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查证!/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周文雅被押下去之后,所有人还是一副心惊的模样。

毕竟,这个早朝真是太让人预料之外了。

先是固国公主一上朝,就三言两语又雷厉风行的之下,就给自己辟谣了。

之后,皇长孙就开始状告林月兰和蒋振南两人私下开采矿山,意图谋反,结果,这才刚告状完,顿时又了一个大转弯,结果,就拉出了玲珑公主。

可他们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个玲珑公主,不是真公主也就罢了,竟然还是应该死去的周文雅所扮。

事情又以出乎意外的反转,皇长孙以中了媚术为由,说对林月兰和蒋振南控诉及谣言,已然不知情的模样,结果,又被周文雅指出是假装的,而他本人就是想要陷害林月兰和蒋振南。

皇长孙却以证据不足为由,根本不予承认。

结果,来了一个太子妃。

太子妃带来了几个人,直接指出皇长孙有勾结外敌,出卖国家的嫌疑。

这事一出,那就大了去了。

不过,也不知道林月兰这个固国公主是有意的,还是无意的,直接公布她和蒋振南的婚讯。

这也就罢了。

但让他们万分惊恐的则是,是镇国大将军以男儿之身嫁给固国公主这个女人。

这样的信息,简直像在“啪啪”打他们男人的脸。

因为,他们怎么也不会想到,他们的成婚竟然是以这样的模式。

他们才知道周文雅为了得到蒋振南,竟然做下如此之多的恶事,结果,周文雅听到这样的婚讯,竟然疯了。

就这样突然疯了。

所有人都很意外。

现在周文雅押下去了,对于皇长孙之事,因为太子妃的指认,整个朝堂变得很是诡异。

因为,不管怎么样,他们这些人,都很难接受皇长孙真的是个会出卖国家的皇家子孙。

陈宰相从林月兰和蒋振南成婚一事之中,反应过来,顿时跪了下来,对着宇文珑焱说道,“陛下,皇长孙绝不可能做下这样的事,请陛下明查!”

其他以陈宰相为首之人,也跟着跪下求情道,“请陛下明查!”

宇文旭泓顿时清醒过来,对着宇文珑焱就大声的辩解道,“皇爷爷,孙儿绝对不可能做出这样通敌叛国之事。我可是皇家子孙啊!”

随即,他就双目就以愤恨之色对着太子妃怒目而视,对着太子妃大声的道,“太子妃娘娘,不知我在哪里得罪过你?让你如此污蔑我?”

太子妃顿时辩解道,“皇长孙殿下,这可不是我在污蔑你。而是我亲耳听到他们三个所说。”

宇文旭泓看着被抓来的三个人,直接冷笑道,“这三个人是谁?你见过吗?”说着,他的眼睛向四处转了一处,继续说道,“在场各位王公大臣,有人认识吗?”

所有人都摇了摇头。

宇文旭泓紧紧盯着太子妃,厉声的问道,“太子妃,这三个人没有人认识,所以,他们所说的话,可信吗?再说了,”他又看了一下三个黑衣人,犀利的道,“谁知道,这三个人是不是被你收买过来,陷害于我的?”

太子妃被宇文旭泓反将一军,脸色一下子又白又红,她这是又恼双怒的。

她大声的质问道,“皇长孙,无缘无故,我为什么要这样做?”

宇文旭泓道,“谁知道呢?说不定,你就是为了叶静打抱不平来着。认为我这两年冷落了她,亏待了她,所以,你就想来报复我来着,好为你的好姐妹报仇,也为你们叶家出口恶气!”

太子妃顿时气得起伏不定,一脸铁青,她厉声的道,“你血口喷人!”

“你才血口喷人!”宇文旭泓犀利的喝道。

众人,“……”

太子妃气极,“你才……”

皇帝厉声的喝道,“够了!”

“皇上息怒!”皇帝一声怒声,在场的文武百官,立即跪下来,大喊“息怒”!

实际上,对于太子妃找来几个人,来控诉皇长孙,林月兰也是感觉很意外。

她能了解皇长孙散布那些针对她和蒋振南各种流言的目的,可对于皇长孙是否真正的通敌卖国,还是有待商榷。

毕竟,这三个黑衣人虽看着不像是本朝之人,有点像乌云国之人,也恰巧太子妃就这么刚刚经过,她总觉得有些太巧了点。

所以,在别人不注意的情况之下,林月兰用异样的眼光瞄了一眼太子妃,随即皱了皱眉头。

总之,她感觉到哪里有些不对劲,但一时之间也想不出来。

她看了一眼,同样眉头紧皱的皇帝,选择不吭声。

这事,还得皇帝自己去拿主意,去判断,她可不好越俎代庖。

皇帝严厉的眼神看向太子妃,再瞄了一眼宇文旭泓,随即威严的道,“关于皇长孙是否真正的联合外敌之事,没有足够的证据证明,还需调查!”

之后,他看向太子殿下,命令道,“太子,这事交给你去调查,齐王燕王从旁协助!”

齐王和燕王,分别是皇帝的两个弟弟,宇文珑齐和宇文珑燕。

“儿臣遵命!”

“臣弟遵命!”

三人分别接受命令。

之后,宇文珑焱看向宇文旭泓,下令道,“在查明真相之前,皇长孙严禁踏出皇长府一步,不相干之人,严禁踏进皇长孙府一步!”

宇文旭泓脸色一白,他跪下对着宇文珑焱大声喊冤道,“皇爷爷,孙儿冤枉啊,请皇爷爷明查!”

他低着的头颅底下却显得慌张,眼珠不断的乱转,一时之间,毫无头绪般的烦躁。

可这一切,他都不能表现出来。

否则,呵呵,他可能或许真的死定了。

宇文珑焱冷哼一声道,“宇文旭泓,是不是冤枉,待查明真相之后,自有分晓!现在,你就好好安安分分的呆在皇长孙府,直至查出真相为止!”

宇文旭泓知道,事情已定,只得应道,“是!”

命令完这事之后,宇文珑焱看了一眼不吭声的林月兰,又说道,“还有一个多月,就是固国公主和大将军的大婚之日,一切婚庆事宜交以国礼部去办,务必把这桩婚事,办得热热闹闹,轰轰烈烈!”

礼部尚书出列,对着皇帝下跪道,“老臣遵旨!”

听到圣上说要把固国公主和大将军的婚事,要办得热热闹闹,轰轰烈烈时,大部分人的眼皮一抽,不由的暗道,“陛下,你真不是故意的吗?”

这是镇国大将军要以男儿之身,嫁与固国公主,这婚事还要办得如此热闹,还要天下人皆知,这……

这什么,也没有一个人说得个所以然出来。

毕竟,大将军和固国公主成婚之事,是你情我愿,两情相悦,才会有这样的婚事。

所以,没有人有这个资格去反对。

随即,很多人立即对着林月兰和蒋振南抱拳说道,“公主,大将军恭喜啊。”

下朝之后,皇帝叫了几个大臣去御书房,包括林月兰和蒋振南。

但是,他先是让林月兰和蒋振南进去。

一进御书房,宇文珑焱就直接问道,“丫头,你说那些谣言是泓儿让人散布出去的?”

林月兰迟疑了一下,点头道,“没错!正如周文雅所说,京城的流言确实是她散布出去的,可是,她也是因为听到皇长孙府中的流言后,才想到把这些流言散布出去。”

宇文珑焱听罢,紧紧皱了皱眉头,随即,他眼神锐利的盯着林月兰,严肃认真的问道,“丫头,你这么聪明,可否跟朕说说,对于太子妃所言,是真是假?”

他是指太子妃经过酒楼,恰好碰见几人说话而已。

对于太子妃的指言,还是存在疑惑。

当时,在朝廷之上,这可能涉及到一些家丑,所以,皇帝并没有纠着不放。

林月兰摇了摇头说道,“皇帝老头,对于太子妃所言,或许是半真半假。但,我倒是认为,还真不会有这么巧的事儿。”

“所以,你认为这事是太子妃在撒谎,或许心存不良?”皇帝严厉的问道。

林月兰再一次摇头道,“皇帝老头,这事还没有查证,我也不好确定!”

都是皇家的人,她一个外人,不好多言。

即使这里面涉及到了皇家之人通敌卖国之事。

宇文珑焱看着林月兰的表情,知道她是有所保留,不过,他也不好强逼。

很快,他就吩咐道,“丫头,这事我交与你和蒋爱卿查证,务必给朕一个真相!”他是指皇长孙,及太子妃。

林月兰很想翻白眼,但她还是知道分寸的。

她和蒋振南随即应道,“是!”

然后,林月兰有些不满的道,“皇帝老头,你是存心的吧。我和南大哥都要大婚了,正在筹备婚事呢,你还要我们一个准新娘,一个准新郎官,去帮你调查这些事。”

瞧见了林月兰那不满的表情,宇文珑焱哼声道,“哼,朕就是故意的,你又能怎么招啊?”

林月兰,“……”

林月兰两手一摊,笑着道,“好吧,我还真没招,谁让你是皇帝,一国之君呢!”

宇文珑焱笑了笑,随即神情又变得严肃道,“丫头,蒋爱卿,整个朝廷上下,朕只信任你们两个。所以,你们务必给朕一个明确的答复和真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