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9 曾经的大小姐/刚好我要不爱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知了从她身后走上来,瘪着嘴用小袖子给她擦脸,“妈妈,你怎么哭了啊,妈妈你不要哭啊……”

宋清歌抬手从脸上抹了一把,却摸到了满手心冰冷的眼泪,这才意识到自己竟然不知不觉的落下了泪。

这眼泪到底是害怕还是委屈,又或是庆幸,连她自己都想不通。

知了咬着唇,可怜兮兮的站在她面前,“妈妈,那个可怕的叔叔要把我带走吗?妈妈,你不会把我送给他吧?妈妈,我怕……”

宋清歌抬头看了孩子一眼,四岁多点的孩子,已经能听懂大人们之间的谈话,包着一汪泪的眼中透着惊恐和畏惧,像一个瓷娃娃一样。

她只觉得心头一刺,疼的几乎喘不上气来,一把将女儿揽进怀里,头靠在孩子肩窝,整个人都在颤抖,“不会,妈妈不会把宝宝送给任何人,妈妈会保护你的,别害怕。”

她就这样抱着孩子在地上坐了很久,直到外面天色都已经全黑了下来,她才起身去收拾给孩子做饭。

战祁存心要收拾她,家里被砸的七零八落,厨房自然也没有幸免于难,锅碗瓢盆都遭了殃,瓷碗都被砸了,连一个能煮饭的锅都没有。

实在没有办法,她只好用唯一一个勉强能用的搪瓷盆给孩子煮了一袋方便面,又卧了一颗荷包蛋,凑合作晚饭。

老式的木质茶几被推翻了,上面的玻璃也碎了一地,根本没办法用,宋清歌只好搭了一个纸箱子,让孩子趴在上面吃饭。

因为知了的病,她一向是不允许她吃方便面这种垃圾食品的,所以孩子偶尔吃一次,还觉得很开心。

见她只是撑着下巴看着自己,知了把自己的小碗往她面前推了推,“妈妈,你怎么不吃呀。”

宋清歌扯起嘴角笑了笑,摸了摸她的脑袋,“妈妈不饿,你吃吧。”

大概是因为白天受了惊,晚上知了早早的就睡了。

战祁的人是直接砸了门锁进来的,所以锁子也没法用了。宋清歌从邻居家借了一对锁扣和锁页,从屋里装了一套挂锁才能勉强度过一晚。

上了锁的时候,宋清歌抚着那个冰冷的大锁头,恍惚间有些出神。

曾经她也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小姐,别说装锁了,连明锁是什么东西都没有见过。那时战祁还曾嘲笑过她,像她这样的人,一辈子都是个废物。

可如今她却已经学会了各种各样的技能,会换水管,会修电灯,甚至连冰箱洗衣机坏了都能修。

从前宋家大小姐的光环已经不复存在,现在她不过是一个为了孩子拼命赚钱的普通单亲妈妈而已。

这一晚上宋清歌没有睡着,脑子里经久不衰的回荡着战祁临走前的那句话,“明天上午十点,我在我办公室里等你”,翻来覆去怎么也不能入睡。

孩子,她自然是不可能给战祁的,可是那个男人的性格她最了解不过,如果她不遵照他的意思做事,惹怒了他,那后果简直不敢去想。

可如果不把孩子交给他,她还有别的办法能躲避他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