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8 你信不信我马上把你扔出去/刚好我要不爱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声怒喝之后,整个屋子都安静下来,大约是因为太过失控,战祁的手指都有些颤抖。

面前的孩子抿着嘴看着他,大眼睛里包着一汪眼泪,透着畏惧和惊恐,小肩膀一耸一耸的,终于忍不住“哇”的一声放声大哭起来。

“呜……你骗人,妈妈不会死的,妈妈还说要带我去游乐园的,你骗人……”

小丫头一边擦眼泪一边难过的哭着,大概是真的被他吓到了,孩子越哭越凶,怎么都停不下来,最后小脸都涨红了,甚至哭的有些上不来气。

琴姨和一旁的小保姆焦急的面面相觑,两人心疼的看着孩子,可碍于战祁,谁也不敢上来安慰一句。

虽然战祁平时的脾气也不见得怎么好,但还不至于对着一个无辜的孩子发火。今天这也不知是怎么了……

“你是坏人,你把妈妈还给我,我要妈妈……我要去找警察叔叔……”

眼看孩子越哭越厉害,战祁只觉得额角的青筋都在跳,孩子声嘶力竭的哭声冲击着他的耳膜,更是让他心烦气躁,觉得脑子都有些闷疼。

闭上眼长长的叹了口气,战祁按揉着太阳穴不耐烦的摆手道:“赶紧抱走!”

琴姨听了他的话,立刻如获大敕一般的松了口气,抱起孩子一边哄着一边逃也似得回到了自己房间里。

餐厅里总算是恢复了寂静,战祁被孩子的哭声搞得头痛欲裂,按着眉心沉重的坐在椅子上,双手撑着额头,烦闷的叹了一口气。

他没有带过孩子,更没有做父亲的自觉,可他也知道,对于一个四五岁的孩子是需要温柔的。

但是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看着那个还不及他腰高的小丫头,他没来由的就觉得憋闷和厌烦。

或许是因为她用那双盛满眼泪的大眼睛望着他的样子像极了宋清歌。

又或许只是单纯地因为她是宋清歌生的女儿。

他厌恶宋家,厌恶宋清歌,厌恶与她有关的一切。

因为心情抑郁,所以后来战祁又从酒柜里找出一瓶伏特加,大半瓶下了肚之后,才半醉半醒的去睡了。

*

第二天早晨醒来的时候,外面已经是天光大亮了。

宿醉最直接的结果就是头痛欲裂,刺眼的阳光从落地窗照进来,战祁抬手挡在眼前,皱着眉从床上坐起来,这才发现自己还穿着昨天的衣服。衬衣皱巴巴的裹在身上,甚至连领带都没摘,身上动一下就觉得酸痛无比。

战祁自嘲的笑了笑,他自己都不记得自己有多久没有这样狼狈过了。

简单的冲了个澡,换了身利落的衣服之后,他便下了楼。

知了已经坐在了餐桌前,见他走进来,眼里又出现了那抹畏惧,害怕的向后瑟缩了一下,将头深深地低了下去。

战祁不期然的蹙了蹙眉,琴姨见状急忙喊了知了一声,“小小姐!”

知了这才不情不愿的抬起头,小心翼翼的望着他,蚊子叫似的哼了一声,“叔叔好……”

战祁有些不满的看着她,想对她强调应该叫“爸爸”,可是话到了嘴边却又咽了回去,冷着脸拉开一把椅子坐了下去。

算了,反正她是宋清歌的女儿,叫叔叔还是叫爸爸对他来说一点区别都没有,他也根本不在乎。

大概是琴姨昨晚对孩子说了什么,小丫头今天似乎壮了些胆子,甚至还偷看了他好几次,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她一直缩着脖子,像只偷偷摸摸的小老鼠一样,战祁也不去拆穿她,就那样面无表情的望着别处,却用余光打量着她。

果然,没过多久,小姑娘就憋不住了,小小声的问道:“叔叔,我什么时候可以回家……我想妈妈了……”

战祁这才回头看了她一眼,冷着脸道:“你没家了,你妈不要你了!”

小丫头盯着他看了几秒,眼里瞬间涌上了泪,小嘴一瘪,一副又要哭出来的样子。

战祁见状立刻恶声恶气的恐吓道:“你再哭!你再哭信不信我马上把你扔出去!”

小丫头被他凶巴巴的样子吓得一抖,低下头不敢再哭,只敢偷偷地抹眼泪。

战祁的脸上这才露出了满意的神色,可是转头又发现孩子面前的早餐都吃完了,唯独留了一个玉米饼,忍不住皱了皱眉训斥道:“怎么又剩饭?你妈就是这么教你的?”

知了战战兢兢的看了他一眼,小声道:“这个是给妈妈留的。”

战祁愣了一下,随即讽笑一声,“你妈那么大个人了,难道还能饿死不成?用得着你给她留东西吃?”

“不是的……”小丫头低着头,绞着手指轻声说:“妈妈总是跟我说她不饿,把好吃的都留给我吃,但我见过她晚上偷偷起来吃土豆的样子,这个玉米饼好好吃,所以我想留给妈妈……”

战祁有些怔忪的看着孩子,一时间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恰好琴姨将刚做好的燕窝端了上来,他看着那碗名贵的血燕燕窝却一点胃口都没有,烦闷的摔了筷子便出门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