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将军府

柳逸尘笑问道,“大将军,听说你是嫁给我妹妹的,不知这嫁妆可备好?如果嫁妆不够,本公子倒可以为你添上一添。毕竟,我们相似一场,友谊存在,不能让你丢了面子不是?”

瞧瞧他眼神之中的幸灾乐祸,谁不知道,他就是想看他的笑话。

蒋振南冷哼一声道,“哼,多谢大哥的好心了。嫁妆我早已经准备好了!”

“……”柳逸尘。听着,怎么这么心塞啊。

他还以为蒋振南不愿意听到“嫁妆”二字呢,所以,他是特意在他跟前强调“嫁妆”的。

可谁知道,这蒋振南对于自己出嫁一事,似乎根本就不介意,所以,对于嫁妆一事,也是大大方方,没有一点计较。

此刻,柳逸尘不得不承认,蒋振南确实很爱林月兰。

如果换作他,让他以男儿之身嫁给林月兰,或者任何一女人,他根本就不可能做到。

因为,这对于他来说,这简直是对他男性人性尊严上的侮辱。

可这蒋振南偏偏不介意。

柳逸尘想到这,心里轻轻叹了一口气,看来,他真该放下来了。

随后,他又看向林月兰,笑嘻嘻的道,“妹妹,大哥听说,你在桃源村建立了一座动物园,作为聘礼送给大将军了,是吧?”

林月兰点了点头道,“没错。”

柳逸尘顿时兴致勃勃的道,“那动物园根本就是猛兽凶兽聚集地,你就不担心没有人去吗?”

林月兰倒是没有直接回答,而是问道,“大哥,如果是你,你愿意去看吗?”

“那不是废话吗?”柳逸尘想也不想的说道,“我当然愿意去啊。那些大老虎,大犀牛,大狮子什么的,很有可能一辈子都不见不到,有这样的机会,当然要去瞧一瞧了。”

林月兰听到他的答案,两手一摊,说道,“这不就是了,大哥。相信很多达官权贵,富裕人家,都想要一饱眼福,去瞧一瞧,看一看!”

柳逸尘听罢,对着自己脑袋猛得一拍,顿时大声的道,“对啊。本公子怎么就没有想到这一点呢。”

可很快他就想到一个问题,问道,“那你这动物真变成聘礼送给他?”说着,他还用手指向蒋振南。

林月兰顿时有些无语了。

都说了的事情,肯定要做到啊。

蒋振南则是满头黑线。

他就知道,这柳逸尘一来,准是来隔应他的。

好在,他已经习惯了。

看在他与月儿结拜大哥的份上,他就不跟他计较了。

蒋振南反怼回去,说道,“怎么,大哥,你有什么意见不成?”

柳逸尘摇了摇头道,“本公子倒是没有什么意见。只不过,本公子不是担心我家妹子吃亏嘛。”

好吧,这个理由很强大。

不过,很快这个问题就过去了。

柳逸尘有些担心的说道,“妹子,我听说京城前段时间,针对你们的流言闹沸沸扬扬的,是不是?”

林月兰摇了摇头道,“大哥,这事已经过去了,就不要再提了。”

柳逸尘却不认同的说道,“这事怎么能算过去了呢?这些流言背后,到底是谁这么用心险恶?”他眼睛紧紧盯着林月兰,狐疑的道,“难不成真是皇长孙?”

林月兰却说道,“是与不是,已经不重要了。”

瞧着林月兰并不想谈论这事,柳逸尘只是摇了摇头,也没有再多言。

这涉及到朝廷争权夺利之事,他一个商人,能不问就不问吧。

想到这,柳逸尘就说道,“对了,月儿,两位老爷子,会来京城吗?可是你们的婚礼在京城办。”

林月兰点头道,“会的。现在已经在来的路上了!”

她和蒋振南因为要处理京城流言,省得桃源村的人到来后,听到这些流言,整天为她担心。

“哦,这就好!”柳逸尘点头道,“好久没有见到两位老爷子了,他们为京城后,我必定要跟他们喝上几杯。”

“老爷子他们是不能喝酒的!”蒋振南立刻把想要讨好两位老爷子的柳逸尘,泼上一盆冷水。

林月兰,“……”

柳逸尘,“……”

柳逸尘对蒋振南怒目而视,咬牙切齿的说道,“蒋振南,你不说话,没有人把你当哑巴。”

蒋振南顿时挑眉冷哼一声道,“那你就好好说话!”

柳逸尘,“……”

他又是心塞,真的很想把这个蒋振南拖下去,暴打一顿。

“咳咳……”柳逸尘假咳了两声道,“好吧,等两位老爷子过来,我好好陪他们喝两杯茶,如何?”

林月兰,“……”这幼稚不幼稚啊!

蒋振南,“……”这柳逸尘也是脸皮厚啊。

林月兰笑了笑道,“行了,等两位老爷子来了后,我们好好聚一聚,我亲自下厨!”

柳逸尘一听林月兰亲自下厨,眼睛登时一亮,很是高兴的道,“那真是太好了!”

他好久没有吃过林月兰亲自下厨的菜了。

林月兰问道,“大哥,那你这次留在京城多久?”

柳逸尘笑说道,“当然是要等你成婚之后啊。在这期间,我可要好好监督一下整个成婚流程,可别让那些不开眼的宵小破坏了喜庆!”

对于林月兰和蒋振南的婚事,有人喜乐见闻,当然就会有人不赞成。

毕竟,林月兰和蒋振南两人,一个有钱,一个有权,而且两人还和太子走得近。

这就让某些人看不过眼了。

当然了,他们旁边还有虎视眈眈的敌人——乌云国皇帝。

柳逸尘在暗地里权势极大,可以在暗中阻挡一下那些人的破坏。

林月兰和蒋振南两人恋爱四年了,就要正式成为夫妻了,可不要在临门一脚时,被人挡了道。

林月兰也承他这个情,笑着说道,“谢谢大哥,大哥真是有心了!”

此时,蒋振南对柳逸尘也是感激的,他干巴巴的说道,“真是谢谢你了!”

谁知……

柳逸尘却仿佛没有听到一般,吊儿郎当却又傲气的说道,“你说什么,我没有听到。”

蒋振南脸色再次一黑,说道,“你是聋子吗?我这么大声,你都没有听见。”

柳逸尘,“……”

所以,这还是他的错喽。

林月兰,“……”看来两人还是没有办法达成和解啊。

柳逸尘说道,“哼,我才不会要你的感谢。我是为了我爱妹子终身幸福,才不会要你的感谢呢。”

“咳咳……”林月兰再一次假意咳了两下,说道,“那就拜托大哥了!”

柳逸尘随即收起那吊儿郎当的模样,变得很是严肃认真的道,“妹子,你放心,大哥我一定让你的婚事圆满。”

“好!”林月兰笑着点头道,“我相信大哥!”

柳逸尘说道,“对了,妹妹,我来将军府时,看到大街小巷报刊亭满是关于你出聘礼的消息,这报纸一下子就销售完了。”

林月兰顿时有些激动的道,“哦,是吗?”

她就知道,这绝对是大新闻,所以,让阿奴就是林欣月多加印一万份,这钱一大搂一大搂的进来,何乐而不为。

柳逸尘点头道,“确实如此!不过,妹妹这段时间,关于你们成婚的新闻,应该都会大卖。”

林月兰点头应道,“可能吧。最近时间,可要趁着好好赚一笔!”

柳逸尘顿时无语,“妹妹,你还嫌你的钱少吗?你的财富都要超过我这个龙宴国第一首富了。不说,林氏医院和你来我往客栈,就说,你那发明的玻璃和水泥,都赚了一个金钵满盆,还要靠卖自己消息得赚钱啊。”

而且林月兰暗地里的产业,他这个时常往桃源村跑的人,早已经有了猜测。

不过,林月兰自己无意暴露,他当然也得为她守好这个秘密。

林月兰说道,“人可是不会说自己赚的钱多!”

柳逸尘顿时投降的道,“好吧。你就是钻进钱眼里,出不来了。”

这么多年的相交相知,他还会不知道林月兰爱钱的性子。

不过,林月兰爱钱,是取之有道,一切都是光明正大渠道的来源。

……

皇长孙府中,宇文旭泓被禁止出府之后,是真的不敢在踏出府中一步,很是安分的呆在府中。

只是……

在一个破落的院子中,宇文旭泓怒气冲冲的质问着前面的一个黑衣人,问道,“你们这是什么意思?想要把我当弃子吗?”

黑衣人声音很是冰冷淡淡的说道,“请殿下少安毋躁,主子并没有那样的意思!”

宇文旭泓根本就不信,他厉声的问道,“那太子妃带进金銮殿的那三人是怎么回事?别告诉我,那三个不是你们的人?我是一个字都不信!”

黑衣人解释道,“请殿下息怒。那三个人还真不是我们所安排的人,太子妃还真是巧合听到那三个人的话。”

宇文旭泓听罢,皱了一下眉头,问道,“那三人无论口音,长相,个子,都与你们国家极为相似,真不是你们派过来的人?”

黑衣人应道,“还真不是。”

可宇文旭泓很是烦躁的道,“可不是又如何?周文雅身份被揭穿,我也差点被暴露,现原囚禁在府中,不得踏出一步。”

黑衣人说道,“殿下,我家主子说了,请您少安毋躁,耐心等待,你会有机会的!”

这个机会是指什么,他们心知肚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