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7 你妈死了/刚好我要不爱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宋清歌抿着唇,仰着头紧张不安的看着他,心里已经方寸大乱。

当年战祁让她把孩子打掉的事情整个战家都知道,所有人都以为她已经把孩子打了,现在突然发现了知了的存在,她怕战诀会对孩子下手。

就在她心急如焚的思考着怎么瞒过战诀的时候,他却已经收回了视线,脸上恢复了他惯有的淡漠,抬手将手机扔给了她。

之后的时间里,战诀也并没有再提起关于孩子的事情,而是一直默不作声的吃着饭,就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他越是这样波澜不惊,反倒是宋清歌心里就越是不安。

一顿饭吃的食不知味。

吃过饭后,战诀便自顾自的起身离开,宋清歌见状也赶忙跟了上去。

一路上她一直低头在走神,战诀既然知道了孩子的存在,那么势必就会告诉战家的其他人,如此一来,她当年是怎么把孩子偷偷生下来的事情有可能就瞒不住了……

就在她专心思索的时候,却没有注意到前面的男人已经停下了脚步,就这么猛的撞了上去。

“啊……痛……”

男人的背硬的就像是一堵墙,宋清歌忍不住揉着鼻子轻呼一声。

战诀回过头,看到她捂着鼻子一副孩子气的模样,眼里蓦然闪过一丝异样,可是很快便消失不见,低头拿出钱包,抽出一厚叠钱递到她面前。

“这是……”宋清歌错愕的望向他,一脸茫然。

“这些钱你拿着,从今以后不要再出现在战祁面前。”

宋清歌一怔,“我没想要钱……”

战诀像是听到了笑话一样,蓦地从鼻腔里哼了一声,讽刺的看向她,“你把孩子生下来不就是想用孩子来要挟他?我现在给你钱,你还拿什么架子?”他说着便拉起她的手,不由分说的将一沓子钱塞给她,“战祁可不像我这么好说话,如果你不想再尝尝五年前的苦头,就拿着钱滚出榕城,听见没有?”

“我真的不是想要钱……”

宋清歌还想再说什么,可战诀却低头拿出一张便条纸,在上面刷刷写了几行字递给她,“这是我的地址和电话,以后有事来找我,不要再去打扰战祁。”

他说完便迈步离开了,再也没有给她多说一句话的机会。

而另一边——

一行人从一个装潢精致的包厢里走出来,战祁和其中一位厅级干部握手道别之后,便目送着他们离开。

姚柔微笑着站在战祁身边,亲昵的挽着他的手臂,视线不经意的一瞥,忽然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狭长的眼尾闪过狡诈的流光,姚柔眼珠一转,佯装无意的惊呼起来,“哎呀,那不是之前来公司里闹事的女人吗?”

话音一落,战祁果然被她吸引了注意力,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在看清远处那两个人之后,脸色瞬间一冷。

那两个人不是别人,竟然是战诀和宋清歌!

大约是察觉到了他身上散发出的戾气,姚柔唇角得意的向上一扬,故作惊讶的说道:“咦,那个女人怎么会和二爷在一起呀?怎么回事,二爷好像还在给她钱……天哪!”姚柔吃惊的捂着嘴,不可置信道:“难道那个女人和二爷……”

她故意只把话说一半,可是其中的内涵却已经不言而喻。

果然,下一秒战祁的脸色已经阴郁的骇人,薄唇紧抿,垂在身侧的手也紧握成拳,俨然已是发怒的前兆。

他们所在的位置是二楼的露台,从这个方向正好能将那两人的所作所为尽收眼底,尤其是当看到战诀去拉她的手时,战祁更是觉得一股无名火瞬间窜上了脑门。

看来还是他低估了这个女人勾引男人的本事,竟然连他的小叔都敢下手,胆子还真是越来越大了。而最让人不能接受的就是他们居然还有金钱交易。

为了钱,连自己都能出卖的女人,果然是不知廉耻的。

眼见战祁的眼神越来越狠绝,姚柔心中窃笑,脸上又摆出一副鄙视的表情,火上浇油道:“欸,看她装得一副清纯无害的样子就知道不是什么好鸟,连二爷的主意都敢打,祁哥,你可不能被这种贱人骗了!”

她本想以战祁的脾气或许会当场就冲上去给那个女人好看,谁知他却只是冷厉的瞥了他们一眼,转身便向楼下走去。

*

飞驰的捷豹XK上,姚柔第三次回头看了看身边面无表情的战祁,还是忍不住撒娇:“祁哥,今天让我跟你回铃园吧,好不好?”

铃园是战家的大宅,她曾听人说过,哪个女人如果能入住铃园,那么也就离她坐上战太太之位不远了。可至今为止,战祁身边有过形形色色的女人,但是却没有一个成为铃园的女主人。

好不容易战祁最近对她不错,所以她便想趁热打铁。

然而战祁却连眼都不睁的对司机道:“先送姚小姐回云水居。”

“是。”

姚柔听罢脸上便立刻有些幽怨,可战祁此时正在气头上,她也不敢造次,只好不甘的握紧了拳。

把姚柔送走之后,战祁便连一句多余的话都没有,让司机驱车向着城南方向驶去。

彼时已经快要十点了,因为宋清歌那个女人,战祁本就恼火的不行,回到铃园后,刚一推开家门,接着便听到了小女孩响亮的哭声,脸色瞬间变得更加难看。

餐厅里,知了坐在餐桌前不停地哭着,面前的玉米粥和奶黄包一点也没动过,琴姨和小保姆不停地劝说着,可是孩子却只顾着哭,根本听不进去。

“怎么回事?”

战祁本来就心情不好,这会孩子声嘶力竭的哭着,更是让他怒火中烧。

“先、先生,您回来了。”琴姨无奈的说道:“小小姐两天都没好好吃过饭了,我们怎么哄都不听,要不您试试?”

战祁低头看了一眼坐在椅子上的小姑娘,梳着简单可爱的童花头,齐刘海把一张小脸遮去了一半,脸上全是泪痕,黑葡萄一样的眼睛里透着一汪泪,哭的一抽一抽的,仰起头可怜巴巴的望着他。

他看着面前的孩子,强压着火气问:“为什么不吃饭?”

小丫头被他凶神恶煞的样子吓得一抖,小嘴一瘪,眼泪吧嗒吧嗒的掉下来,“我要妈妈……”

战祁看着她,不知怎么的就想起宋清歌,接着便想起了她和战诀眉来眼去的样子。

一瞬间他只觉得太阳穴突突直跳,忍不住厉声怒道:“你妈死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