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2 你凭什么恨我/刚好我要不爱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战祁还没开口,身旁的一个高挑妖娆的女人却率先叫嚣起来,“什么不三不四的人都敢放进来,保安部的人都是干什么吃的,还不赶紧把这个疯女人拉出去!”

话音刚落,两个气喘吁吁地保安便追上来,忙不迭的开始道歉,“战、战总……对、对不起……这个女人说她来找您的,我们拦了半天,没想到还是让她钻了空子。我们这就把她带走。”

两个保安说着便上来拉扯宋清歌,她一边推一边高声喝道:“放开我!你们这群混蛋,放手!战祁,把我的女儿还给我,你这个变态!”

她喊得声音又大又响,眼见战祁的脸色都沉了下去,那个女人顿时气的跳脚,连声嚷道:“还敢在这里污蔑祁哥,把她的嘴捂上拖出去!”

宋清歌虽然是用尽了全力去挣扎,可两个保安到底人高马大,很快就把她钳制住了,拖着她向电梯走去,而战祁则从始至终都似笑非笑的看着她,就像是在看一个跳梁小丑,看了几秒之后,便转头准备离开。

眼见他就要走了,宋清歌急了,索性豁出去了,敞着嗓子大声喊道:“战祁,你今天如果不把孩子换给我,我立刻去告你绑架儿童!”

话音刚落,那个高大颀长的身影猛然停住了脚步。

宋清歌看着背对她站在原地的战祁,明明看不见他的脸,可光是看着他的背影,她却都莫名觉得有些畏惧和害怕,身体也不由得发颤。

几秒之后,战祁才慢慢转过身来,面无表情的脸上更加阴沉和晦暗,“你刚刚说什么?再说一遍。”

“我、我说……”宋清歌有些畏惧的低下头,可一想到孩子,她却又忽然有了勇气,抬起头笃定的重复了一遍,“我说你如果再不把孩子换给我,我立刻去告你绑架!”

好,这个女人真是好样的!

战祁眯着眼睛看了她几秒,忽然大步朝她走过来,一把攥住她的手腕,连拖带拽的朝自己办公室走去。

身旁的女人见状立刻道:“祁哥……”

战祁却对她的声音充耳不闻,沉着脸色向前走去。

那女人见他不搭理自己,顿时恼羞成怒,追上来拉住他,委屈的控诉道:“祁哥你就这样不管我了吗?你可是说好今天晚上陪我的!”

战祁这才转头看了她一眼,眼神却冷的骇人,“我告诉过你,在公司里叫我战总。让开,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女人被他声色俱厉的样子吓得一哆嗦,立刻缩着脖子退到了一边,却还不忘怨恨的瞪了宋清歌一眼。

这一路宋清歌几乎都是被他拖着走的,他个高腿长,又正值盛怒,宋清歌根本跟不上他的步伐,整个人深一脚浅一脚的走的跌跌撞撞。

一进办公室,战祁便立刻反锁了门,反手将她摔在了墙壁上。

他这一下算是用了十足的力气,宋清歌整个人撞在墙面上,脑后重重一磕,眼前瞬间黑了一片,右耳也跟着开始耳鸣。

脑子里嗡嗡作响,她好半天才缓过神来,再一睁眼,战祁便掐着她的下颚,脸色阴郁的睇着她。

“看样子你这几年别的不怎么样,胆子倒是长了不少,都敢跑来威胁我了。告我绑架?嗯?你还想干什么!”他说着,手上也跟着一用力,宋清歌只觉得下巴疼得几乎碎掉一样,冷汗都沁了出来。

“我……我没想干什么……我只想、只想让你把孩子还给我……”

她的脸被迫向上扬着,因为被他桎梏着,所以连话都说得很艰难。

眼看她呼吸都有些不顺畅,战祁终于松了手,转身走向办公桌,拿出一个小本子唰唰写了几笔,撕下那张纸递给她。

宋清歌愣了一下,“什么意思?”

“这一百万当做你把这个孩子养这么大的补偿,拿钱滚蛋,从此以后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

宋清歌攥紧拳头咬牙瞪着他,大概是因为太气愤,整个人都在颤抖,倏地一把夺过那张薄纸,两下撕成碎片砸在他脸上。

“我不是卖子求荣的的女人,收起你的臭钱!我的女儿是无价之宝,你买不起!”

碎纸砸在战祁脸上的时候,他闭了一下眼,再睁开时,眼中已酝酿着怒火,他强压着才没有爆发出来,“五十万,再不知好歹我保证你一分钱都拿不到。”

“呸!”宋清歌忍不住啐他,“别说五十万,就算是五千万都不可能!”

“给脸不要脸是吧?”他怒极反笑,伸手扯住她的头发,拖着她朝办公室套间的休息室走去。

他的手劲很大,宋清歌只觉得自己头皮都被拉扯得生疼,连喊得时间都没有,就被他拖到了休息室里,接着便将她扔到了床上。

战祁向来喜欢睡木质的硬床,可现下被摔在这硬邦邦的床上,宋清歌的骨头都差点磕碎了,疼的吸了一口冷气,刚想坐起身来,他已经倾身压了上来。

“敬酒不吃吃罚酒是吧,嗯?”战祁冷笑了一声,扯掉领带松开衬衣最上面的纽扣,直接动手去撕她的外套。

意识到他接下来要做什么,宋清歌几乎连呼吸都要凝滞了,挣扎着呼喊起来,“战祁你想干什么?你放开我!”

“干什么?当然是干你!”

“你……你别这样,战祁,我求求你,别这样……”她浑身都止不住的在颤抖,哪怕方才再嘴硬,眼下被他这样对待还是会觉得害怕。

五年没有过了,她疼的眼前一黑,忍不住尖叫出来。

她的痛呼并没有让战祁心软,反而更加刺激了他嗜血的报复,噙着冷笑扼住她的下颚,“怎么,开始有反应了?”

“你……混蛋……”宋清歌咬紧下唇,双眼赤红的瞪着他,一字一句道:“战祁,我会恨你的,一定会!”

“恨吧,你尽管恨,你以为我会在乎?”战祁清冷的脸上满是无所谓的笑,眼中的恨意甚至比她还要炽烈,大手下移掐住她的脖子,“宋清歌,你有什么资格恨我?该恨的人难道不是我吗?宋擎天不仅害我家破人亡,还害小苓轮奸被杀,这份血债是你宋家几生几世都还不清的,无论我怎么对你,都是你应得的报应!”

宋清歌哀绝的闭上眼,眼泪顺着眼角滑下。

她曾以为他把宋家摧毁,看着她父亲含恨而终,让她妹妹死在国外,就已经达到了自己报仇的目的,可到现在她才明白,是她太天真了。

他的恨是今生今世都解不开的,就算她死在他面前,他也只会拍手称快,说她死的好,甚至不会为她惋惜一星半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