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周文雅疯了/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到林月兰说公布婚讯,在场之人,除了皇帝和太子,其他人,显然吃了一惊。

对于两人的婚事,他们这些人一直处在观望之中,甚至是觉得两人不可能会成婚了。

因为,两人订婚都已经过去两年之久,林月兰早已及笄。

按说,只要女孩子及笄之年一过,便可成婚。

然而,林月兰及笄已经过去一年多了,对于他们之间的婚事,却依然没有任何消息,众人都认为,他们之间的婚事,有可能不能成了。

可没有想到,林月兰突然间宣布她和蒋振南的婚事。

而且,这宣布的时候,是不是有些不对啊?

现在是宣布这事的时候吗?现在要处理的是,皇长孙殿下,有没有通敌卖国吧?

林月兰也没有管其他人,到底怎么想,很快她就给这些人,更加震惊的事实。

“哦,对了,我们的婚事,则是大将军嫁,本公主娶!”林月兰清冷的声音,在这大厅之中响起。

这已经不是在湖中投入巨石,而是在湖中翻了大船,把所有人都沉入湖底,不能呼吸。

大将军嫁,固国公主娶?

这是真的吗?

不会开玩笑吧?

大将军嫁,这……这让他们如何接受得了?

这简直是……玩笑开大了吧?

“公……公主,你不会在开玩笑吧?”陈宰相这个老臣,说话都显得结巴了。

能不结巴吗?

堂堂龙宴国百姓战神将军,朝廷的镇国大将军,其身分地位,都是在龙宴王朝极高。

可就是这样一个位高权重的大将军,嫁给固国公主,这……这是他们听错了,还是固国公主真给他们开了一个大玩笑?

林月兰严肃认真的看向陈宰相,清冷的问道,“陈大人,你看本公主的表情,像是在开玩笑吗?”

所有人的目光紧紧盯着林月兰的表情,仿佛要从她表情之中,看到一丝丝开玩笑的痕迹,但很显然,所有人都没有找到。

陈宰相迟疑道,“这……这……怎么可能?”

林月兰认真的回应道,“怎么不可能?难道就真的只允许你们男人娶,却不允许我们女人娶不成?”她说这话时,眼神带着轻柔看向蒋振南,又继续说道,“再说了,你们大将军也是非常愿意嫁给本公主的。”

啊?

所有人用怀疑的眼神看向蒋振南,似乎想要从蒋振南得到否定的答案。

然而……

蒋振南却点了点头道,“我以秋后九月初六嫁给固国公主!”

“什么?”

看到蒋振南一本正经的严肃模样,这一下子,没有人认为这是开玩笑了。

在这朝堂之上,在文武百官面前,两人都亲口说了此事,显然已经成了事实。

可,这让一国在大将军下嫁给一个男人,这样的事实,让他们真的很难接受啊。

要知道,按着龙宴王朝的风气,做上门夫婿的男人,可都是那些没有出息,需要靠女人混吃混喝逍遥快活没出息的男人,要不就是那些想要靠女人为自己博一博前程的阴险无耻的男人。

但显然,大将军这两种都不是。

他们更相信大将军和林月兰可能是真爱。

只是,让他们不明白的是,既然是真爱,为何会以这种,看似对男人侮辱的方式,去成婚呢?

众人百思不得其解!

“大将军,你可是要考虑清楚啊,”陈宰相好心的提醒道,“你可是一国之将啊,哪能,哪能……”哪能下嫁。这话他说不出来。

他有一有种自家的大白菜,就被一头猪给拱了的感觉

呃,大白菜当然是指大将军,一头猪是指林月兰了。

显然的,陈宰相为了镇国在大将军打抱不平来着。

蒋振南轻淡的说道,“陈大人,本将军嫁给固国公主心甘情愿。”

听到大将军的话,所有人的心里,都是微妙的。

他们是知道他们两人可能是会成亲,但是他们万万没有想到,竟然是以这样的方式成亲。

陈宰相有一种痛心疾首的神色,他看向林月兰,犀利的问道,“固国公主,你……你不觉得用这样的方式成亲,是在羞辱大将军吗?你这是如何舍得?”

林月兰挑了挑眉,南大哥嫁给她,是这么难接受吗?

让这个一直关心皇长孙的陈宰相,却因这事,而把皇长孙忘在了一边。

林月兰顿时觉得有些好笑。

不过,她知道,她这个成亲模式一暴露出来,就是在狠狠打那些说他们野心极大意图谋反之人的嘴巴。

如果,蒋振南真有当皇帝的野心和企图,肯定不会在自己的征途上有任何污点,而这个污点,还是是天下人认为男人的污点。

可现在蒋振南偏偏以男人之躯,大将军之名,嫁给固国公主。

他能这样的决定,除了他对固国公主的真爱,他们想不出有任何理由。

林月兰笑了笑道,“各位大人,我们的成亲之事,已经经过了陛下允许,且这成亲日子,还是陛下让钦天监给算出来的!”

林月兰的话音一落下,所有人都用惊讶及疑惑的眼神看向皇帝。

宇文珑焱点了点头道,“没错,大将军和固国公主成亲日子,是朕让钦天监给算出来的!”

听到林月兰和皇帝宇文珑焱的话后,不管是宇文珑焱还是周文雅,脸色都发生剧烈变化。

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蒋振南和林月兰之间的成亲模式会是这样。

那他们之前,以做梦梦见固国公主穿着皇后嫁衣出嫁,而新郎却是大将军,这样的谣言散布出去,那简直是成了一种笑话。

这也就理解了,为何皇帝听到这样的流言之后,竟然会无动于衷。

感情人家早就知道,是男嫁女娶的模式。

而且瞧着样子,这种成亲模式是必须昭告天下。

所以,如果蒋振南真有这样称皇称帝之野心,那他是万万不可能这样做的。

即使有这迷惑皇帝,让他松懈戒备的理由,也不可能的。

因为根本就没有必要。

以蒋振南和林月兰的身分,男娶女嫁的方式再正常不过了,如果单单只是因为迷惑皇帝的视线,放下戒备,而采取男嫁女娶模式,反而让上位者有猜忌。

因为反常即妖,不是吗?

但很显然,不是这样的。

他们首先是经过了皇帝的同意,再由皇帝成全,定下成亲日子,这一切都是在皇帝的见证之下进行的,即使蒋振南夫妻两有任何的谋划,肯定会露出破绽或些蛛丝马迹。

他们有这样傻吗?

其二,当然是男性尊严问题。一个有野心的男人,肯定不会把自己置于舆论尖上火烤,除非是固国公主想要当女皇帝,但这前提是固国公主疯了。

最后,如果他们真有野心,那么,他们就不会暗暗的帮陛下做出这么多利国利民发展强兵富国之事。

因为,国家越来越强大,发展趋于越来越平稳之时,就代表着皇帝的政绩越好,在全国百姓之中的威望越盛。

在这样之下,你做出谋反之事,简直是失民心,让天下人唾弃,这皇位能坐得稳呼?

所以,于公于私,于情于理,于国于家,蒋振南和林月兰这样成亲,简直在狠狠的打着那些暗暗说大将军有谋反之心的。

宇文旭泓已经脸色极其苍白,神情变得呆滞,目光无神且又茫然。

所以说,他在后面这样设计,岂不是成了一场笑话?

“哈哈……”周文雅突然大笑声起来。

声音带着尖锐、疯狂。

“哈哈……”

响声不绝于耳。

“疯了,疯了,她疯了!”很多人看到周文雅疯狂的大笑,脸色猛然变了变。

“哈哈,”疯狂的大笑之中,眼角两行泪水漫过脸颊,“笑话,笑话,全成了一场笑话!”

她所说的笑话,是她费尽心机想要得到蒋振南,结果,蒋振南却以男儿身嫁给一个女人。

她接受不了这样的刺激,一下子,就疯了。

她从小到大,这二十年的执念,就是嫁给蒋振南为妻,可为了权势和荣华富贵,她对蒋振南的执念,成了蒋振南是她的属有物,对于,她的自私狭隘行为,让她忍受不了任何人从她手中夺所有物。

到了最后,她整个家族被覆灭不说,而她死里逃生后,仍然放下对蒋振南的执念,所以自己成为别人手中利用的棋子,即使为执念亡国。

然而,到了最后最后的结局,即使她所爱的男人,她的属有物,竟然是去嫁给一个女人。

这是何等的讽刺与嘲弄,更像在告诉她,痴心妄想!

周文雅大笑几声之后,就沉了下来,双眼带着怨恨,怒火,绝望又带着痴心的瞪向蒋振南,手指向林月兰,大声吼着道,“蒋振南,我对你一片痴心,你为何对我视而不见?我到底哪里比不上这个从乡下来的丫头?

你现在还以男儿之身嫁给这个野丫头,你是在嘲笑我和侮辱我吗?为了你,我不惜放下面子和名节,去找你,可你呢,又为了她,来侮辱我?

为了你,我怂恿闻玉静,让宇文灵给你下毒,你运气真好,竟然被你躲过了

。为了你,我在牢狱之中忍受各种侮辱,被萧景睿救出来后,却同样要忍受各种严苛训练及各种精神折磨,你……你就这样对待我吗?”

众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