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暴露!/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很快,林月兰一行人就把林金梅送到了林氏医院。

先一步回到林氏医院的林青竹,把一切都安排好了。

到了手术室门前,林金梅依然带着最后一丝希望看向林月兰,流着眼泪问道,“主子,真的不能保下这个孩子吗?”

林月兰摇了摇头,依然给她一个否定的答案道,“不能!”

李发枝一只手怀抱着她的胳膊,一只手紧紧握着林金梅的手,他也是很痛心的道,“梅儿,这个孩子既然与我们没有缘分,那就让他去!”

这话虽是残忍,但却不得不说。

林金梅看到没有任何希望,眼底黯然,只得流着眼泪,点了点头,随后,穿着无菌服,躺在床上,随后,等待着与这个孩子告别。

林月兰说道,“别担心,这只是个小手术!”

对于开膛破肚,或对脑袋动刀子来说,宫外孕手术确实只是一个小手术。

林月兰进了手术室,其他人都被关在手术门外。

虽然主子说这是一个小手术,但是,这个动手术的病人就是他们的亲人、伙伴,心中不免有些担忧。

“别担心,主子亲自动手,不会有事的!”其他人安慰着林金侠三兄妹,同时也是在安慰着自己。

“嗯,我们知道!”林金侠等人点头应道。

半个时辰之后,手术室的门总算打开来了。

众人一下围了过来,李发枝急切的问道,“公主,梅儿她怎么样?”

其他也是一样,神情焦急的问道,“主子,金梅姐怎么样?”

林月兰拿下口罩,笑着说道,“你们放心,手术很成功,金梅姐也很好,待她清醒过来,就可以转到普通病房,待修养三天,就可以出院回家了。”

说到这,她又认真的对着李发枝吩咐道,“李大哥,金梅姐这次手术后,必须在半年后,你们才能再要孩子!这样一来,大人身体更好,才能孕育更健康的孩子。”

李发枝一怔,但随即知道林月兰这样说,必定有他的用意,点头道,“好!”

听到林月兰如此说,众人总算放心了。

随即,众人就注意到站在林月兰身后的彩霞手中端着一个托盘,但众人眼光就死死盯着盘中的一团血肉。

很多人随即想到这血肉团是什么,但是都不忍心说出口。

李发枝却泪光闪闪,声音带着哽咽的问道,“公主,这……这是……”这是那个胎儿吗?

林月兰点头道,“没错!”

李发枝说道,“那可以给我吗?这毕竟是我和梅儿的第一个孩子,我想好好的安葬他,让他下辈子再找我们当父母!”

林月兰对着彩霞点了点头,彩霞就把托盘给了李发枝。

李发枝接过托盘,看着托盘上血肉团,泪眼模糊,“呜呜”的痛哭起来。

其他人也跟着流泪,表情显得很是悲恸,他们安慰着李发枝道,“请节哀!”

片刻后,林金梅从手术室推了出来,人已经清醒,全部人围了上去,问道,“金梅姐!”

但众人看到的则是,双眼通红,流着眼泪的林金梅,看到李发枝手里的托盘,嘴里不断的说,“宝宝,对不起,对不起,娘亲无能没留住你!”

李发枝一手端着托盘,一手为林金梅擦拭着眼泪说道,“梅儿,宝宝会知道我们是迫不得已的,他以后一定还会回来的。你不要伤心了,好不好?”

林金梅点头道,“好,不伤心!以后,他一定还会回来找我们当他父母的!”

……

京城某一座府邸。

一个黑衣人向某人汇报后,某人很是震惊。

他不敢置信的说道,“你们没有听错,那些人真的是在叫林月兰主子,而不是公主?”

叫主子,还是叫公主,这区别可大了去了。

而且那些人,他们也都知道,都是商界这两年异军突起后起之秀,而那次林月兰举办品酒会时,那些人可都出席过那次酒会。

但是,那次那些人都是以林月兰商界朋友名义而出席参加的。

众人虽很是疑惑,固国公主何时认识这些商界之中的后起之秀,但想到林月兰本人也是商界异军突起之类,也就没有什么疑惑的了。

可谁能想到,这些人竟然叫林月兰为主子,这代表着什么?

相信只要不是傻子,都应该知道这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林月兰是他们的主子,也就是他们的老板,而他们所中所谓的产业,都是林月兰的。

林月兰手中有遍布天下的你来我往客栈,林氏医院,玻璃公司,水泥公司,这些产业都已经成就了林月兰龙宴国内第一富商的称号,直接把首富柳逸尘给挤下去了。

毕竟,无论她手中的任一产业,都是天下独一一份,垄断了全天下市场,而且这些东西根本就无法模仿或者根本就模仿不来。

因此,这金钱就是滚滚而来,别人眼红都眼红不来。

可谁也没有想到,林月兰暗中或许还有其他产业。

想到这,这人的眼中满满是妒火。

那个黑衣人很肯定的向他汇报道,“是主子!我们派去监督李发枝夫妻的人,很是清晰的听见他们叫林月兰为主子。”

听到黑衣人的汇报,这人皱了皱眉头,随即脸色变得极其严厉,却带着一丝冰冷笑意说道,“所以,林月兰这是欺骗了陛下,欺骗了朝廷,欺骗了全天下人!她这是犯上欺民又欺君之罪!”

黑衣人说道,“我只是负责把情况汇报给你,至于殿下你如何去做,不应该是我交给你吧?”这语气隐隐有一种轻蔑与不屑之感。

这位殿下何尝听不出他语气之中的轻蔑与不屑,因此,这脸色顿时一黑,他想要发作,可只能忍耐着不能发作。

他咬牙切齿的道,“行了,本殿下知道怎么做,根本不用你教,也不会你家主子教!”

黑衣人冰冷的声音道,“那告辞!”

随后,“嗖”的一声,轻功飞升而起,整个人都没入这黑色之中。

待黑衣人立刻后,宇文旭泓目光锐利,眼底带着狠厉,双手握拳,青筋暴起,语气冰冷的说道,“等着吧。等我坐上那个位置之后,我倒要看看,谁敢再看不起我!”

随即,宇文旭泓走出这个院子,回到书房之中。

坐在书房之中,一个人紧紧的皱着眉头,似乎在做深深的思考。

他嘴里还是不可思议的道,“那些人竟然都是林月兰的产业。这些产业短短两三年时间,就已经遍布天下。如果这些产业全部加在一起的话,那么,她的财产不是多得数不清了吗?更有可能成为天下首富了。”

“天下首富?”宇文旭泓不可置信的自喃自语道,“这林月兰才多大年纪啊,还不到十七岁吧?这个年纪,连在商界有鬼才称,称霸多年的第一首富富商柳逸尘,登上龙宴国首富之时,也有二十岁年纪吧,可比林月兰大几年呢。所以,这林月兰,她的聪明才智和天赋,会不会太过逆天了?”

宇文旭泓不知想到什么,他就冷笑两声,“呵呵,不知这些产业,皇爷爷知不知?如果不知的话,那么很显然,林月兰和蒋振南就是欺君之罪了。”

他心里同时在暗道,“这一次必定不能冲动行事了。必须打听好,可别在让皇爷爷对他更加不满了。”

想到这,他就站起来,走到墙壁的一格书柜中,伸手动了动其中一本很本显眼的书本,然后,一转。

“嘎啦”这门转动的声音响起。

抬眼一望,这书房的墙壁中,赫然出现了一道石门。

石门转过来后,显在眼前的,是一道石阶梯。

宇文旭泓掌过书房中的一盏油灯,想也不想的就走下阶梯。

阶梯后,是一条长长的通道。

宇文旭泓盏着油灯,就过这条通道,然后,就听到这“嗒嗒”后脚步之声,安静、阴暗、寒森又显得诡秘,让人着时恐慌。

不知过了多久,黑暗阴森的通道中,一道阴风吹过,让这盏油灯的光,忽暗忽明!

随即,他放下油灯,然后,在一边的墙壁上摸了摸,“当”的一声,墙壁上出现一个小洞穴。

这个小洞穴在油灯的照亮之下,出现了一张面具,及一把宝剑。

他带上这张面具后,拿出这把宝剑,继续往前走。

不一会,已经走出这条通道的洞口。

此时,他人已经在京城郊外一栋小院之中。

很显然,这是皇长府的秘密通道,更或者说这是从小到皇长孙宇文旭泓殿下心中所藏的一条密道。

他一出现,就有三条黑影飞向他,跪在他跟前,冰冷毫无一丝情感的声音喊道,“拜见堂主!”

阎刹阁京城分堂红面堂主。

对于他陡然出现,三人谁出没问,谁也没说,只是恪守自己职责。

宇文旭泓冷声的问道,“最近教主可有出现魔教中?”

三个黑影说道,“回堂主,并没有!”

“那可能把本堂主的话带给教主?”宇文旭泓显得有些心急的问道。

无论是太子皇叔,还是皇爷爷,都已经对他起了疑心,而他因为冤枉固国公主林月兰之事,已经在朝廷中的局面,已经显得有些尴尬和难堪。

不过,好在皇爷爷现在让他闭府思过。

让他不要去面对这些闲言蜚语,冷嘲热讽及尴尬难堪的局面。

只是让他想不到的,在这期间,竟然让他得到一个意外之喜。

其中一个黑衣人说道,“堂主,属下已经把您的话,传到了总教。但总教那边,一直没有给个音讯。”

宇文旭泓听罢,皱了皱眉头,很是疑惑的道,“怎么会呢?难不成教主还没有回魔教不成?不然,这么大一个诱惑,他怎么会没有任何动静?”

随即他又吩咐道,“继续让人去探一探,然后,尽快回信息!”

“是,堂主!”三个黑衣人立即应道。

“本堂主还有事要吩咐!”宇文旭泓又说道,“你们迅速派人去调查,林氏木工坊,林氏房建公司,临悦阁和梦悦阁,与林月兰有什么关系?难道这几个产业的负责人,真是林月兰的知交朋友不成?查清楚后,尽快汇报上来?”

林氏木工坊,林氏房建公司,林氏医院,都与林氏挂钩,而且还都是林月兰的“林”字。

这十之八九应该是林月兰的产业了。

三人黑衣人又应道,“是,堂主!”

宇文旭泓吩咐属下过后,想了想,又说道,“还有,你们再去查一查,这蒋云峰现在这个下场,与林月兰和蒋振南之间有没有关系?”

他一点都不相信蒋云峰是坐马车,没坐稳被甩出后,摔成这副模样的。

而且,就算蒋云峰真是被马车摔下去的,林月兰这么大的本事,还不能把人救回?

现在还让蒋云峰继续躺在床上。

显然这是故意的。

所以,他现在只要查清楚,蒋云峰现在这副全身瘫痪,躺在床上不能动弹的模样,到底与林月兰和蒋振南有没有直接的关系?

他还听说,蒋振南嫁与林月兰之事,是邀请郭公爵坐高堂,当证婚人。

明明,蒋云峰还活着。

他们这样做,明显是视蒋云峰这个亲生父亲以无物,这可是大大不孝。

现在外面只是被林月兰和蒋振南两人迷惑而已。

他现在要做的,就是揭穿他们两人的真面目。

不过,这一次,他必定不能鲁莽,否则,一旦失败,他的下场,很有可能与周贵妃一党之人如出一辙。

他必定要平心静气,好好策划一翻。

……

乌云国

曾在皇长孙府后院之中出现过的黑衣人,此刻,很是恭敬的跪在乌云国皇帝萧景睿跟前。

“主子,属下已经照你的吩咐给宇文旭泓传话了!”

萧景睿面无表情的问道,“他可有什么反应?”

黑衣人道,“他似乎很是愤怒!”不管是针对林月兰,还是针对他们的。

萧景睿冷声道,“嗯,这就好!那人现在在哪?”那人可是他安插在龙宴国最为重要的棋子。

黑衣人应道,“他已经到了龙宴国皇城!”

萧景睿应道,“好,给他命令,让他按兵不动,静等朕的命令!”

他,“是,主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