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宫外孕/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李发枝的家宅虽在青丰城,但是,为了林金梅,他又在京城繁华之地,购了一栋宅院,作为他们的京城小家。

李府在京城南巷街。

这条街相比东巷街的权贵和热闹,是比较宁静。

因为,这条街所居住之人,大部分是商人,且算是有一定身分的商人。

林月兰一行来就来到南巷街一座李府宅院。

林青竹上前去敲了敲门,听到里面一声应后,门“嘎啦”一声就打开了。

来开门小厮显然是认识林青竹的,但至于其他人,瞧了一下,好像都是自家夫人的朋友。

他礼貌客气的说道,“林院长,您来了啊。各位请进!”

此时的李发枝,在得知林金梅怀孕后,特别是这胎还不稳,他可不放心外出,所以,就在家里陪着林金梅。

此刻,他们正在院中休息。

听到敲门声后,李发枝问道,“小游,是谁啊?”

“回老爷,是夫人的朋友!”小游顿时应道。

一听说是林金梅的朋友,他就柔声的对林金梅说道,“梅儿,你在这休息会儿,我去迎接一下客人!”

林金梅猜测应该是林青竹他们几个兄妹,她笑着道,“那你去吧!”

李发枝走过门前,首先入眼竟然是林月兰和蒋振南。

他眼睛顿时一亮,脸上很是欣喜的道,“公主,大将军,是你们!”

林月兰笑了笑道,“李大哥,听说梅姐姐怀孕了,我们过来看看!”

李发枝应道,“请,快请!”

随即后,他就朝着院子大喊,“梅儿,你快看,是谁来了?”

林金梅本来在躺椅上,听到李发枝的喊声,顿时坐了起来,一看到林月兰,眼睛瞪时一亮,脸上也是惊喜的表情,她刚想张口喊主子,但随即瞄到院中,还有其他人,迅速改口,想要起来下跪。

林月兰眼睛手快,走到林金梅跟前,把她搀扶起来,顿时说道,“你身子不便,不要行那些繁文缛节吧。反正,我也不介意!”

林金梅很是感激的道,“谢谢公主的体谅!”

林月兰说道,“我听青竹说你怀孕的脉相有些异常,他确诊不了,让我过来看看!”

听到林月兰如此一说,李发枝夫妻俩脸色顿时大变。

尤其是李发枝,情绪很是激动与不安的问道,“这会是怎么回事?难道不是胎儿不稳吗?”这话是对着林青竹问的。

因为当初林金梅感到腹痛之时,才把出的有身孕,但却告诉他们,胎儿不太稳,要注意安胎,否则,可能会面临随时流产的可能。

所以,他们一直小心翼翼的,李发枝都不让林金梅下地,就躺在床上,要不就是他把她抱到院中躺一会。

可现在告诉他们,当时林青竹还有没有告诉他们的真相,这让他们很是担心不已。

林青竹面带愧疚的说道,“抱歉姐夫,当时姐姐的身孕脉相很是奇怪,是我从没有碰到过的,所以,一时之间不知如何确诊。现在就请主子来给姐姐看一看。”

林金梅顿时紧张的问道,“青竹,我的孩子会没事吧?”

林青竹不知如何回答。

林月兰说道,“金梅姐,你不用担心。先让我给你看一看吧!”

林金梅反应过来,立刻点头道,“好,公主请!”说着,就伸出一只手来。

林月兰把手搭在脉搏上,然后利用异能,让生命绿源在及林月兰身上游走,然后,迅速走到了腹部,带看清楚这里面的情况之后,秀眉皱了皱。

果然是这种情况!

众人都是紧张的看着林月兰给林金梅诊脉,然而,当看到林月兰紧皱的眉头时,所有人的心都提了起来,很是担心。

如果连主子诊断出有问题,那就说明,林金梅这一胎可能真是有问题。

片刻后,林月兰把手入下来了。

李发枝和林金梅就迫不及待的问道,“公主,怎么样?”

林月兰眼神很是严肃认真的打量了夫妻俩,随后,她就说道,“金梅姐,你心里先做好准备,等会儿,我所说的,你可能不太接受,但这是事实。”

所有人顿时紧张起来。

林金梅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说道,“公主,请您说吧!”

林月兰眼睛紧紧盯着她,随后说道,“你可能是宫外孕!”

宫外孕?

众人顿时疑惑了。

“主子,什么是宫外孕?”林青竹皱着眉头,很是疑惑的问道。

他跟着林月兰学医四年了,还真没有碰到过宫外孕这样的病例。

可是没有想到,这样的病例竟然是发生在他姐姐身上。

所以,这心更是担心和纠结了。

林月兰解释道,“这孩子出现在肚子里,是因为男人和女人的结合,形成小蝌蚪,而这小蝌蚪要成长,就必须要有自己的窝。这个窝,就是女人肚子里的子宫。但是小蝌蚪要在自己窝中着床,就要经过一个渠道,只有顺顺利利经过了这个渠道,宝宝才会在娘的肚子里长大。”实际上就是输软管。

但说了输软管,又得做解释,她就干脆来个简单的词汇。

对于现代医术词汇,及科学的解释,相信在场的人,没有人能听懂,所以林月兰就举简单的例子。

虽然还是懵懵懂懂,但最起码有个概念。

“那主子,如果这个渠道堵了呢?”林青竹顿时明白主子所言,随后就想到关键。

他心中有一种预感,或许这就是他二姐这个病理原因。

林月兰说道,“如果堵了,它就只能留在这个渠道上,然后,越长越大,越长越大,直到……”

说到这里,她停顿了一下,有些不忍心说出接下来的真相。

可所有人都有股不好的预感。

“直到什么,主子,你说,我能接受的!”林金兰心里虽很是紧张不安,但无论怎么样,她都必须接受。

林月兰说道,“结果就是,他长大后,这个渠道破裂。”

“那渠道破裂后呢?”林青竹又着急的问道。

“无论是大人还是孩子,都有生命危险。”林月兰还是把这残忍的怎断结果说出来。

“那主子,我……我们要怎么做?”听到大人孩子都有危险,林青竹着急的不得了。

林月兰道,“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趁着这个胎儿还没有长开之际,把他拿掉!”

“什么?”所有人大惊失色。

尤其是作为孩子父亲母亲的李发枝林金梅,很是接受不了这样的一个结果。

林青竹疑惑的问道,“主子,既然宫外孕是不正常的怀孕,那要怎么办?药物可以打掉吗?”

他实在不想说药物打胎,但又不得不说。

林月兰说道,“一般打胎是药流,但是,像金梅姐这样的情况,在病例 上叫异位妊娠,这药流的危险性也很大,一不小心可能会造成大出血。”

“也就是说不能药流,”林青竹瞬间明白,随即急切又担忧的问道,“那要怎么办啊?”

林月兰清冷的道,“动手术!这种宫外孕最好的办法就是做手术,更能保证大人的安全!”

一听到要动手术,众人都瞬间呆了呆。

因为动手术在林氏医院已经普及,所以,对于林氏医院各种开膛破肚,或对脑袋动刀,已经显得不稀奇。

然而,涉及到自己人要动手术,他们虽相信主子的医术水平,但还是显得担忧和着急。

林金兰问道,“主子,不能有别的办法吗?”

林月兰摇了摇头道,“只能动手术,把留在渠道上的……拿掉,大人才是最安全的!”她也不忍心孩子,以防更刺激林金梅。

听了林月兰的话,一时之间,众人显得沉默。

林金梅虽在林月兰提醒之下有所心里准备,但她还是接受不了,好好的孩子,就要离开亲娘的肚子,立刻这个世界!

林金梅顿时从躺椅上起来,就要跪下来求林月兰,但是被众人拉住了,毕竟,她现在的身子,根本就不能下跪。

林金梅哀求道,“主子,求求你,救救我的孩子吧,他还那么小,根本就没来得及看这个世界,他怎么就能离开呢?主子,求求你,呜呜……”声泪俱下,惹人悲痛。

林月兰摇了摇头道,“如果这个孩子能救,哪怕只有一线希望,我也会为你保下来?可是,你要明白,这个孩子,他没有着落到地方,在这个渠道上成长,他现在就算能长,可到了四个月后,就不能成长了,胎死腹中。不仅如此,他还会造成渠道破裂,让母体大出血,轻则,出血过多身体很是虚弱而已,这种情况倒是可以调养。可现在问题是,一旦这种宫外孕造成的大出血,造成母体死亡率很高。金……”

“请公主作主!”不等林月兰把劝说的话说完,李发枝就很坚定的跪在林月兰跟前,意思很明显,让林月兰拿掉这个孩子。

因为在他心里,如果留下这个孩子,危及到了妻子的性命,那么还不如不要。

再说了,林月兰还说了,这个孩子根本就保不住。

既然如此,还是以妻子性命安危为重。

“不,不,不要,”林金梅却无法接受拿掉这个孩子。

林欣月上前劝说道,“金梅姐,你听主子的吧。这个孩子,他……”他不能要说不出来,“主子不会害你的。”

“就是啊,二姐,这个孩子如果能保住,哪怕只有一线希望,主子肯定会给你保住。但现在这个孩子,保不住啊。”林金兰流着眼泪道。

林金梅何尝不知道妹妹所言,但这是她与夫君的第一个孩子,是他们恩爱的结晶,更是她第一次作为娘亲的所体会到想要给孩子一切最好的母爱。

她想任何一个母亲,都舍不得失去任何一个孩子。

然而,她怎么都没有想过,这个孩子还没有在肚子里长大,就要……

林金梅哀痛的哭求着道,“主子,我求求你,帮我保下这个孩子,好不好?求求你了……”不顾身体,执意跪下来求着林月兰。

李发枝何尝不希望把这个孩子留下,然而,这个孩子没有去对地方,连妙手回春的林月兰都毫无办法,那能怎么办?

林月兰也说了,这个孩子如果留下来,林金梅的命可能就会没了。

而且林金梅就算冒生命危险要留下这个孩子,却也保不住这个孩子。

李发枝把林金梅抱在怀中,安慰道,“梅儿,我们还年轻,孩子还会有的。这个孩子既然跟我们无缘,那我们强留下他,也是留不住的,那就让他好好的去吧!”

说着,他自己的眼泪不断的留下来。

这可是他的第一个孩子啊,能留下来,他肯定愿意留下来,就算身体有不足之处,以他的财富,也能供他一辈子衣食无忧。

但是,这个孩子注定留不住啊。

林欣月哭着道,“金梅姐,你们还年轻,以后还会有孩子的。说不定,下次他不舍你们,还想当你们的孩子,所以,又重回你们肚里,也说不定,不是吗?下一次,他一定会顺顺利利通过渠道,安安全全回到你们肚子的,然后平平安安生下来,长大成人!”

林欣月平时大大咧咧,没有想到劝人还有模有样的。

随后,众人一起附和道,“没错。二妹(二姐金梅姐),欣月丫头说得没错。你们还年轻,等养好身体之后,说不定这个孩子舍不得你们,很快就回到你的肚子里,安家落户了呢。”

李发枝哭着道,“梅儿,听大家的,好吗?这个孩子只是现在跟我们没有缘分,不表示以后跟我们没有缘分。待我们养好身体,他很可能会再来找我们做他的爹娘,不是吗?”

听着众人的劝说,再听到夫君的劝慰,林金梅总算接受孩子要离开她肚子的事实。

她看着李发枝,流着泪道,“好,夫君,我听你的。”

随后,她看向林月兰,很是诚恳的说道,“好,我听你的。”

林青竹说道,“那主子,什么时候动手术?”

林月兰道,“越快越好!那就今天吧!青竹,你现在先去安排。片刻后,我们就到!”

林青竹立即应道,“好,我现在就去!”

动手术只能去林氏医院,因为只有林氏医院有这个条件和设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