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章:/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对于这个皇长孙,皇帝也是真心疼爱过的。

就是因为是真的疼爱过个长孙,现在他的背叛和大逆不道,尤为愤怒与心痛。

在之前,他一直想要给宇文旭泓一个承认错误的机会。

只要他真心悔改,他可以饶他一命。

然而,让他很是失望的则是,这个孙子,到现在都不曾意识到自己的错误,还把一切都推到别人头上去。

皇帝看到宇文旭泓这副震惊的模样,接着又说了一句道,“无话可说了吧!那你来告诉朕,你为何做出如此大逆不道之事?”

宇文旭泓看着手上铁证如山的证据,面色当即变成如一张白纸般的苍白。

他心中很是疑惑,他们为何会出卖他?

不过,当前之即,则是要求得皇爷爷的原谅,否则,他的性命难保。

宇文旭泓跪在地上,当即重重的磕头道,“皇爷爷,孙儿知错了,孙儿知错了,求皇爷爷原谅孙儿一次!”

“晚了!”皇帝无视他的哀求,很是威严的道,“现在才发现自己的错误,来跟朕求饶,宇文旭泓,你这是想要干什么?你认为你的求饶,就真的可以让朕饶你一命吗?”

宇文旭泓的表情一顿,紧接着惊惶、害怕、不安全部涌上心头。

他流着泪不断的摇头道,“皇爷爷,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

说罢,他又看向太子,请求道,“太子皇叔,你帮我跟皇爷爷求求情好不好,我是真的错了,太子皇叔!”

太子听到宇文旭泓的话,看向他的表情极为复杂。

曾经他也很疼爱这个与他年纪相差不是太大的皇侄。

然而,从得知他在暗中谋划想要把他这个皇叔拉下太子之位之时,很是心痛又愤怒。

此刻,看到痛哭流泪的皇侄,心中又有些心痛。

他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时,皇帝当即又是一阵怒喝道,“宇文旭泓,你还有脸让你皇叔给你求情,你也不看看你做下的这些混账事,对得起从小到疼爱你的皇叔吗?”

说这话时,也暴露了皇帝心中的无奈。

这就是生在帝王之中的悲哀。

无论是亲情、爱情和友情,在面对皇位权势之时,都是可以随意抛弃,不惜牺牲及付出一切代价。

宇文旭泓想要夺取太子之位没有错,利用手段也没有错,可他错就错在,他牺牲的是整个宇文家江山利益,只为谋取太子之位,这是他绝对不允许的。

皇帝不等宇文旭泓应答,当即又抛出一个问题,他厉声的喝问道,“说吧,为何联合外敌做出这样大逆不道之事?”

听到“外敌”二字,宇文旭泓脸上再次一慌,微微低下的头颅,眼珠子不断的转啊转,接着他就抬起头来,很是伤心的道,“我……我只是听信了了一些人的蛊惑,然后,就……”

“就,就怎么样?”皇帝犀利的问道,“就把我宇文家江山拱手相让,成为一个奴隶之国吗?”

“不,不,不是这样的,”宇文旭泓意识到这样严重的问题,怎么可能去承认,“皇爷爷,我没有,你要相信孙儿啊!”

“哦,以你这样说,是平亲王在说谎哦?”皇帝并没有跟他争辩什么,只是严肃的喝问着。

宇文旭泓浑身有些颤抖,整个人的神色都显得很是慌张不已,他扭头看向平亲王,很是愤怒的质问道,“平亲王,无缘无故的,你为何要陷害我?”

“啪!”

“混账东西!”皇帝忍无可忍的给了宇文旭泓一个大巴掌,他铁青着脸,很是生气的道,“左一个有人冤枉你,右一个有人陷害你,宇文旭泓,你这个冥顽不灵的混账东西!”

铁证如山面前,宇文旭泓还想要给自己一个推脱的借口,皇帝真是愤怒不已。

“朕告诉你,”打完宇文旭泓之后,皇帝用手指着他的脑袋,严厉的道,“平亲王和这两名刺客并没有真心出卖你。”

听到皇帝的话,宇文旭泓瞬间傻眼了。

哦,就连太子现在也是一头雾水。

从进来这御书房后,看到跪在地上的平亲王和两名刺客,以及突然被押进来的宇文旭泓及周安平时,有过一些猜测,但是他们如何被抓,却是一无所知。

但是他很肯定,他们这样的状态,肯定跟林月兰脱不开干系。

现在,他只是在御书房中看着听着,可对于一些结果,仍然是惊讶不已。

“平亲王为了掩护你,不惜牺牲自己的性命!”皇帝冷声的说道,“可你倒好,在证据确凿面前,还想把一切罪过推到平亲王身上去,真是枉费平亲王对于疼爱一场!”

宇文旭泓听罢,眼睛不由的瞪大,心头更是狠狠一颤。

事至如此,他依然不明白,这到底是哪里出了差错。

这些证据,明明是平亲王三人提供画押的,又为何不是平亲王出卖?

“不明白,是吧?”皇帝严厉的目光瞪向他,“那朕就告诉你,这是怎么回事!”

皇帝用手指向林月兰说,“这是因为他们都是吃了丫头研制出来的真药丸!”

“什么?”宇文旭泓震惊不已。

他万万没有想到,他被出卖被背叛真相竟然是如此。

尤然,他想起来了。

在衙门之时,林月兰口口声声说,她手中有让人说实话的真药丸。

他虽心有狐疑,但是为了以防万一,他不得不谨慎对待。

所以,那个刺胡老二的手下被抓后,要押进皇宫之时,他急了,为此,不惜派了大量的死士,就为了灭口。

可结果,那批死士首领被抓,他们后面才会更慌更急,导致后面一发不可收拾。

但没有想到最后,导致他一切失败的,还是林月兰手中的一粒小小药丸。

想到这,宇文旭泓当即很是愤怒的看向林月兰,目光之中带着凶狠及怨毒。

他大吼道,“林月兰,你为何要坏我大事?”

被如此质问,林月兰不怒反笑道,“皇长孙,你这话问的真是好笑!坏你大事?不知本公主坏你什么大事?要不,你先说说!”

宇文旭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