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互怼!/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固国公主林月兰和镇国大将军婚讯一昭告全国,就受到举国欢庆,及祝福。

同样的,对于婚事迎娶方式,也昭告了天下。

众人,对此贬褒不一。

有人是真心祝福,认为他们是真爱。

有人是为镇国大将军打抱不平,毕竟,让镇国大将军男儿之身嫁给固国公主,有辱男儿尊严啊,真是委屈了大将军。

当然有人认为,固国公主身分地位其高,且是陛下义女,蒋振南虽是一国之将,但既然与固国公主成亲,就是驸马。

这样大将军嫁与固国公主,其实,也并没有辱没其身份。

如果是其他公主也就罢,但与他成婚之人是固国公主啊,固国公主从本朝开朝以来,第二个有如此荣誉的固国公主。

但不管是何种缘由,皇城之中,礼部正为他们的婚事如火如荼的准备着。

至于林月兰和蒋振南两人,也在准备着两人的婚事。

郭公爵府

郭公爵瞪大着虎眸,很是意外的问道,“南小子,你说什么?请我当证婚人?”

蒋振南说道,“是的,郭大人。我没有一个长辈,所以,只能请您老给我和月儿的证婚人。”

对于当蒋振南和林月兰证婚人一事,郭公爵倒是没有什么意见。

只是……

郭公爵有些迟疑的道,“可是,南小子,你爹他……”

毕竟,不管怎么说,蒋云峰算是蒋振南的亲生父亲。

虽说,蒋云峰已经瘫痪在床了,可也改变不了这样的事实。

只是这是人家的家事,一言难尽啊!

蒋振南说到蒋云峰时,声音变得冷淡,他说道,“我与他已经没有父子情分了!”

郭公爵直接傻眼,“……”这样说真的好吗?

蒋振南继续说道,“郭大人,你是我敬重的长辈,所以我希望你能当我和月儿的证婚人。”

郭公爵夫人在一旁,听罢,笑了笑道,“大将军,你放心,我家老头子,必定会给你们当证婚人的。”

郭公爵一听夫人就决定了,有些焦急的道,“夫人……”

郭夫人对他一个怒吼道,“你闭嘴!”

蒋振南和林月兰,“……”怎么也看不出来,平时威武凌凌的郭大人,竟然是个如此怕老婆之人。

郭公爵听到夫人的喝斥,不敢再吭声了,只得委屈的看了一眼夫人。

蒋振南也不管他们老夫老妻是如何相处,但是,他可是知道,这郭大人向来很宠媳妇,媳妇说东,他是绝对不会说西的。

既然郭夫人已经做了决定,那就表示基本上郭公爵已经答应做这个证婚人了。

事情已经商量好了,蒋振南和林月兰就告辞了。

待蒋振南和林月兰离开后,郭公爵很是疑惑的问道,“夫人,你为何答应啊?”虽说,他本来是会答应的,可夫人先答应,让他真的很意外。

郭夫人说道,“大将军和固国公主都是实在又有福气之人,能当他们的证婚人,是我们的幸运!”

郭夫人是个有大智慧之人,有男人的魄力,也有女人的柔情,否则,郭公爵这一辈子就不会独宠她一个,郭公爵府内院,更不会一片祥和,喜乐融融。

所以,对于郭夫人,郭公爵是疼是爱同样也是尊重。

郭公爵听罢,轻轻叹了一口气,说道,“夫人,你所说,为夫何尝不知道?只是这蒋云峰还在世,如果我去当这个证婚夫,那南小子会不会受天下人的指指点点,骂他不孝子啊?”

郭夫人听罢冷哼一声道,“哼,这蒋云峰就是愚蠢,有这个这么好的嫡长子,却因为一个无知妇人,而让自己与他离了心。现在落到妻离子散,全身瘫痪这样的下场,真是活该。”

说到这里,她停顿了一下,又继续说道,“这蒋云峰以前的所作所为,早就消磨了大将军对他的一片孝心。如今,大将军和固国公主要成婚,让他坐高堂,简直是添了晦气。还有你,让你当这个证婚人,是给我们郭家添福气。你呀,就放心的当这个证婚人吧。至于蒋云峰,相信大将军和固国公主自有安排。人生之中,成婚这么大的事,关系到一辈子的幸福,相信他们也不愿意出现任何的意外和晦气。”

听着郭夫人的话,郭公爵微微皱了皱眉头,应道,“好吧!”

郭夫人一看他的表情,似乎有些不满,揪着他的耳朵,大声的吼了过去,“哼,你这是什么表情啊?还勉强不愿意吗?我告诉你,这可是好事,你可别皱着眉头,给他们小两口,添了晦气。”

“疼疼疼,”郭公爵疼得龇牙咧嘴的,顿时说道,“轻点,轻点,夫人,你轻点啊,要扯坏了,耳朵要坏了啊。”

蒋振南和林月兰刚回到将军府,管家就过来汇报,说有客人到来。

“大将军,少夫人,你们可回来了!”管家笑嘻嘻的上前迎道,“有位客人,正在厅堂中

等着你们!”

蒋振南和林月兰稍微疑惑,“谁啊?”

管家笑道,“是少夫人的大哥!”

林月兰一听,顿时高兴了,笑问道,“是真的吗?”

至于另一边的蒋振南则是脸色一黑,显得很是不高兴。

不用说,这个柳逸尘此刻过来,肯定是过来看他笑话的。

当然了,他一点都不愿意承认,他是真心过来祝福他们的。

林月兰高兴的往厅堂屋中跑去,而蒋振南则是一脸黑的跟在后面。

林月兰一进屋,就看到柳逸尘,很是高兴的叫道,“大哥!”

柳逸尘放下手中的茶杯,笑着应道,“丫头,看来是人逢喜事精神爽,这气色是越来越好了啊!”

林月兰点头道,“这是当然了!”

柳逸尘点了点头,随后看向后面而来的蒋振南,眼神带着些犀利,表情似笑非笑的看向蒋振南,说道,“真是恭喜两位啊,终于可以喜结连理了!”

但是他的表情中,蒋振南却可以看出调侃与犀利。

蒋振南带着些咬牙切齿的道,“那真是谢谢大哥了!”

柳逸尘,“……”这一声大哥是什么鬼,明明蒋振南这已经快三十,半个老头子的人,年纪比他大多了。

听着蒋振南的叫唤,柳逸尘有些僵硬的笑说道,“大将军,你还是叫你以前叫我的那个称呼吧。你这一声‘大哥’,本公子受之有愧,听得我整个人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毕竟,本公子接受不了一个年纪比我大五岁的男人,叫我‘大哥’!”他这意调之中,特意强调了一下“大哥”二字。

蒋振南却笑着不甘示弱的道,“大哥,以前是以前,现在是现在,怎么能归来一起呢?以前,我们是朋友,怎么称呼都可以,可现在,我和月儿就要成婚了,那她的大哥,自然就是我的大哥了。所以,我还是礼貌一点,叫你一声大哥,多好!”

柳逸尘,“……”

随后,带着些咬牙切齿的说道,“这才多长时间没见,大将军变得越

伶牙俐齿了啊!”

蒋振南脸色再次一黑,淡淡的说道,“还真多谢大哥夸奖了!”

柳逸尘,“……”

还能不能愉快的交谈下去了啊。

“哎,你们两个坐呀,站在中间当木桩吗?”下人上好茶水之后,林月兰自己先坐下来,然后,就看到针锋相对的两个大男人,眉梢一挑,顿时感觉好笑。

这么多年了,他们两个还是一见面就互掐,就像一对冤家似的。

按着现代人,还有一种叫法,相爱相杀的好基友呢。

两人听到林月兰的叫唤,顿时找到相应的位置就坐下来。

林月兰问道,“大哥,这一次这么快就回来了,那些生意上的事,都处理好了吗?”

柳逸尘道,“差不多了。还有些小事,那些管事能处理好!”

说到这里,他用狐疑的眼神紧紧盯着林月兰,很是认真的问道,“丫头,你真想好了,要嫁给他吗?哦,不,要娶他吗?要知道,你及笄这么长时间了,他都没有开口说要娶你,真是太混账了。你这这样与他成婚,会不会太便宜他了?”

“喂,喂,”蒋振南顿时急了,急忙喝斥道,“柳逸尘,你怎么说话的?”

“哼,本公子说的是实话!”柳逸尘明显有些气怒,“蒋振南,你这是把我妹妹当什么了,要娶就娶,不娶就放在一边去!”

“咳咳……”林月兰假意咳嗽了两声,提醒道,“大哥,我不是嫁,我是娶!”

柳逸尘顿时大笑道,“哈哈,对,对,你是娶,不是嫁!”

听到蒋振南是嫁给林月兰,柳逸尘的心情顿时大好。

黑线布满的蒋振南,“……”

笑啊,笑啊,笑死你!

蒋振南不断在心中画小人,诅咒他。

“咳咳……”也不知道柳逸尘是笑得太凶了,还是蒋振南的诅咒应验了,总之,柳逸尘喝了杯水,都被呛住了。

柳逸尘咳了几声,平复之后,就问着蒋振南道,“不知大将军,你可以出哪些嫁妆?如果不够的话,本公子可以为你增添几个妆面,如何?这样就不会显得太寒酸,你嫁出去也有面子,不是?”

蒋振南假笑着推辞道,“谢谢大哥,不用了!”我还不知道,你在旁边看热闹,还不嫌事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