

所有人都面面相觑,互相对视了一眼,谁也不敢吭声。

林月兰听罢,微微蹙了蹙眉心,随后,不等众人回答,说道,“我虽不知道这些流言从何而起,又是怎么引起了诸多之事。不过,我现在先把我和大将军的婚事先公布出来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