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章:大结局(一)/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蒋家营之中,逐渐掀起一股流言。

“诶,有人说,现在的大将军不是大将军,这到底是不是啊?”

“大将军以前上战场时,都会带着一张银色面具,几乎没有露过真容啊,哪知道这是不是大将军啊?”

“嘘,你们忘记了,大将军虽带着面具,但是,他的战马是烈风,他的武器,则是那把大刀。可现在这个将军,虽也带着面具,可却是整天躲在军营之中,根本就不路面。

再说,他使用的武器,虽也是大刀,可你们忘记了,大将军手中那把大刀吗?那可是108斤重的大刀,平时看着大将军提着轻轻松松,可要我们去,单手根本就举不起来。

可昨天,我不小碰到了那把刀,结果,你们猜怎么着,那把刀就‘当’一声从大将军手中掉了下来,听这声音,根本就是轻的。

还有,你们瞧见大将军的坐骑了吗?那根本就不是烈风!”这个士兵坐在一伙士兵中间,夸夸而谈,说是猜测,听着更像是肯定。

“咦,你不说我们还真没有注意哦!”

“是吧。还有一点,你们发现没有。平时大将军气势很是凌厉又冷酷严肃,让我们这些小兵根本就不敢靠近。可现在这位大将军,我们根本就感觉不到任何威严,你们说是不是?”

“这以说来,我好像也是这么觉得。”

“我听说大将军是陪着夫人,哦就是固国公主前往乌云国去了。”

“什么?”听到这样的话,很多士兵显然很是吃惊,“这怎么可能?”

“怎么不可能?如果真是这样真相的话,那么就能解释这个大将军实际上不是大将军的事实啊!”

“这……”这怎么可能的话还没有说出口,过来巡逻的队长就严厉的喝道,“干什么,干什么,都吃饱了闲着没事干了吗?要不,再去跑几圈消消食?”

“队长,我们错了!”

随后,一群人一哄而散!

……

就这样,大将军是假将军这样的流言,在军队之中,越传越甚。

此刻,在大将军营帐之中,一众副将等属下,都来到了这里。

郭兵皱着眉头看了这些副将,表情很是严厉的道,“你们不去巡视,严防敌人偷袭,都跑到这里来做什么?”

外面的流言,郭兵也是听说了。

为此,从这流言开始之时,郭兵就暗中派人去把这散布流言之人,给抓了起来,经过审讯,大部分都是敌国派过来的奸细,混在队伍之中,混淆视听,散布流言。

但是,也有少部分是被收买,而散布流言的。

虽说郭兵处理的很是及时,但奈何,这流言扩散的非常之快,在他严厉喝令之下,不准散布这些流言,可耐不住,这些流言已经在这些士兵心中上了心,这让他们心里越发疑惑,还时不时的看向大将军的营帐,或是他手的武器,亦或是坐骑。

一时之间,军心有些涣散。

如果这个大将军是假的,那么真的大将军去了哪里?

难道是临阵逃脱吗?

镇国大将军蒋振南虽管几十万兵马,以他马首是瞻,但是,在一锅粥里,就有这么几颗老鼠屎,时不时的来使坏。

这些人,或是某个皇子的阵营,又或是某个势力的一派,总之,总是有拖后腿或是不服气的。

这不,听到这些流言后,三个副将,四个参将一起来到大将军的营帐之中。

作为军师的郭兵,本身就是一直跟随着大将军的。

他看到这些人的表情,眸光之中闪过一些狠戾,再次厉声的问道,“有事就说,有屁快放,别拖拖拉拉的,像个娘们一样!”

对于这些人的目的,郭兵怎么可能猜测不以。

被郭兵质问,几位副将参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似乎都在推脱,不想做这个枪头鸟。

“出去!”郭兵脸色一黑,神情立马变得严肃,语气是凌厉。

最后,一个参将咬牙,眼睛看向大将军的位置,对着郭兵说道,“军师大人,你最近没有听到流言吗?”

郭兵心里咯噔一下,却假装疑惑的道,“流言,什么流言?刘参将,麻烦你说清楚一点!”

但抓着公文的手却紧了紧。

刘参将说道,“外面都在传,大将军……大将军……”他看向大将

军,想要看看他是什么反应。

郭兵眸光深沉,严厉的道,“大将军怎么了?刘参将,大将军只不过这几日身子不舒服,在营帐之中休息没有露面而已,大家不用担心。”

郭兵听是找了一个借口,尽量拖延时间。

他相信大将军一定会赶回来的。

众人,“……”

这时,王副将表情严肃的道,“军师大人,外面都在说……”

“大家都在说什么说?”郭兵很是严厉的道,“你们没有听到吗?大将军不舒服,不要打扰大将军休息,出去!”

七个小将,“……”面面相觑。

“还不出去,难道要本军师请你们出去吗?”郭兵很是恼火,随即他就大声的叫道,“来人!”

听到郭兵真要叫人把他们赶出去,七个人互相对视一眼,当即出去了。

等他们出去了后,一直坐在大将军位置上的大将军,整个人顿时瘫软了下来。

郭兵眉头一皱,他提醒道,“你要小心些。务必要坚持到大将军回来!”

这个“大将军”紧握拳头,声音有些颤抖的道,“嗯,属下一定会小心的!”

军队中的那些流言,他也听到了。

就因为听到了,他心里更为揣揣不安。

然而,他却更明白这次任务的艰巨性。

皇宫御书房之中,太子很是严肃的向皇帝汇报,“父皇,儿臣接到汇报,蒋家军营之中刮起一股流言!”

皇帝听罢,紧紧皱着眉头,疑惑的道,“流言?什么流言?”

太子面色有些为难和迟疑。

“怒你无罪,说!”皇帝凌厉的道。

太子道,“军营之中都在传,现在营队中的大将军并非大将军,是有人假冒的!”

“混账!”皇帝听罢,顿时涌起一股愤怒,“是谁在散布这种流言的,立马把人抓起来,杀死赦!这个时候散布这种流言,一看就是别有目的,居心不良!”

心里却暗自有些心惊。

此刻,有这股流言出现,就说明蒋振南的行踪或许泄露了出去。

“父皇息怒!”太子跪下来说道,“如父皇所言,散布这种流言之人,就是居心不良。听说,被军师郭兵下令抓起来了。”

听到太子如此一说,皇帝微微松了一口气。

然而……

“只是,流言散布的很快,不到半天功夫,整个军队的人,都是这种流言!”太子如实汇报道。

“什么?”皇帝吃惊的站了起来,随即又坐了下来。

太子此时满是疑惑的道,“父皇,大将军不是从桃源村直接过去的吗?怎么会有流言说大将军是假的呢?”

皇帝此次也没有隐瞒太子,说道,“虽不知道军营之中,是怎么知道大将军是假的,但事实也确实是假的。”

太子听到这个消息很是震惊,他蓦然睁大眼睛,显得很是不可思议,他惊呼的道,“什么?”

随即反应过来自己或许是反应过度,接着他又疑惑的问道,“父皇,如果军营之中的大将军是假的,那大将军他……”

皇帝说道,“大将军他陪着在固国公主前往乌云国!他就是这次护送队吴队长。”

太子听到这样的真相显得不可置信,他说道,“这……这怎么会?”

老皇帝轻叹了一口气说道,“丫头身怀六甲,而且肚中双胎,身子笨重,大将军很不放心她一个人前往。但他本人是我朝大将军,不能轻易前往,否则,后果不堪设想。所以,就想出了化成另外一人的身份陪在丫头身边,保护她!”

说到这里,他表情顿时一变,显得很是愤怒,继续道,“可谁知道这萧景睿竟然如此无耻,利用五年前给以的承诺,让丫头前往乌云国,结果却暗藏祸心,别有目的,真真是卑鄙无耻!”

作为林月兰和蒋振南夫妻感情的见证人之下,他可是很是清楚,林月兰如果真被萧景睿抓之后的严重后果。

那就是以林月兰为人质,威胁蒋振南,以达到侵犯龙宴国的目的。

接着皇帝又说道,“好在,他们在抓丫头这时,被丫头他们识破,迅速从乌云国逃了出来!”

这是一次险招,好在两人都躲了过去。

听到皇帝如此说,太子松了一口气,他很是疑惑的道,“父皇,那大将军易容成吴队长的身份,陪着公主前往乌云国,这事有多少人知道?”

皇帝皱了眉头,“除了我们三个老家伙,丫头夫妻俩,就剩下张公公了。”

这一下子太子满是不解的道,“那父皇,大将军陪着公主前往乌云国的消息,还有军营之中的大将军是假的,到底是怎么泄露出去的?”

皇帝眼神一厉,问道,“太子,你到底是在怀疑什么?”是在怀疑他们当中,有人泄露消息的吗?

这根本就不可能的事。

不说林德山和张大夫他们两个真把林月兰当成亲孙女疼爱,怎么可能做出伤害林月兰的事,还有张公公,这些年一直跟随着他,伺候他,忠心耿耿,也同样没有理由把消息泄露出去。

皇帝锐利的双眸瞬间紧紧盯着太子,说道,“太子,他们是绝对不会泄露消息的。”

太子听罢,心神一紧,表情有些僵硬,他摇了摇头道,“父皇,儿臣并不是在怀疑谁。而是,”太子咬了咬说道,“儿臣是在想,是不是大将军在中途暴露了身份。”

皇帝瞳孔猛得一缩,双眸微眯,随后点头道,“或许你说的有几分道理。恐怕是他们是出了什么事故,暴露了身份,而传到了军营之中。”

听到皇帝如此说,太子微微松了一口气,紧接他就皱着眉头问道,“父皇,现在可怎么办?军营之中那个大将军的身份,应该隐瞒不了多久?如果他的假身份一旦被敌人得知,这后果不堪设想啊?”

皇帝想了想,随即问道,“那太子,你认为如何?”

太子立马磕头请求道,“请父皇允许儿臣前往边疆军营!”

听到太子的请求,皇帝一只手盖着桌上的公文,一只手轻敲桌面,似乎在思考。

片刻后,他说道,“也罢。朕命你为先锋大元帅,率领十万大军,即刻前往边疆与蒋家军汇合,在镇国大将军蒋振南未回军营之前,全权统帅指挥。”

太子脸上一喜,随即严肃的道,“儿臣遵命!儿臣定不辱使命!”

皇帝从一个盒子里拿出一块令牌说道,“这是指挥十万军队的虎符令派!”

太子从皇帝手中接过来,说道,“谢父皇!”

皇帝摆了摆手说道,“那你下去准备准备,即刻出发!”

太子道,“是!”

待太子下去之后,皇帝看着太子的背影,眉梢一直皱着,片刻后,他叹了一口气道,“太子,希望你不要让朕失望啊!”

太子拿着手中的虎符令牌,脸上的欣喜怎么也掩饰不住。

有这块令牌,他就等于有十万兵权。

有了兵权,在军队之中人,他就有话语权。

但随即他心里又有些不满了。

皇帝让他在蒋振南回去之前,可以对这几十万兵马指挥,但蒋振南一回来后,就必须把指挥权交回去。

想到这,太子心里一阵烦躁。

不过,他脸上没有表现出任何不满。

太子被封为先封大将军,率领郊外十万大军前往边疆,抗争杀敌,这样的消息,片刻后就传遍了整个京城。

待太子一身戎装骑着马走出京城之时,京城百姓一股脑儿跑出来围观。

不知何时,有人突然大喊道,“太子威武!太子英明”等,太子的威望,盛况空前的高。

当皇后得知太子要率军打仗时,跟皇帝大吵了一架。

她就一个儿子,却被丈夫送去战场,万一有个意外可怎么办?

让好怎么活啊?

皇后越想越是着急,但是圣旨已下,已经没有回旋的余地,所以,在与皇帝吵架之后,只是把自己关在寝宫之中,默默流泪!

……

深夜,一栋院子之中,林欣月正准备熄灯睡觉。

突然她的窗户有响动,她整个人顿时警醒,厉声的喝道,“谁?”

“妹妹,是我!”外面的声音传过来。

林欣月皱了皱眉头,随即在枕头底下拿出一把匕首,之后,就小心打开窗户,她本人又立刻跳得很远。

一个长相清秀的男子跳了起来,一看到林欣月防备的模样,他有些无奈的笑了笑道,“妹妹,你这是在干吗啊?我可是你三哥啊!”

没错,来人正是阿朵柴国三王子赫那拉阿玉。

与大王子魁梧身材相比,三王子长得更加瘦弱,容貌也是温和与秀丽,与林欣月有几分相像,这或许是随母的原因吧。

随即不等林欣月应道,他目光上下打量了一下林欣月,又温和的笑着道,“妹妹,十几年未见了,你长得亭亭玉立,更加美丽了啊!只是这双眼睛怎么是黑色的?”他记得是蓝色的吧?

林欣月却没有回答他的问题,也没有放下防备,很是小心的问道,“三哥,你怎么会来这龙宴国?为何三更半夜来寻我?”

三王子看着如此防备自己的妹妹,不由的露出一丝苦笑。

他说道,“妹妹,你不用如此防备于我。你一直是我最疼爱的妹妹,我不会对你做什么!”

他也没有想到,与妹妹相别十几年,再见面时,竟然会是如此陌生与不信任,让他颇为受伤。

但也无可奈何啊。

当初,他们没有保住妹妹,让她落入歹人之手,更是听说过,她曾经被人打上印记,以奴隶的身份被拍卖,这些惨痛的遭遇,都不是他们这些哥哥可以想象的。

后来,妹妹与大哥相认后,却并没有跟随着大哥回到阿朵柴国,而是继续留在龙宴国,当一名商人。

林欣月看着自家三哥,面露苦笑的道,“三哥,对不起。现在的我,已经无法再信任你们了。”

三王子有些愣眼,疑惑的问道,“为何?”

林欣月坦白道,“大哥曾经骗过我!”

“啊?”三王子还真不知道,“这是什么时候的事?”他从没有听大哥说过。

他们几个兄弟感情很好,也都很是疼爱小妹的,这怎么会闹出欺骗呢?

林欣月说道,“当大哥知道我就是快运公司负责人,更是负责天下整个情报系统时,他就让我帮他,甚至是让我把快运公司为我们阿朵柴国服务。我没有答应,他就骗我说父王母后病了,十分严重,想要见我。我也想父王母后了,就打算跟着回去见父王母后一面。”

说到这里,她面露苦涩,继续道,“当我们走到半路时,他就哀求我,我没应下,他就一气之下,就想绑架我,然后,利用我的身份进入快运公避开,盗取所有财物和情报。”

听到林欣月如此说,三王子脸上浮现愤怒之色,他随即又关心的问道,“妹妹,大哥没有对你怎么样吧?”

林欣月摇了摇头道,“他还没来得及对我做什么,我就被人救了出来。”

三王子有些不解,“被人救了出来?”

林欣月解释道,“我们是主子的属下,我们商界中的每一个人,主子都会安排人暗中保护,就是为了以防万一。所以,前脚大哥把我绑了,后脚我就被救出来了,随即就赶回去。”

听着林欣月的话后,三王子显得疑惑,随即他反应过来,向四处望了望。

林欣月解释道,“三哥,不用担心。他们没有在这!”至于在哪,她了不说。“哦,对,三哥,你找我到底是何事啊?”

三王子想了想说道,“现在阿朵柴国和乌云国联合聚集兵力,打算攻打龙宴国,这事你知道吧?”

林欣月点了点头道,“这事恐怕没有不知道吧。”

说到这,她就皱了皱眉头,很是疑惑的道,“阿朵柴国怎么会与乌云国合作呢?要知道乌云国野心勃勃,那乌云国皇帝更是想要一统天下,一直想想侵犯龙宴国。只是龙宴国有镇国大将军蒋振南守着,他们始终没有机会侵犯过来。阿朵柴国与乌云国联合,简直就像与虎谋皮这般危险,等他们攻打龙宴国成功之后,乌云国立刻立马反过来对付阿朵柴国,这样简单的道理,父王难道不懂吗?”

三王子听罢,轻叹了一口气说道,“其实,这并不是父王的命令,而是大哥自作主张与乌云国合作!”

林欣月诧异的道,“啊,大哥为何要这样做?”

三王子皱着眉头,问道,“妹妹,你可知道现在大王子妃是谁?”

林欣月微蹙眉心,言道,“好像是龙宴国九公主宇文灵!”作为情报网首领,这点情报还是知道的。

“没错,是她!”三王子说道,“也不知道这个宇文灵耍了什么手段,让大哥对她言听计从,甚至不惜废掉大嫂王妃之位,把她扶正。而她好像恨龙宴国入骨,就怂涌着大哥与乌云国联合,攻打龙宴国。而大哥还真是听了她的话,与乌云国合作,为这事,父王都气得病倒了。”

一听说父王病倒,林欣月立刻紧张的问道,“父王病倒了,严重吗?”

三王子摇了摇头道,“很严重!父王每天咳血,太医都束手无策,母后每天以泪洗面,三哥听说固国公主医术高明,不得已,偷偷来龙宴国,想请固国公主给父王看一下。”

听到父王每天咳血,母后以泪洗面,林欣月简直难受极了。

可是一听到要请自家主子前往给父王看病,心神立马一振。

林欣月摇了摇头道,“三哥,恐怕不行!”

三哥很是急切的道,“为何?”

林欣月道,“主子已经前往乌云国给乌云国皇帝看病呢,又这如何让主子给父王看病。”

“可是她不是没有去乌云国皇宫,半途回来了吗?”三王子很是急切的道,神色间也显得有些焦急。

但随即他又反应过来,眼底心虚立马一闪而过。

林欣月看向三王子,表情很是严肃的问道,“三哥,你是听谁说主子半途回来了?”

三王子,“……”

……

乌云国军营之中,此刻,乌云国和阿朵柴国两国将领,正聚集在乌云国大将军将领之中,展开了激烈的讨论。

“本将军认为,现在趁着他们军心涣散之时,一举攻过去!”说话的是乌云国副将军吴参。“听说,此刻他们军营之中的大将军,并非蒋振南,而只是一个假冒之人。这刚好就是一个绝佳机会!”

“不可!”阿朵柴国的大将军阿良奈不赞同的道,“谁也无法证明,敌方军营之中的大将军不是真的大将军!那万一,那就是真将军,是敌方为了麻痹我们而设下的局呢?就这样冒冒然大举进攻,万一有诈呢?这样的后果,谁承担的起?”

“切,本将军看你们阿朵柴国就是怕死!”听到阿良奈的话后,那边乌云国吴副将军顿时很是不屑的喝道,“我们两个国家合起来六十万大军,会打不过他蒋振南三十万大军?那不是笑话吗?”

阿良奈将军却表情很是严肃的道,“吴副将,你认为是一场笑话吗?”

他不等其他人反应,继续道,“据本将所知,十年前,乌云国与龙宴国两国交战,在兵力上,乌云国一直占据着优势,有一定的悬殊差距。甚至是,有过三万围困三千的例子,可结果呢,哪一次乌云国军队被龙宴国军队打得落花流水?”

被阿良奈毫不留情的指出年这些战败之事,吴副将军当即觉得脸面无关,其他乌云国将军也是很愤怒。

“那是因为那个蒋振南狡猾多端,每一次都使诈!如果两军都是真枪实刀对打,我军必定把蒋家军打得落花流水!”乌云国一个副将显得很是不服气,“那蒋振南卑劣无耻,尽会使些阴招,让我们防不胜防!”

“就是啊。如果真枪实刀的干,我们早就把蒋家军给灭了。”

“是啊。”

好几个人吩咐附和。

听到这些人的话,阿良奈微皱了下眉头,眼眸眯了眯,随后他犀利的说道,“两军交战,讲究的就是谋略和手段!你们自己没用,还要怪人家计谋深,真是天大的笑话!”这是赤裸裸的讽刺。

“你……”听到阿良奈的讽刺,乌云国的将领顿时一个气极,却不知如何去反驳。

那位吴副将军眼神带着愤怒的道,“呵呵,你有能耐,你来告诉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啊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