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亲娘现身(二更)/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59章:亲娘现身(二更)

在某栋屋中,一个女子,不断的走来走去,似乎显得很是烦躁不安。

她嘴里不断的说道,“不知道他会不会相信,如果不相信,我怎么可怎么办啊?”

就在这时,一个男子推门进来,看到有些心急不安的女子,笑着问道,“彤儿,你怎么了?”

女子笑了笑道,“没什么!”

……

另一边,林月兰看到这张纸条时,很是震惊。

她问道,“南大哥,可有看到是谁送纸条过来?”

蒋振南摇了摇头道,“是个小孩子!”

说到这,他掩饰心中的激动,带着期盼的眼神看向林月兰,问道,“月儿,你说这有没有可能是真的?”

林月兰摇了摇头道,这可说不好。“

说到这,她想了想又说道,”那南大哥,我们按着她所说的,见上他一见,如何?“

蒋振南想了想说道,”好!“

魔教的某处分堂,楼夜向柳逸尘汇报,说道,”主子,闻玉静跟我们说……“说着,他把闻玉静的信息反馈给柳逸尘。

柳逸尘听罢,心底很是震惊,随即他就疑惑的道,”这个消息,闻玉静完全可以卖给蒋振南,或者其他人,为何会找上阎刹阁?“

楼夜说道,”闻玉静说,以她低贱身份,根本就接触不了那些大富大贵人家,更何况,那些达官权贵。所以,她就想到把这种消息卖给阎刹阁!“

阎刹阁也是情报网,专门收集情报。

闻玉静给出的信息,对于阎刹阁来说,确实是一种很重要的情报。

柳逸尘听罢,左手又轻敲了一下桌面,略微思考了片刻后,说道,”派人去找到这个人!“

楼夜立即应道,”是!“

……

蒋振南和林月兰按着纸条上给出的地址,来到护城河东边一座凉亭上。

此时,凉亭上已经有一个白色衣裙,带着白色面纱的女人,她的身边却站在一个穿着黑衣,看着风度翩翩的中年男子。

他一手拥着这个女人,一边又安慰着她说道,”别担心,他一定会过来的。“

女子抚了抚自己的脸道,”我……我,子游,我害怕!“

子游轻轻握着她的手,说道,”别害怕!我在你身边陪着。你二十多年没回来过了,你瞧瞧,这些景致还如二十多年前一样吗?“

女子摇了摇头道,”我不知道。我……“正待她想要解释时,一双美眸蓦然睁大,显得吃惊和一下子变得激动不已。

男人看到女子的表情,顺着她的视线而去,赫然看到此刻站在桥头是的蒋振南和林月兰。

男子也顿时变得激动,他说道,”彤儿,他们来了。“

随即就看到她脸上已经满是泪水,与激动神色,他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把她拥进怀里,安慰着道,”别难过了,他们不是来了吗?“

彤儿流着眼泪问道,”可是,他会认我吗?“

子游不再说话了!

毕竟,元姝彤生下蒋振南后,就消失在蒋振南的生命之中。

现在他都已经二十八年纪了,给他突然冒出一个娘,任谁一时半会都接受不了吧。

不过,子游还是安慰着她道,”会的,他一定理解你的苦衷的。“心里却很是不敢肯定。

因为,他听说蒋振南是个很冷血无情之人,连他的亲生父亲,他都害得半身不遂。

就算他那个亲生父亲有再多的不是,可是,他还是抚养他长大之人,是他父亲啊。

就在两人说话间,蒋振南和林月兰两人牵手来到了这凉亭上,随后,四人面对面,静默不语。

不知过了多久,林月兰拿出一张纸条,直接问道,”请问,这张纸条是你们送过来的吗?“

随后打开纸条,纸条上赫然写着:吾儿,为娘甚是想你!明天辰时护城河东凉亭之上!”

蒋振南向来不变的脸色,却在看到这张纸条之时,脸色猛然大变。

他从小就接受了,亲娘被他克死的事实,从小过着孤苦伶仃凄惨日子,从小就被后母及同父异母的弟妹骂作野种等等,这一切,都是因为他从小没有娘的现实。

然而,他万万没有想过,有一天,突然告诉他,他亲娘还活着。

这样的消息,对他而言,显得很是震惊。

他脑子当时一片空白,唯一能想到的就是,去找林月兰。

只有林月兰能给他安慰,只有林月兰难给他一定的指点方向。

最后,两人商定,还是来了。

不管这个写纸条的人,是她本人,还是有人别有用心,他们都想要来见一见。

元姝彤曾经无数次想要见一见这个儿子,更是想要亲耳听到他叫一声娘。

但是,她觉得自己很是奢望。

因为,从生下他来,她都没有尽过一天的抚养义务,让他从小吃苦受罪,更让闻玉静那贱人,视他为眼中钉,百般迫害,而她却无能为力。

元姝彤是真的很愧疚。

这一次听说,儿子要结婚了,所以,不管如何,她都想要亲眼见到儿子成婚,然后幸福。

因此,她试探着让人把纸条送到将军府,带着一点奢望等待。

可当见到蒋振南那一刹那,她的眼泪控制不住的流了下来,沾满了蒙脸的丝巾。

看到林月兰手中的纸条,元姝彤没有否认的说道,“这是我写的。”

随即,她看向蒋振南,害怕又轻声的问道,“南……南儿,娘对不起你,呜呜……”

子游抱着她,说道,“彤儿,你不能再哭了。你再哭下去,你的身体就会垮下去!”

随即,子游神情严厉的看向蒋振南,很是认真的说道,“南儿,你不要怪你娘。她不是故意丢下你的,她被人暗害,差点死去,是我倾尽一切,才挽回她的性命。但是,却也因此,留下了顽疾,身体很是虚弱,不能有一点操劳,更不能有一点激动和伤心,否则,她的身子会迅速垮了下去。”

说到这,他又叹了一口气说道,“这些年,她一直想要来找你,但是她身体不允许,所以,我也允许她拿着身体开玩笑。只是这一次,因为你要成亲了,她不顾我的反对,偷偷的跑了出来。我们这才来到龙宴国皇城。”

听着这个男人的讲述,蒋振南和林月兰依然没有立刻就认人。

林月兰和蒋振南二人皱着眉头,随后,互相对视了一眼,林月兰说道,“这位…伯母,我们可以坐下来谈吗?”

并不是他们想坐,而是林月兰发现这个女人,身体确实很是虚弱,不能太过劳累。

虽然还不确定,这位到底是不是南大哥的亲娘,可还是小心为上。

元姝彤反应过来,顿时有些手忙脚乱的样子,点头应道,“对,对,我们坐下来谈。你们走了这么远,应该也累了吧。”

四人坐下来后,林月兰突然来了一句,“Howareyou?”

刚坐下来的元姝彤表情一愣,随即整个人神情显得异常激动。

但她克制自己,小心的应道,“Iamfine,thankyou!andyou?”  林月兰听罢,心中惊涛骇浪翻滚,不过她表面沉着镇定的应道,“Iamfine,to!”

随即,元姝彤很是震惊的问道,“难道你也是……”

林月兰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继续问道,“听说华夏国很是繁荣昌盛,科技发达,不知您可否举几个例子来说。”

元姝彤点头应道,“有水里游的潜艇,地上跑的汽车,天上飞的飞机。”

林月兰点了点头,随后,她又问道,“不知您来这之前,是何种职业?”

林月兰所问的来这之前,并不是说来龙宴国之前,而是穿越之前。

元姝彤应道,“是一名地质探测员!”

当元姝彤的话一落下,蒋振南显得分外震惊的站了起来,以一种很不可思议的目光,紧紧盯着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